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21-2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21集剧情介绍

杨北斗刘文利巴图尔都对吴小豆有好感 红柳月亮临产静芝来接生母子母女平安

齐怀正和郑君都守候在林凡清的屋前,林凡清半夜清醒过来,强撑着出来,三人围坐在一起研究羊群的情况。林凡清告诉他们,几个牧区的羊群有百分之十的母羊都有流产的迹象,除了感染布鲁氏杆菌的病羊,还有一部分是过度跑动和过度冲撞引起的机械性流产。郑君知道这些母羊不是普通的羊,每一头都可能是品种改良的关键,都是宝贝,很是心疼。齐怀正听了也很着急,追问林凡清该怎么办。牧业队的成员都是兵团原来的老兵,战士出身的他们对放羊这种技术工种缺乏经验和知识,老齐希望林凡清和郑君能抽空给他们补补课,多了解一些畜牧知识。郑君提起自己还有劳改的工作要做,齐怀正变了脸色,林凡清赶忙把话题拉回到羊身上。林凡清决定把原来散养的母羊都带回实验站统一管理,但是如此以来,加上原有的邵氏羊,实验站就要同时涌进400多头羊,连羊舍都没有。齐怀正当场拍板,就按林凡清说的做,没有羊舍,就把牧场住人的房子腾了给羊做产房,一定要保住这些宝贝。林凡清拿出自己标记过几个牧业队位置的地图,齐怀正急忙去安排人通知他们把母羊送回牧场去了。

谈完了工作,郑君和林凡清说起了许静芝。林凡清告诉郑君,自己向静芝道了歉,她也接受了,不知道静芝今后有什么打算。正说着,许静芝拿了件大衣出来,披在了林凡清身上,嘱咐他注意自己的身体。郑君很是感概回忆起了三人在上海的情景,凡清和静芝坐在水边,自己给他们拉琴,万没想到当时的爱侣如今会分手。红柳站在门口,静静听着郑君说话,没有惊动他们。许静芝感叹,不知不觉到新疆已经一年了,而自己还没有想好是要留下还是回上海。郑君兴奋地说起自己和林凡清反正是不走了,就留在新疆成家生娃,再养一群羊。林凡清见许静芝默不作声,瞪了郑君一眼,郑君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不再发言,三个都是来自上海的年轻人坐在一起,彼此的关系却和一年前改变了许多。

许静芝平静地让林凡清叫醒红柳,教会红柳打针之后,就回阿吾斯奇乡去了。

柴师长李团长带着刘文书一起,来到沙门子牧场找林凡清,为他成功的解决了布鲁氏杆菌病在羊群中的蔓延庆功。柴师长还记得之前齐怀正为了羊脑包虫病找自己借车去接童医生时许下了一头羊的承诺,如今找齐怀正讨羊肉吃,老齐爽快的认账,小心翼翼地和巴图尔商量,从直属羊群里拉只羊炖了还账。听说齐场长早就应承了师长,巴图尔也大方了一次,不能让营长不认账丢人丢到师部去。

杨北斗见牧场旁停了平时少见的吉普车,追问正拉着羊的齐怀正,是不是有大官来了,催姐夫把自己的工作早点安排了,齐怀正没好气的指责他之前安排的活他都没有干好。杨北斗辩解,自己不是要姐夫贴钱,是要做公家人,正式领工资。齐怀正懒得理他,警告他不要去骚扰首长,给厨房送羊去了。李国祥出门找齐怀正,正好看到杨北斗。杨北斗凑上前做了自我介绍,李国祥笑着和他打了招呼,就进屋里继续开会去了,杨北斗关于自己工作的事情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吃饭的时候,柴师长提出让林凡清半个畜牧知识培训班,林凡清推辞不过只好答应了。李国祥提起了齐怀正的小舅子杨北斗,齐怀正解释说不想把牧场开成夫妻店,杨月亮已经在牧场上班了,不想再安排个自己家人进来。李国祥倒觉得牧场正缺人,可以先给杨北斗安排个工作看看干得如何再做打算。门口偷听的杨北斗喜滋滋的,觉得这回自己的工作算是有了着落。

