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第50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分集剧情 > >

风筝第50集剧情介绍

郑耀先无罪获释回到山城 周向红一步走错终身成恨

四人帮被粉碎后,社会秩序也逐步走上了正常,当年的右派分子都被摘了帽,得到了妥善安置,韩冰也在其中。她在公安局办理平反事宜的时候,请求人事科长帮自己开一封结婚介绍信,董科长得知她要和周志乾结婚,便告诉她说,周志乾早在文革初期就被造反派打死了,但韩冰却坚持周志乾一定还活着,非要和他结婚,搞得董科长还以为韩冰是脑子出了毛病。

马小五在场长的指引下找到了郑耀先,师徒俩见面后各自激动不已,把臂而泣。郑耀先打听了钱重文和陈国华的近况,得知他们都被平反昭雪,重新出来主持工作,韩冰也平安无恙,他知道马小五是来接自己走的,恨不得马上插翅回到山城,去完成三十年前陆汉卿代表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马小五从师父口中听说韩冰才是真正的影子,简直不敢置信,还以为郑耀先脑子不正常了,郑耀先便将那张宫门倒邮票的情况告诉了马小五。这些年来,他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细节,韩冰和宫庶手中的宫门倒邮票边缘的锯齿肯定就是接头的暗号,如果锯齿吻合,就能够说明一切了,这就是证据。

回山城的路上,郑耀先将路旁号称“不死树”的胡杨指给他看,这种树可以抗击零上四十度的酷暑和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不怕盐碱,不怕风沙,一棵胡杨就可以牢固一亩沙。为了对抗恶劣环境,它将自己的根系牢牢地扎进沙土中,在根部聚起一个很大的沙包,形成自己的高地,从中汲取能量,创造了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腐。马小五知道,自己的师父就像这胡杨,在近四十年艰苦的环境中,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创造了一个不倒的神话。

四人帮倒台后,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很多上山下乡的知青都参加了考试,进入了迟到了十年的大学校园,可是周乔却没有参加高考。当年,作为知青的她响应号召去了云南,因为自己复杂的家庭情况,她在云南过得也很艰难,只要边境上有任何风吹草动,她就会被绑住手脚关进牛棚里看管起来,于是,周乔便找了当地最穷的人结婚,被树立成了知识青年和贫下中农相结合的典型,为此她还上了人民画报。

因着这个决定,周乔换来了几年安稳的生活,同时也是因为这件事,断绝了她回城的路。周乔想方设法回到山城秋荷的故居,想要看看有没有回城的希望,却被街道办的主任拿出她和丈夫当年在人民画报上的照片来堵住了嘴,如今那么多的知青都在寻求回城,城市的各种压力骤然增加,而周乔是知青扎根边疆的典范,自然没有理由再向街道要求什么,周乔只好灰心失望地回到了云南自己那个穷得叮当响的家里。

周乔一进门,一双玩耍的儿女便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她老实巴交的丈夫怀里抱着一个小的,语气酸溜溜地说有一位华侨来找她,周乔抬眼一看,从屋里走出一个穿着新潮的男子,正是多年不见的高君宝,周乔激动万分。

高君宝带着周乔到了城里最一家大的冷饮店,点了两杯咖啡,与她互诉别情。听周乔讲述了这十年里她所遭遇的痛苦艰难,高君宝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表示等自己办完了事,就带她和丈夫孩子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周乔点头答应,抱住高君宝放声大哭。

高君宝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以华侨的身份从香港入境回到大陆,为的就是接回潜伏了四十年之久的影子。他辗转找到了韩冰,两人拿出宫门倒邮票,对上了边缘的锯齿,确认了彼此的身份后,高君宝提出要接她走,却被韩冰拒绝了。她知道郑耀先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是不可能走得了的,而且,她也不想走,这辈子,她与郑耀先相爱相杀,却又互相羁绊,如今她已经没有了特工的价值,也不想离开自己潜伏了多半辈子的敌方阵营,去到那个海外孤岛,做一个客居之人。

韩冰口授了一份情报让高君宝带回去:当年潜伏在军统里的共党特工风筝就是军统六哥郑耀先,高君宝不敢置信。

韩冰就是影子,当年的一切谜团都迎刃而解了:去解救火箭专家时,马小五之所以一入香港就被宫庶盯上,就是韩冰从冷眉珊那里得到了线索,继而在图书馆查到了证据,在陈国华那里得到证实后,向台湾报了信;袁农公文包的的机密文件也是韩冰偷看了,到如今,马小五终于相信了师父的判断。郑耀先请马小五跟陈国华商量一下,让自己去执行逮捕韩冰的任务,马小五不禁唏嘘不已。

