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第47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分集剧情 > >

风筝第47集剧情介绍

机密文件遭泄袁农被批斗 文化大革命爆发万人遭殃

第二天一早醒来,袁农便发现自己公文包被人动过了,里面一些有关大三线建设方面的重大机密文件也被翻动过了,这些文件一旦落入美蒋特务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袁农顿时脑门子就冒了汗。他匆匆找到了头天晚上跑去马小五家借宿的韩冰,询问她有没有动过自己的公文包,韩冰声称自己是久经沙场的老同志了,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并急忙叫来马小五,让他通知招待所,所有人只准禁不准出。经过调查,自从韩冰头天晚上离开后,直到袁农离开之前,一共有两个服务员进过韩冰的房间。

这个事件在当时的山城公安局不算小事,只是对外界严密封锁了消息而已,适逢四清五反运动期间,两个年轻的服务员为此受到了严格的审查,从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鉴于1947年渣滓洞看守所被屠时,仅袁农一人活了下来,结合此次机密文件泄密事件,上级组织怀疑袁农已经变节投敌,此次就是他监守自盗,故布疑阵,因此对袁农进行了隔离审查。并因他的关系,认为韩冰被摘帽也是营私舞弊的结果,将韩冰又重新归入到了右派群里,再次被下放到了香橙镇去扫街。

郑耀先见到韩冰之后,忍不住笑了,他觉得天空仿佛都变蓝了,甚至在自己心中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日子又像以前一样那么过着,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笑一尘缘,韩冰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许真的就这样和眼前的这个周志乾在一起,那也算的上是圆满了。

此时,反右运动还没有过去,整个中国又陷入到了文化大革命的狂潮中,人们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举起了造反派的旗帜,工人罢工,学生们罢课,红卫兵到处串联,所到之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批斗。

香橙镇也无可避免地红卫兵小将占领了,成了造反派的天下,潘主任将郑耀先和韩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逼着他们在红卫兵小将面前承认自己的反革命罪、右派罪和男女关系罪,韩冰自然不肯认罪,潘主任气恼万分。

这场运动来势汹汹,整人的根本就没有将被批的当做自己的同类来看待,郑耀先和韩冰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应对,如今韩冰已经不再纠结郑耀先到底是谁,而是只把他当做自己的伴,当做在这黑暗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一丝温暖,两人彼此约定,此生若不能白发同结,毋宁死,莫偷生。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正在上高中的周乔也难以独善其身,她一直都因为自己的出身和秋荷的过往而备受同学轻视,如今这场运动,正好有一个让她可以漂白自己的机会,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红卫兵的队伍。在那样的社会和家庭环境下,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难以抗拒那种星火燎原式的自由爆发,原本温顺懂事的周乔变得激进、暴烈甚至是愚蠢。她对一切都充满了怨恨,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含辛茹苦的养母以及中统特务后代的哥哥,甚至当面毫不掩饰地侮辱秋荷。高君宝十分生气,想要教训她,兄妹两个大吵了一架,周乔振振有词,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

高君宝虽然生气,可听说妹妹要去北京大串联,还是拿出了自己修鞋时偷偷攒下来的一些私房钱交给了妹妹,却被她毫不留情地扔在了地上。秋荷苦苦劝说周乔,被她言辞刻薄地斥责了一番,秋荷忍无可忍,气得抓起一根烧火棍要打她,高君宝赶紧拦住了她,将周乔放跑了。

秋荷万万没想到,自己当掉了所有的细软,毫无保留地宠爱出来的周乔竟然成了一只白眼狼,她气得大哭不止,高君宝连忙相劝,想方设法地宽慰秋荷,却不知秋荷被周乔气得肺病加重,咳出了血。秋荷怕儿子担心,并没有告诉他。

这场运动空前绝后,事态愈演愈烈,在某些人喊出砸烂公检法的口号之后,陷于半瘫痪状态的司法专政机器,再也无力控制社会的有机秩序,随之而造成的恶性循环,便是肆无忌惮的打砸抢,以及抄家、揪斗。从运动一开始,郑耀先和韩冰就被彻底打翻在地,他们像走马灯一样参加完一个批斗会,又赶赴下一个,无休无止,让他们似乎感觉自己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承受这些屈辱和痛苦。

袁农也被押到了香橙镇,当初因为诬陷韩冰而被袁农插手将其开除公职的徐东秀摇身一变竟然成了造反派副司令,郭文志也跟着她狐假虎威。见到了已成阶下囚的仇人,徐东秀和郭文志恨得牙根直痒痒,他们毫不客气地狠狠折磨了他一番,大骂他是叛徒。袁农再三申明自己并没有背叛党,没有背叛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坚定信仰,相反还曾为了信仰而受尽敌人的酷刑,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徐东秀和郭文志闻言更加疯狂地折磨他,将他打得不成人形。

陈国华也被揪斗了,与郑耀先关在一处,两人相对苦笑不已。郑耀先不明白袁农为什么会成了大特务大叛徒,就向陈国华询问,陈国华将袁农解放前从渣滓洞死里逃生的往事及公文包失窃案告诉了他。郑耀先又犯了职业病,刨根问底地追问了一番,想要弄清楚个所以然。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风筝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
最新电视剧剧情

