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牧歌第33-34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大牧歌第33集剧情介绍

团长去世众人皆心怀愧疚 红柳死别把凡清还给静芝

许静芝痛哭,后悔没有早点嫁给李国祥,有这样有情有义的丈夫,让静芝感到自豪。李国祥费力的低声唱起了歌,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个好姑娘,静芝接着轻声唱下去,李国祥在歌声中就这样闭上了眼睛。

齐怀正难抑心中的情绪,拉着林凡清到了外面的雪地里,让他跪倒之后用鞭子狠劲的抽着林凡清的后背,边抽边骂,如果不是林凡清乱跑,团长就不会死。红柳过来护住林凡清,觉得事情都怪自己。郑君则说都怪老齐,如果不是他贪便宜捡了生病的羊,就不会有后面的事情。齐怀正怔住了,他脱下大衣跪倒在地,让杨北斗捡起鞭子抽自己,边哭边喊,是自己贪便宜的毛病害死了团长。郑君见大家都如此自责,觉得罪魁祸首是刘文利,他情绪失控的拿起拐杖朝着虚无中的刘文利开枪,好像疯了一样。

屋里许静芝依然陪在李国祥的遗体旁,安静地唱完了歌,眼泪止不住地流。

大家一起安葬了团长,但是昔日互相支持的人们因为团长的死责怪着自己,也彼此责怪着。郑君来找林凡清,让他站起来,这样大家才能都站起来。郑君让林凡清去找许静芝,也许会挨骂,甚至会挨打,但这都是林凡清欠许静芝的。对林凡清执着的爱情耽误了许静芝十年最宝贵的青春,当许静芝下定决心开始新的幸福,又是林凡清打破了她的新生。林凡清也觉得愧疚难当,抱住郑君哭了起来。

两人一起赶车去花鹿沟看许静芝。敲了门很久静芝才开,一言不发的背着药箱绕开两人朝外面走。郑君和林凡清都没脸解释也没有勇气去追她,只有默默看着她的身影远去。

红柳在屋里写离婚申请被月亮发现了。月亮觉得红柳疯了,耿直的红柳觉得没法和老林过下去了,要把他还给许静芝。月亮拉着红柳出了屋,让她多想想老林和孩子,不要再纠结了,红柳却难以把自己从罪恶感中解脱出来,难过地跪在地上哭泣。

红柳拿着写好的离婚申请去找阿吾斯奇乡的书记赵大海批准,赵大海推说他们是兵团的人不肯帮红柳办离婚。许静芝正巧进来和赵书记汇报自己走访牧民的情况,赵大海知道许静芝和他们都熟,把红柳闹离婚的事情拜托给了许静芝,自己出门忙别的事去了。红柳认准了赵书记把离婚的事情交给了许静芝,就请许静芝帮她。静芝心存芥蒂,脱口而出,离婚的事情找我,你结婚的时候怎么没想到找我呢。红柳本就有愧,静芝的话更让她觉得当年自己就做错了。红柳向许静芝发誓要把林凡清还给她,转身走了。

红柳把给许牧做的衣服给林凡清,细心的叮咛他注意保暖别冻着,自己和月亮去接替在国界线站岗放哨的小豆子。林凡清没在意,和郑君忙着自己手头上一头可能要早产的母羊。

月亮和红柳到了岗哨,小豆子觉得要变天,让两人小心。等豆子回到临时的实验站,林凡清准备和郑君一起帮母羊做破腹产,积累三代羊的数据。小豆子再一次提醒了要有大风雪。林凡清觉得红柳和月亮都是老兵团人了,而且哨所下面的木屋里还有可以烧火取暖的东西,招呼小豆子给自己和郑君当助手,三人进了屋。

月亮和红柳围坐一起烤火,红柳要按照规定出去巡逻,月亮劝她外面大风大雪不要出去,红柳执意扛着枪出去了,她恋恋不舍的最后看了一眼哨所,走进了风雪里。

林凡清和郑君刚刚成功完成了母羊的剖腹产,小豆子高兴地抱着小羊羔准备给它弄点奶喝,一推门才知道外面下起了暴雪。林凡清担心起了哨所的两人,想去看看他们。郑君拉住他让他不要再折腾了。林凡清烦躁的在屋里等着,越想越觉得不行,还是去了哨所找两人。郑君无奈陪他一起。

