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囚凰第10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分集剧情 > >

凤囚凰第10集剧情介绍

腹黑刘彧善隐藏 忠厚贤臣遭枉杀

楚玉在皇宫长廊出摔倒,天如镜看到后跑过来安慰,楚玉在天如镜面前毫无顾忌说着自己内心的痛处,楚玉知道粉黛是为了掩护她才死的,因为知道她会难过,所以才自我了断的。楚玉对刘子业已经死心,她决心让一切回到原点,楚玉离开的时候,香囊掉在地上,被天如镜捡去了。

知道粉黛死讯的墨香,求容止帮他报仇,容止的目的本就在于搅乱刘宋江山,沈庆之就是最大的敌人。墨香当年是刘彧当做玩物送给楚玉的,容止让墨香去帮助刘彧,利用刘彧除掉沈庆之。

墨香是两年前刘彧买的奴隶,原名莫襄,后来刘彧为了讨好楚玉,将他改名墨香送到了公主府。刘彧表面上窝囊庸碌,但实际却野心勃勃,当初将唯一的逃跑机会留给刘昶,本以为刘昶一死,他就可以平安,没想到刘昶却成功跑掉。而一直跟随刘彧左右的弟弟刘休仁,也只是刘彧利用的一个棋子,刘休仁心直口快,锋芒毕露,是刘彧最好的保护伞。

墨香来到皇宫大牢,他早已在刘休仁和守卫的餐食内加了迷魂药,天牢只有墨香和刘彧两个清醒的人,刘彧也不再伪装。一直以来,刘彧骗过了所有人以及刘子业,但没有骗过沈庆之,沈庆之三番五次上奏杀刘彧,墨香承诺帮刘彧除掉沈庆之,希望日后刘彧拿到至尊之位,提携自己。墨香留了两套护甲,一套给刘彧,一套给刘休仁,刘彧不屑的看着刘休仁,不太情愿的将护甲扔到刘休仁身上。

楚玉来到天机阁见阁主,她在天机阁的人眼中已经是个叛徒,因为粉黛的死,天机阁其他弟子对楚玉视若仇敌,一阵乱棍想将她打出去,楚玉不肯离开,请求阁主再给一次机会,如果杀不了刘子业,就和粉黛一起死。阁主相信粉黛的死,足以让楚玉放弃与刘子业的亲情,但也证明了刘子业身边确实守卫森严,要杀他不容易,阁主让楚玉隐藏对刘子业的恨,先留在刘子业身边,等待下一步安排。

沈庆之的侄子沈攸之对他愚忠刘子业很不满,而且沈庆之看重林木和宗越,对沈攸之却很不看重,墨香深夜拜访沈攸之,送了许多金银财宝,并许诺他日后前程,让他协助出去沈庆之。

沈庆之再次向刘子业上奏折,要求杀了刘彧,刘子业却视而不见。沈攸之劝沈庆之不要跟皇帝对着干,沈庆之称自己就算不为了皇帝,也为了天下百姓,刘彧必须死,不顾侍卫阻拦冲向大牢,沈攸之忙将这一消息报告给刘子业。

沈庆之冲向牢里,对着刘彧一阵乱砍,刘彧身上穿着墨香留的护甲,并未受伤,他咬破手指,将血迹粘在衣服上伪装受伤。刘子业认为沈庆之未经过他允许,就对刘彧下杀手,太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将沈庆之赶出大牢。沈攸之故意挑拨沈庆之和刘子业的关系,称沈庆之曾亲口说过,如果没有他,刘子业的江山早就没了,刘子业大怒,打定主意要杀了沈庆之。

沈攸之给沈庆之送来酒菜赔罪,沈庆之刚喝过一杯酒,忽然口吐鲜血,他猜到是沈攸之在酒里下毒,沈攸之一改刚刚的恭敬,阴笑着说是奉皇命杀逆臣沈庆之的。

楚玉得知沈庆之的死讯,前来吊唁,沈攸之却早早将沈庆之入殓,楚玉得知是刘子业暗中下令杀沈庆之的,于是进皇宫找刘子业。

楚玉指责刘子业杀了一个为他守江山的人,刘子业拉着楚玉一起看皮影戏,楚玉看着那皮影戏好像跟民间的不太一样,刘子业忙让人将皮影拿过来给楚玉看,那些皮影全是用粉黛的皮和骨头做的,楚玉大惊失色,慌乱逃离了刘子业的寝宫。

容止见楚玉终日魂不守舍,闷闷不乐,也不愿意将心事透露给任何人,于是让年幼的流桑去哄楚玉开心。

流桑称自己在宫外发现了一块会发声的石头,让她到城外去玩儿。流桑带楚玉到那块石头前,发现旁边隐者观沧海正在钓鱼,此刻萧道成正在求观沧海出山,帮助萧家成就大业,观沧海毫不犹豫拒绝了他。萧道成离开时,跟楚玉道别,楚玉回过头发现观沧海已经不见了。

流桑敲击那块石头,发现没有声音,这时已经在河对岸的观沧海,用鱼竿挑了水洒在石头上,石头发出悦耳响声,原那块石头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水打在石头上就好像人吹笛子一样,会发出声响。楚玉看出石头的奥妙,也看出观沧海实力不容小觑,建安城各方人才云集,相必要发生大事。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凤囚凰剧情”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即将播出电视剧
最新电视剧剧情

