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花易冷分集剧情介绍(1-63集)大结局

时间:2018-05-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烟花易冷第1集剧情介绍

乔玲珑设局易家酒坊陷入危机 玉敏怀孕素贞谋夺秘方

民国十二年,庭州酒业大亨易家的“千日坊”一如往常般热闹。易家老爷易为良亲自在门口迎来送往。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的春酒会依然会指定用易家的酒。外阜的酒也装全了,马上就发往码头。这时,崔副司令手下的马副官带着兵,拎着一坛酒,摔在易为良面前。原来易为良送去的酒是酸的。易为良意识到马副官这样做正是为了砸易家的招牌,而背后使坏的只能是一个人——乔玲珑。当年乔玲珑刚到庭州,他压得对方几乎血本无归。现在,乔玲珑成了崔副司令的情人,自然要找他的麻烦。为了挽回损失,易为良吩咐郭管家带着礼物去拜访崔副司令,并把做酒的孙师傅找来寻找酒酸的原因。这才得知孙师傅昨晚做完酒,连夜回老家了。他意识到孙师傅有可能已被乔玲珑收买,故意将酒做成了酸的,命令郭管家马上去找大少奶奶冯素贞,并和她一起赶到码头阻止上午出的酒送到外阜,如果不能阻止,方圆百里内恐怕无人再买易家的酒了。

雅轩药铺里,美丽大方的冷如意正在帮父亲冷秉坤整理药材。父亲进药回来后,提醒她今天是陆少祺参加拳击比赛的日子,如意自责不已,一路小跑到了码头。正当她东张西望时,陆少祺提着行李出现在她的面前。少祺特意送给如意一枚名为“如意泪”的玉镯,并亲自带在了她的手腕上。素贞和管家赶到码头时,一眼看到如意和少祺拥抱在一起。素贞的娘家和如意家是邻居。她和如意匆匆打完招呼,就继续去找易家的货。却发现易家所有的货,都被乔玲珑踩在了脚下。素贞拆穿了她之前的那些小把戏。乔玲珑却嘲笑易为良的儿子个个是窝囊废,素贞也嘲笑她只不过是倚仗着找了个强势的男人而已。乔玲珑等在码头是为了让易家出十倍的价格将酸了的这些酒买回去,否则她就以低价卖给百里之内的商家,彻底砸了易家的招牌。并且,她已经让崔副司令下令西山的泉水今后由她的玲珑坊独家使用。

易家太太周月娥念完经由自己的两个儿媳妇搀扶着站了起来,二儿媳玉敏一阵眩晕。周月娥察觉到后,问起原因。大二媳素贞主动建议给玉敏请个大夫,昨晚她听到玉敏几乎咳了一夜。周月娥忍不住责怪两个儿媳都是病秧子,谁都没能给易家开枝散叶。

易为良来到崔副司令家,请他高抬贵手,却碰了软钉子。素贞向公公提出如意家里也会酿酒,对水的依赖性不大。冷家现在虽然是开医馆的,但是祖上做过贡酒。正好玉敏身子不舒服,不如请如意的父亲冷大夫来诊治,顺便看看他的态度。易为良决定一试。

冷大夫诊治后,发现玉敏有喜了,就给她开了安胎的药。易为良非常开心。这是易家的第一个孙辈之人。他请冷大夫品酒,冷大夫果然识货。只是自称祖上有训,后代不许酿酒,所以方子已经烧了。易为良心中不快。素贞提醒他,玉敏有事是喜事。易为良转怒为喜,吩咐晚上设家宴庆祝。

