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11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11集剧情介绍

郑君表白月亮答应帮她完成心愿嫁给老齐 郑君拉羊出意外损失两只种羊林凡清大怒

许静芝见周慧一直在说林凡清的坏话,怀疑她知道什么内情,可周慧却矢口否认。

齐怀正来找林凡清,请他帮忙撮合杨月亮和郑君,林凡清惊得从长条凳上站起来,让坐在另一端的齐怀正摔了个跟头。林凡清不明白齐怀正为什么硬要把自己的女人往外推,也从齐怀正口中才知道,郑君喜欢杨月亮。齐怀正让林凡清和红柳一起做郑君和杨月亮的工作,林凡清让齐怀正看向远处,杨月亮正和邵红柳坐在一起向她诉苦。邵红柳听说齐怀正建议月亮和郑君在一起,断定齐怀正就是不要她了。而郑君对杨月亮的心意,大家都看得出来,红柳觉得,与其杨月亮硬追齐怀正,还不如跟着对她一片痴心的郑君。杨月亮却是个一根筋的人,她认准了齐怀正,就要嫁给他。邵红柳出主意让她去找团长求助。齐怀正见月亮先一步和红柳聊上了,叮嘱林凡清一定要管住红柳,不要让她和月亮一起来找自己的麻烦。

为了完成老齐的嘱托,林凡清让杨月亮和郑君一起替自己和红柳去师部接十只阿勒泰种羊。杨月亮因为郑君的表白和齐怀正的撮合,想和郑君保持具体,不愿和他一起去师部,只肯赶车送他到等车的路口。林凡清对郑君千叮咛万嘱咐,注意种羊的饲料,注意喂水,郑君一一答应,和杨月亮出发了。

郑君和杨月亮一路无话,杨月亮开口就是责怪郑君不该在她和齐怀正之间添乱。郑君苦涩的问她如果齐怀正真的不要她怎么办,杨月亮表示自己会一直等着怀正哥。郑君也赌气表示自己会一直等着杨月亮,然后下车步行向前。杨月亮驾车紧随其后,她知道郑君是真心对自己好,想把吴小豆介绍给郑君,郑君对杨月亮的热心很是无奈,他表示自己会站在杨月亮一边,帮忙劝说齐怀正。杨月亮感激郑君对自己的一片真情,唱着歌儿送他走向远方。

向干事骑马到了沙门子,向齐怀正下达组织上的决定,新建的师部繁育实验站归沙门子牧场管理,让齐怀正当站长,林凡清为副站长。齐怀正连连推辞,他觉得自己不懂技术,站长应该让林凡清当。老向告诉他,李团长认为齐怀正是老兵,在政治上更为成熟,而林凡清只是个外人。这种说法立刻引起齐怀正的反感,他强调,这些知青不远万里来到新疆,进了兵团就是一家人,不应该被当作外人看待。齐怀正也承认林凡清政治上可能还不成熟,答应暂时担任站长,等林凡清成长起来了就给他让位。

郑君随着师部的卡车把种羊运了回来,林凡清激动的第一时间爬上汽车查看羊的情况,却发现死了两只,还有两只病恹恹的。林凡清发现那两只羊是因为卡车不够通风被捂死的心疼不已,他狠狠教训郑君为什么不小心观察羊的状况,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邵红柳和杨月亮在一边劝解林凡清,郑君知道自己犯了错,不停向林凡清赔礼道歉,林凡清情急之下不依不饶继续大骂郑君。郑君一路也观察了羊的情况,但是他依然觉得可能是因为自己休息的时候拉了一会儿琴才造成了这样的结果,为自己没能再注意一些自责不已。林凡清听说他路上还惦记着拉琴更是生气,逼他拉琴去把死羊拉活,还质问郑君这么喜欢拉琴为什么要来新疆,应该留在上海进音乐学院。这话让本来就是被迫流落到新疆的郑君也生气了,想起自己陪着许静芝到新疆寻找林凡清,又被无端发配到沙门子做技术员,总是随遇而安却不断遭受无妄之灾,所有深埋的委屈都爆发了出来,郑君举起小提琴,用力把它摔在平常四人围坐吃饭的桌子上,碎片四散,郑君扭头离去。林凡清被郑君摔琴的举动惊呆了,他意识到自己对这个朋友的指责太过分了。杨月亮气得大骂林凡清,也扭头追着郑君跑走了。

郑君坐在实验站旁边的山脊上,迷茫的望着远处的雪山和连绵的草场,杨月亮过来说他太傻,叹息再也听不到他拉的琴声了,郑君的委屈化成泪水哭了起来,杨月亮把他的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静静的陪伴他。

