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第2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阳光下的法庭第20集剧情介绍

冤家难解鹿鸣怒接侵权案 经党组讨论法官入额名单敲定

宁佳怡听说父亲要见鹿鸣,以为父亲要接受鹿鸣了,她很兴奋的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鹿鸣,她眉色飞舞不厌其烦的叮嘱他,她爸这个人了喜欢庄重稳重,不喜欢沉重,让他最好穿西装去,一定要穿白衬衣的记得要扎领,千万不要穿花的,她爸喜欢吃清淡的,海鲜可以有,但是牛羊肉绝对不可以有,气氛融洽的时候可以喝一点干白,鹿鸣却一点提不起兴致,这件事让他感觉有点太突然,还让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不想扫了佳怡的兴,答应了她的所有要求,并保证和她爸说话时一定会注意方式方法。

鹿鸣惴惴不安的在他和佳怡常去的咖啡馆见到宁致远,一见面宁致远就和他说起艾瑞克公司的案子,他认为鹿鸣不接这个案子是明智之举,因为知识产权案的诉讼很复杂,首先确认侵权就不容易,从目前的情况看,艾瑞克公司的这个诉讼根本没有道理,鹿鸣强忍着心中的怒火说出了自己的真实想法,没想到宁致远一点不领他的情,讽刺他在耍小聪明耍小伎俩,明知道这起诉讼没有赢的希望,却以自己为借口让佳怡对他感恩戴德,其实他不接这个案子才是对自己的不尊重,有能力他们就在法庭上见,鹿鸣一气之下当即迈克打了电话,告诉迈克他们案子他接了。

宁佳怡阴沉着脸回到家,她质问父亲为什么要骗她,明明是他主动提出要找鹿鸣谈谈,她本以为他转变了态度开始接纳鹿鸣了,没想到竟然谈出了这样的结果,难道真的像鹿鸣所说,因为环保案他丢了面子,非要在法庭上战胜鹿鸣找回面子吗,宁致远坚持认为他和鹿鸣不合适,他在为她的一生幸福考虑,宁佳怡说他一点不考虑自己的感受,说着走进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哭了。

办公室主任于皓川也参加了此次法官入额的考试和演讲,他知道接下来入额的法官待肯定会大幅度提升,他想既当一名法官又不想放弃现有的办公室主任一职,他请欧阳院长替他向白雪梅求情,被白雪梅果断的拒绝了,按照规定要当法官就必须免去原有的职务,调整到一线办案岗位,这没有考虑的余地,法院的改革必须不折不扣的执行中央的指示,原则问题坚决不能动摇。事后白雪梅找于皓川谈心,明确告诉他二者不可能兼得的,她希望他继续办公室主任,司改不仅是要把优秀的人员充实到办案一线,还需要优秀的人员做好行政服务,为一线审判工作优化外部环境提供保障,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业,办公室主任这个职位更有利于展现他的才能,发挥他的管理才华,这对对他的未来发展更有利,听了白雪梅的一席话,让于皓川茅塞顿开。

根据考试和演讲及民主评议的结果,省高院党组开会讨论入额法官名单,纪检组长蔡新盛认为牛小艳的评分有些偏高,据他了解的情况,牛小燕平时牢骚比较多,业务能力一般,也没什么工作业绩,欧阳春觉得牛小燕的然虽工作业绩不够突出,但牛小艳的身份特殊,她哥哥是政法委书记,也是东方省检察官、法官遴选委员会的主任,她的入额对有利于法院工作的开展,况且她也不太离谱,白雪梅认为改革能不能跳出利益的窠臼,直接关系到改革能否落地生效,能否得到广大干警的认同,遴选的法官既要经得起群众的质疑,又要经得起工作的检验,还要经得起每个人内心的考问,她相信牛书记不会因为他妹妹没有入额,就否定法院的工作,她理解欧阳院长为全院的工作考虑的苦心,更赞同新盛同志的意见,现在开的是党组会,她让大家畅所欲言,经过讨论,法官的最终入额名单敲定,经过集体表决后,政治部将这份入额名单进行全院公示。

白雪梅下楼上班时,栾坤在她家楼下叫住她,栾坤可怜兮兮的请求她放过自己,说他辛辛苦苦奋斗了一辈子,本想着再过几年就可以安度晚年了,可万万没想到自己的公司出事了,这简直就是噩梦,说着说着还伤心的哭了起来,让她看在老同学的面子上帮帮自己,不要再让她的手下再盯着自己,并表示自己一定会报答她的,白雪梅奉劝放弃所有的幻想,要积极配合法院的调查,如果他真的没有隐匿资产,法院决不会让他连最起码的生活也不能维持,她警告他有事可以到法院去说,决不可以用这种方式再来找她,否则对他的案子没有好处。

迈克问鹿鸣是否有把握在二审中胜诉,鹿鸣告诉迈克,他虽然不能保证在二审中一定打赢官司,但他发现一审律师的思路有问题,不应该把思路局限在书面文件的层面,迈克表示他的意见和公司法律顾问穆先生是一致的,这时穆国柱走了过来,鹿鸣这才知道是穆国柱向迈克推荐了他。

立案庭庭长成立栋来到白雪梅的办公室,向她汇报了一起涉外案件,这起案件涉及到了她的丈夫杨振华,白雪梅让他按照规定去办,必要的时候上报审委会进行监督和把握,以后有什么事找欧阳院长商量,欧阳院长审理知识产权案的经验比较丰富,不要再向她汇报这个案子,对这起案子他她依法回避。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