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7-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7集剧情介绍

毓文赴美劝阻书澈结婚 萧清打定主意休学救母

早上书澈突然接到母亲毓文的电话,毓文告诉书澈她现在就在机场,明天就到旧金山,她让书澈去接机。书澈十分意外,挂了电话他和缪盈都陷入猜测之中,他们不知道毓文突然来美国的用意。书澈让缪盈明天跟自己一起去接母亲,缪盈提议干脆让书澈母亲和父亲成伟见个面,一起谈谈他们结婚的事。书澈表示同意。

萧清从前一晚一直到早上打电话联系母亲萧云都联系不上,萧清心里不安起来。萧清随后联系父亲何晏,何晏安慰萧清不要胡思乱想,他说萧云一切都好,联系不上只是她的手机坏了。但聪慧的萧清却觉得萧云一定出了什么事,萧清接着联系了小姨。小姨此时正在医院的ICU重症监护室外忐忑不安,接通萧清的电话后小姨根本掩饰不住悲伤的情绪。萧清听出小姨语气里的异常,在她的追问下小姨如实告诉萧清,萧云出了严重车祸,多处骨折还伤及肺部,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萧清难过地泪如雨下,她告诉小姨自己要休学回家照顾母亲,小姨急忙劝阻她不要感情用事,这边的情况他们自然会妥善处理。

萧清深知家里的经济状况,由于车祸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她觉得家里不能再承担得起自己的学费。萧清在深思熟虑后找到学校教务处,她向教授提出休学的打算。萧清把家里的情况告诉了教授,教授表示理解并同意萧清休学。教授善意地提醒萧清休学的最长期限是五个月,如果超过这个时间就视同退学。萧清感谢教授的提醒,她说必要时自己有可能做出退学的打算。

书澈和缪盈从机场接回书澈母亲毓文,缪盈提议毓文和书伟见个面。毓文推脱自己要先倒时差,双方父母见面一事暂时放一放。毓文在书澈房间时说了一大段关于属相、太岁、命理等论调,目的就是劝阻书澈两年内不要结婚。书澈一针见血地指出,毓文说的都是借口,她真正的原因是带着书望的态度和指示来阻止自己结婚。书澈愤怒地抱怨书望太武断专制,毓文夹在儿子和丈夫之间左右为难。

萧清给父亲何晏打电话,她说自己已经知道母亲的情况。何晏掩饰不下去了,他把手机视频对准了ICU病房。萧清看到母亲昏迷不醒躺在病房的样子,她的身上插着各种管子,萧清心疼地泪如雨下。萧清稍稍冷静后告诉何晏,自己准备休学回来照顾母亲。何晏急了,他极力劝阻萧清不要耽误学业,她回来也于事无补,他说所有的事都由他来处理。萧清却坚持就算不休学回来她也要休学留在美国打工,她要替母亲挣医药费。何晏还要劝阻,萧清却打定主意。

毓文继续劝说书澈一定要听书望的安排,近两年内暂时不要结婚。书澈怒斥父亲书望太专权,太霸权。毓文急了,她希望书望书澈父子俩不要再如此针尖对麦芒,希望他们能和平相处。书澈却称父亲的做法根本不可能实现和平相处,毓文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她愤然站起身走到一旁的沙发处掩面哭泣。

书澈慌了神,他不知所措地安慰母亲。毓文哭着说他们家并不像看上去的那么风平浪静,有很多事书澈并不知道。书澈也急了,他急忙追问家里出了什么事,毓文只知道哭却什么也说不出。书澈试探地问母亲,父亲位高权重是不是有经济问题,毓文否认了。书澈又问是不是因为父亲外面有别的女人,毓文吃惊地看着书澈然后哭着承认了。书澈愤怒地想马上给父亲书望打电话,毓文紧张地劝阻了书澈。晚上书澈照顾毓文睡下后,他看着母亲熟睡的样子心如刀割,他没想到母亲受着这样的屈辱和委屈。

