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3集剧情介绍

书澈保释随缪盈见家长 书望秘下令暗助书澈

成伟听了康律师的话后,提出让他帮忙从证人公路巡警处想办法。康律师早就想到这个办法,他拿出事先找到的公路巡警的资料交给成伟。他说自己会想办法处理此事。成伟对康律师善解人意的做法甚是满意。

缪盈病房里,成然眼睛蒙着纱布和露卡一起向缪盈解释他和露卡的关系。成然解释自己和露卡之间只是交易,他答应跟露卡结婚帮她取得绿卡,而露卡则支付给成然一些钱。露卡否认关于交易的说法,她坚持自己跟成然是经过政府承认的合法婚姻。成然越发着急,他责怪都是因为父亲对自己实行经济管制,自己实在没钱了所以才通过这种方式挣钱。成然边说边抱怨父亲,哪知这时成伟却突然出现在病房。成然顿时慌了神。

成然想装病继续留在医院,结果医生告知他眼睛已无大恙完全可以出院。成然不得不强行被父亲拉回家。在成伟美国的别墅里,露卡兴奋地像个女主人一样忙前忙后,成伟十分不屑,他根本不认可露卡这样的儿媳。露卡为证明自己是成伟的合法儿媳,她拿出和成然的结婚证,她还介绍了自己的家庭情况以及和成然拿结婚证的经过。露卡大方地承认,自己找成然结婚真正的目的不是拿绿卡,而是真的喜欢成然。成然急忙撇清自己根本不喜欢露卡,他甚至将露卡直接叫成绿卡。成伟听闻根据美国法律,绿卡最快要两年后才能跟成然离婚,而绿卡本人根本不想离婚,成伟的头都大了。

萧清步行上超市,在回来的路上正好遇到成然开车经过。成然热情地邀请萧清搭乘自己的车,萧清盛情难却地上了车。在车上成然向萧清解释自己跟绿卡的结合只是商婚,两年后他便恢复自由身,而且这两年期间他和绿卡可以各自恋爱。

书澈终于被保释放了出来,缪盈欢快地扑进书澈怀里。两人亲昵地叙了离别之苦,缪盈告诉他,自己父亲成伟也来美国了,这一次,书澈难逃见家长。书澈苦笑,事已至此他不得不硬着头皮随缪盈去见成伟。成伟对书澈十分的友善和喜欢,书澈紧张的心情才慢慢放松下来。在寒暄中成伟和书澈谈了关于他的案子,书澈言下之意对判决结果作了最坏的打算,必要时他可以休学去服刑,他觉得自己犯下的错自己必须负责。成伟很意外,他试探地问书澈能不能找他父亲沟通一下,书澈马上抵触地拒绝找父亲帮忙。

晚上成伟回到房间拿出一张新的手机卡,接着他拨通了书澈父亲书望的电话。成伟把书澈的情况告诉了书望,并把书澈对书望抵触的情绪和反应也如实相告。书望果断地给成伟下令,千万不能让书澈留下案底,更不能让书澈入狱服刑。成伟当即表示自己会让康律师出面帮助书澈,他不会让书澈知道自己在帮忙,更不会让他知道书望也暗中相助。

萧清正式入学后打听打工助学的事。书澈正好入校听到萧清和别人的谈话。书澈善意地提醒萧清,在美国打工还需要取得SSN,这样打工才是合法的。萧清对此事前所未闻,她感激地向书澈表示感谢。

成伟的手下向他汇报找公路巡警交涉的事,手下遗憾地说在美国公务员受贿是非常严重的罪名,无论他们怎么做工作,公路巡警始终不答应。成伟一筹莫展。这时康律师匆匆赶到,他告诉成伟,他们可以再从萧清那里入手。

归去来第4集剧情介绍

缪盈出面求助萧清 书澈误会萧清贪财

康律师给成伟带来一个比较意外的信息,他说自己手下的调查员通过关系了解到,当天的公路巡警中文程度并不是太好,巡警当天其实并没有完全听懂书澈要萧清顶包的请求。成伟十分意外。康律师接着建议称,他们可以找萧清,如果萧清再推翻证词书澈案子就可能推翻。

很快成伟的助理汪若南在萧清回去的路上拦住了她。汪若南开门见山地介绍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他希望萧清能推翻之前在警局的证词,就说她当时并没有听懂警局的问话,故而做出了与实际不符的证词。萧清得知书澈的案子会因此而有转机,便迟疑起来。汪若南看出萧清对书澈的关心,他提出交换条件称,如果萧清能答应出庭翻供,未来三年她高达十五万美金的学费成伟可以全包。萧清疑惑地问他究竟是谁让他过来找自己的,汪若南告诉她这件事是秘密进行的,缪盈、书澈他们都不知道。萧清犹豫不决起来,汪若南塞给萧清一张名片,他希望萧清考虑好后及时联系自己。

