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如歌第29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4-05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烈火如歌第29集剧情介绍

玉自寒大胜奏请大婚 暗河宫设计诱捕烈如歌

玉自寒大获全胜,抓住了倭国的众多头领,只有少部分人逃窜,十五日之内必定翻遍所有小岛,肃清倭国敌人。

玉自寒打算写信禀告皇帝,这次凯旋而归之后要和烈如歌大婚,想着梦想即将变成现实,玉自寒竟有些出神了。玄簧也为玉自寒心愿得逞而开心不已。

树林内,烈如歌背靠着大树睡着了,银雪悄悄来到她身旁,生怕惊醒了她,却听到如歌梦呓叫着蝶衣的名字,让蝶衣把窗户关上。银雪脱下黑色披风为如歌盖在身上,拄着拐杖颤巍巍的站起来,呆呆地看着烈如歌,之后心有不舍地慢慢离去。

如歌醒来之后,发现银雪已经不在了,身上盖着他黑色披风,如歌到处找银雪,口中叫着老先生。而此时银雪并未走远,而是躲在树木的后面看着这一切,看着如歌焦急的寻找自己,银雪想起了之前在树林内自己想要亲吻如歌,她却飞走了,最后在树杈上睡着的事情。烈如歌没能找到老先生就愣愣地站在原处等他,银雪不忍心看着烈如歌着急又自己带着两只野味回来,谎称是出去打野味了,如歌很自责认为不该让老人伺候自己,银雪却笑言自己好歹也是缥缈派的人,这点事不算什么。

有琴泓来到军营却发现玉自寒已经去了岛上,约三日才能回来,有琴泓非常焦急。三日后终于等到玉自寒回来,有琴泓将烈如歌的亲笔信交给玉自寒,约他在邙山相见。玉自寒为了稳定军心,分散敌人的注意力,留玄簧驻守军营,自己只带十人前往邙山见烈如歌,否则就会暴露行踪。

暗河宫,战枫恳求暗夜罗不要杀了烈如歌,暗夜罗狠狠地说她必须死,战枫还要恳求暗夜罗,岂料暗夜罗突然出手打飞战枫,他不愿意看见战枫这幅恳求自己的模样。

裔浪请命杀了烈如歌,他推测目前能保护烈如歌的只有玉自寒,现在烈如歌一定去了沿海玉自寒的军营。杀了烈如歌的条件就是做烈火山庄的庄主,暗夜罗同意了他的要求。裔浪离开之后,暗夜绝告诉暗夜罗自己能杀了烈如歌,而且万无一失。

雷惊鸿做了霹雳门的少主,但是不肯接替门主之位,他发誓只要父仇一日未报,就一日不接受门主之位。雷惊鸿跟门人宣告这次自己活着回来都是烈如歌舍命相救,从今日开始烈如歌就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而霹雳门从今天开始不要再跟烈火山庄发生冲突。对此各舵主颇为担心,因为战枫派人四处围剿霹雳门的人,势必双方会有一场大战。雷惊鸿要霹雳门的人和自己一样都要相信烈如歌能夺回烈火山庄,他建议这段时间之内霹雳门的人躲起来,不要等烈如歌接任庄主之位之后,烈火山庄已经和霹雳门结下了数千人的仇恨,众人一致赞同雷惊鸿的决定。

老舵主告诉雷惊鸿暗夜绝逃走的时候没能来得及带走瞎眼的姬惊雷,雷惊鸿大吃一惊。雷惊鸿来打船舱去看姬惊雷,发现姬惊雷眼睛已被刺瞎,他告诉姬惊雷烈如歌已经去找玉自寒了,让姬惊雷不用担心。姬惊雷告诉雷惊鸿自己的眼睛被暗夜绝给毁了,目前他对自己的伤势并不担心,唯独对薰衣放心不下,现在整个山庄就只剩下薰衣自己在那里了。