邵红柳也觉得林凡清不该对郑君发那么大火,死了种羊,郑君也一样难受。林凡清意识到自己的态度过分了,准备去找郑君道歉,还没出门就迎来了兴师问罪来的齐怀正。齐怀正对种羊也很重视,这是师长亲自去紫泥泉种羊场求爷爷告奶奶才拿到的宝贝,一下死了两只,齐怀正觉得必须让责任人受到处罚。林凡清把所有责任揽到自己身上,愿意接受一切处罚,齐怀正坚持要处罚郑君。杨月亮急匆匆来报信,郑君不见了。四人一起出来寻找,小豆子看到郑君来到埋羊的地方,把自己摔坏又被月亮拼好的琴也扔进了大坑,准备埋葬掉自己对艺术的追求,也埋葬掉自己注定没有结果的爱情。杨月亮他们找了过来,月亮跳进坑里拿回了小提琴,郑君让她放手,杨月亮紧抱在怀里就是不撒手,郑君只好离开了。杨月亮提出替郑君接受处罚,她觉得齐怀正是公报私仇,齐怀正觉得自己处罚郑君是因为他弄死了种羊,对杨月亮这样帮人顶罪不以为然。杨月亮强调郑君是个好人,但是自己就是要和齐怀正结婚,齐怀正被月亮的执着吓住了,他告诉杨月亮,就算结了婚也不能要孩子,让月亮好好想想。月亮却对齐怀正终于松口万分高兴,连连答应什么都按齐怀正说的办。

郑君知道自己错了,晚上就睡在种羊的羊圈里伺候这些宝贝,林凡清来找他道歉,郑君还是不肯接受。林凡清只好也顺势躺下来,邵红柳悄悄给他送来被子,两人就这样都在羊圈里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的郑君看到陪着自己睡在羊圈的林凡清态度有些软化了,他把自己的被子也盖在林凡清身上,然后向沙门子牧场的方向跑,半路上遇到了骑马来实验站的齐怀正。郑君向齐怀正敬了军礼,把自己真正当作了兵团的战士,主动向齐怀正承认错误,请求处分。齐怀正对郑君终于肯负起责任也很高兴,他提出对郑君的处罚,5分钟的口头批评。批评进行了一半,两人就走到了实验站,齐怀正记下了还剩两分钟没有批评,就去和林凡清商量试验站的成立典礼。林凡清觉得自己只要养好羊,典礼这些事情是领导们操心的。但是齐怀正告诉他,师长和团长不只催着试验站尽快搞起来,也很关心林凡清和红柳的婚事,希望他们尽快结婚。林凡清不解,齐怀正解释说大家就怕他没有牵挂,碰到什么困难又跑回上海去,才想早点让他结婚,把他紧紧拴在这里。林凡清虽然已经动了娶红柳的念头,但是让他这么快就抛弃许静芝的感情和别人结婚,他还是做不到。林凡清搪塞说忙过这一阵就筹备婚礼,邵红柳欣喜若狂。邵红柳催杨月亮早日拿下老齐,和她一起举办婚礼,杨月亮就把齐怀正不想要孩子的想法告诉了她,邵红柳让月亮先答应老齐,等到结婚以后再说。

大牧歌第12集剧情介绍

郑君忍痛告状完成月亮心愿齐怀正被令结婚 林凡清许静芝终于见面却多了红柳误会重重

林凡清来找郑君,郑君还是拉不下脸来和他说话。听说是工作上的事情,郑君还是很敬业的走到林凡清身边,仔细看他拿的资料。原来林凡清发现邵教授曾经用过阿勒泰种羊和哈萨克羊杂交,可是死亡率很高,幸存的也大都有返祖现象,不符合良种的要求,林凡清来和郑君商量,邵教授认为死亡率居高不下是因为产房条件不好,但是当时以邵教授个人的财力不可能对产房进行太大的改善,如今依托师部的实验站,是不是可以通过兴建保暖无菌的产房来提高成功率呢?郑君觉得培养一个新的品种,通常都需要几十甚至上百年的时间,担心他们的努力终究都是白费。林凡清提出边杂交边横交边固定的办法来缩短育种时间,这个大胆的想法也激起了同为畜牧专业郑君的兴趣,两人在共同的理想面前摈弃了矛盾,一拍即合,迫不及待的一起来找库尔班大叔了解情况,研究邵教授失败的具体原因。