杨北斗有了工作的消息,第一时间去找小豆子炫耀,团长亲口说了要给他公家饭了。小豆子正在给红柳快出世的孩子缝衣服,见杨北斗兴奋的样子,知道他又在做姐夫老大他老二的美梦,劝他踏踏实实工作,不要总想着一步登天。杨北斗见小豆子给红柳的孩子缝衣服,劝她要巴结也应该巴结自己的姐姐,毕竟红柳的老公只是副站长,自己的姐夫是场长。吴小豆见杨北斗满脑子的乱七八糟不想理他,把他赶出了门。

杨北斗溜达着正要离开,发现刘文书也来到小豆子门前,他等刘文书进了门又来偷听。刘文书托朋友带了上海的大白兔奶糖给豆子,吴小豆觉得和刘文书一起坐着很不自在,称红柳找自己有急事,急忙溜走了,刘文书锲而不舍地称自己在屋里等她。

杨北斗见刘文书也给豆子献殷勤很不高兴,他自己不敢得罪和师长一起来的人,就去撺掇巴图尔教训刘文书。巴图尔听了杨北斗添油加醋地描述,怕小豆子受欺负,闯进了小豆子的房间,发现只有刘文书在里面,毫不客气把他赶出了门。

林凡清要去师部给集中起来的技术员做畜牧知识培训,临行时向红柳保证,会在她生孩子之前赶回来。

老齐和林凡清都离开了牧场,郑君成了照顾两个孕妇当仁不让的人选。他又是端茶倒水又是拉琴胎教忙得不亦乐乎。月亮和红柳享受着郑君的热情照顾,心情也很愉快。

月亮看到郑君对孩子的用心和期待,特地来找他通知两件事,第一,生孩子的时候不许郑君和老齐掐架,第二,孩子生下来,不许和老齐争。眼看着自己的孩子要认别人做爸爸,郑君很不能理解也不能接受,月亮用带着孩子回老家来要挟他,郑君除了感叹月亮的死脑筋,对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凡清的培训齐怀正也参加了,而作为整理材料来旁听的刘文书对这个工作很不以为然,上课不认真还睡觉。培训结束刘文书整理了资料让林凡清签字,林凡清指出他很多地方都有缺失和遗漏,需要重新整理。刘文书觉得林凡清仗着自己是师长的红人小题大做,又是讽刺又是挖苦,都让身后的老齐听了个正着。刘文书见到老齐也很高兴,拉他给自己评理,满以为这个老粗出身的营长也会同意自己的意见,结果被齐怀正狠狠批评了一通,勒令他按照林凡清说的,回去重新整理材料。对老齐的支持,林凡清很是感激。

红柳和月亮还在为羊群忙活着,红柳觉得这几天肚子很不舒服,月亮觉得她可能快生了,赶忙叫郑君扶红柳回去休息,不要再干活了,同时也很着急,已经离开十几天的林凡清和齐怀正还没有回来。

月亮和郑君扶着红柳到屋里休息,红柳肚子越来越疼,快要生了。郑君和月亮手足无措,只能一直安慰红柳坚持。郑君见这样下去不行,提出去找许静芝,月亮也催他快去请这个活神仙回来帮忙。

老齐和林凡清结束了师部的工作一起回牧场,两人说起家里快要生孩子的老婆都归心似箭,在半路上碰到了出来求医的郑君。老齐和郑君一起去请许静芝,林凡清快马加鞭赶回实验站看红柳。

冲进屋里,林凡清傻了眼,月亮帮红柳生产的时候自己也肚子疼了起来,红柳拼命扔了个被子给她,月亮就势躺在了地上。闻讯赶来的小豆子一会帮这个擦汗,一会安慰那个坚持,急得快哭了。

