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9-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9集剧情介绍

何鸣赴美寻找缪盈 成伟告知缪盈真相

成然看着萧清泪流满面的样子悄然退出莫妮卡的房子,他呆坐在车里若有所思。萧清呆呆地站在屋里,在沉思良久后她终于重新打开了行李箱。莫妮卡欣慰地看着萧清,她知道萧清终于决定放弃休学。

晚上,何晏给萧清打电话问情况,萧清告诉父亲自己已经退了机票,而且教授还给自己提供了一个收入彼丰的打工机会,学费的问题应该不大,她让父亲放心。何晏歉疚地告诉女儿,自己这些天都在纠结徘徊,他深知只要自己伸手,所有的经济困难都会迎刃而解。萧清钦佩地告诉父亲,这次的事更加证明父亲是多么清廉的检察官,这让她无比骄傲和自豪。

何鸣和千千万万个初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一样,开始他的就业工作。枯燥的工作和单身的生活让何鸣更加思念缪盈。这天宁鸣信步走进清华园,校园里的每个角落似乎都残存着缪盈的音容笑貌。这时宁鸣无意间遇到几个过去的女同学,他听到她们口中提到缪盈的名字。宁鸣激动地走过去,女同学们叽叽喳喳地告诉他,缪盈马上要和书澈在美国注册结婚,她们正在给缪盈录祝福视频。宁鸣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几乎立足不稳,女同学们却把手机塞到宁鸣手里,她们要宁鸣帮忙录视频。

宁鸣那一刻无法遏制地生出一个念头,他迅速地在女同学手机上操作位置共享,这样他就可以根据女同学的手机定位到缪盈在美国的住址。接着宁鸣又作出似乎疯狂的决定,他硬着头皮跟公司请了一周的假,然后在网站贷了一小笔款,接着又定了去美国旧金山的机票。宁鸣直到背着行李走进机场登上飞机,他都觉得自己的做法近乎疯狂。

缪盈回到家时成伟迎上来,成伟欲言又止地问缪盈是不是真的决定明天去注册结婚。缪盈肯定地回答。成伟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缪盈心里也有很多疑问,最终缪盈提出要和成伟好好谈一谈。成伟也正有此意,于是父女俩便坐了下来。缪盈问成伟,他当面赞成自己结婚背后反对的真正原因到底是什么,而且自己明明看到他和毓文见面,他们为什么还要否认互相认识。缪盈心里有太多的疑问,她甚至怀疑成伟是不是想把毓文变成自己的后妈。成伟被这奇特的猜测弄得哭笑不得,他说自己带缪盈去见个人,见了此人后缪盈的疑问自然迎刃而解。

成伟带着缪盈一起去见自己与美国CE公司大中华区的谈判代表鲁尼,缪盈从成伟与鲁尼的谈判过程中得知,成伟与美国在燕州有一个大型合作项目,而成伟的伟业公司正竞标此项目。缪盈似乎明白了其中的原由,书澈的父亲正是燕州市的市长,伟业公司似乎对燕州的竞标完全掌控。成伟结束谈判后悄悄拜托鲁尼帮忙监管照顾缪盈,照顾她的生活并阻止她回国。缪盈正好偷听到成伟与鲁尼的谈话。

缪盈和成伟回到家后,成伟开诚布公地坦白告诉缪盈,明年伟业集团在燕州要竞标一个大型项目,他对这个项目志在必得。所以在竞标成功前他不能让外界知道成家和书家的联姻关系,因为一旦这种关系暴露,他们的竞标结果都会遭到质疑。缪盈终于明白了成伟千方百计阻止自己和书澈结婚的原由,她问成伟是不是之前便认识书澈父母。成伟没有否认,他坦陈他们之间已经认识好几年。

缪盈的眼泪涌了出来,原来成家与书家一直有着利益往来。成伟硬着心肠劝缪盈,自己不是不同意她和书澈结婚,只是希望他们能晚两年,至少要等到伟业集团拿到竞标项目。成伟深知缪盈顾全大局和善良柔弱的个性,他一脸愁苦地劝缪盈帮帮自己。缪盈陷入两难境地,她心如刀绞愁肠百结。明天就是自己和书澈到市政厅登记结婚的日子,现在她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归去来第10集剧情介绍

