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27-2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27集剧情介绍

刘文利偷走吴小豆日记被搜身与众人结仇 吴团长听信谗言召齐林开会大谈政治思想

豆子一脸为难的找到红柳,告诉她刘文利这个饿狼非要和自己搭伙,一边喊着不搞特殊化,一边还要喝什么鸡蛋汤。红柳听了让豆子就做个鸡蛋汤给他,暗暗在汤里动了手脚。

豆子把鸡蛋汤和窝头端回屋里,发现了自己的东西被人翻动过,日记本也没在原来的位置,很是生气。她笑着劝刘文利多吃点,看着他把一碗加料的汤都喝了下去。

收拾完东西小豆子回屋,突然发现自己的日记本不见了。她马上反应过来是刘文利拿走了自己的日记,赶忙追去找他讨要。刘文利拿走了小豆子的日记,发现她在日记里对自己的印象很差很不高兴,见到小豆子来了,急忙把日记藏了起来,拒不承认是自己拿了。小豆子找来红柳和月亮帮自己撑腰,三个女人把刘文利赶出去在屋里搜了一通也没有找到日记。大家怀疑刘文利把日记藏在身上,月亮叫来郑君,让他帮忙搜刘文利的身。结果闹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日记,刘文利忍着拉肚子的难受,声称几个人合起来诬陷自己,一定要告他们。

第二天一早,刘文利怒冲冲闯进了实验室,找林凡清告状。林凡清早就知道了事情的经过,同意刘文利的意见,这个事情不能就这样算了,应该找团部报告情况。此时杨北斗冒出来,证明亲眼看到刘文利把豆子的日记放在裤子里用衣服盖着偷出来,林凡清让刘文利说说清楚,刘文利更没法解释,气呼呼地走了。

刘文利回到了团部,把写好的报告交给吴团长。团长对他的报告假大空的风格很不满意,让他回去重写,刘文利委屈地告诉团长这个报告自己写不了,还添油加醋说齐怀正和林凡清觉得思想政治工作没用,吴团长不如原来的李团长。团长听了很不高兴,给沙门子牧场打电话,要求齐怀正和林凡清到柳家湖总场开会。

林凡清接到了郑君收上来的全师种羊的饲养情况,对邵氏二代羊在放牧中体现出来的问题担忧不已。他准备去几个牧业队了解一下具体的情况,此时张大川来报告团部要求他们都去开会。林凡清和齐怀正两人猜到是刘文利在里面搬弄是非搞出来的事情,林凡清还在实验室忙碌,让齐怀正自己代表去团部开会。

吴团长看到就齐怀正一个人来了更加生气,觉得他们思想政治上有严重的问题,勒令林凡清必须今天赶到团部开会。林凡清骑马紧赶慢赶,终于在晚上12点以前赶到了柳家湖。吴团长看这两人还是服自己管的,这才有了好脸色。刘文利提起几人在实验站围攻自己的事情,齐怀正也报告了刘文利打着团部的名义要羊的事情。吴团长批评了刘文利,让他重写实验站的材料,肯定了老齐和老林在实验站的工作,让他们去招待所休息。

到了招待所,齐怀正继续向林凡清讨教技术上的事情,林凡清用生活用品做比方,给老齐解释垂直杂交和横交固定的具体含义,让老齐佩服不已。林凡清对现在外面号称亩产万斤的浮夸风很不认同,老齐让他管住自己的嘴,告诉他这是政治,不懂也别瞎掺和。

第二天,吴团长也知道了林凡清的比喻,鼓励他们大胆一点,在正确的思想政治指导下,用茶杯造出锅炉来。齐怀正马上应承下来,林凡清觉得这不符合科学规律,却也不愿多说,低声也应下了,两人离开了总场。刘文利按照吴团长的授意,把实验站的成果写成了是思想正确的结果,吴团长很满意。刘文利借机提议吴团长派人去指导实验站的思想政治工作,还自告奋勇。

郑君和林凡清一样,对正在兴起的大跃进不以为意,林凡清按照老齐的教导,也教训郑君留神说话。

许静芝和许牧商量,准备送他回实验站去,许牧虽然不想离开妈妈,但还是答应了。许牧在门口玩,林凡清和红柳驾着车来看孩子,看到他们,许牧还是本能地躲在了许静芝身后。

大牧歌第28集剧情介绍

吴团长强令推行横交试验失败损失重 齐怀正暗中藏羊巴图尔意外获得成功

郑君正在实验室里忙碌,刘文利背着包袱又来到了实验站。吴团长派刘文利到实验站蹲点,帮他们狠抓思想政治工作。郑君对这个不速之客没什么好感,让他自己招呼自己,又接着手头的工作忙碌起来。