林凡清冲到红柳身边,心疼的看她满脸痛苦,又把杨月亮安置在了一边的桌子上,然后开始和小豆子一起一边守候着两人,一边焦急地等待着许静芝的到来。

许静芝听说了是孕妇临产,二话没说收拾了东西就骑马和郑君齐怀正一起赶赴实验站。许静芝一到,就把三个男人赶出了房间,留下小豆子给自己帮忙。她有条不紊地给二人做了检查,月亮的孩子胎位不正,要晚一点在生,月亮焦急地表示自己要保孩子。许静芝喝止她别乱想,孩子和大人都不会有事,让她安静一点,保持精力,然后全力帮助顺产的红柳分娩。

三个男人在门口闷头坐了一会,听着里面一阵接一阵的喊声,林凡清和齐怀正开始焦急地在门口踱步,两人都一边埋怨女人生孩子怎么这么久这么费劲,一边竖着耳朵听产房里的动静。

小豆子拉开门兴奋地报告,红柳生了,两人都冲进房间,许静芝抱着孩子,深色复杂地看着自己曾经的爱人,告诉他他的老婆生了,是个男孩。林凡清的激动的抱着孩子,望着红柳感谢她。

老齐直奔月亮,拉住她让她别怕,回屋取琴的郑君也进来拉住月亮另一只手,哭着让她坚持,自己给她拉琴。看着关系复杂,在新生命诞生的关键时刻却又和谐共处的三个人,许静芝感慨万千,但还是赶走了几个男人,开始帮月亮接生。许静芝让几个男人出去找找有没有糖,巧克力或者牛奶羊奶,来帮月亮补充能量,郑君想起自己屋里有巧克力,连忙回屋去找,但是翻箱倒柜都没找到。杨北斗从外面进来,好奇地问他找什么。郑君连说带比划的形容着,才知道杨北斗不仅吃完了一斤多的巧克力,把这屋里郑君留下能吃的东西都吃了。郑君气得说不出话,只能空手而回。一阵努力之后,月亮也平安产下了个女孩。老齐激动地抱住孩子,满心欢喜看着这个可爱的孩子,怀里的孩子突然睁开了眼睛,这个小小的动作也让老齐激动不已。郑君也进了房间,他看看床上的杨月亮,也满心兴奋地想看看孩子,却被月亮轻轻地但是坚决地拉住了。郑君看着月亮坚持的眼神,妥协了,在齐怀正背后看了又看孩子,却没有再上前一步。月亮为郑君的体贴和理解流下了眼泪,让郑君帮自己收拾东西回家,给红柳他们腾地方。

许静芝一个人走到屋外,心中无限惆怅。林凡清静静走到她身后,真诚的感谢她,拉住了她的手臂。许静芝忘情地顺势靠在了林凡清的肩上,默默地流泪,旋即,她清醒过来,推开了林凡清温暖的怀抱,骑上马远去了……

大牧歌第22集剧情介绍

郑君重回石工场劳改不忘月亮和孩子 齐怀正决心离婚带走孩子月亮慌了神

郑君带着吴小豆在自己的房间里铺了厚厚的床,准备给月亮坐月子休息用。吴小豆好奇地追问月亮姐为什么不回去牧场和齐场长一起,郑君推说月亮要陪红柳一起搪塞了过去。收拾好了,郑君回红柳那里接月亮,却发现月亮已经带着孩子和老齐离开了。

