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第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3-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烈火如歌第10集剧情介绍

为玉自寒如歌银雪分道扬镳 银雪为爱暗中护送烈如歌

雷惊鸿在蝶衣的手掌心写下霹雳门的暗符,告诉蝶衣如果遇到危险可以搓热双手显示暗符,这样霹雳门的人就会救她。蝶衣问雷惊鸿自己是不是有个哥哥,那个胎记是不是雷惊鸿骗人的说法,雷惊鸿告诉蝶衣她的确有个哥哥,也是霹雳门的人,一直没说是因为看到如歌和蝶衣感情很好,不想打乱她现在的生活,蝶衣告诉雷惊鸿自己以后再也不问哥哥的事情了,因为她曾发誓要和山庄共存亡。

雷惊鸿将刀咧香的话转告给烈如歌,烈如歌关心玉自寒安危一定要去看玉自寒,银雪却抓住烈如歌的手阻止她去,银雪告诉烈如歌此去洛阳就会卷入江湖风波,将永无宁日。烈如歌问银雪是不是知道什么,银雪却隐瞒不说,只是一味地拉着烈如歌的手阻止他去,烈如歌心急恼火,警告银雪如果再不放手就会对他出手,银雪伤心不已,质问如歌是不是忘记自己的好了,怎么就为了不让她去洛阳跟自己动手,烈如歌说自己记得银雪对自己所有的好,但是任何人都不能阻拦自己去找玉自寒,这事关玉自寒的生死,自己不能不去,银雪放下了如歌的手,问如歌即使死也要去洛阳吗?银雪请求如歌不要去洛阳,他可以将如歌送往缥缈三年,三年之后还她一个太平盛世,到了那时候如歌愿意去哪里就去哪里。可怎奈如歌心系玉自寒安危,坚持冒雪赶路。

眼见雪越下越大,如歌和蝶衣、黄综不得不在一个山洞中休息。而烧饼铺内的银雪心内也是焦急万分,雷惊鸿还不停地说着雪大路滑,雪崩之类的话,银雪起身离开不听雷惊鸿絮叨。

雷惊鸿带人来到烈如歌休息的山洞外,但是并不进去,而是命令属下次日一早务必清出一条下山的路,众人领命而去,雷惊鸿却笑笑,认为有个妹妹的感觉还真麻烦。

银雪坐在烧饼铺外,街道上铺满了白雪,和他的衣衫形成一色。深夜的街道静悄悄的,透漏出那么一丝诡异,在白雪茫茫的街面上出现了一个暗红色的身影,一步步如鬼魅一般来到银雪对面,看到来人,银雪说19年的闭关修炼终于还是见面了,只是不知道此番见面谁胜谁败。来人正是闭关修炼19年的暗夜罗,暗夜罗和银雪几乎同时出手攻击对方,最终暗夜罗不敌银雪败下阵来,一路逃向断雷庄,来到庄外为避免被人看到,将刀无暇的近身侍卫人杀死,刀无暇和刀无痕闻声而出,看到暗夜罗恭敬地参拜宫主。

刀咧香发现刀无暇的近身侍卫离奇死亡,不仅担忧起来,她真的想不明白刀无暇究竟在做什么,先是断雷庄,后是玉自寒,现在连自己的近身侍卫都离奇死亡。

烈如歌三人一觉醒来发现道路已经被雷惊鸿清理干净,心内非常感激,纷纷向雷惊鸿道谢,并希望以后能在遇到他,雷惊鸿却开玩笑地说不愿意再碰到烈如歌,每次碰到她都没好事,众人一片欢声笑语,而此时银雪则一身白色斗篷雪衣默默地看着这一切。

玉自寒坐在轮椅上和玄簧闲聊,一副病恹恹的样子,玉自寒告诉玄簧自己这辈子听到的第一个声音,就是一个酸字。玉自寒五岁时候就被送去烈火山庄,虽然隐瞒身份,可是那里的人都很尊敬自己,也没有什么朋友,直到八岁那年,战枫给了烈如歌一袋酸梅,烈如歌拿着酸梅去给玉自寒,并教玉自寒说话,每吃一个酸梅就说一个酸字,一连吃了16个酸梅,玉自寒听到第一个声音就是这个酸字,从那以后如歌经常找玉自寒玩,经常念歌词给玉自寒听,玉自寒逐渐从看不懂人说什么到能跟上如歌说话的语速,后来,如歌就想听玉自寒的声音,玉自寒无法发音,为此如歌哭了一夜,玉自寒心疼如歌努力练习发声,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叫了如歌的名字,尽管声音很难听可是如歌却非常开心。想到这些童年往事,玉自寒越发想念如歌,看着风铃念着如歌的名字,突然又剧烈咳嗽起来,玄簧知道玉自寒心内非常思念如歌,劝玉自寒写信让如歌来看他,玉自寒却担心如歌的安危坚决不肯让她来。

如歌刚到洛阳城就被有琴泓拦住去路,打探银雪的下落,如歌告诉有琴泓自己已经跟银雪分道扬镳了,目前因有急事暂不跟有琴泓细说了,之后,如歌快马加鞭赶往静渊王府。

静渊王府内,轮椅上的玉自寒有些昏昏欲睡,似乎听到了烈如歌的声音,玉自寒以为尚在梦中。当真切的感到烈如歌就在身边时,玉自寒听着烈如歌的声音犹如世界上最美的旋律,他让烈如歌转过去背对自己说话,玉自寒一直都希望自己能用耳朵听到如歌的声音,如歌责怪玉自寒答应自己的话不算数,居然把自己弄的那么瘦,听到这些玉自寒内心温暖如春。烈如歌想趁机给玉自寒把脉,玉自寒却不着痕迹地躲开了,玉自寒不想让烈如歌为自己担心。

烈如歌以为玉自寒是旧疾发作,每到冬天就会身体发虚,只要吃得下就没有问题,于是亲自给玉自寒做了烧饼,玉自寒本来吃不下更多烧饼,可听到烈如歌说自己做的烧饼不好吃,所以师兄才吃的少,为了能让如歌开心就多吃了几块烧饼结果引发吐血。玄簧忍不住责怪如歌,平日里玉自寒连半块糕点都吃不下,可是如歌却让玉自寒吃下那么多,如歌也自责不已,本以为让玉自寒多吃点是为他好,没想到会让他吐血。烈如歌让玄簧惩罚自己,玄簧嘴上说不敢,可是面上仍有责怪之意,烈如歌心内也深深地自责,拿起桌子上的刀划伤自己的手,告诉玄簧她用自己的血弥补玉自寒的血,玄簧无语。玉自寒心疼如歌的手,赶出了玄簧和黄综,独独留下如歌查看伤口。如歌希望玉自寒能跟自己说实话,玉自寒却左右而言他,不肯吐露半字,他不想自己挚爱的女孩卷入宫廷斗争之中,说话间,玉自寒又吐出一口鲜血。烈如歌心痛地望向玉自寒,质问玉自寒此时还不打算告诉自己实话吗?难道真的旧疾发作吗?难道就丝毫不怀疑是中毒吗?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