晚上汪若南当着成伟的面电话联系萧清,萧清此时心乱如麻,她不敢接听汪若南的电话,也不知该如何回绝他。汪若南执着地一遍遍拨打,萧清无奈之下关了手机。汪若南沮丧地向成伟汇报了此事。成伟不得已只好找来缪盈,他欲言又止地把自己暗助书澈的事告诉了缪盈。缪盈有些意外,她说书澈不希望成伟暗中帮忙做这些事。成伟称自己本不想让缪盈知晓此事,可现在萧清拒绝相助,他不得不如实相告,因为他希望缪盈去劝说萧清。

缪盈来找萧清,她坦白地说萧清一定知道自己此来目的。缪盈感慨地说,父亲成伟常常用他自己的处事方式来帮他们做决定,虽然自己不赞同父亲的做法,但为人父母的一些做法却能够理解。萧清突然打断缪盈说,自己同意帮助书澈。缪盈很意外,她说自己还没有开口求萧清。萧清笑着说自己最为难的事是求人和被人求。

康律师向书澈通报了最近调查的情况。书澈听闻缪盈为此去找过萧清,十分意外,他不解地看向缪盈。缪盈说萧清已答应翻供。康律师告诉书澈,只要书澈在法庭上否认自己曾让萧清顶包,并否认没接到驾照吊销通知,那书澈就只可能被起诉超速,就只会被处罚而不会入狱。书澈呆呆地愣住了。

从康律师那里出来,书澈和缪盈单独坐在车里。书澈不满地问缪盈为什么要背着自己去找萧清,缪盈不得不把大家暗中相助他的事告诉书澈。书澈却似乎并不领情,他问缪盈有没有许诺萧清什么条件。缪盈急忙解释自己对萧清什么承诺也没有做出。书澈感慨万千地说,自己在事发时第一时间想到的是逃避罪责,可就在他入狱的几天里,他想到了很多问题。他语气沉痛地对缪盈讲述了六年前自己在国内的那场车祸。

六年前的2007年,书澈刚大学毕业准备出国留学,那时他跟着市长父亲的司机小陈学驾驶。但因为驾驶技术生疏,慌乱中他撞到正准备过马路的一个女孩。看到女孩倒在血泊中生死未明,书澈吓坏了。小陈一把将书澈从车里拉出来,他叮嘱书澈不要承认开车的事,就当这车是自己开的。年轻的书澈根本没了主意,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家里。父亲书望市长理智地劝说书澈,如果他不让小陈顶包,那他就会因为无证驾驶和交通逃逸被捕,那时他会面临一到三年的有期徒刑,那他出国的签证将会被拒签,他出国留学的事也会泡汤。他损失的不仅仅是这些外在的,他更会因此损失他的名望。书澈闻言非常痛苦纠结,最后小陈替他顶包,而他则按原计划到美国留了学。书澈讲述完往事仍然十分痛心。他说经过入狱那几天的深思,他想明白了很多问题。他说自己犯过的错理应自己来承担和负责,他不能再选择逃避。缪盈终于明白书澈的想法。

书澈想和萧清面谈,萧清正在回家的路上,她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书澈。挂掉书澈电话不久,汪若南突然叫住萧清,他说自己是来向萧清表达感谢的。汪若南递给萧清一个信封,他说以前对萧清承诺的条件仍然会兑现。萧清急忙辩解,自己是因为与缪盈的个人感情而答应帮忙,而不是因为汪若南提出的条件,她拒绝接受汪若南之前提的条件。汪若南唯恐萧清在出庭前反悔,他硬把信封塞给萧清后便匆匆离开。不远处书澈坐在车里呆呆地看着萧清和汪若南见面的一幕。

只见萧清好奇地打开信封,她从信封里掏出一把车钥匙。萧清拿着车钥匙打量着停在身旁的豪车若有所思。萧清这时发信息给书澈问他为什么还没有到,书澈回信息称自己有事暂时不能来了。回完信息,书澈开着车从萧清身旁悄然经过。

萧清拿着车钥匙如同拿着一个烫手的山竽,她联系汪若南告诉他,自己必须马上把车钥匙还给他。萧清承诺自己不会改变答应缪盈的事,她帮书澈是人情。汪若南却坚持要萧清在庭审结束后把钥匙还给自己,萧清还想坚持,汪若南推说繁忙便匆匆挂了电话。倔强的萧清找到汪若南所在公司,然后又一路追随到他现在正在就餐的会所,当萧清在餐厅门口发信息给汪若南让他出来面谈时,汪若南简直无语了。

汪若南出了餐厅非常不满地质问萧清为什么要如此执拗,萧清却仍不改初衷地要把车钥匙还给他。两人互相说服不了对方,争得面红耳赤。这时正在餐厅用餐的成然悄悄走出餐厅躲在柱子后偷听汪若南和萧清的争执。汪若南见摆脱不了萧清便躲进卫生间,他还打电话叫来餐厅服务生撵走了萧清。

萧清愤愤地走出餐厅,成然八卦地追了出去。成然坏笑着打听萧清和汪若南的感情纠葛,他以为萧清是汪若南找的小三,而萧清要归还的车是汪若南大手笔送给萧清的。萧清一时百口莫辩,她只是解释自己和汪若南不是那种关系,她求成然帮忙把车钥匙还给汪若南。至于其它的原因,萧清不想告诉成然……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