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第9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分集剧情 > >

凤囚凰第9集剧情介绍

粉黛入宫刺杀刘子业 楚玉忍痛仗杀粉黛

楚玉在去皇宫的路上被刺客挟持出了城,容止听到此消息,立刻策马追去。有人买通了江湖杀手鹤绝来杀楚玉,鹤绝挟持了楚玉,却并不杀她,想要通过楚玉找到花错。

鹤绝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女色,他不小心扯下楚玉肩头的衣服,竟然吓得流了鼻血,这时一直躲在马车外的容止推开车门,说以前听花错说过鹤绝唯一的弱点就是女色,如今总算证实了,鹤绝露出弱点,慌忙跳下马车。

楚玉觉得容止根本不在乎她,只是为了找到鹤绝的破绽,所以一直躲在马车外不进来,楚玉生气准备跳下马车,马车此刻正在疾行,楚玉无法下车,她好奇在疾驰的马车下容止是如何站稳的,凑前去看,发现容止一脚踩断马车的木板,将腿卡住才站稳的,但也因此腿受伤了,无法动弹,所以刚刚是故意用言语刺激,吓走了鹤绝。楚玉顿时感动不已,因容止弄坏马车导致马受惊,疾驰的马车无法停下,前面不远便是悬崖了,容止让楚玉赶紧跳下马车,楚玉坚定地说要死也要跟容止一起死。

危机之下,容止砍断马鞍,马车撞到旁边石头上,两人才得以脱身,这时鹤绝也跟了过来,容止受伤了,根本不是鹤绝的对手,只能用花错来刺激鹤绝,并说花错是因为自己才留在公主府的,让鹤绝对自己产生恨意,给楚玉留机会逃走。

鹤绝恼怒与容止打斗,容止一跃跳下悬崖,楚玉不愿意一人逃走,也随容止跳下悬崖。容止早有后手,顺着悬崖的藤蔓和楚玉一起落在悬崖下。

天机阁阁主给的十日期限已到,粉黛在阁主面前将罪责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但天机阁阁主早就看出来楚玉不愿意杀刘子业,看在粉黛对楚玉的情谊上,阁主又额外给了她三日时间。

刘子业驾临公主府,楚玉不在府上,刘子业见不到楚玉生气得又乱杀人,粉黛准备了毒酒让人拿去给刘子业,刘子业直接将酒杯扔掉了。

容止的腿受伤很重,却一直笑着,楚玉见他这样很生气,骂他不要再这样一直伪装坚强了。容止说自己小时候不受父亲喜欢,常常挨打,每次挨打的时候自己都会笑着,因为笑着的时候父亲能够想起他的亡妻,就能打的轻一点,久而久之,受伤时候微笑已经成为习惯了,楚玉看着容止轻描淡写的说着幼年的经历,心里一阵心疼。

刘子业在公主府上乱发脾气,府上管事儿都不知如何是好了,粉黛觉得这是个机会,换上舞女的衣服,光脚在花园跳舞,刘子业见状惊喜不已,开心的将粉黛带回皇宫,一旁的墨香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带走,心里很生气,却没有上前去阻止。

楚玉得知粉黛被带回皇宫,慌忙进宫去找刘子业,刘子业和粉黛正同塌而眠,根本没有听见楚玉的声音。这时,一直藏在刘子业寝宫的新蔡公主从偏殿出来,对楚玉和刘子业一阵冷嘲热讽,然后让侍卫将楚玉赶了出去。

新蔡公主被迫成为谢贵嫔,她夫家的人以及儿子全部被杀光,新蔡公主表面虽然顺从刘子业,但内心却痛苦万分,对刘子业恨之入骨。

楚玉的驸马何戟无法忍受楚玉终日与其他男人厮混,丢了他颜面,于是暗中收买鹤绝,想要刺杀楚玉,没想到楚玉竟然活了下来,他又准备了些药材,想要送去给楚玉压惊,却看到楚玉深夜去了沐雪园,生气的何戟心里大骂楚玉并将药材摔在地上。

楚玉亲自来沐雪园给容止送药,容止求楚玉将粉黛赏给墨香,楚玉心里一阵刺痛,匆匆离开了沐雪园。容止故意提起粉黛,实则是为了刺激楚玉,让她早日对刘子业死心。

墨香从容止的屏风后出来,今日没能保护他喜欢的女人,他内心倍感窝囊。墨香的家乡当年遭到官兵屠戮,他因是孩童免遭一死,因此他发誓一定要毁了刘宋的江山。

粉黛趁刘子业睡着,跟新蔡公主合力想要将刘子业勒死,刘子业一脚踢翻了床头的香炉,门外守卫宗越听到动静闯了进来,新蔡公主当场被杀,粉黛也受了伤。

刘子业让楚玉进宫,楚玉看到被打的不成样子的粉黛,心疼不已,她知道粉黛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她。宗越认为粉黛是公主府的人,肯定是楚玉指使粉黛这么做的,粉黛指着楚玉,笑她只是被自己利用,自己故意接近楚玉,就是为了找机会杀刘子业。

刘子业也认为粉黛是被人指使,但不相信指使的人是楚玉,于是让宗越对粉黛施杖刑,打到她说为止。楚玉为了博取刘子业信任,亲自拿起棍棒行刑,她脑海中不断浮现与粉黛一起长大的一幕幕场景,从小到大,粉黛是最疼爱她的,也是她唯一的朋友,现在看着自己的朋友遇难,还要亲自行刑,那种心痛无法言说。粉黛不想让楚玉为难,于是咬舌自尽。

楚玉称自己闻不了血腥味,匆匆跑出了刘子业的寝殿。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凤囚凰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
最新电视剧剧情

