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19-2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19集剧情介绍

老齐离婚不成决定先好好生活 郑君被罚劳改林凡清负气拆伙

齐怀正赶到了总场,站在李国祥的办公室里等离婚证。李国祥无奈的告诉他报告自己也签了字给了负责处理文书工作的刘文利了,但是他现在去兵团总部学习半个月,难道齐怀正就这样一直站着等不成?齐怀正一言不发,就是坚持站在办公室里不动地方。

许静芝此时也来了总场,想看看向干事和周姐,看到齐怀正也和他打招呼,齐怀正没出声。李国祥解释说他心情不好,正闹离婚呢。许静芝很吃惊,忍不住说出了月亮怀孕的事情,李国祥知道了更觉得老齐提离婚是无理取闹,老齐不想让杨月亮背上偷人的名声,也不想让人知道自己戴了绿帽子,没有说出实情,结果被李国祥一通臭骂打发走了。

许静芝和李国祥聊天说起了齐怀正,李国祥没把许静芝当外人,把齐怀正在战斗中受伤损害了生育能力的事情告诉了她。两人越聊李国祥越觉得里面有问题,决定跑一趟沙门子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离婚不成的齐怀正正在喝闷酒,李国祥推门进来了。不管李国祥怎样软硬兼施,齐怀正就是拉不下脸来告诉他事情,让李国祥又气又急。杨月亮正好推门进来,李国祥让齐怀正出去,单审杨月亮。月亮跪在团长面前,把事情都告诉了团长。李国祥了解清楚了情况,他告诉齐怀正月亮是个好女人,让齐怀正原谅她犯下的错误,好好和她过日子,也告诉齐怀正,不会放过欺负他的那个小子。齐怀正抱着头坐在山坡上想了一夜,最后下了决定。

齐怀正一早就骑马赶到实验站,打着官腔宣布杨月亮要到总场重新分配工作,对林凡清的询问也用实验站站长的名义拒不回答。红柳生怕老齐又要找月亮的麻烦,护着月亮不让她走,林凡清拦住了红柳。此时,衣衫褴褛的杨北斗终于找到了实验站里的姐姐杨月亮,看到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的姐夫高兴地把父亲的交代告诉了姐姐姐夫,自己来投奔当了大官的姐夫,以后自己找工作和娶媳妇就都靠这两个亲人了。

杨北斗跟着齐怀正和月亮到了牧场,满心以为会看到舒服的大宅子,没想到姐姐姐夫住的,只是一间大一点的土房子。杨北斗一口一个我代表咱爹,对杨月亮很是不客气,齐怀正也看出杨北斗一心来沾光捞好处,让他好好听姐姐的话,自己会先帮他找地方住下安顿下来,其它的事情以后再说。

晚上,齐怀正象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给月亮倒水洗脚,告诉她总场要和牧场接电话线了,今后她就专门负责等电话就行。这是个清闲的活计,方便月亮安胎。等月亮睡下了,他和月亮交了底,林凡清原来就说过,月亮追着要嫁给齐怀正不是因为喜欢他,而是代表她爹,代表全村,嫁给一个英雄。而郑君和月亮才是彼此心中互相喜欢的对象。老齐明白自己是感情上的第三者,但是老齐也恨郑君不能等到月亮恢复单身再追求,弄到了现在这个局面。如今老齐还不想丢脸,刚结婚就离婚,还要面对别人的眼光,只有让月亮和郑君多委屈一段时间了。此时,正好传来郑君凄婉的琴声,他就站在牧场边上,一遍遍拉着伤心的曲子。老齐幸灾乐祸的称这为催眠曲,拉了被子睡下了。杨月亮听着琴声,也不知道自己的选择究竟是对是错。

红柳和林凡清议论平时平易近人的老齐为什么突然摆起了官架子。林凡清觉得他这是应激反应,月亮没主意,郑君就会吵闹,老齐只有把矛头对准了知晓全部事情的林凡清和红柳。而林凡清最担心的,是郑君。