没想到,在宴席上周月娥逼问出了玉敏的身孕与丈夫思文无关。于是将玉敏和思文叫到易家祠堂审问。思文体弱,玉敏是童养媳。这六年来一直是玉敏照顾他。两人虽没有爱情,却有亲情。思文想帮玉敏隐瞒,周月娥的丫头却曾见过玉敏和账房伙计来福说话,玉敏被关进了柴房,思文被逼着写休书,而来福几天前已经告假逃走了。素贞单独向公公建议家丑不可外扬,来福逃得越远越好。而且她有办法既处理了玉敏肚中的孽种,又能得到冷家的秘方。深夜,玉敏喝下冷大夫的药,不一会就七窍流血死了。

烟花易冷第2集剧情介绍

素贞贿赂警察冷秉坤进监狱 姚玉刚受怂恿大砸轩雅药房

冷大夫坚决不相信自己开的安胎药会吃死人,思文失魂落魄地从房内走出来,狠狠给了冷大夫一个耳光,指责他是庸医。郭管家不由分说就派人把冷大夫抓了起来,关在柴房。

如意跟随父亲多年,既会品酒,也会医术。此时,她正在家中帮母亲诊脉,发现母亲的身体已经有了起色,替母亲感到开心。突然,父亲的徒弟顺子闯进来,报告了冷大夫治死人被易家扣留的事。如意的母亲急得晕倒了。

如意安顿好母亲,连夜赶到易家,请求拜见易为良或者素贞。见到素贞后,如意向她保证,父亲绝对不可能开错药方。她请求面见父亲,素贞假称没有权利做主。如意心急如焚。她提议让父亲向警察局说清楚。素贞却吓唬她,警察局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如意的父亲身体弱,一定承受不住的。如意心疼父亲,被吓住了。素贞趁机提出如果不想让冷大夫进监狱,可以用家里的宝贝来交换。如意决定回家和母亲商量。

如意走后,素贞装作关心的样子,来看关在柴房的冷大夫,再次向他提出要酿酒秘方。冷大夫实在为难,他没有什么秘方,也坚信自己不会开错药,不明白为什么落到这步田地。素贞一无所获,仍旧叫人锁上门,就离开了。

周月娥人在佛堂,心里却记挂着易家的事情,不断派人打探前院所有人的情况。自从玉敏走后,思文心中悲痛,一直不吃不喝。

如意带着家中的古玩字画来到易家,却被易家的家丁轰出了家门,还指责她没有诚意救她父亲。素贞明白,冷大夫这些年经常义诊,确实没有积攒些什么。可惜的是,她不能对如意说的太直白。

到了发丧的时候,思文突然拿刀冲出去,要杀了庸医冷大夫,下人们追到院子里拦下他,他却突然晕倒了。

素贞贿赂了警察,警察以误诊杀人的名义将冷大夫关进了监狱。为了营救父亲,如意已经将家里所有能变卖的东西都变卖了。只要有一线救出父亲的希望,她宁愿卖掉自己最后一件首饰——少祺送给她的“情人泪”手镯。她已经连续给少祺发了三封加急电报,希望他能回来帮助自己。

玉敏的哥哥唐玉刚先到易家大闹灵堂,接着又砸了冷家药房。素贞故意姗姗来迟,替冷家挽救了残局。她一面以真情感动如意,一面逼迫如意想办法解决。如意愿意一命抵一命,只要他们肯放出父亲。素贞提出让如意嫁给思文,帮助照顾他。如意愣住了。她有自己的心上人如祺,怎么可能嫁给一个陌生人?素贞劝她远水难解近渴,先顾着眼前,时间久了,恐怕她的父亲在牢里熬不住。如意既心疼,又着急,不知道该怎样选择。

素贞将自己的打算告诉了公公,一方面如意是独生女,她嫁过来,早晚她父亲的秘方也得传给她。另一方面思文身体不好,如意懂得医术,可以帮助思文调理。易为良深为易家有素贞这样的儿媳感到开心。为防夜长梦多,决定第二天就到冷家下聘礼。

第二天,如意看到院子里多了许多聘礼,易家的管家还带了一个喜婆,对她的身材指指点点。她尽量克制着自己,没有将这些无耻之人骂出去。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