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一站别离第5-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下一站别离第5集剧情介绍

秋阳盛夏缔结契约婚姻 签订协议婚后互不干涉

秋阳看了中医后,医生说她早更严重,情况不容乐观,暗示她最好能从身边人中选一个出来尽快结婚。

另一边的秋阳同样为结婚的事焦头烂额,合作人余阳告诉他虽现在公司的担子都压在秋阳一个人身上不太公平,但他们坚信象秋阳这样有责任有担当的男人一定能扛得过这次危机,他以兄长的身份再劝秋阳该有个家了。

回到家后,盛夏收到了母亲的信息,妈妈怕打电话让她压力大,小心翼翼地给盛夏发了短信,劝女儿调整好心态积极面对感情问题。盛夏看着母亲关切的话语,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忍不住轻声哭泣起来。隔壁的秋阳正为公司找不到投资心急如焚,目前除了萧伯伯已没有风投公司愿意向他们注资。秋阳烦躁得踱步到阳台上,无意看到了隔壁阳台上正背对自己哭泣的盛夏。秋阳给盛夏扔了包纸巾,盛夏却没看到。

秋阳回房间拿了包泡面给盛夏送了过去,并热情地告诉她如果心情不好可以找自己聊天或喝酒。临走时,盛夏突然邀请秋阳进门商谈契约婚姻事宜,秋阳求之不得,立即进了门。盛夏告诉秋阳,自己可以和他领结婚领,帮他渡过公司危机,唯一的条件是自己要要个孩子。秋阳觉得如果要了孩子那和真结婚没什么区别,盛夏一听马上说是自己太不理智,开了门就要赶秋阳走。秋阳见盛夏急了,缓和下来说一切都可以再商量,盛夏也冷静下来解释说如果不结婚她这辈子可能都没有自己的孩子了,她现在也是走投无路,因为只有结了婚,她才有资格申请试管婴儿。秋阳这才明白盛夏原来不是要和他要孩子,而是要试管婴儿,他立即大呼这主意太棒了,劝说盛夏明天就去领证,盛夏虽然觉得太快了点,但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也同意了。

第二天二人如约来到民政局,盛夏在门口提醒秋阳他们的婚姻关系必须维持半年,因为新婚夫妇半年之内未孕才可以申请试管婴儿,秋阳满口答应。在等号时,盛夏突然想到二人应该签个协议,秋阳建议领完证再签也不晚,而且自己是YFL公司的老板,是有诚信的,况且他又不喜欢盛夏,绝不会有节外生枝的事。盛夏则认为她可能一辈子只领这一次证,虽然双方是交易,但也得考虑下自己的感受,秋阳拗不过她只好回去先拟协议。

二人在协议中约定,结婚后互不干涉打扰对方生活,各自扮演好自己角色即可,不能动手动脚。秋阳有义务配合盛夏做试管婴儿,但没有提供精子的义务,盛夏若生不出来自己负责。二人财产独立,婚后互不干涉。签好协议后,二人再次返回民政局领证,办事员是个老大姐,看了秋阳的资料后觉得他结三次婚不可思议,还指出秋阳的戒指现在还戴在小指上不合常理,她的盘问让二人有了种做贼心虚的感觉。按程序他们要先到二楼照相复印。照相时,二人又是别别扭扭配合不默契,秋阳甚至提出让拍照的小伙子把图修一下就行了,惹得小伙子发了一通火,称他们这样是不尊重自己的职业和他们自己的情感,强行要求二人深情对望五秒后再拍照,他们好容易照好了相,又被办事员发现盛夏竟然在登记表上把秋阳的名字写错了,她趁机提醒盛夏,秋阳已经结三次婚了,她可是第一次结婚要考虑清楚,盛夏没打退堂鼓,二人按照程序宣誓后顺利领了结婚证。

走出民政局大门,秋阳如释重负,盛夏却闷闷不乐,她拒绝了秋阳送她回家的好意,生硬地说领证以后二人就按协议来,互不打扰,秋阳只好随她。

盛夏独自坐在民政局路边的长椅上,春日的暖阳照在她身上,她却没感觉到一丝暖意,她知道协议结婚是不道德的,但却别无他法。盛夏看着大红的结婚证上她和秋阳的合影照,忍不住轻声哭了起来。秋阳悄悄走过来递给了她一块手帕,他想起二人是同一个方向 ,想捎盛夏一程却被她拒绝,秋阳提出请盛夏吃顿饭,权当是合作者之间为了庆祝合作成功,盛夏勉强同意了。