齐怀正把月亮带回牧场安置好,让她什么都别想,安心地先做完月子再说,然后又披上大衣出去了。月亮看着老齐出门,又看看怀里正睡着的孩子,还是忍不住想起郑君。

齐怀正骑马截住了正打马狂奔一路追月亮的郑君,两人都下了马,郑君让老齐把月亮和女儿还给自己,老齐则告诉郑君,孩子是姓齐的,老婆和女儿都是自己的。老齐告诉郑君,月亮是要脸面的女人,如果郑君继续纠缠不清,就是逼杨月亮去死,就是逼死月亮的魔鬼。郑君悲愤又无计可施,跪下哭求齐怀正放过月亮和女儿,齐怀正脱掉了大衣扔在一边,也直挺挺地跪在了郑君面前,求他放过自己。郑君一时无言,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老齐有了女儿,心里充满了幸福和满足,他每天忙碌的工作,回来就帮忙做家务,忙碌却充实快乐,老齐和月亮一起,给女儿起名美月,老齐高兴地喊着孩子齐美月,乐得合不拢嘴。郑君一个人远远看着这本应是属于自己的一家三口和乐的画面,心里充满了忧伤,他站在山坡上拉起了忧郁的调子。齐怀正看到月亮听到琴声以后心神不宁的样子,心里也很是窝火。月亮抱着孩子打开窗户看着远处的郑君,郑君见到了心心念念记挂的两个人,立刻换上了欢快的琴声,这快乐更让老齐觉得刺耳。他把月亮锁在屋子里,自己骑马绕着郑君跑了一圈,恨恨地瞪了不为所动继续拉琴的郑君一眼,骑马走了。

郑君见老齐离开,立刻奔到窗口找月亮。月亮抱着孩子打开窗户,郑君小心地接过女儿,激动地把孩子的眉眼刻进了自己心里。月亮告诉郑君,孩子的名字起好了,叫美月。郑君喃喃的念叨着郑美月,向月亮发誓他们一家三口将来一定能够生活在一起,永永远远。月亮让郑君别经常来找自己,惹得老齐不高兴。郑君对月亮的要求很无奈,只能远远地守候她们。

老齐一口气跑到了总场找团长李国祥,先给团长报了个喜,自己有闺女了,然后就要给团长还账,让团长继续郑君没完成的半年劳改处理。李国祥知道郑君又在闹腾也很不高兴,准备索性把郑君安排到更偏远的南山农场去,老齐赶忙拦住了,郑君毕竟是个人才,实验站少不了这样懂技术的人。李国祥答应了老齐的要求,安排人通知郑君继续回石工队劳改。

郑君接到了回去劳改的通知,觉得是老齐在报复自己。林凡清劝说他去年团里就下了这样的通知,不能都怪在老齐头上,郑君有了孩子更坚定了自己要和月亮在一起的决心,他拦住了要去帮他说情的林凡清,准备做出个样子给老齐和孩子看看,自己是拖不垮的男子汉。郑君准备和齐怀正比比,看谁能熬得过谁。眼见两个都是自己兄弟的人,为了女人弄得成了敌人,林凡清也很是无奈。

郑君连夜做了个小盒子,刻上了字,把自己的家传玉佩放进去,准备送给女儿。第二天,郑君就要动身去石工队了,他来到月亮窗前,又一次看了看熟睡中的女儿,把礼物拿了出来送给孩子。月亮帮孩子收下了礼物,叮嘱郑君干活小心,又关上了窗户。郑君依依不舍地看了眼紧闭的窗户,突然听到里面传来月亮悠悠的花儿歌声,郑君笑着踏上了去石工队的马车。月亮仔细端详礼物的盒子,才发现上面刻着两行字:女儿郑美月出生纪念 爸爸郑君妈妈杨月亮赠。

红柳和林凡清商量,想等孩子林石头满月之后去看看许静芝。林凡清怕红柳刺激许静芝,不想让她去。明白事理的红柳是真心感谢许静芝救了自己和孩子,还有杨月俩母女,坚持要去找她道谢。

月亮和红柳都带着孩子,一路赶车去找静芝,到了她住的帐篷,门开着,里面却没有人。杨月亮觉得许静芝是回上海了,红柳觉得自己还是伤到了许静芝,心里很是愧疚。两人赶着马车返回牧场,半路上月亮和红柳商量,想去看看郑君。

红柳和月亮赶车到了石工队,郑君看到抱着孩子的月亮疯跑到了她身边,看着满月的孩子很是激动,月亮再次告诉郑君,只要他不和老齐争,自己就让他经常看到孩子。郑君笑着回答不争不争,让月亮早点回去,自己还有活要干,背过身来笑脸就维持不住了,眼泪不停落下,不甘心自己的女儿就这样成了别人的。