风筝第47集剧情介绍

风筝第47集剧情介绍

机密文件遭泄袁农被批斗 文化大革命爆发万人遭殃

第二天一早醒来,袁农便发现自己公文包被人动过了,里面一些有关大三线建设方面的重大机密文件也被翻动过了,这些文件一旦落入美蒋特务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袁农顿时脑门子就冒了汗。他匆匆找到了头天晚上跑去马小五家借宿的韩冰,询问她有没有动过自己的公文包,韩冰声称自己是久经沙场的老同志了,绝不会犯这样的错误,并急忙叫来马小五,让他通知招待所,所有人只准禁不准出。经过调查,自从韩冰头天晚上离开后,直到袁农离开之前,一共有两个服务员进过韩冰的房间。

这个事件在当时的山城公安局不算小事,只是对外界严密封锁了消息而已,适逢四清五反运动期间,两个年轻的服务员为此受到了严格的审查,从此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鉴于1947年渣滓洞看守所被屠时,仅袁农一人活了下来,结合此次机密文件泄密事件,上级组织怀疑袁农已经变节投敌,此次就是他监守自盗,故布疑阵,因此对袁农进行了隔离审查。并因他的关系,认为韩冰被摘帽也是营私舞弊的结果,将韩冰又重新归入到了右派群里,再次被下放到了香橙镇去扫街。

郑耀先见到韩冰之后,忍不住笑了,他觉得天空仿佛都变蓝了,甚至在自己心中仿佛听到了花开的声音。日子又像以前一样那么过着,一花一世界,一木一浮生,一草一天堂,一笑一尘缘,韩冰觉得,自己这辈子也许真的就这样和眼前的这个周志乾在一起,那也算的上是圆满了。

此时,反右运动还没有过去,整个中国又陷入到了文化大革命的狂潮中,人们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举起了造反派的旗帜,工人罢工,学生们罢课,红卫兵到处串联,所到之处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批斗。

香橙镇也无可避免地红卫兵小将占领了,成了造反派的天下,潘主任将郑耀先和韩冰叫到自己的办公室,逼着他们在红卫兵小将面前承认自己的反革命罪、右派罪和男女关系罪,韩冰自然不肯认罪,潘主任气恼万分。

这场运动来势汹汹,整人的根本就没有将被批的当做自己的同类来看待,郑耀先和韩冰打起了十二万分精神应对,如今韩冰已经不再纠结郑耀先到底是谁,而是只把他当做自己的伴,当做在这黑暗中唯一可以依靠的一丝温暖,两人彼此约定,此生若不能白发同结,毋宁死,莫偷生。

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正在上高中的周乔也难以独善其身,她一直都因为自己的出身和秋荷的过往而备受同学轻视,如今这场运动,正好有一个让她可以漂白自己的机会,于是她毫不犹豫地加入了红卫兵的队伍。在那样的社会和家庭环境下,一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孩难以抗拒那种星火燎原式的自由爆发,原本温顺懂事的周乔变得激进、暴烈甚至是愚蠢。她对一切都充满了怨恨,包括自己的亲生父亲、含辛茹苦的养母以及中统特务后代的哥哥,甚至当面毫不掩饰地侮辱秋荷。高君宝十分生气,想要教训她,兄妹两个大吵了一架,周乔振振有词,丝毫不觉得自己有错。

高君宝虽然生气,可听说妹妹要去北京大串联,还是拿出了自己修鞋时偷偷攒下来的一些私房钱交给了妹妹,却被她毫不留情地扔在了地上。秋荷苦苦劝说周乔,被她言辞刻薄地斥责了一番,秋荷忍无可忍,气得抓起一根烧火棍要打她,高君宝赶紧拦住了她,将周乔放跑了。

秋荷万万没想到,自己当掉了所有的细软,毫无保留地宠爱出来的周乔竟然成了一只白眼狼,她气得大哭不止,高君宝连忙相劝,想方设法地宽慰秋荷,却不知秋荷被周乔气得肺病加重,咳出了血。秋荷怕儿子担心,并没有告诉他。

这场运动空前绝后,事态愈演愈烈,在某些人喊出砸烂公检法的口号之后,陷于半瘫痪状态的司法专政机器,再也无力控制社会的有机秩序,随之而造成的恶性循环,便是肆无忌惮的打砸抢,以及抄家、揪斗。从运动一开始,郑耀先和韩冰就被彻底打翻在地,他们像走马灯一样参加完一个批斗会,又赶赴下一个,无休无止,让他们似乎感觉自己活着的意义就是为了承受这些屈辱和痛苦。

袁农也被押到了香橙镇,当初因为诬陷韩冰而被袁农插手将其开除公职的徐东秀摇身一变竟然成了造反派副司令,郭文志也跟着她狐假虎威。见到了已成阶下囚的仇人,徐东秀和郭文志恨得牙根直痒痒,他们毫不客气地狠狠折磨了他一番,大骂他是叛徒。袁农再三申明自己并没有背叛党,没有背叛为社会主义奋斗终身的坚定信仰,相反还曾为了信仰而受尽敌人的酷刑,落下了一身的毛病,徐东秀和郭文志闻言更加疯狂地折磨他,将他打得不成人形。

陈国华也被揪斗了,与郑耀先关在一处,两人相对苦笑不已。郑耀先不明白袁农为什么会成了大特务大叛徒,就向陈国华询问,陈国华将袁农解放前从渣滓洞死里逃生的往事及公文包失窃案告诉了他。郑耀先又犯了职业病,刨根问底地追问了一番,想要弄清楚个所以然。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 "风筝剧情"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