吃饭时,秋阳知道盛夏心情不好,安慰她领证只是一个形式。盛夏却认为民政局里给他们照相、办证、宣誓的每位工作人员都那么认真,这样的形式本就说明领证人是要和自己的过去告别,和一个相爱的人携手去展开一段新的人生。秋阳则说她这是站在门外看婚姻,如果迈进去了婚姻带给她的一定是猝不及防的一拳,所有的爱都会在生活中被消磨,他安慰盛夏是因为客观的原因没找到合适对象,所以才与自己协议孕育一个孩子,这不是什么过错。盛夏认为秋阳是因为在婚姻中受过伤害才会有这么深的感慨。二人同为他们的新生活干杯。

饭后出门时,盛夏称他们现在的关系应该是AA,她会把另一半饭钱付给秋阳,秋阳不想与她理论,没有坚持。盛夏提醒他二人结婚的事除了告诉必要的人之外一定要保密,尤其是对他公司的苏云,只可以告诉她秋阳结婚了,但不能让她知道和秋阳结婚的人是自己,秋阳满口答应。

秋阳回公司后把结婚证摆在余阳和李飞面前,二人又惊又喜,惊的是没想到秋阳不声不响就结了婚,喜的是公司终于有救了。

回家后的盛夏看着结婚证百感交集,给妈妈打了通电话,妈妈照旧是希望女儿顺利地结婚生孩子,感叹自己的孩子怎么会这么难,盛夏让妈妈放心说自己正在努力,眼泪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次日清晨,秋阳和盛夏晨跑相遇,秋阳请盛夏和他一起去见见姐姐,把结婚的消息告诉她,表明自己不会违反约定,签约后就告诉姐姐真相。如果盛夏需要帮忙他随时配合,盛夏只希望二人都能顺利完成任务顺利离婚,耿阳称赞盛夏这样利索的合作者真是难得。

苏云受庞大海之托来医院找盛夏,庞大海让她用录音笔录下盛夏的话,事成之后愿意答应苏云任何条件。苏云让盛夏考虑下身边的人,故意提到了庞大海,盛夏一听立即果断地说不可能。

下一站别离第6集剧情介绍

庞大海向盛夏表白被拒 萧中石履行诺言拨款到帐

苏云把录音笔给了庞大海后才发现,她因操作失误根本没录上音,庞大海急得埋怨她办事太马虎,苏云不以为然,认为盛夏已说得很明确和庞大海不可能,遇钝的庞大海却觉得如果有录音,他就能从盛夏当时说话的语境和证气中感受到她的潜台词。

午餐时间,庞大海给盛夏送来了自己亲手做的美食,并告诉盛夏若她喜欢吃自己每天都可以给她做。盛夏丝毫没觉察到庞大海的情义,她还陷在自己领证的忧伤中。有感而发地说庞大海如果有喜欢的人,一定要把握机会,因为好多人根本没机会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生子,庞大海会错了意,害羞地说自己说不出口,盛夏鼓励他大胆表白。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受到鼓舞的庞大海竟表白说他喜欢盛夏。这让盛夏深感意外,赶紧说庞大海的年龄太小了和自己不合适,她需要的是一个成熟的男人,庞大海毫不示弱说自己完全可以让盛夏依靠,而且现在也流行小丈夫,盛夏忙说自己比较传统,借口有病人匆匆逃走了。

秋阳把结婚证拿给萧伯伯看,萧伯伯看了照片觉得盛夏很眼熟,秋阳解释就是上次在饭店看见的那个姑娘,因当时时机不成熟所以没有向萧萧介绍。萧伯伯当即表态自己会履行承诺明天就签约,他只是有点好奇秋阳的新婚子是个什么样的女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嫁给他。萧伯伯坦言自己不应该拿秋阳的事业来逼迫他,但他也是关心秋阳不得已而为之,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对秋阳死云的妈妈有交待,秋阳随口说了句萧伯伯对母亲的感情挺深,萧伯伯解释他们是纯洁的感情。

萧伯伯见过秋阳后立即把他结婚的事告诉了秋月,秋月大吃一惊,她没想到弟弟这么快就结了婚,立即拉上张成龙找弟弟问个清楚。

秋阳得到萧伯伯的准信后,兴奋地告诉公司员工明天大家一直等着的投资正式会给公司签约,他向众人深鞠一躬,感谢大家陪公司走过了困境,苏云高呼着“信秋总,得永生”,秋阳看着她疯疯癫癫的样子,赶紧回了办公室。

秋阳回到办公室后,看到秋月和姐夫已经等在那里,秋月痛哭流涕,埋怨弟弟领证这么大的事竟然对自己先斩后奏,要她从别人处才得知,秋阳解释是因公司的事火烧眉毛而忽略了姐姐,秋月数落着弟弟这样让她寒心,张成龙见状劝秋月先问新娘子的事,这才止住了秋月的哭泣。她得知新娘子是盛夏后大吃一惊,要求秋阳今晚就要把盛夏带回家。她要好好把把关。