林凡清正和郑君在实验站忙碌,刘文书板着脸来找郑君,向他传达了团里处分他的决定,要安排他到水利工程的石工队去劳动半年。林凡清强烈反对这个决定,现在正是母羊产羔的关键时刻,少了郑君,他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林凡清要和刘文书去总场找团长,郑君拦住了他们,平静的笑着在处罚决定书上签了字,让林凡清心痛不已。

耿直的林凡清去找齐怀正,指责他公报私仇,在这个关键时刻弄走郑君,拆实验站的台。齐怀正对这个处罚决定一无所知,对林凡清的无端指责很是生气。林凡清怒冲冲地向外走,被进来的杨北斗拦住,杨北斗批评他不能对齐场长这个态度说话,林凡清不想理他,转身走了。杨北斗又来找齐怀正让他给自己安排工作,齐怀正不耐烦地让他滚蛋。

林凡清和红柳来给郑君送行,库尔班大叔赶车送郑君去离阿吾斯奇乡30公里的两山山口工地。郑君笑中含泪地比划着要和红柳肚子里的孩子结亲家,狠狠地抱了抱林凡清上了马车。见好友为了心中的爱情遭受这些无妄之灾,林凡清心里也满是无奈与感慨。

杨月亮在马车的必经之路上等着,马车路过的时候月亮和郑君两人四目相对却没有说话。郑君还是跳下车来看着月亮比划着大肚子,让月亮照顾好自己和孩子,月亮背过身去,眼泪流了出来。郑君恋恋不舍看着月亮的背影,重新跳上马车远去了,只剩下他的歌声在回荡,引出了月亮更多的眼泪。

杨北斗跟在姐姐身边,看到两人离别的场景过来威胁姐姐,不要做对不起姐夫的事情,自己还要靠姐夫安排工作娶媳妇。他的话激起了月亮心中的不满,一直以来自己就是家里用来交换利益的工具,月亮发了疯一样让弟弟现在就把自己埋了,自己不想活了。

齐怀正又到了总场找到李国祥,表示自己想通了,不离婚了,但是对于郑君的处理,自己有意见。李国祥以为他嫌处理太轻了,让他不要得寸进尺,齐怀正解释说现在实验站的工作正忙,处理郑君也不该现在处理,实验站的工作太多,林凡清一个人忙不过来。李国祥对齐怀正这么看重林凡清也有点不满意,告诉他处理郑君是组织决定,已经不能更改了,齐怀正失望离去。

齐怀正到了牧场,才知道林凡清和红柳把师部送的阿勒泰种羊都送回了牧场,说要和他们分开单干,而杨北斗见有人送活羊上门,就自己做主收下了这些羊,等于同意了他们分开干的要求,让老齐气愤不已。

红柳和林凡清正在羊圈里忙活着,红柳觉得发情期过了就把种羊送走,好像有点卸磨杀驴的感觉,林凡清安慰她,自己本来就打算明年挑出最好的杂交种羊帮牧场的大群配种。只是老齐这样时不时的发神经让人受不了,不如早点拆伙,省得受气。正说着,齐怀正到了,又是赔笑脸又是道歉,想让林凡清继续实验站的工作,林凡清两口子都没答应,老齐只好约他们晚上一起吃饭再聊……

大牧歌第20集剧情介绍

齐怀正林凡清误会冰释又逢羊群爆发疫情 林凡清独自奔波病倒红柳请来许静芝救命

林凡清和红柳正在吃饭,老齐捧着兔子肉和酒,带着月亮一起来到了实验站。看在月亮的面子上,林凡清让老齐他们留了下来,红柳心急地拉着月亮出门说话,剩林凡清和老齐在屋里。

老齐在林凡清面前敞开了心扉,把自己在月亮的事情上的无助和愤怒都讲了出来,他之前是发疯了,但是他把林凡清当兄弟,才会在他这里发疯,他希望得到自己兄弟的支持和鼓励,但是林凡清不理解他,还误会他公报私仇,这让把林凡清当兄弟的老齐痛苦不已。林凡清也意识到自己总把老齐当作什么都能装下的破车,却忽视了他也是个人,老齐哑着嗓子说林凡清就是自己这辆破车的钉,缺了他自己的破车要散架。说了很多知心话,两人都醉了,哭了,歪倒在炕上睡着了。