许静芝并没有回上海,她在李国祥的帮助下,把自己的东西都搬到了离阿吾斯奇乡314里的花鹿沟,在这里找了间房子安顿了下来。李国祥边指挥人帮许静芝搬东西,边感叹许静芝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先是抛弃了条件优越的总场跑到阿吾斯奇乡,如今又离开阿吾斯奇乡来到更偏僻的花鹿沟。李国祥想让静芝回总场去,少吃点苦,自己情愿就保持现在的关系,不再纠缠静芝。许静芝告诉李国祥,自己已经在阿吾斯奇乡入了职,如今乡里的牧民都搬到了花鹿沟牧场,跟着他们为他们看病就是自己的职责。两人正说着话,哈里木和妻子进来了,见许静芝果然随着大家一起搬到了花鹿沟很是高兴,哈里木和人打赌10头羊,许医生一定会来,如今哈里木赢了,外面聚集了不少牧民,来给许医生送羊来了。静芝和李国祥一起迎了出去,看着外面输了羊还兴高采烈的牧民们,静芝也由衷地笑起来。

月亮和红柳告诉林凡清没能找到许静芝,到乡政府也没见到有人,路上碰到个卖杂货的告诉他们,阿吾斯奇乡的牧民都搬去了花鹿沟。杨月亮觉得许静芝应该是回了上海,了解许静芝的林凡清却觉得她不会就这样走掉。老齐来接月亮和孩子,听说没找到许静芝,准备问问阿吾斯奇乡的乡长赵大海,打听下她的消息。

回到牧场,杨月亮告诉老齐,自己今天带着孩子看郑君去了。老齐听了很不高兴,月亮自顾自说着,就是让郑君看一眼孩子,但是孩子是老齐的。此时,外面又响起了小提琴悠扬的琴声,郑君不顾白天工作的辛苦,来回奔波60公里,为的就是给自己的女儿拉上一曲琴,让她记得自己。齐怀正越听琴声越睡不着,披上大衣骑马出了门。月亮开始还担心老齐去教训郑君了,后来听着马蹄声渐远琴声却不曾中断,放下了心来,慢慢地在琴声中入眠。

老齐不知道还能求助于谁,只能半夜来敲了林凡清的门。林凡清赶来看到山坡上痴痴拉琴的郑君,走过去拿走了他的琴,把随身带的干粮递给了他。郑君感激地看了看林凡清,狼吞虎咽的吃起来。林凡清看着郑君胡子拉碴的脸和没有形象的吃相,让他不要再糟践自己,他这不是在为难自己,是在为难杨月亮。郑君默默不语。

老齐一刻也离不开宝贝闺女,总是骑马带着女儿给在山上放羊的月亮喂奶,然后骑马带女儿离开回牧场。随着郑君回来的日子越来越近,齐怀正越来越担心郑君会来抢孩子,他问月亮打算怎么办,月亮避而不答,老齐也不想逼她,只是越发离不开闺女了。

郑君没有再回牧场拉琴,他在工地上发现了两个废弃的轮胎,于是喊上了工友丁老三,准备给女儿做个童车,几人每天利用晚上的休息时间干活,终于把车做了出来,丁老三不得不佩服郑君的奇思妙想。

牧场的羊越来越多,林凡清决定把良种羊第一批杂交的羊带去花山子,让本地的牧区修养一下,提高秋天的牧草质量。他和老齐这几天就去花山子实地查看,一共要出去6天。红柳依依不舍和他话别。郑君就要回来了,红柳也发愁到时候他和老齐再起冲突,林凡清准备抽空和老齐谈谈。