凤囚凰第10集剧情介绍

凤囚凰第10集剧情介绍

腹黑刘彧善隐藏 忠厚贤臣遭枉杀

楚玉在皇宫长廊出摔倒,天如镜看到后跑过来安慰,楚玉在天如镜面前毫无顾忌说着自己内心的痛处,楚玉知道粉黛是为了掩护她才死的,因为知道她会难过,所以才自我了断的。楚玉对刘子业已经死心,她决心让一切回到原点,楚玉离开的时候,香囊掉在地上,被天如镜捡去了。

知道粉黛死讯的墨香,求容止帮他报仇,容止的目的本就在于搅乱刘宋江山,沈庆之就是最大的敌人。墨香当年是刘彧当做玩物送给楚玉的,容止让墨香去帮助刘彧,利用刘彧除掉沈庆之。

墨香是两年前刘彧买的奴隶,原名莫襄,后来刘彧为了讨好楚玉,将他改名墨香送到了公主府。刘彧表面上窝囊庸碌,但实际却野心勃勃,当初将唯一的逃跑机会留给刘昶,本以为刘昶一死,他就可以平安,没想到刘昶却成功跑掉。而一直跟随刘彧左右的弟弟刘休仁,也只是刘彧利用的一个棋子,刘休仁心直口快,锋芒毕露,是刘彧最好的保护伞。

墨香来到皇宫大牢,他早已在刘休仁和守卫的餐食内加了迷魂药,天牢只有墨香和刘彧两个清醒的人,刘彧也不再伪装。一直以来,刘彧骗过了所有人以及刘子业,但没有骗过沈庆之,沈庆之三番五次上奏杀刘彧,墨香承诺帮刘彧除掉沈庆之,希望日后刘彧拿到至尊之位,提携自己。墨香留了两套护甲,一套给刘彧,一套给刘休仁,刘彧不屑的看着刘休仁,不太情愿的将护甲扔到刘休仁身上。

楚玉来到天机阁见阁主,她在天机阁的人眼中已经是个叛徒,因为粉黛的死,天机阁其他弟子对楚玉视若仇敌,一阵乱棍想将她打出去,楚玉不肯离开,请求阁主再给一次机会,如果杀不了刘子业,就和粉黛一起死。阁主相信粉黛的死,足以让楚玉放弃与刘子业的亲情,但也证明了刘子业身边确实守卫森严,要杀他不容易,阁主让楚玉隐藏对刘子业的恨,先留在刘子业身边,等待下一步安排。

沈庆之的侄子沈攸之对他愚忠刘子业很不满,而且沈庆之看重林木和宗越,对沈攸之却很不看重,墨香深夜拜访沈攸之,送了许多金银财宝,并许诺他日后前程,让他协助出去沈庆之。

沈庆之再次向刘子业上奏折,要求杀了刘彧,刘子业却视而不见。沈攸之劝沈庆之不要跟皇帝对着干,沈庆之称自己就算不为了皇帝,也为了天下百姓,刘彧必须死,不顾侍卫阻拦冲向大牢,沈攸之忙将这一消息报告给刘子业。

沈庆之冲向牢里,对着刘彧一阵乱砍,刘彧身上穿着墨香留的护甲,并未受伤,他咬破手指,将血迹粘在衣服上伪装受伤。刘子业认为沈庆之未经过他允许,就对刘彧下杀手,太不把他这个皇帝放在眼里,将沈庆之赶出大牢。沈攸之故意挑拨沈庆之和刘子业的关系,称沈庆之曾亲口说过,如果没有他,刘子业的江山早就没了,刘子业大怒,打定主意要杀了沈庆之。

沈攸之给沈庆之送来酒菜赔罪,沈庆之刚喝过一杯酒,忽然口吐鲜血,他猜到是沈攸之在酒里下毒,沈攸之一改刚刚的恭敬,阴笑着说是奉皇命杀逆臣沈庆之的。

楚玉得知沈庆之的死讯,前来吊唁,沈攸之却早早将沈庆之入殓,楚玉得知是刘子业暗中下令杀沈庆之的,于是进皇宫找刘子业。

楚玉指责刘子业杀了一个为他守江山的人,刘子业拉着楚玉一起看皮影戏,楚玉看着那皮影戏好像跟民间的不太一样,刘子业忙让人将皮影拿过来给楚玉看,那些皮影全是用粉黛的皮和骨头做的,楚玉大惊失色,慌乱逃离了刘子业的寝宫。

容止见楚玉终日魂不守舍,闷闷不乐,也不愿意将心事透露给任何人,于是让年幼的流桑去哄楚玉开心。

流桑称自己在宫外发现了一块会发声的石头,让她到城外去玩儿。流桑带楚玉到那块石头前,发现旁边隐者观沧海正在钓鱼,此刻萧道成正在求观沧海出山,帮助萧家成就大业,观沧海毫不犹豫拒绝了他。萧道成离开时,跟楚玉道别,楚玉回过头发现观沧海已经不见了。

流桑敲击那块石头,发现没有声音,这时已经在河对岸的观沧海,用鱼竿挑了水洒在石头上,石头发出悦耳响声,原那块石头上有许多大大小小的洞,水打在石头上就好像人吹笛子一样,会发出声响。楚玉看出石头的奥妙,也看出观沧海实力不容小觑,建安城各方人才云集,相必要发生大事。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 "凤囚凰剧情"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