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第2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阳光下的法庭第24集剧情介绍

鹿鸣去监狱会见张大年 侵权案发现新的证据

曲晓曼得知艾瑞克公司已正式向省高院提起上诉的消息,找到宁致远商量对策,她告诉宁致远对方聘请了在环保案胜诉的鹿鸣请为代理律师,宁致远告诉她杨振华的制备工艺是涉案的关键,必须保证杨振华提供的相关数据完全正确,因为一审时这些关键证据杨振华没有提供,为此宁致远再次找到他,让他提供OW项目的原始数据和档案,但杨振华认为那是商业机密,一旦泄露他们辛辛苦苦研发八年的成果就等于白干了,他知道宁致远能为他保守秘密,但如果到了法庭上这些秘密就不是秘密了,杨振华坚持认为一审的判决证明了法院的态度,案情绝对不会再有反转,因此尽管宁致远磨破了嘴皮,他也没有把这些关键证据交出来。

鹿鸣仔细翻看了中院的庭审记录,认为中院的判决是成立的,为了找到侵权案的突破口,红星律师事务所专门开会作了研讨,王主任认为艾瑞克侵权案的关键在于是否存在方法专利的侵权,专利法第61条规定,在发生侵权纠纷时,被告有责任提出证据证明其产品不是用该专利方法制造的,否则原告不需要提供任何证据,被告即被推定为使用了该专利方法,一审中天健公司提供的证据不知道是否经过了科学的验证,经过王主任的提醒,鹿鸣意识到方法总是在生产过程中使用的,而不能像产品一样明显可见,所以不应该被动的接受天健公司提供的证据,而是应该主动去验证天健公司提供证据的真伪性,他立即委托第三方公司对天健公司提供的专利方法进行验证。

鹿鸣突然提出想去趟碌西监狱,这让佳怡既意外又惊喜,他问鹿鸣如何想通的,鹿鸣说是佳怡教会他一个道理,如果无法正视过去,就无法面对未来,业叔已经对他说过好多次了,想让他去监狱看他爸,他一直很抵触这件事,因为他恨张大年,但佳怡已经为他做了那么多了,他感觉自己也应该往前迈一步和过去做个和解了,鹿鸣的改变让佳怡很欣慰,鹿鸣邀请她去业叔家作客,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听说鹿鸣要带宁佳怡到家里来,业叔和文姨在厨房里好顿忙活,在他们眼里鹿鸣就跟自己的亲生儿子一样,吃饭时他们拿出特意为佳怡准备的见面礼,佳怡盛情难却只好收下了,听鹿鸣说他要去监狱看望张大年,业叔和文姨对鹿鸣的转变也深感欣慰。

鹿鸣西装革履狱来到碌西监狱,这套衣服是他出庭穿的,下车时他特意把写着鹿鸣的胸牌戴到了胸前,他打算以律师的身份去会见他的父亲,或许只有这样他才能暂时放弃心中的仇恨去面对他。

得知鹿鸣是张大年的儿子,监狱长专门接见了他,监狱长质问他,张大年进来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他才来探视,鹿鸣直言不讳的回答说不想见他,监狱长想了想说这种情况也不是个例,但是张大年毕竟是他的父亲,服刑人员渴望得到亲情,尤其是亲人的关心和尊重,这对他们的改造是有好处的,凡是亲人经常来探望的犯人改造都很优秀,张大年刚进监狱时是非常悲观的,甚至抗拒改造自暴自弃,监狱为此做了大量的工作,张大年的改造的情况很一般,虽然他能遵章守纪,但是他的悔罪态度不好,而且和同监室的人经常发生冲突,只要有人说他是强奸杀人犯,他就与人发生冲突,久而久之很多人就知道他有这种怪癖,还有管教喊他的编号他从来不答应,只有叫他张大年他才有反应,鹿鸣请求以律师身份去见父亲,监狱长想了想答应了要求。

十七年了,张大年的头发都白了,鹿鸣对他心里充满了仇恨,见到他不由自主的握紧了拳头,但慢慢的又松开了,面对一个可怜的老人,他心里的恨在慢慢消失,鹿鸣谎称自己是作为律师来此办案,受刘建业的委托顺便来看看他,刘建业让他安心改造,不要牵挂外面的事,说了这么几句两人就无话可说了,见张大年要放下通话器离开,鹿鸣连忙问他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有没有后悔,张大年面无表情的轻轻摇了摇头,鹿鸣追问他为什么不悔罪,张大年听了黯然销魂,称自己没有犯罪不需要悔罪,说完放下通话器起身悲怆地离开了。

第三方检测机构的实验数据出来了,结果显示用杨振华的技术根本生产不出来OW产品,如果是这样,这将是科技界的一大丑闻,说明杨振华的技术还真是抄袭的,鹿明有些不放心,让他的助手向第三方再确认一下实验过程有没有问题,第三方反馈说是严格按照一审时杨振华提供的数据进行的实验,他们实验了三次结果都是一样,迈克听到这个好消息,心情无比振奋。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