杨月亮见红柳久不归来慌了神,也出去找她。林凡清和郑君终于看到了月亮,月亮也发现了在雪地里已经冻死了的红柳。红柳脸上都是雪,却挂着微笑的表情。

红柳静静躺在床上,铁蛋在旁边哭泣,许静芝带着许牧也闻讯赶来。两个孩子都在红柳身边哭成一团。许静芝万没想到红柳用这种决绝的方式实践了自己的誓言,用比离婚更加彻底的形式离开了林凡清,把他还给自己。许静芝在屋外的雪地里跪倒,为红柳哭泣,又返回屋里,看着痛哭的孩子们和痛苦的林凡清叹气。

大牧歌第34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林凡清立誓培育万只种羊方出山 多年后静芝许牧回新疆故友重逢

许静芝让许牧留在林凡清这里陪父亲和弟弟,自己走了。老齐在路上截住了许静芝。老齐希望静芝能留下,经过团长和红柳的事情,老齐生怕林凡清倒下,他希望许静芝能安慰和开导林凡清,帮助他挺过这个难关。许静芝却告诉老齐,林凡清不会垮,因为他根本就没有人心。齐怀正没明白,但是也拦不住许静芝,只有自己到了花鹿沟的后山。

齐怀正让林凡清和郑君和自己一起离开后山,回到沙门子甚至回到上海去。山外有团长,山里有红柳,他担心林凡清在这里压力太大会发疯。林凡清给老齐看了团长写给自己的字条,上面要求林凡清出山的时候交出一个大群的种羊。林凡清把这个当成了自己的动力和活着的目的,抓起纸笔写下了措辞简单的军令状,承诺会培育出一万只种羊。齐怀正看了觉得林凡清已经发了疯,一万只,这等于是把林凡清今后的岁月都绑在了这大山里面。林凡清把军令状放在了郑君面前,郑君笑笑也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齐怀正终于明白了静芝的话,在理想主义者林凡清的心里,装着的不止是普通人的情感,还有比情感更重要的责任和理想。齐怀正也在军令状上签了字,三个人六只手,在摆着简单饭菜的小炕桌上紧紧握在一起。

山里粮食短缺,最后的粮食让杨月亮她们做成了豆饼,发给孩子们充饥。懂事的许牧留了一个给林凡清。林凡清说自己不饿,让孩子们留着自己吃。许牧惦记着许静芝,早上留了一张纸条告诉林凡清自己去找妈妈了,还留下给铁蛋咬了一口的豆饼。林凡清觉得自己没带好孩子,又思念起了红柳,在屋外对着火堆哭了起来,郑君走过来扶住他的手臂,安慰林凡清,一个大男人带两个孩子太难了,就让许牧跟着许静芝吧。

林凡清鼓起勇气带着铁蛋去看许静芝和许牧,却发现早已人去屋空。桌子上许静芝留了封信给林凡清,告诉他自己带着许牧回上海了。团长走了,红柳也走了,老天虽然安排了一次残酷的顺理成章,但是原来相爱的两个人却都没办法再面对彼此。林凡清靠在门边看着天空,若有所失,也如释重负。

十年后,文革结束了,刘文利下了台,被判了十年,齐怀正成了总场的场长,赵大海也从乡长变成了县长,而林凡清和郑君还在山里,完成着对逝者和对自己的承诺。赵大海准备去看看他们,齐怀正也期待着他们出山的那一天。

齐怀正带着总场的老员工和锣鼓队在山口等待着,先出来的是铺天盖地的羊群。林凡清完成了他的承诺,骄傲又激动地向山里的团长报告,自己培育了一万一千一百七十只纯种细毛羊。

1981年,已经成为院长的林凡清正在做实验,兵团书记齐怀正让人请他去给新来的大学生作报告,讲讲兵团的传统。林凡清让他们把大学生带去兵团博物馆,自己也去了。林凡清给学生们讲述了自己的痛苦和挣扎,也鼓励他们扎根新疆,实现自己的理想。一个学生问起了林凡清的孩子,引起了林凡清的注意。他定睛细看,越看越觉得这是许牧,但是这个学生却转身跑掉了,林凡清急忙追上去,才发现又是老齐的安排,这个人就是许牧,他也回到了新疆。许牧告诉林凡清还有个人他一定要见,拉着林凡清来到了博物馆门口,大门打开,许静芝也回到了新疆。两人四目相对,再次抱在一起,留下激动的泪水。

全剧终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