红柳担心屋里吵吵嚷嚷的两个人会打起来,月亮却笃定看重林凡清的老齐不会动手。她问红柳有没有郑君的消息,觉得是自己欠了郑君。

在红柳的追问下,月亮告诉了红柳离婚证的事情。红柳这才知道月亮和郑君好的时候,她是和齐怀正离了婚的,只是齐怀正还不知道。如此说来,月亮和郑君的交往其实根本就不关齐怀正的事,但是郑君还是为此去了劳改,只是因为对月亮的一句承诺。月亮拜托红柳替自己去看看郑君,红柳爽快地答应了。

郑君在采石场的工作就是搬石头,沉重的体力活并不是郑君的长项,他干得很是艰难。一起干活的工友看他总是黑着个脸对他也很不满,得空就总是想教训教训他,让本来就一肚子委屈的郑君很不高兴。到了开饭的时候,郑君让工友给自己道歉,反被对方打倒在地,红柳正好来看郑君,拿起鞭子赶跑了人高马大欺负郑君的人。郑君看到红柳很是开心,更开心她捎来了月亮做的干活用的垫肩。红柳让他向远处看,月亮也来了,远远站着看着郑君。郑君激动地举起手里的垫肩朝月亮挥舞,再多的辛苦也敌不过爱人的一个笑脸,他的心里重新充满了力量。

月亮回到牧场,把自己今天去看郑君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齐怀正。老齐气得折断了手里的铅笔,站起身来就想打杨月亮,但是忍住了。他从牙齿缝里挤出话,觉得月亮真是个傻姑娘。月亮觉得老齐是自己的男人,什么事都不想瞒他。而自己害了郑君,老齐打了他,自己去看他是应该的。老齐不知怎么面对这样的月亮,摔门出去了。

杨北斗纠缠着准备晚饭的月亮,追问她白天去哪了。月亮不肯告诉他,杨北斗在一旁不断的警告月亮不要做对不起姐夫的事情,耽误了姐夫帮他安排工作找媳妇。月亮听不得弟弟这样自以为是,让他出去,杨北斗开始向姐姐要钱,得知月亮的工资都寄给了父亲之后,让姐姐以后把钱直接给自己就行,留给自己娶媳妇。月亮觉得弟弟太不争气,直言就他现在的德性,没有人肯嫁给他,这让杨北斗很是生气,和月亮扭打起来。齐怀正正好进门,一脚把杨北斗踹到一边,杨北斗见了姐夫立刻没了脾气,小声辩解自己在替姐夫教训姐姐,让齐怀正训了一顿。杨北斗灰溜溜的离去,临走不忘让姐姐给自己快点弄一副眼镜,梳头油和钢笔。

巴图尔来找齐怀正,报告他的母羊有一只流产了,齐怀正和林凡清一起到羊圈查看,林凡清表情很沉重,叮嘱巴图尔用生石灰给羊圈消毒。齐怀正看出林凡清的表情不对,追问到底怎么了,林凡清告诉他,羊群很可能是被布鲁氏杆菌感染了,这是种传染病,危害比之前的脑包虫病还要大。林凡清让齐怀正和童医生联系请他过来查看,自己去寻找现在居无定所的7个牧业队,查看他们那里羊群的情况。齐怀正提出和林凡清分头去找牧业队,但是不懂技术的他根本帮不上忙,被林凡清安排留在牧场安心等童医生就好。告别了红柳,林凡清背上枪带着干粮,独自去找牧业队了。齐怀正带着杨北斗到了实验站,让他先住在郑君的屋子里,自己回来再安排,就一个人骑马离开了。

月亮交代杨北斗,这是借住别人的屋子,让杨北斗不要乱动屋子里的东西,杨北斗听说这就是姐姐可能的相好郑君的房间,打算住在这里不走了。月亮一发脾气,杨北斗就威胁她要写信告诉父亲姐姐对不起姐夫。见杨月亮生气了,杨北斗又换上了笑脸,称自己就是开玩笑,让姐姐别忘了帮自己快点弄到那几样东西。