凤囚凰第9集剧情介绍

凤囚凰第9集剧情介绍

粉黛入宫刺杀刘子业 楚玉忍痛仗杀粉黛

楚玉在去皇宫的路上被刺客挟持出了城,容止听到此消息,立刻策马追去。有人买通了江湖杀手鹤绝来杀楚玉,鹤绝挟持了楚玉,却并不杀她,想要通过楚玉找到花错。

鹤绝天不怕地不怕,却唯独怕女色,他不小心扯下楚玉肩头的衣服,竟然吓得流了鼻血,这时一直躲在马车外的容止推开车门,说以前听花错说过鹤绝唯一的弱点就是女色,如今总算证实了,鹤绝露出弱点,慌忙跳下马车。

楚玉觉得容止根本不在乎她,只是为了找到鹤绝的破绽,所以一直躲在马车外不进来,楚玉生气准备跳下马车,马车此刻正在疾行,楚玉无法下车,她好奇在疾驰的马车下容止是如何站稳的,凑前去看,发现容止一脚踩断马车的木板,将腿卡住才站稳的,但也因此腿受伤了,无法动弹,所以刚刚是故意用言语刺激,吓走了鹤绝。楚玉顿时感动不已,因容止弄坏马车导致马受惊,疾驰的马车无法停下,前面不远便是悬崖了,容止让楚玉赶紧跳下马车,楚玉坚定地说要死也要跟容止一起死。

危机之下,容止砍断马鞍,马车撞到旁边石头上,两人才得以脱身,这时鹤绝也跟了过来,容止受伤了,根本不是鹤绝的对手,只能用花错来刺激鹤绝,并说花错是因为自己才留在公主府的,让鹤绝对自己产生恨意,给楚玉留机会逃走。

鹤绝恼怒与容止打斗,容止一跃跳下悬崖,楚玉不愿意一人逃走,也随容止跳下悬崖。容止早有后手,顺着悬崖的藤蔓和楚玉一起落在悬崖下。

天机阁阁主给的十日期限已到,粉黛在阁主面前将罪责全部揽在自己身上,但天机阁阁主早就看出来楚玉不愿意杀刘子业,看在粉黛对楚玉的情谊上,阁主又额外给了她三日时间。

刘子业驾临公主府,楚玉不在府上,刘子业见不到楚玉生气得又乱杀人,粉黛准备了毒酒让人拿去给刘子业,刘子业直接将酒杯扔掉了。

容止的腿受伤很重,却一直笑着,楚玉见他这样很生气,骂他不要再这样一直伪装坚强了。容止说自己小时候不受父亲喜欢,常常挨打,每次挨打的时候自己都会笑着,因为笑着的时候父亲能够想起他的亡妻,就能打的轻一点,久而久之,受伤时候微笑已经成为习惯了,楚玉看着容止轻描淡写的说着幼年的经历,心里一阵心疼。

刘子业在公主府上乱发脾气,府上管事儿都不知如何是好了,粉黛觉得这是个机会,换上舞女的衣服,光脚在花园跳舞,刘子业见状惊喜不已,开心的将粉黛带回皇宫,一旁的墨香看到自己喜欢的女人被带走,心里很生气,却没有上前去阻止。

楚玉得知粉黛被带回皇宫,慌忙进宫去找刘子业,刘子业和粉黛正同塌而眠,根本没有听见楚玉的声音。这时,一直藏在刘子业寝宫的新蔡公主从偏殿出来,对楚玉和刘子业一阵冷嘲热讽,然后让侍卫将楚玉赶了出去。

新蔡公主被迫成为谢贵嫔,她夫家的人以及儿子全部被杀光,新蔡公主表面虽然顺从刘子业,但内心却痛苦万分,对刘子业恨之入骨。

楚玉的驸马何戟无法忍受楚玉终日与其他男人厮混,丢了他颜面,于是暗中收买鹤绝,想要刺杀楚玉,没想到楚玉竟然活了下来,他又准备了些药材,想要送去给楚玉压惊,却看到楚玉深夜去了沐雪园,生气的何戟心里大骂楚玉并将药材摔在地上。

楚玉亲自来沐雪园给容止送药,容止求楚玉将粉黛赏给墨香,楚玉心里一阵刺痛,匆匆离开了沐雪园。容止故意提起粉黛,实则是为了刺激楚玉,让她早日对刘子业死心。

墨香从容止的屏风后出来,今日没能保护他喜欢的女人,他内心倍感窝囊。墨香的家乡当年遭到官兵屠戮,他因是孩童免遭一死,因此他发誓一定要毁了刘宋的江山。

粉黛趁刘子业睡着,跟新蔡公主合力想要将刘子业勒死,刘子业一脚踢翻了床头的香炉,门外守卫宗越听到动静闯了进来,新蔡公主当场被杀,粉黛也受了伤。

刘子业让楚玉进宫,楚玉看到被打的不成样子的粉黛,心疼不已,她知道粉黛做着一切都是为了她。宗越认为粉黛是公主府的人,肯定是楚玉指使粉黛这么做的,粉黛指着楚玉,笑她只是被自己利用,自己故意接近楚玉,就是为了找机会杀刘子业。

刘子业也认为粉黛是被人指使,但不相信指使的人是楚玉,于是让宗越对粉黛施杖刑,打到她说为止。楚玉为了博取刘子业信任,亲自拿起棍棒行刑,她脑海中不断浮现与粉黛一起长大的一幕幕场景,从小到大,粉黛是最疼爱她的,也是她唯一的朋友,现在看着自己的朋友遇难,还要亲自行刑,那种心痛无法言说。粉黛不想让楚玉为难,于是咬舌自尽。

楚玉称自己闻不了血腥味,匆匆跑出了刘子业的寝殿。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 "凤囚凰剧情"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