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11集剧情介绍

宁鸣救出缪盈免受害 书澈接回缪盈问实情

宁鸣尾随着缪盈进了一间酒吧,他坐在不远处看着缪盈坐在吧台前,边流泪边喝酒。缪盈几杯酒过后便有了醉意,她趴在吧台上睡着了。这时一个美国大汉装出熟稔的样子走到缪盈身边,他对酒保谎称自己认识缪盈。酒保毫不生疑地同意大汉带走缪盈。宁鸣急忙冲过来阻止大汉,宁鸣和大汉的争执引起酒保的注意。酒保拿过缪盈手包看了缪盈的身份证。

酒保要求大汉和宁鸣分别说出缪盈的名字,大汉根本不知胡诌了一个,酒保马上识破大汉的伪装并扬言要报警,大汉只得悻悻离开。宁鸣背着缪盈回到汽车旅馆,他把缪盈放到她房间的床上。宁鸣感到无比幸福,他从没如此近距离地接触心爱的女神,他也从没在女神面前表现得如此从容。宁鸣呆呆地看着沉睡不醒的缪盈,他激动地凑进缪盈诱人的红唇,但就在两唇将要触碰时,一种罪恶感涌上宁鸣心头。他狠狠扇了自己几耳光阻止了自己再往前一步。宁鸣稍稍冷静了头脑,然后打开缪盈手机,将她的位置与自己手机实施了位置共享。做完这一切,宁鸣悄然退出缪盈房间。

早上宁鸣在旅馆大厅里吃早餐,他听到缪盈向旅馆前台打听自己前一晚是何人送自己回来的。前台服务员是刚从前一晚值班的贝茨太太那里接的班,他一无所知,他建议缪盈等贝茨太太来上班时询问她。宁鸣在旅馆停车场等到贝茨太太,他请求贝茨太太隐瞒自己送缪盈回来的真相。贝茨太太称自己一直在关注宁鸣,发现宁鸣前一晚并没有乘缪盈醉酒而乘人之危,她断定宁鸣是个好人。缪盈在贝茨太太值班时向她打听前一晚的事,贝茨太太谎称缪盈是被警察送回来的。缪盈前一晚本就醉酒断篇,她相信了贝茨太太的话。

书澈彻夜末归地守在成家,成伟成然父子也满心担忧一筹莫展。这时成伟手下的人打听到缪盈暂住在一家汽车旅馆,书澈急不可待地急忙朝汽车旅馆奔去。他除了对缪盈担心外,他心里还有太多的疑问要找缪盈问个清楚。

书澈在前台问到缪盈房间后走了过去,他突然看到宁鸣鬼鬼祟祟地将耳朵贴在缪盈房间的门上,宁鸣仿佛想偷听什么。书澈一头雾水,他慢慢朝缪盈房间走去,宁鸣这时突然悄声离开。缪盈听到敲门声打开门看到书澈阴沉着脸站在门外,书澈目光灼灼地看着缪盈。书澈单刀直入地问缪盈,她为什么没去市政厅,她之前从没表现出不想结婚的想法,为什么一夜之间她便改变主意,那一晚究竟发生了什么。缪盈止不住地流泪,她实在想不出好借口。书澈不依不饶地非要一个合理的理由,缪盈心如刀割。万般无奈之下缪盈谎称自己可能还没准备好结婚。书澈闻言如坠冰窟。

书澈将缪盈送回成家,这一次他没有像往常一样陪缪盈下车。书澈的态度刺伤缪盈的心,缪盈装出无所谓的样子朝家门走去。书澈的车绝尘而去。成伟忐忑不安地将缪盈迎进家门,他关切地询问缪盈情况。缪盈却反问成伟,他和书望的关系恐怕不仅仅是这次的竞标项目,他们之间是不是还有其他关系。缪盈探究的目光紧盯着成伟,成伟不以为意地笑着坦称:投之以木桃,报之以琼瑶!缪盈顿时明白了,她难以置信地反问成伟,如果书澈知道他和书望之间的利益交往,他会不会认为成伟从一开始就是布的局。缪盈痛心地说,如此一来自己和书澈的爱情就变得不纯粹。成伟不屑地笑笑称,纯粹只能是爱情里美好的东西。

