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下的法庭第2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阳光下的法庭第28集剧情介绍

杨振华鸣不平怒闹高院 丛海天状告省政府

宁佳怡想让父亲评价一下鹿鸣在侵权案中的表现,宁致远说鹿鸣还算一个比较优秀的人,宁佳怡一听欣喜若狂,大叫父亲终于肯承认鹿鸣优秀了,宁致远盯着女儿的花痴样调侃她该去看看了,佳怡以为父亲让他去看鹿鸣,忙不迭地点头答应,宁致远又补充了一句,看什么鹿鸣是该去看看病了,佳怡给父亲做了一个鬼脸说他真调皮。

杨振华一宿没睡,他的脑子无论如何转不过这个弯来,白雪梅把早餐给他准备好,让他下楼去吃,因为今天是院长接待日,她着急上班必须先走了,让他感觉若不舒服就给她打电话。

白雪梅正在高院接待信访群众,杨振华突然拎着一个箱子出现在她面前,他要作为一个普通群众到法院来信访,今天不是院长接待日吗,他找法院的领导来帮他解决问题,他让白雪梅就坐今天他要在这和她好好谈,白雪没听他这么说,让斯薇去把审理侵权案的法官陈竣叫过来。

杨振华把他带来的箱子吃力得抬到白雪梅的办公桌上,然后打开,从里搬出一摞摞的纸质资料,那是他研究欧OW产品的资料和档案,他说这些资料见证了OW项目从无到有的漫长过程,白雪梅工作总是那么忙,他一个人在家,百无聊赖,所以他才去了实验室把照顾白雪梅之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了科研上,实验室里他一个人不分昼夜,经历了孤独痛苦漫长的过程,前前后后经历了700多次失败,最后终于成功了,通过天健公司他的成果走向了市场,为中国人提供了一个解除病痛的又一选择,多么好的事,多么好的一个产品,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而现法院助纣为虐竟然否定了他的成果,他没招谁没惹谁,为什么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平白无故就侵了别人的权利,法律不是让所有人都能够感觉到公平正义吗,怎么到他这他就感觉不到了呢,陈竣进来后,他又开始指责陈竣为什么偏听偏信艾瑞克公司的一面之词,质问陈竣依据的是哪家的法律,为什么要相信他们炮制的那个实验报告,白雪梅以一个法官的身份告诉杨振华,侵权案的当事人并不是他,他只是天健公司的关联人,就这个案子而言,他无权指责办案法官,如果他对案子的判决结果有异议,可以通过天健公司向最高法申请再审,至于最高法会不会受理,结果会不会有改变,那是说法律说了算,杨振华让她不要用这些冠冕堂皇的话来搪塞自己,她作为院长要为她手下法官的愚蠢行为负责,白雪梅提醒他要注意言辞,作为一个知识分子要懂得文明礼貌,法院是讲道理的地方,不是他撒野的地方,杨振华被白雪梅的话彻底激怒了,他咆哮着说谁也休想骑在他们知识分子头上拉屎,说着他把放在白雪梅桌子上的资料,有的推到地上有的抛到空中,有一些还落在了白雪梅的身上。

下班后,白雪梅发现杨振华不在家,就来到东方大学的实验室,杨振华果然坐在那里发呆呕气,白雪梅讲的道理他一句也听不进去,家里杨振华不理解她,单位司法改革一些老同志不理解她,这让她感觉很委曲,这时杨伯源来电话了,听着儿子声音, 白雪梅再也忍不住了放声大哭,杨振华被她哭得心软了,这才跟她回了家。

清水河苗木基地的承包人丛海天来律所找鹿鸣,他要状告省政府不作为,两年前他跟村里签了土地流转协议,流转了110亩土地用于种植苗木,去年修高速公路这些地被市政府征用了,当时市政府按每亩500元钱给他的补偿,他认为500块钱太少,连栽树的人工费都不够,于是就向省政府提出申请复议,但被省政府以不符合他们的行政复议范围为由退了回来,于是他在滨海中院起诉了省政府,法院判他输了,他不服因此打算向省高院上诉,想请鹿鸣担任他的上诉律师,环保案时丛海天曾给鹿鸣提供了不少线索,可以说他们是老朋友了,丛海天对他一直很的信任,因此才上门点名找他代理,鹿鸣接下了丛海天的案子后,丛海天高高兴兴地离开了。

省政府法制办魏副主任来到高院,丛海天状告省政府的案子已经立案,他是接到了法庭的开庭通知特意过来的,他认为这案子其实很简单,省政府驳回了原告的行政复议申请是有依据的,没有任何错误,高院应该在立案之前应该和省法制办通个气,白雪梅告诉他,二审的上诉案,无论什么理由只要上诉就应该立案,所以群众上诉告省政府,他们没有理由不立案,魏副主任又提出想和审理这个案子的法官沟通一下,欧阳院长笑着告诉他,行政诉讼法的第三条规定,行政机关及其工作人员不得阻碍和干预人民法院受理行政案件,白雪梅接过欧阳院长的话补充说,根据行政诉讼法的规定状告报省政府的案子省长应当出庭,如果不能出庭应当委托行政机关相应工作人员出庭,魏副主任被他俩一唱一和弄得很不自在只好讪讪的离开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