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29-3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29集剧情介绍

林凡清苦心试验终获中央表彰 刘文利争功不成更恨林郑二人

老齐见林凡清还在自责,特意一大早就等在他家门口,希望能再和他聊聊,红柳从屋里出来,老齐这才知道林凡清一夜未归。

林凡清跑到了团部,向团长承认了私藏300只羊的事情。吴团长心里一松,总算损失没有原来预想中的那么大,但是接着就为林凡清质疑自己的决定私下行动而生起气来,林凡清愿意承担横交固定试验失败的责任,但是认为团长也需要为自己不合理的要求承担责任。吴团长很恼火,关了林凡清的禁闭,让刘文利去实验站监督善后工作。吴团长让战士通知林凡清,他只要服软就放他回家,但倔强的林凡清就是不肯低头,吴团长也怕冻坏了这个技术尖子,无奈的让老干棒给林凡清做半锅热面条。

刘文利到了实验站,得意地宣布林凡清犯了错误被团长抓起来了,而实验站的工作如今就由自己负责,让大家有事情到办公室找他。红柳,齐怀正和郑君得到消息都坐不住了。红柳和郑君都冲到了团部,去陪林凡清一起做牢,老齐则直奔师部,找师长告团长吴文亮的状。

郑君和红柳都到了禁闭室,林凡清见他们都来了很是着急,指责他们不该这么冲动跑出来,抛下实验站几百只刚生产过的母羊和小羊羔无人管理照顾。郑君不怕干活辛苦,但是一边干活一边还被冤枉没有尽力,让他觉得悲愤莫名。郑君赌气地大喊,自己不干了。林凡清让他不要冲动,也别觉得委屈,这次试验失败确实有错误存在。

柴师长也赶到了团部,先批评了吴团长贪功冒进的生产决定。吴团长不服气,师长让他带着自己的保卫干事去解放台湾,完成不了任务就枪毙他。吴团长终于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把林凡清放了出来。

林凡清回到实验站,就要了巴图尔一只健康生产的母羊回来做解剖,结果在解剖途中就虚脱晕倒了,许静芝帮他看了之后打了葡萄糖。老齐问郑君有没有找到两边母羊不同结果的原因。郑君发现巴图尔的羊肌肉量更高,而羊羔的体重更轻,这让母羊在生产的时候更轻松,而实验站的羊按照国外的技术资料进行的喂养,母羊体质差,羊羔过大,才造成了大面积的难产情况。林凡清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觉得都是自己没有按照邵氏羊的特点进行放牧调整,这才造成了今天的损失,倍受打击。

许静芝和红柳商量,让许牧去安慰沉浸在自我批评当中的林凡清,孩子的童言稚语揭开了林凡清的心结,终于又振作精神投入到了工作当中。

经过4年的努力,林凡清终于因为对改良畜牧品种做出的重大贡献,赢得了全国科技进步奖,赴北京参加表彰大会。吴团长为他在实验站举行了盛大的欢送仪式,再次为4年前关了林凡清和郑君向他们道歉。大家敲锣打鼓送林凡清带着大红花踏上了前往北京的路。

刘文利看着林凡清出了名,心里很不平衡,也想挑唆着郑君和他一起和林凡清争功争荣誉。他来到了新落成的实验室找郑君,替他委屈。郑君很是好笑,觉得自己天天看着研究成果转化成生产力,高兴还来不及。郑君对林凡清口服心服,也认为他是这个实验团队当仁不让的领导者,并不为刘文利挑唆的话所动。刘文利只能说到自己的委屈,他觉得自己是实验站的后盾,也起到了巨大的作用,应该和林凡清享有一样的荣誉。这种自欺欺人的说法让郑君觉得十分可笑,拒绝了刘文利请他开具证明的要求。刘文利撂下狠话,恨恨的走了。

齐怀正等刘文利走了,进来问郑君刘文利要干嘛,郑君把刘文利的要求当笑话说了,估计他是想组织材料好提拔连级干部。两人都对刘文利的为人很不屑,商量着一起去牧业队调研,赶在林凡清会议结束前就回来。郑君关切地问起了美月的安排,齐怀正拜托了红柳照顾她,郑君想替月亮争取,被齐怀正堵了回来。

月亮给美月买了衣服,美月躲着不肯穿,一口一个我爹我爹,让月亮这个当娘的很是无奈。红柳过来当了和事佬,两人讨论着,林凡清这两天就应该从北京回来了。

林凡清回到了新疆先来师部报到。大喇叭里正唱着“大海航行靠舵手”的歌曲,院子里贴满了“阶级斗争一抓就灵”等等各式各样的大字报,空气里都弥漫着亢奋的情绪。师长去了总部开会,特意派了司机等着林凡清,还特意留话让他在师部团部都不要停留,直接回家。林凡清隐隐觉得不太对劲,按捺住心里的不安回了沙门子。

和月亮他们热闹了一阵,林凡清和郑君老齐说起了现在的情况,三人都觉得这次报纸上提出的文化大革命很是不一般,好像要出事。林凡清也说了师长的交待,更印证了三人的判断。林凡清提出去师里的几个牧业队看看,郑君准备一起去,老齐嘱咐他们,不管碰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开口。

柳家湖总场里,已经是革委会主任的刘文利来找吴团长,让他和自己一起纠斗资本主义学术权威林凡清和郑君。吴团长坚持他们是为兵团生产建设做出重大贡献的技术人才,不肯和刘文利同流合污。刘文利拿出了师部革委会的通知,免除了吴团长柳家湖总场场长的职务,让他要么和革命群众站在一起,要么去马棚为马。刚强的吴团长拿起行李,选择了马棚,让刘文利很是失望。他让通讯员通知革委会的人开会,晚上就要纠斗林凡清和郑君。