林凡清和老齐来到花山子,发现这里果然草壮地肥,和它东边的花鹿沟花牛沟正好构成了一个天然的超级大牧场。林凡清让老齐向师部申请,把花山子划给沙门子牧场和实验站,把繁育基地搬到这里来,老齐满口答应。两人边吃烤热的窝头边聊着,林凡清提起郑君就要回来的事情,让老齐到时候和月亮郑君三个人坐在一起说说,看看事情到底怎么解决才好。老齐闹起了情绪,不愿意把老婆孩子送给别人,林凡清也不多废话,让他自己看着办。老齐知道林凡清是帮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答应回去了就办。两人轮流值班防着狼群,在野地里休息。

郑君终于完成了半年的劳改要离开石工场了,工友们都出来给他送别,郑君用给女儿做的小板车拉着自己的东西,向牧场的方向走去。

林凡清和老齐回到了牧场,老齐抱着女儿不舍得松手,林凡清也急着回去看儿子,回实验站去了。还没到门口,就听到杨北斗高一声低一声地喊疼,还有红柳的鞭子声和咒骂声。原来杨北斗一心想和豆子一起,放着自己的羊群不放,非要跟着豆子放一个群,正要追着已经出发的豆子走时,被红柳拦了下来。红柳让杨北斗惫懒的态度气着了,一着急就出了法宝鞭子,打得杨北斗连连求饶。林凡清也觉得杨北斗这样该教训一下,杨北斗觉得自己被欺负了,又斗不过他们,委屈地老实放羊去了。

郑君拉着车终于到了实验站,他谁也没惊动,从羊圈里挑了一只强壮的羊出来套起来拉车,赶着羊车到了牧场。郑君找到月亮,告诉她自己给美月做了辆车。月亮满心欢喜地看着这个回来的男人。齐怀正从屋里走了出来,告诉郑君自己的闺女用不着他做的车,让他送给石头去,说完转身回了屋。月亮看了看难过的郑君,也跟着老齐回了屋,正准备关门,郑君却冲了进来,要看看孩子。老齐拦住郑君,不肯让他看美月,月亮这次也向着郑君,帮他向老齐请求,老齐更加生气,坚决不让郑君前进一步。两个大男人打起别来,互相推搡着各不让步,月亮也发了火,让两人都出去。美月被这动静吓得大哭起来,月亮抱起孩子,两个男人只能恨恨地都退了出去。

郑君在月亮屋外一直守候着,月亮却不肯出来见他。郑君看着自己无数次梦见过的小屋,知道里面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只好借歌传情,唱着花儿渐渐远去了。

齐怀正在外面也想了一夜,终于作出了决定,回来找月亮。被郑君这样一闹,齐怀正看到了郑君对月亮的真心,也让齐怀正明白了,郑君才是值得月亮托付的人。齐怀正又向月亮提出了离婚的事。他告诉月亮,他们在一起过日子是夫妻,离了婚是兄妹,谁也别想欺负月亮。月亮依然坚持要带着孩子和怀正哥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老齐不准备拖累月亮一辈子,还是要和月亮离婚,但是他提出让月亮把美月留给自己,老齐这辈子是不会再有孩子了,美月就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老齐抱走了孩子,月亮像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瘫坐在了地上。

杨月亮没了主意,只有找红柳商量。红柳劝她和老齐离婚,月亮觉得离了婚就要离开美月,不想接受。红柳提醒她,当初是她认了老齐是孩子的亲爹,如今老齐把女儿当眼珠子,肯定不愿意离开孩子,月亮只有把孩子留给老齐。最麻烦的是老齐明天就要去团部再次申请离婚,到时候离婚证的事就要曝光,如果老齐知道被骗了一年多,又会发生什么事情难以预料。月亮越想越矛盾,也越想月没主意,只知道拍着桌子痛哭。

齐怀正又来到团部,李国祥一看他一脸欲言又止的表情,就猜到他是来申请离婚的。经历了齐怀正三番几次来要求离婚的事情,李国祥也觉得自己不应该搅合进去,了解的越多,越伤齐怀正的脸面。正好负责文书工作的刘文利从门口经过,李国祥喊他按照去年就批准的离婚申请帮齐怀正把离婚证办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