薰衣假装去山下采购货物,实则是有人告诉她一个身着异样的人在山下等她,薰衣猜测或许是母亲来找她了。薰衣一路被人指引来见暗夜绝,她问暗夜绝是不是自己母亲,暗夜绝从薰衣身上扯下玉佩,问薰衣为什么不跟雷惊鸿相认,薰衣认为自己是山庄的人。暗夜绝告诉薰衣她只是自己放在山庄的一枚棋子,薰衣伤心地问暗夜绝难道就没有一点舍不得,毕竟自己是她的亲生女儿。暗夜绝让薰衣杀了烈如歌,薰衣坚决不愿帮暗夜绝,暗夜绝却告诉薰衣姬惊雷在自己手里,如果杀了烈如歌的话她就可以让二人团聚,否则姬惊雷就得死。薰衣看着离去的暗夜绝忍不住叫了一声娘,暗夜绝头也不回地告诉薰衣自己还会来找她的。

薰衣从山下回来给蝶衣上香,她告诉蝶衣自己就要离开了。钟离无泪此时出现在身后,薰衣劝钟离无泪带着蝶衣离开山庄,钟离无泪却说蝶衣一定愿意在山庄等着烈如歌,薰衣认为烈如歌不会回来了,钟离无泪却说烈如歌是烈火山庄的大小姐,一定会回来的。

银雪和乔装改扮的烈如歌来到大街上,墙壁上贴着告示,围观了很多人,烈如歌走向前看到上面写着本月十五夷山相叙,银雪拉出了烈如歌,提醒烈如歌这是圈套,如歌却说薰衣是不会让这些东西出现的,银雪担心是裔浪所为,烈如歌认为不管是裔浪还是暗夜绝都和暗河宫有关系,她想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于是再次来到人群中撕下了布告。

通过对布告上画着的玉佩比对,烈如歌确定那是薰衣的母亲留给薰衣的遗物,所以薰衣一直贴身藏着,除了自己和蝶衣就没人见过,因此肯定发布告的人就是薰衣。因此,烈如歌肯定一定是暗夜绝绑架了薰衣,所以才有人能看见这个玉佩。银雪认为烈如歌不该为了一个婢女搭上自己的命,烈如歌觉得薰衣是自己的姐妹,不是婢女,她不能护住蝶衣,现在一定要救出薰衣。银雪见烈如歌执意要救薰衣,训斥烈如歌不该为了一个人的命牺牲掉上前条命,再有三天就能见到玉自寒了,如果非要去救薰衣也会断送了玉自寒的命,更何况烈如歌此时的命是银雪用性命换来的。烈如歌回想起银雪为自己化成飞雪的那一刻,终于不再固执,银雪不忍心看到烈如歌伤心落寞的模样,他说自己饿了,让烈如歌给自己找吃的。

烈如歌为银雪烤鱼吃,问银雪缥缈派的弟子是不是都不食人间烟火,银雪告诉如歌不是所有人都不食人间烟火,那需要断了凡尘俗念才行。烈如歌不由想起银雪亲吻自己的那一刻,或许他无法断了凡尘俗念,所以才总需要吃东西吧。银雪为了转移话题故意问了关于如歌嫁给玉自寒的事情,烈如歌说那是父亲临终所托,她还想解释什么,银雪却抢着祝福烈如歌幸福。

烈如歌半夜醒来,看着银雪坐在那里睡着,留下盘缠和字条,希望银雪能自己去邙山,而烈如歌不能不救薰衣。烈如歌离开的瞬间银雪睁开双眼,摇摇头,这个结果是他意料之中的事情,烈如歌从来也都没听过自己的劝,为了朋友兄弟姐妹,她都可以豁出自己的命。

景献王得知玉自寒奏请结婚的事情大怒,和刘尚书商议战枫和烈如歌闹翻的事情,已经传的沸沸扬扬的,玉自寒为什么明知道如此还能奏请大婚。他向刘尚书打听军营情况,得知目前军营如常一般,只是十名亲卫军被调往邙山。景献王大喜,他猜到玉自寒一定是去了邙山找烈如歌,这是一个千载难逢除掉玉自寒的时机,于是让刘尚书派人去邙山杀了玉自寒。

玉自寒在邙山附近的镇子上都看到了那副夷山相约的图画,加上江湖传闻那是暗河宫设下的圈套引诱烈如歌上钩,玉自寒料定烈如歌必定去夷山,于是临时改变行程不在邙山等候,而是径直去夷山接应烈如歌,他只有早一天看到烈如歌才能放下心。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