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贾乃亮李晟版)第9-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誓言第9集剧情介绍

言少白倾心韩依璇 加藤入住达华

面对谢团长和众位守军战士,学生们齐呼中华民族万岁,谢团队眼含热泪振臂高呼战士们可以死,但中国不会亡。他带领守军战士向人群敬军礼致谢。这时言少白看到了人群中的萧斯宇,他追上萧斯宇讽刺他应该上战场,而不是这样缩在人群中,萧斯宇反问他躲避在达华的理由,言少白解释是因元坤想抓他而后被雷虎软禁,萧斯宇不与他理论转身就走,言少白大喊以为他和自己一起搭救徐副主任是个抗日勇士,没想到却是个胆小鬼。

加藤博文以韩依璇未婚夫赵藤的身份入住达华旅社,他上楼时与萧斯宇同乘电梯。韩依璇并不欢迎加藤的到来,却又无可奈何,加藤让她汇报这两天在达华的发现,韩依璇称并没发现了可疑的人,加藤却说自己一进达华,就觉得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另一边的萧斯宇在电梯见过加藤后,也觉得他很可疑,他让沈丽华帮自己加藤的底细。

已经晚上了,元宝还没回来,元坤有些担心,雷虎告诉他元宝说过了言少白住哪她就住哪。元坤已经觉察到元宝对言少白的感情,但觉得言少白对她不是那种男女间的喜欢,似乎是把元宝当丫环使唤,他生气如果是这样,言少白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正好可以把他交给日本人。雷虎一听大惊失色,急忙劝元坤说元宝本来就对他一肚子怨气,现在如果他杀了元宝最上心的言少爷,准得和元坤拼命,这样他们父女往后更没法相认了。元坤知道雷虎和言少白的关系,雷虎急忙发誓自己都是从元宝小姐的角度考虑问题,元坤暂且相信了他。

另一边的萧斯宇也从兵棋上推演出南京守不住了,他告诉沈丽华即使这样,多守一天,也可以多争取一天的物资。

言少白自与韩依璇昨晚共舞一曲后,始终念念不忘,他晚上在房间不由自主地抱着花瓶忘情地跳起了舞。

另一个房间的韩依璇不小心将水酒在了加藤的军棋上遭到他的责打,韩依璇踱步到阳台上,不由地想起了学生时代有一次她脚受伤,江华悉心照顾她的情景,韩依璇伤心如今的自己却沦为了日本人的棋子,想起这些她站在阳台上不禁潸然泪下,这时隔壁房间的言少白跳舞至阳台,他看到后关心地问韩依璇的脸怎么了,韩依璇她谎称是不小心磕到了。

次日一早,言少白说有重要的事要正要出去,在楼道碰到了韩依璇,他正高兴地和韩依璇打招呼,加藤突然走过来热情地说少白曾是他的救命恩人,邀请他到房间坐坐,言少白得知加藤是韩依璇的未婚夫后大吃一惊,他毫不避讳地问起韩依璇昨天晚上在阳台上不开心的原因,加藤听闻亲昵地揽着韩依璇,韩依璇急忙掩饰说言少白误会了,并没有不开心。言少白向加藤挑衅说只要他们没有结婚,谁都有追求韩小姐的权利。

此时的元宝在楼道碰到了萧斯宇和沈丽华,她和沈丽华一见面又是一番口枪唇战,正好加藤和韩依璇送言少白出来,六个人在楼道相遇,加藤主动给萧斯宇介绍自己和韩依璇的关系,并邀请众人晚上一起到百合歌舞厅一聚。

加藤回房间后告诉韩依璇,小野寺认为言少白就是巨鲸,也就是她的初恋情人江华,韩依璇告诉他言少白和江华一点都不像。加藤故意拿出萧斯宇的照片细细端详,韩依璇看到后一失神茶水烫了手。

加藤通过对韩依璇的观察,觉得萧斯宇比言少白更加可疑。他立即到特高课让小野寺帮忙调查萧斯宇,并指责他只把注意力放在南洋少爷身上,而忽略了在各个场合出现的萧斯宇,警告他们不要每天愚蠢地围着小鱼转而漏掉了大鱼。小野寺生气加藤的傲慢,称他们是合作伙伴,希望他能够相互尊重,但自负的加藤称他只尊重比他智商高的人,扬长而去。二人再次不欢而散。

沈丽华早上观察到萧斯宇和韩依璇见面时感觉不一样,问起他们以前是否认识,萧斯宇掩饰说二人只见过几次面。

言少白为了晚上百合舞厅的约会,早早就对着镜子兴奋地挑选各色衣服。元宝着急地问他自己该穿什么,言少白摸着她的头说她现在的假小子装扮就挺好的。

加藤吃午饭时突然给了韩依璇把手枪,说让她用来防身。他告诉韩依璇晚上的百合舞厅注定是个不平凡的聚会,他预感巨鲸会出现,韩依璇再次强调言少白不是巨鲸,加藤追问她是否是萧斯宇,韩依璇神情紧张说不了解这个人。加藤突然说萧斯宇如果是巨鲸,就让韩依璇杀了他,韩依璇听闻一惊,加藤转而又说只是开个玩笑,他也是猜测而已。