归去来第12集剧情介绍

萧清被羞辱书澈相助 宁鸣囊中空再见缪盈

成伟以一副痛心疾首的表情劝缪盈,纯粹虽是爱情里美好的东西,但却不是永恒的东西,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所以,他们要让利益最大化。他说自己和书望合作并没有玷污缪盈和书澈的爱情,反而能使他们的爱情变得坚不可摧。缪盈对成伟的这种论断简直无言以对,她除了默默流泪和无处倾诉的委屈,实在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书澈家里,毓文心疼地给书澈端了面条。书澈长吁短叹,他说自己实在想不明白缪盈为什么会逃婚。他警惕地问毓文,是不是她和父亲向缪盈施加了什么压力,毓文急忙否认。毓文劝书澈不要再纠结于原因,既然缪盈暂时不想结婚,他们不如当成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她希望书澈能将缪盈接回来恢复过去的生活,书澈表示自己根本做不到。

宁鸣根据对缪盈手机的定位找到她正在就读的大学教室,宁鸣混在学生中坐在缪盈身后的位置陪她一起听课。下了课缪盈往外走,宁鸣又悄悄地跟在她身后。缪盈看到书澈也下了课,她心情复杂地迎上去。书澈却冷冷离开,缪盈在他身后绝望地问他,难道他们再也回不到过去的样子,书澈没有回答也没有止步。

缪盈难过地继续前行,在校园的一个角落里缪盈见到萧清。萧清将亲自做的新婚祝福礼物送给缪盈,缪盈告诉她自己和书澈并没有结婚。不远处一直观察和尾随缪盈的宁鸣认出萧清就是他曾在机场撞翻过行李的女孩。

书澈一直执着于缪盈为什么会逃婚,他需要一个解释。书澈主动去找了缪盈,他欲言又止地问缪盈,她之所以逃婚是不是移情别恋喜欢上别的优秀的男孩。缪盈有些哭笑不得,她说书澈可以怀疑别的,但不能怀疑自己对他的爱。书澈见这个理由不存在,缪盈又不肯说出真的原因,书澈沮丧地离开。

萧清在餐厅里看到书澈独自用餐,她走过去和书澈同一桌。这时萧清的香港室友凯瑟琳也走到萧清身边的座位坐了下来。凯瑟琳刚和萧清打完招呼,一个叫劳拉的女孩也走过来坐在了书澈身边。凯瑟琳向萧清介绍劳拉是自己的同学,萧清友好地对劳拉问好。劳拉却冷冷地说自己曾在教授办公室见过萧清,那里她正在哭,而后她得到一份待遇优厚的工作,而那项工作本来是自己在做。

劳拉的话让萧清非常吃惊,她看了看一旁不动声色的书澈,书澈仿佛什么也没听到的样子目不斜视。劳拉嘲讽萧清用发嗲和哭泣的手段从教授那里得到工作,她非常鄙视和愤怒。劳拉说完端起面前的饮料劈头盖脸地泼向萧清,萧清猝不及防惊慌不已。书澈突然站起身冷冷地命令劳拉,他要求劳拉向萧清道歉。劳拉不得不向萧清道歉,萧清却难过地夺路而逃。

宁鸣已囊中羞涩,他再也没有能力呆在美国,宁鸣准备离开。宁鸣再次出现在缪盈的学校,他站在不远处呆呆地看着缪盈和同学们谈笑风生。宁鸣看得出神,全然不知身后不远处书澈愤怒地盯着他。缪盈进了教室,宁鸣失望地转身离开,迎面却看到书澈挡在他面前。

书澈质问宁鸣为什么会出现在汽车旅馆,缪盈悔婚是不是因为他。宁鸣苦笑着告诉书澈,自己没有那个荣幸让缪盈因为自己而悔婚,甚至缪盈都不知道自己的存在。宁鸣把自己不顾一切来美国的经过告诉了书澈,他悲泣地说自己并不想破坏什么,自己只是想来美国亲眼目睹缪盈结婚。书澈闻言愣住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