林凡清和红柳到了静芝这里,许牧对红柳一年多之前偷藏火柴的事情念念不忘,总是提防着红柳,趁她给自己做煮鸡蛋的工夫溜出了房间。红柳找不到许牧慌了神,刚进门的许静芝看到桌子上放着许牧的玩偶小羊放了心,告诉红柳羊头朝着不同的方向就说明许牧去了不一样的地方。如今这个方向说明许牧溜去了哈里木家里。许静芝带着红柳,果然在哈里木家找到了藏起来的许牧,而红柳还是没有得到许牧的信任,许牧不肯跟着他们回实验站小住一段时间,两人只能又返回了实验站。

林凡清和郑君商量,拿出四分之一的邵氏二代羊做横交固定试验。报到团里之后,吴团长很不满意。如今全国都在轰轰烈烈的搞着大跃进,但林凡清好说歹说,都只建议最多拿出三分之一的羊来做实验,这在吴团长看来,是绝对的落后思想。刘文利也在一旁煽风点火,称自己在拼命地和他们的落后思想做斗争,但是老齐林凡清和郑君的意见一致,自己没有办法。吴团长找来了齐怀正,告诉他这是政治任务,必须拿出百分之八十的羊来做试验。齐怀正接受了命令,汇报团长实验站有580只羊,其中300三百只母羊会按照团长说的,拿出240只做试验。团长见齐怀正接受了命令,也交代刘文利一起去,盯着他们完成任务。

老齐和林凡清在实验室里为了这个任务大吵一架,老齐怒冲冲地下了最后决定,让林凡清和郑君执行,然后带着刘文利去牧场拿种羊的清单了。其实实验站一共有630只羊,听着老齐一串串的往外报数字,和老齐心有灵犀的林凡清就明白了老齐的意思。在二人走后,林凡清马上让郑君做好准备,把瞒报的羊群让月亮和红柳赶到原来剿灭土匪的老窝一带,然后让巴图尔去照顾那些羊群。而老齐带走了刘文利,就是为林凡清他们调走羊群争取时间。

吴团长亲自来到实验站查看试验情况,刘文利只拿了报表,根本没想着去做核实这种又脏又累的活,被吴团长批评了一顿。虽然吴团长不了解实验站的底细,但总觉得齐怀正这么配合不太对劲,他警告齐怀正和林凡清,如果瞒报羊群数量就是破坏生产,是大罪,一定会追求两人的责任,追究到底。齐怀正嘴里连声说着不敢不敢送走了团长,回头告诉林凡清,真被发现了所有责任自己负责,不能按团长说的去试验,省得把实验站的老本都赔光。

林凡清和郑君给怀孕的母羊检查身体,发现所有母羊的胎音都听不到了,这意味着还没出生的羊羔可能都已经死亡了。而小豆子更是报告了个坏消息,有母羊早产了,而难产耗尽了母羊的精力,母羊和羊羔都死了。刘文利听说吓了一跳,生怕这件事连累自己的政治前途,第一时间给团长打电话告状顺便撇清关系。吴团长听说了也很震惊,马上就要追查林凡清和齐怀正的责任,林凡清一心只记挂着羊的安危,让团长先别追求责任,快点帮忙接通省畜牧厅的电话,找兽医老童一起来会诊,争取挽救尽可能多的母羊。

老童带着省里的专家兽医老魏一起来到了实验站,解剖发现死去的母羊都是健康的,就是难产中耗尽了精力。这证明新培育的邵氏羊养殖难度比较高,大家商量采用人工助产的办法来降低母羊的死亡率。正在实验站的众人都在为羊忙碌着的时候,吴团长也赶到了,他是来兴师问罪的。刘文利得意洋洋的围着吴团长跑前跑后,把正在给母羊助产和协助兽医解剖的林凡清齐怀正和郑君都叫了来。吴团长指责林凡清,认为是他造成了这次严重的生产事故,林凡清则没好气的提出自己本来就不建议拿这么多羊出来,就是怕实验失败影响生产,是吴团长的一意孤行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郑君则冷冷地指责吴团长不是个好的指挥员,远远比不上原来了解生产也尊重科学的李团长。两个人把吴团长气得够呛。老齐此时终于被刘文利也叫了过来,他推林郑二人出门干活,自己留下和吴团长报告。吴团长认定这是事故,老齐则觉得现在大家还在忙着挽回损失,还没有找到母羊死亡的原因,不能就认定是事故,也可能是自然原因。吴团长要追究责任,老齐坦言这个责任该团长和自己负责,毕竟之前林凡清就不同意这种试验比例,是在二人的高压政策下才不得不服从的命令。吴团长觉得齐怀正是在为林凡清开脱,气呼呼地走了。

正在大家为实验站的240只母羊忙活的时候,巴图尔来报告了好消息,在藏起来的那批羊里,齐怀正也让他拿了10只出来做试验,如今已经有小羊平安出生了。

林凡清赶去巴图尔那里看了羊的情况,发现10只羊里8只都正常生产,这说明实验站的母羊在配种过程里一定有哪里出了重大偏差,才造成了这么巨大的差异。林凡清为自己的失误造成了这么严重的损失自责不已,齐怀正安慰他是巴图尔的运气好,林凡清依然无法释怀。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