誓言第10集剧情介绍(贾乃亮李晟版)

加藤聚会上一无所获 萧斯宇决定主动出击

言少白晚上早早地来到百合舞厅赴约,他看到加藤博文和韩依璇下楼,便不动声色地躲在柱子后面观察。此时舞厅客人都还没到,加藤觉察到有人在暗自观察自己,便故意亲昵地拉着韩依璇跳舞。

另一边的元宝身穿长裙和萧斯宇、沈丽华在楼道相遇,沈丽华讥笑她穿的像舞台剧服装,三人到达百合舞厅后,韩依璇在加藤的示意下邀请萧斯宇跳舞,萧斯宇婉言谢绝称自己不会跳,言少白起身说他会跳,得到加藤默许后,韩依璇和言少白进入舞池跳舞。加藤故意说言少白舞跳得一定不错,元宝听后气呼呼地走了。

加藤与萧斯宇寒暄,故意问起他的职业和所学专业以及毕业院校,萧斯宇介绍他毕业于英国圣得堡大学,学金融专业。这出乎加藤的意料,他又问起萧斯宇对英国和德国局势的看法,萧斯宇侃侃而谈,加藤称赞他眼界开阔。萧斯宇询问加藤和韩依璇的年龄差距比较大,加藤称他们是青梅竹马的恋人,之前在同一所学校上学只是不是同级。

舞池里,言少白问起韩依璇和加藤的关系,韩依璇不愿多讲转身离开,言少白拉她时不小心碰到了她烫伤的手,他疼地问韩依璇怎么受的伤,尽管韩依璇解释是自己不小心烫的,但言少白根本不信,他气愤地拉着韩依璇找加藤理论,指责他是个欺负女人的人,他怒气冲冲地让加藤喝了杯中酒,韩依璇见状挺身而出替加藤挡酒,萧斯宇也起身圆场,但言少白却不依不饶气愤地摔了酒杯,立时周边几个日本特务便聚拢过来,萧斯宇见状和沈丽华起身告辞,加藤也借口有事和他们一起离开,他故意大度地留下韩依璇说是让她向言少白解释误会。

另一边特高课的小野寺反复端详那张加藤拿过来的照片,照片上是言少白和萧斯宇同行的背影,手下辨认后告诉他照片上的二人有可能出现在徐副主任自杀的现场,他立即派人去查萧斯宇的背景。

晚上韩依璇回到房间,小野寺质问她目标确认了没有,韩依璇回答不知道,小野寺拿起韩依璇烫伤的手,提醒她可以利用言少白的同情心获取情报。

另一房间的萧斯宇和沈丽华通过聚会中暗中保护加藤的特务判断加藤的身份一定不简单,沈丽华建议他们不能总在暗处,这样工作无法正常进行,应该尽快恢复公开身份。于是次日一早,萧斯宇便登门拜访小野寺,这让小野寺大感意外。萧斯宇此次是来与小野寺洽谈合作事宜,他表态汇丰银行欢迎日本储户,并有意愿有能力保护日本侨民的利益,他向小野寺亮明自己的身份,称他从小在英国长大,持的是英国护照。

雷虎受元坤之托到达华旅社给元宝送来了一箱衣物和钱,元宝却毫元兴趣,明确表态自己不可能给元坤做小让他不要白费心思,雷虎让她不要误会,说元坤可能想认她做干女儿,元宝不相信自己有那样的福气,恳求雷虎教她学跳舞,这样言少爷就不会和别人跳舞了。雷虎听后找到言少白责怪他欺负元宝,昨晚一直和舞皇后跳舞竟不知这样做会伤了别人的心,言少白自做多情地追问雷虎是不是韩小姐伤心了,雷虎生气言少白早晚有一天会错过真心对他好的人,言少白却根本不明白元宝对自己的深情。雷虎回去后很快找了个洋人老师教元宝跳交谊舞。

苏联特工布列金以乐队领班的身份住进了达华旅社,他顺利和洪芸接头后,告诉她这次的任务是消灭加藤博文,但目前他们不知道加藤的隐藏身份,需要利用达华的信息渠道寻找这个人。

小野寺的手下向他汇报,已查明萧斯宇确实有英国护照,而且资料显示他从没去过德国。于是他通知加藤,萧斯宇这个人绝对不能动,除非他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因为日本正在与英国租界的商行合作,而萧斯宇是银行的高级职员 ,后期会有很多合作,而且他相信萧斯宇不会是江华。加藤对特高课查出的资料不屑一顾,他宣称历史背景越无懈可击真实身份越值得怀疑,他警告小野寺会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代价。二人再次吵得不欢而散。

加藤突然登门拜访言少白,他惊讶言少白竟住着豪华的委员长套房,感谢他救过自己,送了言少白一把德国短刀。接着加藤在桌子上意外看到了米歇尔当年送给江华的兵棋书,言少白告诉他书是朋友送的。二人聊了两句兵棋,言少白奇怪加藤一个做生意的竟然知道这么多兵棋理论,加藤急忙掩饰自己只是业余爱好。他让言少白稍等一下,他要拿样东西过来给他看……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