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第25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阳光下的法庭第25集剧情介绍

志成化工和HF签约成功韩志成被抓走 鹿明着手调查张大年强奸案

刑警队长田大鹏来到志成化工,他们怀疑何泰之死王大利有关,要寻找王大利的下落,韩志成说王大利贪污了公司的钱,现在不知去向,自己也正在找他,田队长还查志成化工的生产档案,侯子明惊慌失措,韩志成却显出了 出奇的镇静,该来的早晚会来,他要为十几年前的事负责,他准备就向公安局投案自首。

侯子明来到韩志成的办公室,告诉他和HF金控集团的签约仪式都准备好了,韩志成长舒了一口气,脸上却没有一点笑意,他让侯子明陪他再到厂区溜达溜达,他感叹着说签约仪式一过,这里的一切就不属于他了,周子明安慰他说,现在他还是股东说话还是有话语权的,他告诉侯子明,不是绝对控股,说话地位就窄了,所谓话语权就是个摆设,他希望子明能够留下来,那样等他将来回来的时候,公司里还能有自己人。

HF金控集团志成化工战略合作签约仪在隆重举行,HF金控集团的李总首先致辞词,韩志成代表志成化工也作了发言,他回顾了自成化工的发展历史,从当年10几个人的一个小作坊,发展成为有着到3000多员工大企业,钱越挣越多,路越走越顺,钱越多越不嫌多,走着走着就会发生偏差,一个企业除了有经济效益之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责任叫做社会道义,当这方面的意识淡薄了就要出问题,清水河的污染就是个例子,今天的签约是志成化工重生的日子,也是他赎罪的日子,前些日子他过得非常不好,吃不好饭睡不着觉,今天以后他就轻松了,该缴的缴该还的还,心里终于可以轻松了,在韩志成在讲话的时候,两辆警车来到了会场,韩志成与HF金控集团李总签约之后,HF金控集团向法院执行局交付了环保修复案执行款,韩志成缓缓的走向了警车,被警察带走了,现场的人不明所以,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侯子明来到天健公司找到曲晓曼,告诉她韩志成出事了,十几年前韩总为了节省成本,把上千吨的化工废料填在凤凰山的废弃矿坑里,对当地的环境造成了破坏,市环保局向公安局报案,公安局开始排查时韩总向公安局自首了,他知道她和韩总是好朋友,所以想请她来帮帮韩总,曲晓曼听了面露为难之色,侯子明失望的离开了。

从监狱回来,鹿鸣把张大年不承认自己有罪的事告诉了刘建业夫妇,以刘建业对张大年的了解,他一直就觉得张大年干不出那种事,听了鹿明的话,他感觉这里面说不定真有冤屈,只可惜他无权去探视,否则他一定找张大年问个究竟,鹿鸣认为一个案子从公安局的立案侦查,到检察院公诉,再到法院判决这么多环节,既然判定张大年有罪,一定是有了充分的证据,这是十七年前的案子了,不能仅凭他的一句话就断定这案子有问题,刘建业建议鹿鸣去查一查,如果张大年真有冤屈,就替他到法院申诉,宁佳怡也觉得鹿明应该去查一查,如果他父亲不是罪犯那就太好了,那她父亲就没有理由反对他们在一起了。

宁佳怡想向父亲打听一下张大年的案子,但怕父亲不高兴,就给他讲了一个故事,主人公是一名智商不高的孩子,他从小就惹是生非,长大后也经常进出警察局,镇上的警察都憎恶他,一名女士在海边被一名男子的袭击还强奸了,警察听完那位女士的描述一下就想到了这个主人公,尽管有22个人可以证明这个主人公不在犯罪现场,可是警察还是把他抓捕归案了,而且判了32年的监禁,故事讲完了,她问父亲如果这个主人公说自己是冤枉的他会不会相信,宁致远没有回答她的问题,他认为这个故事没有说警察抓捕那个主人公的理由,他不想与她探讨这种虚构的带有倾向性的问题,于是宁佳怡又问他,如果在现实生活中,一个罪犯说自己并没有犯罪,这话可不可信?宁致远告诉她,每一个罪犯都不会承认自己犯了罪,如果相信罪犯的话,那监狱里就只能剩下管教了,宁佳怡不满意他的回答嘟囔着说,难道罪犯当中就没有被错判的吗,宁致远问她到底想说什么,让她不要再兜圈子,宁佳怡便把鹿鸣去监狱看了张大年,张大年说自己没有罪的事告诉了他,宁致远一听吹胡子瞪眼说了四个字:痴人说梦。

鹿鸣到高院调取张大年的卷宗,但此案的原审法官已经退休,得知白雪梅曾经是这个案子合议庭成员,鹿鸣找到她了解情况,问她这案子会不会有问题,白雪梅说她对此案印象非常深刻,当年还引发了舆论的广泛关注,很多市民呼吁要求严惩罪犯,经过侦查,公安局掌握了大量的客观证据,而且被害人和目击证人都进行了指认,这一点非常关键,一审的时候,张大年的供诉虽然有所反复,但是最终还是认罪的,辩护人也是做的有罪辩护,数罪并罚他被判了20年,但是在一审判决之后,张大年又以未实施犯罪为由上诉到高院,当时合议庭非常慎重,因为毕竟这种情况很少见,但是最终合议庭都认为一审的证据链完整,上诉理由不成立,她认为这个案子应该不会有问题,听说父亲在上诉的时候说过自己无罪,鹿鸣眼睛一亮长舒了一口气,心里一下好像轻松了很多,刘建业让他来查此事,本来他还感觉难以启齿,现在看来还是很有必要,他向白雪梅请示,要查阅一下当年的卷宗,白雪梅同意了,她希望每一个案件都经得起时间的考验。

为审理艾瑞克侵权案,欧阳春请葛卫东和陈骏组成一个合议庭,葛卫东开始借口自己没有入额要推脱,被欧阳院长说服了,侵权案开庭前,双方律师按照规定交换了证据,鹿鸣提交的第三方检测报告对天健集团相当不利,宁致远把这件事告诉了曲晓曼,曲晓曼去找杨振华谈了,但杨振华坚决不同意交出宁致远想要的核心材料。

送走了鹿鸣,白雪梅的心中久久不能平静,想着当年的庭审情况,她的脸上露出了忧虑的神色,回家以后,她发现杨振华坐在黑暗中生闷气,竟然有人说他的技术生产不出他自己的产品,他认为这简直太可笑了,如果他真剽窃了艾瑞克的技术,那怎么可能生产不出产品来呢,这恐怕连对方都难圆其说,白雪梅提醒他,问题的关键是这个结论是谁下的,还有对方既然提出了新的证据来证明你有问题,你就要提出一个新的证据来证明你没问题,让他最好是听律师的。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