姐姐二口子走后,秋阳立即给盛夏打电话求助,请她按合同约定配合晚上到姐姐家做客。

盛夏下班和秋阳去姐姐做客,她精神高度紧张,秋阳安慰她姐姐这一关非常好过。二人到家后,秋阳拿出给姐姐准备的礼物,谎称是盛夏买的,盛夏补充说是巧克力,秋阳急忙更正是纱巾,二人面面相觑。

秋月问起弟弟和盛夏这么快就闪婚的事,秋阳抢着说是二人的缘分到了。张成龙端汤上桌时,秋阳自然地拿开了盛夏放在桌子上的手,不料他的触碰引发了盛夏的条件反射,姐姐奇怪盛夏对夫妻间的亲昵动作反应过激,她再次问起了二人闪婚的事。没想到盛夏突然红了眼圈,说结婚是他们二人唯一的选择,自己已经三十三岁了,唯一的心愿就是找个给自己安全感的人,这些年一直没有碰到,直到自己遇到了秋阳,结婚是他们认真考虑后的决定,她说完竟然哭了起来,倒弄得秋月不好意思了,秋阳急忙打圆场说盛夏有些多愁善感。

回家路上,秋阳说二人今天的配合挺成功的,但没想到盛夏会哭得这么伤心,盛夏坦言心里挺委屈的,这么草草地把自己给嫁了,还要应付秋阳的家人,她害怕秋月以后会影响自己的正常生活。秋阳安慰她等签了约就告诉姐姐真相,他感慨姐姐是希望他能成个家安稳下来,但他可能这辈子都做不到了。

次日,YFL公司与萧氏集团正式签约,从此萧中石就成了YFL公司最大的股东,签约仪式上他当众宣布,从现在起,恢复秋阳在YFL公司的CEO职位,签约仪式结束后,余阳和李飞兴奋地告诉秋阳,萧伯伯已经履行承诺拨款到帐了。秋阳急步到小会议室准备向萧伯伯表示感谢。

秋阳走近小会议室,在门口听到了姐姐和萧伯伯的对话。他这才明白,原来萧伯伯逼婚的事是和姐姐串通的,萧伯伯称秋阳这么仓促结婚也是他们逼得他无路可走,所以他的婚姻也有可能是应付他们的差事,秋月觉得秋阳可能会这样做,但盛夏看上去不是那种随随便便的女孩。萧伯伯告诉秋月如果秋阳把婚姻当儿戏不负责任,他就会用大股东的身份来压他,除非他不要公司,否则休想离婚。这几句话听得门外的秋阳胆战心惊。

为防万一,秋阳晚上约盛夏出来吃宵夜。盛夏看出他有心事,秋阳告诉了她萧伯伯和姐姐联手逼婚的事,他原来以为姐姐和自己是一伙的,这样萧伯伯的资金一到帐他就可以向姐姐说明真相了,现在看来事情没有那么简单,他们是早铁了心拿公司的事压他,而萧伯伯现在是最大的股东,自己还是受他控制,盛夏担心这些事会因此拖累到她,秋阳保证麻烦事会在合同期内解决掉,盛夏提出签订补充签议,每月陪秋阳演戏的次数不能超过四次。

秋月回到家又和张成龙唠叨起秋阳领证的事,张成龙却偷偷溜到卫生间和微信上的美女聊起了天。秋月把他叫出来后,见他神色紧张,起了疑心要检查他的手机,张成龙吓出一身冷汗,好在秋月并没发现什么端倪。

第二天一大早,秋月就来到弟弟家一探虚实,她吃惊地发现盛夏竟然还住在自己家里。秋阳解释二人领证仓促,同居的事还在商量,他以婚后不方便为由让姐姐把家门钥匙还给自己,秋月直言弟弟的婚姻有问题,秋阳反驳有问题也是他们逼的,他向姐姐摊牌了在公司听到他们谈话的事,埋怨姐姐竟和外人一起算计自己。强势的秋月警告弟弟如果这次的婚姻有问题,她马上打电话给萧伯伯把他的公司给卖了。秋阳立即表态他们的婚姻没有问题。秋月听了马上要去对面叫盛夏过来吃早饭。秋阳暗自叫苦。

盛夏被秋月强行拉过来吃早饭,秋月和她商量起办婚礼的事,秋阳打岔说自己已经三婚了,办婚礼让人笑话,秋月让步说最起码二家人得在一起吃顿饭,秋阳谎称盛夏妈妈和大姨出国旅游了回不来。秋月让盛夏订日子,盛夏急中生智想起他们的契约婚姻是半年,便说妈妈半年后能回来,秋月于是把时间定在了9月1号。她接着又说起二人结婚不能分居的事,为避免尴尬盛夏起身上班,秋月安排弟弟送她。

上班途中,秋阳告诉盛夏,今天的事没那么简单,因为他了解姐姐有三大特点:不动声色、锲而不舍、不断探索,但秋阳称自己是有底线的人,不会和盛夏住在一起,盛夏急忙表态自己也不会这么做。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