韩冰在等待落实政策的这段时间里,谢绝了局里给她安排的住房,执意回到了当年自己在香橙镇的住处。她知道郑耀先一定会来找自己,或许在某个清晨,或许在某个傍晚,所以,她每顿饭都会多摆上一副碗筷。也许是心灵感应,她预感到这天郑耀先一定会来,于是便多炒了几个菜,并倒上了红酒等着他。

陈国华答应了让郑耀先亲自执行抓捕任务,并将人安排在不远处,让郑耀先一个人进屋,这是他们劫后余生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单独相处,即将由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陈国华决定无视规定,破例假公济私一回。此时,他才知道韩冰为什么会死活都看不上袁农,因为韩冰和郑耀先是一类的人,她当然要找自己的同类了。

命运过于捉弄人了,白头偕老是韩冰和郑耀先此生的共同心愿,然而苦苦熬过了这么多年,在这个愿望即将实现之际,郑耀先却要亲自给韩冰带上手铐,他一步步走向韩冰的住所,心中却是惊涛骇浪,翻滚不已。

此时的韩冰也在暗暗思忖着,干特工这一行的,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得不到才是真的,她相信,假如郑耀先心里有自己,就一定会是一个人进来。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郑耀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眼前,韩冰望着已经耄耋之年,皓首白发的郑耀先,心中又喜又痛,两人流着泪颤抖握住了对方的手。

两人将各自的结婚介绍信拿给对方看,韩冰知道郑耀先的来意,郑耀先也知道韩冰的打算,两人彼此将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雨都藏在脸上因高兴而笑出的褶子里,像是相濡以沫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坐在桌边吃饭。韩冰催促郑耀先赶快动筷子,郑耀先举起筷子夹了菜却没有往嘴边送,他对韩冰说,自己的胃坏了,贪不得凉,请她将饭菜重新热一下,韩冰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起身去热菜,郑耀先感叹她终于像个女人了。

韩冰这一生听过太多人说自己不像个女人了,那都是因为她有任务在身,必须要时刻警惕,用坚强和犀利来伪装自己,而此时,她只是一个卸下重担一心等着老伴儿回家的家庭妇女,这个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风筝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
最新电视剧剧情

风筝第50集剧情介绍

风筝第50集剧情介绍

郑耀先无罪获释回到山城 周向红一步走错终身成恨

四人帮被粉碎后,社会秩序也逐步走上了正常,当年的右派分子都被摘了帽,得到了妥善安置,韩冰也在其中。她在公安局办理平反事宜的时候,请求人事科长帮自己开一封结婚介绍信,董科长得知她要和周志乾结婚,便告诉她说,周志乾早在文革初期就被造反派打死了,但韩冰却坚持周志乾一定还活着,非要和他结婚,搞得董科长还以为韩冰是脑子出了毛病。

马小五在场长的指引下找到了郑耀先,师徒俩见面后各自激动不已,把臂而泣。郑耀先打听了钱重文和陈国华的近况,得知他们都被平反昭雪,重新出来主持工作,韩冰也平安无恙,他知道马小五是来接自己走的,恨不得马上插翅回到山城,去完成三十年前陆汉卿代表组织交给自己的任务。马小五从师父口中听说韩冰才是真正的影子,简直不敢置信,还以为郑耀先脑子不正常了,郑耀先便将那张宫门倒邮票的情况告诉了马小五。这些年来,他已经想明白了其中的细节,韩冰和宫庶手中的宫门倒邮票边缘的锯齿肯定就是接头的暗号,如果锯齿吻合,就能够说明一切了,这就是证据。

回山城的路上,郑耀先将路旁号称“不死树”的胡杨指给他看,这种树可以抗击零上四十度的酷暑和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不怕盐碱,不怕风沙,一棵胡杨就可以牢固一亩沙。为了对抗恶劣环境,它将自己的根系牢牢地扎进沙土中,在根部聚起一个很大的沙包,形成自己的高地,从中汲取能量,创造了生而千年不死,死而千年不倒,倒而千年不腐。马小五知道,自己的师父就像这胡杨,在近四十年艰苦的环境中,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创造了一个不倒的神话。

四人帮倒台后,1977年国家恢复了高考制度,很多上山下乡的知青都参加了考试,进入了迟到了十年的大学校园,可是周乔却没有参加高考。当年,作为知青的她响应号召去了云南,因为自己复杂的家庭情况,她在云南过得也很艰难,只要边境上有任何风吹草动,她就会被绑住手脚关进牛棚里看管起来,于是,周乔便找了当地最穷的人结婚,被树立成了知识青年和贫下中农相结合的典型,为此她还上了人民画报。