红柳和月亮在实验站提心吊胆,看到远处开过几辆卡车,就觉得一定是来抓老林和郑君的,红柳虽然嘴上说着没事,还是让月亮拿起棍子,准备和这些不讲道理的人拼了。

大牧歌第30集剧情介绍

文革开始后刘文利意图批斗林郑二人 众人合力保护林郑躲入深山继续试验

卡车并没有开往实验站的方向,但是红柳还是很担心。柴师长已经进了牛棚,孩子们都暂时跟着许静芝呆在哈里木家里,但是林凡清不肯躲起来,觉得这是自己的尊严,也是他们这一辈知识分子的尊严。老齐冒着大雪骑马赶来,告诉林凡清刘文利的人明天一早就要来抓他和郑君,让他们收拾东西先躲一躲。林凡清早得到了吴团长的通知,知道刘文利要整自己,听说吴团长也在早上被免职去了喂马,林凡清很为他不平。老齐问林凡清的打算,林凡清早和郑君商量了,准备面对这一切,哪也不去。让老齐急得大骂他们迂腐假清高。

郑君也被红柳叫来了,他和林凡清一样,觉得自己没有犯罪也没做亏心事,并不觉得一个刘文利能做出什么事来。他们从上海到新疆十年了,新疆已经成了他们的家,他们愿意为了这个家付出一切,不愿意东躲西藏。老齐见说服不了这两个理想主义的疯子,急得又是鞠躬又是下跪,求他们不管为了谁,先保住人再说。在老齐眼里,他们是全牧场,全兵团乃至全新疆品种改良的希望,受不得半点损伤。林凡清和郑君扶起了老齐,知道他是偷跑出来报信的,更不愿意躲起来连累他,希望作为他的兄弟,和他一起承担即将到来的滔天巨变。老齐见两人不肯改变主意无计可施,只有骑马走了另想办法。

林凡清和郑君目送老齐骑马在风雪中远去,胸中是一片抗争的豪情,两人一人一句背诵起了高尔基的著名作品《海燕》,呼唤着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红柳和月亮很是担心,只能互相安慰。

老齐赶回牧场,紧急联系李国祥,希望能保住林凡清和郑君。

刘文利一早就安排好了批斗会场,车辆和人员都集结完毕,他意气风发地带领众人出发直奔实验站。

林凡清和郑君夫妇一早打扮好站在实验站小屋外面,等待着即将到来的抓捕。远处开来一辆吉普车,来的是塔北县公安局的,郑君自嘲两人成了香饽饽,没等到刘文利先等到了塔北公安。

刘文利的人扑了个空,知道是塔北公安局带走了林凡清和郑君,刘文利恨上了李国祥,也怀疑自己这边有人走漏了早上行动的消息。他接到报告,学习班的齐怀正半夜偷溜出去,天亮才回来,立刻意识到是老齐给李国祥报了信。

李国祥对林凡清和郑君一通批评,不让他们出房间把他们保护了起来。这两人不肯接受,还是要和刘文利当面对质。李国祥让他们老实呆着,准备请人来说服这两个犟脾气。

刘文利把齐怀正从牧场召到团部,虚情假意的嘘寒问暖,绕着圈子想确认是不是他和李国祥串通,抓人是假保护是真,弄走了林凡清和郑君。刘文利还充满威胁意味地警告齐怀正,别逼自己弄倒他这面不倒的红旗。齐怀正动了怒,紧紧盯住刘文利握住了拳头,刘文利立刻被吓住了,结结巴巴怕老齐揍他,齐怀正轻蔑地告诉刘文利,自己心里真想杀了他,但是自己的手是毛主席握过的,让刘文利别惹恼了自己,省得自己这双杀敌无数的手会不小心弄死他。

林凡清和郑君坐卧不安,林凡清觉得他们两人被塔北县公安局带走,刘文利一定会联系到老齐身上,怕老齐出事。郑君也觉得不能当逃兵,两人准备主动去找刘文利,打开门,许静芝站在门口。

许静芝让两人看着自己,痛斥两人的自私,只考虑了自己的尊严,完全无视了红柳和月亮为他们提心吊胆,老齐和老李为他们甘冒风险,把肩上的责任当作了尊严的赌注。林凡清和郑君都是为了理想,觉得士可杀不可辱,别扭在这一口气上,静芝的一番话说的两人无言以对。

静芝和李国祥商量,刘文利很快就会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国祥如今也被停了职,万一刘文利来要人,还是不安全。许静芝提议让林凡清和郑君搬到花鹿沟后山的无人区,那里进出的路隐蔽,还是天然的草场,既可以保证两人的安全,也能继续种羊的实验。李国祥同意她的意见,准备立刻安排两个人转移。

经过静芝的当头棒喝,郑君林凡清两人意识到他们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也不能辜负那些全力保护他们信任他们的人,乖乖地跟着静芝赶着马车到了花鹿沟的后山。他们需要自己动手挖地窝棚,李国祥给他们准备了步枪和一些粮食衣物,还给他们写了封信,让他们出山之后交出一大批良种羊。

刘文利找到了杨北斗,许诺让他当自己第一小队的队长,要他在一周之内找到林凡清和郑君。刘文利带着杨北斗回到了实验站,来到了自己曾经住过的羊产房大发感慨,把自己和越王勾践牧羊苏武相提并论,然后让北斗在产房地上指定的位置挖了起来,没多久就挖出了一个本子,正是当年刘文利偷小豆子的日记本。

杨北斗以为刘文利要归还豆子的日记,没想到刘文利告诉他,小豆子犯了错误已经被带到了总场,而罪证,就是这本日记。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