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5-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5集剧情介绍

书澈当庭认罪获轻罚 书澈深情向缪盈求婚

成然接下萧清递过来的车钥匙,萧清再三叮嘱他一定要亲手把钥匙交到汪若南手里。成然十分好奇汪若南为什么要送车给萧清,萧清只好答应他等过几天把原因告诉他。

康律师向书澈讲述自己会在庭审时做的相关辩解。书澈呆呆地听着康律师讲述,但他的思绪却回到六年前自己造成的那场交通事故庭审现场。当时书澈躲在法庭门口,他听到法官宣布案情,得知女孩因为车祸双下肢高位截肢,书澈泪如泉涌。书澈过后告诉缪盈,自己每年回国时都会偷偷地去看女孩的生活情况,他直到现在仍然不能原谅自己犯下的错。缪盈看书澈至今仍耿耿于怀的样子安慰他称,不要将此事太放在心上,毕竟他的父母已经赔给女孩足够多的赔偿金。书澈却不赞同缪盈的看法,他对自己犯的错仍然不能释怀。

很快开庭的日子到了,康律师、书澈以及萧清等人都来到庭审现场。法庭上巡警陈述了当时的案发过程,他代表警方向法庭提起对书澈的四项罪名的控诉。康律师非常有把握地提出对书澈有利的证据,以此证明书澈对吊销驾照一事不知,以及对巡警中文水平程度的质疑。巡警当即要求萧清出庭为自己做证,萧清走到证人席位。法警拿出《圣经》要求萧清发誓,萧清发了誓。法官向萧清提问,萧清内心非常痛苦纠结,她呆呆地看向书澈,书澈也目不转睛地看向她。就在萧清不知该如何开口时,书澈突然站起身打破法庭正常程序要求做陈述。

书澈非常郑重地当众承认自己犯下的罪过。法庭上所有人都震惊了,康律师十分沮丧。书澈实事求是地陈述了整个案发经过,他坦诚地坦白了自己整个心理历程和认识错误的决心。法官非常赞许书澈的诚实和勇敢,书澈表述完自己的想法后长长地松了一口气,他如释重负地坐了下来。如此一来萧清没有必要再继续作证。康律师这时站起身向法官求情,求法官看在书澈勇敢承认错误的态度上从轻处罚,让他以接受社区服务的形式接受处罚。

法官最后宣布审判结果,他非常赞许书澈勇于承认错误的勇气,最后法官宣布对书澈罚款一千美元,并罚他一百小时社区服务。宣判结束,尘埃落定,所有人都欣慰不已。缪盈激动地紧紧拥抱了书澈,激动得喜极而泣。

成伟向书望汇报了庭审结果,书望仍然不满,他说这样书澈还是会留下案底,这就是书澈自认为的对的做法。书望非常失望,可事已至此,无法再做改变。书望这时又关心成伟与生意伙伴合作情况,成伟也如实汇报。书望向他提出自己的看法和建议,成伟一一允诺。结束通话后,成伟照例剪毁手机卡冲进马桶里。

一身轻松的书澈拉着缪盈来到海边,在海边的礁石下书澈埋了一个硕大的塑料胶囊。缪盈在他的指引下挖掘出胶囊,胶囊里是书澈与缪盈分别六来年他写给缪盈的情话,每张纸上都承载了书澈对缪盈浓浓的爱意。缪盈感动得紧紧拥抱了书澈。书澈深情地向缪盈求婚,他只想现在马上立刻让缪盈嫁给自己。缪盈眼含热泪地忙不迭地答应了书澈。

书澈跟缪盈回到家里,成伟问到书澈未来的打算。书澈称自己想继续留下来在法学院继续学习。成伟试探地问书澈,他父亲对他的打算有没有意见,他父亲是不是希望他经商。书澈称那是父亲的想法,不是自己的想法。缪盈向父亲解释,学法不一定不能经商,而且书澈现在正在研究一项名叫域名解析服务器的项目。书澈解释了这个项目的原理,他说自己正在找风投。成伟马上提出自己可以投资他的项目,书澈拒绝了。