试验站成立典礼当天,牧场热闹非凡,库尔班带牧民载歌载舞庆祝,邵红柳也帮林凡清换上一身新衣服,李国祥要带向干事去参加典礼,让周慧留在总场看着许静芝。许静芝从司机那里得知他们要去沙门子牧场,想跟车一起去给牧场体检,正收拾东西,李国祥得知许静芝要去牧场,故意下令马上出发,没有等待医务室的同志们,悄悄离开了。许静芝对李国祥不合情理的做法很不解,周慧解释说他们是急着去参加成立大会,安慰静芝体检的事情可以等等。恰巧有给牧场送设备的车来到总场,许静芝征得司机的同意帮他们带路去牧场,顺便让医务室的同志们一起跟车去完成体检。

李国祥到了实验站先为种羊的死刁难了林凡清,齐怀正主动承担责任,称是自己安排的人去拉羊才造成的这个状况。典礼正式开始,李国祥发表了慷慨激昂的开幕词,郑君悄悄把杨月亮叫到一边,让她向李国祥告状让齐怀正不能悔婚。杨月亮生怕团长会因此为难齐怀正,不肯去找他。郑君郑重地又问了杨月亮是否铁了心要嫁给齐怀正,得到月亮斩钉截铁肯定回答的他苦笑着让月亮等着好消息,自己去向李国祥反映齐怀正悔婚的情况。李国祥怒气冲冲来找齐怀正,逼他今晚就和杨月亮完婚,自己做证婚人。齐怀正没法解释,只好执行命令。李国祥告诉郑君,他反映的问题解决了。郑君失魂落魄的把这个消息告诉杨月亮,杨月亮喜极而泣,郑君却不知自己该喜还是该悲。

杨月亮马上把消息告诉了邵红柳和林凡清,林凡清首先来向齐怀正祝贺,让苦恼的齐怀正更加无奈。林凡清带着红柳和小豆回牧场帮齐怀正准备新房,喜滋滋的杨月亮无意间看到远离人群的郑君独自一人在山坡上如痴如狂的比划着拉琴,让想象中的旋律来平复内心的悲伤,杨月亮心里五味杂陈。

许静芝等人来到了人群聚集的实验站,她让人找到齐怀正,通知牧场来开会的职工都召集过来体检。齐怀正找李国祥求情,想把婚事推迟,李国祥坚决不同意,当他得知许静芝带队来体检,忙问齐怀正林凡清的去向,知道林凡清到牧场去安排新房了,李国祥让齐怀正也赶回牧场,还命令他和林凡清,今天都留在牧场,不要再来实验站了。齐怀正很迷惑,但还是执行命令返回了牧场。

杨月亮也回到牧场开心地打扮起来,她说起让红柳和林凡清晚上一起结婚,林凡清又借工作忙推诿婚期,红柳知道林凡清心里还惦记着许静芝,不想再勉强他。

齐怀正把杨月亮叫出来,一再强调他们不能要孩子,还告诉杨月亮,如果她结婚以后后悔还可以离婚,杨月亮沉浸在能嫁给怀正哥的兴奋之中,并没有去研究齐怀正的画外之音,发誓绝不后悔。

许静芝他们很快给到场的同志们做完了体检,林凡清惦记着实验站的事情和红柳又返回了实验站,正好碰到体检,也过来排队。林凡清和许静芝终于在这样的时刻以一种绝没有想到的身份相逢了。两人见到彼此都很震惊,四目相对久别重逢,除了彼此再也容不下别的东西,两人情不自禁抱在一起诉说相思之苦。林凡清喃喃的诉说着自己给静芝的8封信,静芝则诉说着自己从上海到新疆奔波万里的辛劳,他们俩激动地喜极而泣。

在一边看傻了的邵红柳终于回过来神,冲上去分开他们俩,嫉妒的告诉许静芝,自己和林凡清已经订婚了。听到这个消息,许静芝也懵了,把自己关进车里,任凭林凡清百般解释,她只是伤心大哭,李国祥推开林凡清,上车和许静芝一起离开。

林凡清好不容易见到爱人,又怎么会轻易让她离开,他立刻骑马去追,邵红柳紧随其后,齐怀正看到这一幕,也和杨月亮一起追来,把林凡清从马上拽下来。林凡清向他解释自己和静芝才是一对,和红柳的定亲都是误会造成的,齐怀正却不理他的说辞,逼他今晚就随自己和月亮一起,和邵红柳结婚,林凡清拼命解释不能辜负许静芝,杨月亮和齐怀正你一言我一语数落林凡清,他被说得哑口无言,邵红柳赌气骑马离开,林凡清左右为难。

许静芝回到总场,把自己关进房间,李国祥追过来查看她的情况,许静芝终于明白李国祥之前几次三番阻挠她去牧场体检的原因,让她和林凡清一再错过,不再管李国祥团长的身份,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李国祥并不觉得自己有错,坦言自己就是想拘禁她,拘禁她一辈子,娶她做老婆。没想到李国祥会如此直白说出心事的许静芝不禁大吃一惊。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