齐怀正一个人骑着马来到了石工场,郑君以为他是来看自己笑话的,老齐着急地告诉他母羊群里发现布鲁氏杆菌的情况,郑君不再闹情绪,跟着老齐回到了实验站。红柳他们看到郑君很是惊讶,还以为他是从石工场逃回来的,郑君得意地告诉他们,是老齐把自己请回来的。

郑君回到屋里发现到处一片狼藉,杨北斗正四仰八叉地躺在郑君的床上睡觉。郑君没好气的叫醒了杨北斗,认出了这是月亮的弟弟,让他快点起来一起收拾屋子。杨北斗也认出了这就是和姐姐关系暧昧被送去劳改的四眼,不依不饶地追问郑君和月亮的关系,听到郑君说两人是爱情关系后,杨北斗不但不屑一顾,还呸了郑钧一脸唾沫。被侮辱的郑君向杨北斗挥起了拳头,两人打了起来。

红柳月亮和小豆子都向着郑君,杨北斗觉得很是委屈,要去找场长姐夫告状,红柳根本不怕他的威胁,杨北斗刚出门,听到小豆子喊外面有狼又吓得回转回来,嘴硬胆怯的样子更让小豆子笑个不停。

林凡清为了快点了解清楚羊群的情况,,碰到牧业队就检查羊群,检查完了就没日没夜的在草原上赶路,终于头晕眼花从马上摔了下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抓过随身带的步枪朝天鸣枪求救,看到远处一个骑马的人影朝自己的方向赶来松了一口气,接着就陷入了昏迷。

林凡清被送回了实验站,红柳一遍遍的帮他用凉毛巾降温,林凡清却依然陷入高烧中的昏迷。大家都急得没有办法,红柳想起了许静芝,准备去请她来给凡清看病,齐怀正接手了林凡清的看护工作,细心地照顾他。

红柳找到许静芝,告诉她林凡清病了,许静芝焦急地询问病人在哪,跟着红柳一起赶往实验站。

许静芝给昏迷中的林凡清做了检查,询问大家林凡清是怎么得的病。郑君告诉许静芝,为了排查传染病,林凡清赶了4天的路,然后就病倒了。静芝质问大家,这么多人怎么就让林凡清一个人奔波,郑君也懂技术,也可以去排查的。郑君不想让好友知道自己在劳改的事情担心,推说自己弄了几天歌舞队,被许静芝骂了一通。许静芝把老齐他们都赶了出去,就留了红柳在旁边,然后准备给林凡清打针。

林凡清此时苏醒了过来,看到许静芝很是惊讶,红柳告诉林凡清,是自己请许静芝来给他治病的,林凡清向许静芝道谢,许静芝默不作声。红柳借口开水没有了,躲出屋去留下两个人单独叙话。

林凡清一再对许静芝说对不起,许静芝不接他的话茬,只是边打针边嘱咐他上海和新疆天气不同,逞强就会生病。林凡清心里更加愧疚,坐起身来激动地告诉许静芝,自己真的觉得很对不起她。许静芝克制已久的情感被这句对不起打破了,背过身去擦起了眼泪,林凡清写给她的8封信都被许静芝的母亲扣下了,造成了影响两人终身的误会。林凡清问许静芝之后的打算,希望自己能为她助一臂之力,要强的许静芝拒绝了林凡清的好意,表示没有什么问题是自己不能解决的。许静芝也问起了林凡清和总场拆伙的事情,林凡清不好意思地解释是出了点误会,现在都解决了。许静芝告诉他李团长告诉自己的这个消息,希望自己能说服林凡清不要目光短浅。林凡清知道这件事是自己草率了,安静的接受了静芝的批评。

齐怀正和郑君都守候在林凡清的屋前,林凡清半夜清醒过来,强撑着出来,三人围坐在一起研究羊群的情况……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