因着这个决定,周乔换来了几年安稳的生活,同时也是因为这件事,断绝了她回城的路。周乔想方设法回到山城秋荷的故居,想要看看有没有回城的希望,却被街道办的主任拿出她和丈夫当年在人民画报上的照片来堵住了嘴,如今那么多的知青都在寻求回城,城市的各种压力骤然增加,而周乔是知青扎根边疆的典范,自然没有理由再向街道要求什么,周乔只好灰心失望地回到了云南自己那个穷得叮当响的家里。

周乔一进门,一双玩耍的儿女便跑过来抱住了她的腿,她老实巴交的丈夫怀里抱着一个小的,语气酸溜溜地说有一位华侨来找她,周乔抬眼一看,从屋里走出一个穿着新潮的男子,正是多年不见的高君宝,周乔激动万分。

高君宝带着周乔到了城里最一家大的冷饮店,点了两杯咖啡,与她互诉别情。听周乔讲述了这十年里她所遭遇的痛苦艰难,高君宝心中很不是滋味,他表示等自己办完了事,就带她和丈夫孩子一起离开这个地方,周乔点头答应,抱住高君宝放声大哭。

高君宝这次是带着任务来的,他以华侨的身份从香港入境回到大陆,为的就是接回潜伏了四十年之久的影子。他辗转找到了韩冰,两人拿出宫门倒邮票,对上了边缘的锯齿,确认了彼此的身份后,高君宝提出要接她走,却被韩冰拒绝了。她知道郑耀先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自己是不可能走得了的,而且,她也不想走,这辈子,她与郑耀先相爱相杀,却又互相羁绊,如今她已经没有了特工的价值,也不想离开自己潜伏了多半辈子的敌方阵营,去到那个海外孤岛,做一个客居之人。

韩冰口授了一份情报让高君宝带回去:当年潜伏在军统里的共党特工风筝就是军统六哥郑耀先,高君宝不敢置信。

韩冰就是影子,当年的一切谜团都迎刃而解了:去解救火箭专家时,马小五之所以一入香港就被宫庶盯上,就是韩冰从冷眉珊那里得到了线索,继而在图书馆查到了证据,在陈国华那里得到证实后,向台湾报了信;袁农公文包的的机密文件也是韩冰偷看了,到如今,马小五终于相信了师父的判断。郑耀先请马小五跟陈国华商量一下,让自己去执行逮捕韩冰的任务,马小五不禁唏嘘不已。

韩冰在等待落实政策的这段时间里,谢绝了局里给她安排的住房,执意回到了当年自己在香橙镇的住处。她知道郑耀先一定会来找自己,或许在某个清晨,或许在某个傍晚,所以,她每顿饭都会多摆上一副碗筷。也许是心灵感应,她预感到这天郑耀先一定会来,于是便多炒了几个菜,并倒上了红酒等着他。

陈国华答应了让郑耀先亲自执行抓捕任务,并将人安排在不远处,让郑耀先一个人进屋,这是他们劫后余生第一次见面,也是最后一次单独相处,即将由局长的位子上退下来的陈国华决定无视规定,破例假公济私一回。此时,他才知道韩冰为什么会死活都看不上袁农,因为韩冰和郑耀先是一类的人,她当然要找自己的同类了。

命运过于捉弄人了,白头偕老是韩冰和郑耀先此生的共同心愿,然而苦苦熬过了这么多年,在这个愿望即将实现之际,郑耀先却要亲自给韩冰带上手铐,他一步步走向韩冰的住所,心中却是惊涛骇浪,翻滚不已。

此时的韩冰也在暗暗思忖着,干特工这一行的,什么都是假的,只有得不到才是真的,她相信,假如郑耀先心里有自己,就一定会是一个人进来。这个念头刚刚闪过,郑耀先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她眼前,韩冰望着已经耄耋之年,皓首白发的郑耀先,心中又喜又痛,两人流着泪颤抖握住了对方的手。

两人将各自的结婚介绍信拿给对方看,韩冰知道郑耀先的来意,郑耀先也知道韩冰的打算,两人彼此将那即将到来的暴风雨都藏在脸上因高兴而笑出的褶子里,像是相濡以沫了几十年的老夫老妻一样坐在桌边吃饭。韩冰催促郑耀先赶快动筷子,郑耀先举起筷子夹了菜却没有往嘴边送,他对韩冰说,自己的胃坏了,贪不得凉,请她将饭菜重新热一下,韩冰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起身去热菜,郑耀先感叹她终于像个女人了。

韩冰这一生听过太多人说自己不像个女人了,那都是因为她有任务在身,必须要时刻警惕,用坚强和犀利来伪装自己,而此时,她只是一个卸下重担一心等着老伴儿回家的家庭妇女,这个中的酸甜苦辣只有她自己才能体会......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 "风筝剧情"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