萧清开始准备休学的事,何晏不放心地一遍遍打电话给萧清。萧清知道何晏打电话就是来劝阻自己休学,她已打定主意,萧清挂断父亲电话,最后甚至关了手机。

归去来第8集剧情介绍

缪盈目睹成伟毓文暗会 何晏视频劝女放弃休学

萧清把自己休学的决定告诉了莫妮卡,她说自己会收拾好行李马上离开。莫妮卡贴心地陪着萧清坐在屋外台阶上,萧清向莫妮卡倾诉了心事。萧清称父亲何晏是一名检察官,虽官居要职,但一向清正廉洁,家里的收入主要来自母亲萧云给艺考生培训的费用,这笔收入也是自己出国留学学费的主要来源。现在萧云出了车祸,家里没有能力再供自己上学,所以她才坚持要休学。莫妮卡没想到萧清原来是如此自强自立的女孩,她对萧清不禁心生同情和敬佩。

缪盈应书澈要求一早便赶到毓文暂住的公寓去找她,缪盈四顾没有发现电梯的位置,于是走到服务台去咨询。就在缪盈问清电梯位置正准备走过去时,她突然看到父亲成伟出现在公寓大厅。缪盈震惊地看到成伟朝毓文走过去,两人熟稔地寒暄,然后一起往公寓里面走去。缪盈呆呆地看着两人一同离开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这时书澈打电话给她询问她有没有到公寓,缪盈沉思后隐瞒称自己暂时有事还没有过去。书澈不疑有它。缪盈坐在休息区静候父亲成伟出来。

此时毓文在公寓自己暂住的房间里和成伟进行了面谈。毓文有些懊怒地责怪成伟没有把事情处理好,弄成现在骑虎难下的局面,书澈和缪盈结婚只会破坏他们精心谋划的事业的大局。成伟也非常懊恼,他也没料到缪盈和书澈情到浓处竟然在这个时候决定结婚。成伟十分为难,他说他们根本没有理由阻止和说服缪盈和书澈结婚。毓文也一筹莫展,虽然缪盈是她早就认定的儿媳,但现在提结婚却太不是时候。成伟深思后决定将真相对缪盈和盘托出,只有这样才能说服缪盈,而以缪盈向来顾全大局的个性,她一定会理解和让步。成伟和毓文商量完事情离开公寓,缪盈看到成伟离开的背影。

萧清开始收拾行李,成然匆匆赶来向萧清解释自己已经把车子归还。萧清无所谓地告诉成然,自己已经没必要证明清白了,反正她已经决定休学。萧清边说边继续收拾行李,成然被萧清的态度弄得心烦意乱。最后他在离开时霸道地通知萧清,她不能阻止自己喜欢她,他后天还会再来找她。

书澈在送母亲毓文去见成伟的路上顺口问毓文,她和父亲书望之前有没有见过成伟。毓文矢口否认。书澈很不解,书望是燕州市分管城建的市长,成伟的伟业集团是燕州市的大企业,他们互相竟然不认识。书澈没再多想,他们来到缪盈家里。毓文和成伟装出初次见面的样子客套地寒暄,不明真相的书澈微笑地看着他认为的历史性的会面场景,而心知肚明的缪盈却难过地看着毓文和成伟虚假的表演。

书澈在大家坐定后拉着缪盈的手向双方家长宣布,自己决定和缪盈在市政厅登记结婚。毓文表情古怪地一言不发,成伟在短暂的沉默不语后却以满含深情的口吻向女儿表示祝福,他全程都没有再发表反对的论调。

萧清收拾好行李向莫妮卡道别,莫妮卡表示自己不会把房间再租出去,她相信萧清很快会回来的。就在这时门外响起门铃声,萧清以为是成然,结果开门后却发现是教授。教授告诉萧清,何晏因为联系不到萧清便把电话打到自己这里来了,教授没想到萧清休学的决定并没有得到她父母的认可。教授亲自当面拔通何晏的电话,他希望萧清能和何晏再次沟通。

因为教授拨通电话,萧清不得不再次面对父亲何晏。何晏没有再劝萧清,而是将手机视频镜头转向ICU病房。病房里萧云已经苏醒,她虽然仍然很虚弱,但看得出非常清醒。萧云将脸转向镜头,并在护士提供的小面板上颤抖着写下一行字:我很好放心,我们一起加油!萧清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泪如雨下,她久悬不下的心终于稍稍宽慰了一些。莫妮卡贴心地轻抚着萧清单薄的背脊,这时成然走了进来。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