这时书澈拉着缪盈的手宣布了一件大事,他说自己决定和缪盈结婚。成伟非常震惊,他看着书澈和缪盈甜蜜坚定地拉着手的样子欲言又止地说,自己和书澈的父母还没见过面,他们现在决定结婚太仓促。成伟借口结婚有很多繁琐的事,但书澈却表示这一切都不是问题,他们都成年了,结婚是他们自己的事……

归去来第6集剧情介绍

书澈误会萧清贪财 成伟劝说成然离婚

成伟和缪盈谈自己对她结婚一事的态度,他极力劝阻缪盈现在和书澈结婚,他罗列出种种理由。缪盈有些气愤,她忽地站起身不容劝阻地通知父亲她今晚就去书澈那里过夜。

缪盈晚上来到书澈家里时,书澈正在跟他的父亲书望通电话。书望在电话那头几乎咆哮着反对书澈和缪盈结婚的事,书望责备书澈不该什么事都瞒着自己自作主张,比如他在美国被起诉的事。书澈以为康律师把自己的事都向书望作了汇报,他诚肯地请求父亲放手让自己去努力,他更希望通过自身努力取得成功。但书望却刻薄地嘲讽书澈,说他一直以来根本就是一边享受自己为他提供的优厚的物质条件,一边却跟自己谈自由和自主。书澈极力和书望沟通,但却发现这根本是枉然,电话那头的父亲固执己见。父子俩又一次不欢而散。

书澈挂了电话心情十分沉重,缪盈善解人意地安慰书澈不要太放在心上。她说无论如何自己都站在书澈这边,一定要嫁给他。书澈被缪盈的款款深情感动,他怜惜地紧紧拥抱了缪盈。

萧清听完课准备离开时突然发现坐在同一个教室的书澈,萧清欣喜地迎上去和书澈打招呼。书澈表情淡淡的,他冷嘲热讽地说自己可能挡了萧清的财路,也许萧清已经得到她想要的东西。书澈说完拂袖而去,萧清听得一头雾水,她急忙追出去拉住书澈要问个明白。书澈刻薄地说自己那天亲眼目睹萧清和汪若南的交易,他说自己没想到萧清是这样的人。书澈的言语间充满对萧清的鄙视和不屑,最后他还说自己其实更欣赏那个义正辞严拒绝给自己顶包的女孩。萧清一时有种百口莫辩的委屈。

萧清催命般地将成然召唤过来,成然仍然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萧清质问成然,自己让他转交给汪若南的车他有没有及时还给汪若南。成然不在意地称汪若南已经回国,自己就把车送给了一个朋友。萧清顿时明白,成然拿车还了赌债,她感觉自己这次说不清了。萧清愤然解释了这车的来由,她希望成然早点向他父亲坦白解释清楚。萧清骑车回家,她心里有太多的委屈无处倾诉。

成然晚上回到家时,成伟正等着他。成伟称绿卡的父母明天要过来谈他们俩的事,他交待成然明天无论如何要摆正离婚的态度,叮嘱成然一定要摆脱绿卡,因为他发现绿卡似乎是看上成然赖上成然了。至于绿卡付给成然的那笔钱,全部由他来还。成然本来就对离婚求之不得,他满口答应大喜过望。

次日绿卡和她的父母开着豪车就过来了。成然原本对绿卡没有好脸色,但绿卡的父母豪气地甩手就将开来的新豪车送给成然,并说这是在绿卡的要求下专门给成然买的。这款车原本就是成然喜欢的类型,他对绿卡和他父母的态度顿时有了巨大改变。成伟礼节性地将绿卡父母迎进家门,几个人坐定后成伟开门见山地提出这次他们不是亲家见面会,而是商讨成然和绿卡离婚的事。成伟把目光看向成然,希望他表明态度,成然却早就被豪车收买,他模棱两可地说离不离婚都行。成伟顿时有种被打脸的愤怒。

绿卡父母吃饱喝足满意地离开成家,成伟气得躺在沙发上一副生无所恋的沮丧样。成然送别绿卡一家人后回到家里,成伟叫住他当即宣布,自己要暂时取消他的继承权直到他解除商婚为止,在此期间他也不能到美国的公司里行使股东权和使用公司的资金。成然还要辩解,成伟对这个恨铁不成钢的儿子简直无语,他打断成然要说的话,他现在一句话也不想听成然说。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