风筝第18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分集剧情 > >

风筝第18集剧情介绍

林桃察觉到危险临时反水 郑耀先一声不响逃之夭夭

林桃告诉郑耀先,自己在山城还有一个小姨,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想从她家里出嫁,郑耀先决心将计就计,借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便答应了她。

徐百川得知郑耀先真的答应了林桃的要求,顿时大急,想要劝说郑耀先改变主意,郑耀先跟他分析了自己目前的状况,断定毛人凤一定夜也在背后推波助澜,想要取自己的性命,自己只有借着林桃之手名正言顺地消失,才能让这些人消停下来。徐百川闻言也了解了郑耀先的艰险处境,可他不舍得离开郑耀先,他老婆自从他一落难就和小白脸跑了,如今他唯一亲近的人只有郑耀先了,想到两人一别之后不知此生是否还能见面,心中难过万分,禁不住红了眼睛。

宫庶与赵简之、宋孝安此时也在分析着田湖的木马计划,他们知道,林桃的小九九肯定瞒不过郑耀先,可郑耀先明知是陷阱还要踩进去,那他一定已经有了万全的计划。

袁农和肖队长仔细筹划了一番,决定混进送亲的队伍里,在渣滓洞对郑耀先下手,他们以为郑耀先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一定会放松警惕,却不知郑耀先根本就没把这场婚礼放在心上。

临近婚期,林桃芳心大乱,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对郑耀先上了心,失去了特工应有的冷酷和镇定,她在和冒充自己小姨的中统联络员聊天时,不由自主说了许多本不应该说的话,联络员再三提醒她多言了,林桃却依然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自己心中的疑虑和烦忧。无意间,她发现联络员的桌上放着一盒披萨,觉得很意外,见联络员神情紧张,林桃便顺手打开看了一下,结果,她发现披萨上盘了一根头发,从头发特殊的香味上,林桃认出那了正是自己的头发,她顿生警觉,明白自己只怕是处境堪忧了,一旦刺杀郑耀先得手,自己肯定会被田湖顺手除掉。

林桃逃命似的回到渣滓洞后,向郑耀先坦白了自己特工的使命,跪在地上求他救自己一命。郑耀先笑着将他们的计划细节一一说了出来,竟然与田湖的阴谋分毫不差,林桃吃惊不已,对郑耀先佩服得五体投地。听了郑耀先的分析,林桃也明白,无论自己刺杀郑耀先成功与否,都会被田湖当替罪羊除去,她不禁大为焦急,对自己的前路充满了忧虑。

郑耀先给林桃分析了一番形势,让她从此后跟着自己。林桃没想到郑耀先事到如今还肯当自己是他的女人,不禁大为震惊,有些看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郑耀先告诉她自己是共产党,林桃却不相信,称自己下决心赌上身家性命跟了他,就是认定了他不是共党,郑耀先闻言不置可否地一笑。

田湖以高君宝犯了疯病跑得没了踪影为借口,装作担忧过度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他的心腹装模作样地带着所有的手下去探望,当着坚冰的面唱了一出戏,将中统退出木马计划的决定告诉了众人,

郑耀先决定天一亮就离开,他想要临走前再去看看徐百川,虽说两人追究是两个阵营的人,可这么多年一同出生入死结下的情谊却不是假的。来到徐百川的办公室外面,见桌子上放了一个盘子,里面有一只削了皮的苹果,郑耀先知道徐百川这时在怀念当年抗战时,两人被鬼子一路追杀,自己吃苹果皮,将果肉留给受伤的徐百川,他们硬是靠着那一个苹果撑过了七天七夜的往事,他心中也不是滋味,便不声不响地将那个苹果带走了。此时,徐百川正坐在办公室里流着泪一口一口地吃着苹果皮,他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知道是郑耀先来了,可是叫了他两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第二天一早,田湖就得到了郑耀先和林桃逃跑的消息,他不禁大为震怒,但为了能借机抓获共产党游击队,他决定封锁消息,行动照旧,可手下却向他报告,郑耀先前脚刚走,徐百川后脚就带人直奔林桃的“小姨”家,以寻找失踪的新郎新娘为由,搅得四邻不安。这样一来,就等于告诉游击队行动取消了,田湖的计划也就落了空,田湖更加怒不可遏。

木马计划彻底告破,郑耀先和游击队他一个都没捞着,田湖便将气洒在了坚冰身上,他命人将坚冰带到自己的办公室,直接说穿了他的身份,想要从他嘴里套出点情报。坚冰不肯就范,趁人不备想要掏枪了结自己,却被特务们给制伏了。

袁农得知郑耀先逃跑的消息后,经过一番分析,知道郑耀先不敢走机场车站,一定是要从水路离开山城,于是便和肖队长定下了在去码头的路上堵截的计划。

宫庶等人得知消息后匆匆赶到了渣滓洞,经过仔细勘察,发现中统早就在山上将炮口对准了渣滓洞,知道他们是想一箭三雕,借着消灭共党之机,将郑耀先除掉,还要捎带上渣滓洞,给军统点颜色看,不禁大骂田湖阴险。宫庶担心郑耀先逃跑的路上遇险,便让赵简之带着手下的人前去保护。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风筝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
最新电视剧剧情