书澈与缪盈登记失败 宁鸣悄跟踪保护缪盈

成伟作出痛心疾首的样子告诉缪盈,她是伟业集团的继承人,她的个人利益应该让步于集团利益。缪盈的泪簌簌落下,她哭着问成伟,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成伟顿了顿绝决地说:拒绝书澈!他还说因为书澈和书望父子关系本就紧张,所以此事只能缪盈一个人知道,她还不能让书澈知道。缪盈早就泣不成声了,她抽泣着问成伟,他为什么要这些事告诉自己。成伟非常有把握地说,因为他一直知道缪盈是懂大局识大体的人。缪盈心里乱成一团麻,她不知道明天该如何跟书澈说。

缪盈回到卧室默默地流泪,书澈的电话打过来询问明天他们去市政厅登记的事。缪盈忍住心里的痛,装出平静的语气回答书澈,明天自己会在市政厅与他碰面。书澈不疑有它,他把玩着婚戒想着明天就能把戒指亲手戴着心爱女孩的手上,书澈心里激动万分。可这一夜缪盈彻夜难眠。

次日晨成伟看到缪盈早早地起来亲手做了早餐,他观察着缪盈的神色似乎与往日无异。成伟内心忐忑地看着缪盈,缪盈平静地告诉成伟自己现在就去市政厅。此时书澈带着一簇红玫瑰精神焕发地往市政厅赶去。

宁鸣赶到美国,他压抑着内心的兴奋往缪盈手机定位的方向赶去。很快宁鸣赶到市政厅,他看到捧着红玫瑰等在市政厅外的书澈。不多时,宁鸣看到了魂牵梦系的女神缪盈步履迟缓地往市政厅一步步走来,宁鸣感到深深的绝望。然而很快宁鸣便发现异常,缪盈似乎在躲避书澈一直不愿上前,紧接着宁鸣目瞪口呆地发现缪盈竟然面露悲戚之色匆匆离开。

宁鸣惊愕无比,他朝缪盈的方向追去,缪盈的车却刚刚开走。宁鸣赶紧拦车紧随缪盈而去,他一路追踪缪盈来到海边。缪盈孤独地走向海边一块巨大的礁石处久久地站立凝视大海,她想到不久前书澈在此对她的深情表白和求婚。缪盈坐了下来,宁鸣远远地看着缪盈也坐了下来,他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缪盈。

书澈久久地等在市政厅外没有离开,就在他忐忑不安时终于收到缪盈发来的道歉的信息。缪盈发完信息便关了手机,接着她痛不欲生地放声大哭。书澈看了信息丢下红玫瑰沮丧地离开市政厅。此时成伟和毓文正在成家讨论书澈和缪盈的事,他们内心忐忑不安。因为成伟也没有把握昨晚是否说服了缪盈,他们不知道书澈和缪盈此刻是否已成功注册,他们只能听天由命。正在这时书澈回来了,书澈沮丧地告诉他们,缪盈没去市政厅,她只发给自己一条不能注册的信息。成伟和毓文不经意地对视一眼,两人心里都暗暗松了口气。书澈得知缪盈不在家,他急忙跑出去寻找,成伟也担心地下令手下人寻找缪盈。

缪盈驱车找到一家汽车旅馆暂住下来。缪盈刚离开旅馆前台,宁鸣就匆匆推门而入。宁鸣请求前台给自己一个缪盈房间对面的房间,他解释称缪盈今天情绪低落,他想能看得见缪盈确保她的安全。旅馆老板非常负责,她对宁鸣的话将信将疑。宁鸣为证明身份和动机,他将自己的护照抵押给旅馆老板。当晚,宁鸣坐在自己房间里目不转睛地盯着对面缪盈房间的动向。夜半时分,缪盈突然开门走出房间,宁鸣急忙跟踪而去。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