风筝第18集剧情介绍

风筝第18集剧情介绍

林桃察觉到危险临时反水 郑耀先一声不响逃之夭夭

林桃告诉郑耀先,自己在山城还有一个小姨,她是自己唯一的亲人,自己想从她家里出嫁,郑耀先决心将计就计,借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于是便答应了她。

徐百川得知郑耀先真的答应了林桃的要求,顿时大急,想要劝说郑耀先改变主意,郑耀先跟他分析了自己目前的状况,断定毛人凤一定夜也在背后推波助澜,想要取自己的性命,自己只有借着林桃之手名正言顺地消失,才能让这些人消停下来。徐百川闻言也了解了郑耀先的艰险处境,可他不舍得离开郑耀先,他老婆自从他一落难就和小白脸跑了,如今他唯一亲近的人只有郑耀先了,想到两人一别之后不知此生是否还能见面,心中难过万分,禁不住红了眼睛。

宫庶与赵简之、宋孝安此时也在分析着田湖的木马计划,他们知道,林桃的小九九肯定瞒不过郑耀先,可郑耀先明知是陷阱还要踩进去,那他一定已经有了万全的计划。

袁农和肖队长仔细筹划了一番,决定混进送亲的队伍里,在渣滓洞对郑耀先下手,他们以为郑耀先在自己大喜的日子里一定会放松警惕,却不知郑耀先根本就没把这场婚礼放在心上。

临近婚期,林桃芳心大乱,她已经不由自主地对郑耀先上了心,失去了特工应有的冷酷和镇定,她在和冒充自己小姨的中统联络员聊天时,不由自主说了许多本不应该说的话,联络员再三提醒她多言了,林桃却依然絮絮叨叨地跟她说着自己心中的疑虑和烦忧。无意间,她发现联络员的桌上放着一盒披萨,觉得很意外,见联络员神情紧张,林桃便顺手打开看了一下,结果,她发现披萨上盘了一根头发,从头发特殊的香味上,林桃认出那了正是自己的头发,她顿生警觉,明白自己只怕是处境堪忧了,一旦刺杀郑耀先得手,自己肯定会被田湖顺手除掉。

林桃逃命似的回到渣滓洞后,向郑耀先坦白了自己特工的使命,跪在地上求他救自己一命。郑耀先笑着将他们的计划细节一一说了出来,竟然与田湖的阴谋分毫不差,林桃吃惊不已,对郑耀先佩服得五体投地。听了郑耀先的分析,林桃也明白,无论自己刺杀郑耀先成功与否,都会被田湖当替罪羊除去,她不禁大为焦急,对自己的前路充满了忧虑。

郑耀先给林桃分析了一番形势,让她从此后跟着自己。林桃没想到郑耀先事到如今还肯当自己是他的女人,不禁大为震惊,有些看不透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郑耀先告诉她自己是共产党,林桃却不相信,称自己下决心赌上身家性命跟了他,就是认定了他不是共党,郑耀先闻言不置可否地一笑。

田湖以高君宝犯了疯病跑得没了踪影为借口,装作担忧过度心脏病发作住进了医院,他的心腹装模作样地带着所有的手下去探望,当着坚冰的面唱了一出戏,将中统退出木马计划的决定告诉了众人,

郑耀先决定天一亮就离开,他想要临走前再去看看徐百川,虽说两人追究是两个阵营的人,可这么多年一同出生入死结下的情谊却不是假的。来到徐百川的办公室外面,见桌子上放了一个盘子,里面有一只削了皮的苹果,郑耀先知道徐百川这时在怀念当年抗战时,两人被鬼子一路追杀,自己吃苹果皮,将果肉留给受伤的徐百川,他们硬是靠着那一个苹果撑过了七天七夜的往事,他心中也不是滋味,便不声不响地将那个苹果带走了。此时,徐百川正坐在办公室里流着泪一口一口地吃着苹果皮,他听到了外面的脚步声,知道是郑耀先来了,可是叫了他两声,却没有得到回应。

第二天一早,田湖就得到了郑耀先和林桃逃跑的消息,他不禁大为震怒,但为了能借机抓获共产党游击队,他决定封锁消息,行动照旧,可手下却向他报告,郑耀先前脚刚走,徐百川后脚就带人直奔林桃的“小姨”家,以寻找失踪的新郎新娘为由,搅得四邻不安。这样一来,就等于告诉游击队行动取消了,田湖的计划也就落了空,田湖更加怒不可遏。

木马计划彻底告破,郑耀先和游击队他一个都没捞着,田湖便将气洒在了坚冰身上,他命人将坚冰带到自己的办公室,直接说穿了他的身份,想要从他嘴里套出点情报。坚冰不肯就范,趁人不备想要掏枪了结自己,却被特务们给制伏了。

袁农得知郑耀先逃跑的消息后,经过一番分析,知道郑耀先不敢走机场车站,一定是要从水路离开山城,于是便和肖队长定下了在去码头的路上堵截的计划。

宫庶等人得知消息后匆匆赶到了渣滓洞,经过仔细勘察,发现中统早就在山上将炮口对准了渣滓洞,知道他们是想一箭三雕,借着消灭共党之机,将郑耀先除掉,还要捎带上渣滓洞,给军统点颜色看,不禁大骂田湖阴险。宫庶担心郑耀先逃跑的路上遇险,便让赵简之带着手下的人前去保护。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 "风筝剧情"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