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第21-2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爱情的边疆第21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获得望远镜 维卡知晓母亲骗局

西三胡同,文艺秋主动来找老张头修鞋,得知她是慕名来找自己,张师傅很是高兴,一旁的文艺秋却借机询问,他是否会修望远镜,见她主动说起此事,张师傅直言他已将望远镜上交,失落的文艺秋只好离开,反被前来的华敏看到。

苏联,维卡偷偷离开家,为了找到望远镜,他拿着笤帚在扫雪,随后,他高兴的告诉祖母,自己有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但此时还不能说出,希望祖母耐心等待。门房,文艺秋为赵大爷打了热水送来,并借口看报纸留下,片刻后,她主动和赵大爷,聊起了望远镜的事情,见她对此事很上心,赵大爷疑惑不解,反被告知只是随便问问,毫无察觉的赵大爷直言,废品收购站或许会有望远镜,闻言,高兴的文艺秋赶忙借口离开。

苏联,维卡下班回来,意外看到加莉娜前来,得知她将母亲带到这里,维卡很是感谢。次日,文艺秋从废品收购站,找到了一个坏的望远镜,在她的再三保证下,废品站的老板决定让她拿走,随后,她拿着望远镜前来修理,反被告知因时代久远,很多零件都配不全,着急的文艺秋只好表示,欲出双倍价钱希望师傅帮忙修理,经不住她的一再恳求,师傅只好答应试试,并让她于三天之后来拿。

苏联,正在上班的维卡,得知母亲意外走失的消息,他忙着急赶了回来,却见母亲躺在床上沉睡,他只好坐在母亲床头凝望,就在此时意外发现床下的药品,待他检查后却见药品从未开封,此时的他才知这一切,都是母亲和加莉娜合伙骗自己而已,随后,他生气质问加莉娜此事,见儿子知道了真相,母亲直言这个骗局都是她设计而已,只因她喜欢加莉娜,更希望她能和维卡结婚,而作为一个母亲,她不愿看到维卡孤独终老,于她而言儿子的婚姻大事,是自己难以忘怀的牵挂,为了宽慰母亲,维卡让她给自己一些时间,他会给母亲一个交代,一旁的加莉娜见他心意已决,她只好难过离开。

修理铺,文艺秋前来取回修好的望远镜,赶忙跑到河边望着对岸的苏联,就在她高兴看时,却发现望远镜少了镜头,着急的她忙原路返回寻找。路上,华敏见文艺秋着急在找东西,她欲上前察看时反被文艺秋躲开,为了不让华敏发现,文艺秋只好借口有事离开。回到宿舍的文艺秋,不断摆弄着望远镜,无法看清远方的她很是失望。次日,得知文艺秋生病,华敏主动前来探望,不明情况的她忙劝文艺秋,到医院检查反被婉拒,见她欲言又止,华敏嘱咐文艺秋,如果有难事可以找组织反映情况,岂料,文艺秋却说她很好,希望华敏不要担心。

门房,见文艺秋脸色不好,赵大爷主动邀请她进屋休息,并劝她遇到难事不要太过拧巴,如果她信得过自己,可以说出实情,见赵大爷主动关心自己,心灰意冷的文艺秋,只好说出她想要一个望远镜的事情。

爱情的边疆第22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和维卡隔河相望 万声回来反被华敏奚落

苏联,维卡拿着铁锹在堆雪人。门房,文艺秋为了得到一个望远镜,思虑再三的她,将和维卡的事情向赵大爷和盘托出,被两人爱情感动的赵大爷同意帮忙。家里,见维卡受伤回来,母亲忙追问缘由,反被维卡转移话题,为了不让母亲担心自己,维卡执意不肯说出实话,无奈的母亲只好恳求,他能尽快让自己抱上孙子。

雪地,文艺秋拿着望远镜眺望时,意外看到河对岸的雪人,不禁潸然泪下,岂料,她的这一举动却被身后的华敏看见。门房,文艺秋高兴的告诉赵大爷,她看到维卡的事情,反被催促让她尽快还回望远镜,为了让赵大爷安心,文艺秋再三保证,绝对不会对人说起此事,经不住她的一再恳求,赵大爷只得同意暂借。办公室,华敏在徐台长门前徘徊,思虑再三的她选择沉默离开。

宿舍,华敏来找文艺秋闲聊,并借机询问望远镜的事情,见她不肯承认华敏只好婉转相劝,并希望她能如实相告,自知瞒不过的文艺秋无奈说出了真相,并高兴直言她已经等了十年,为了能见到维卡,她不介意再等十年。

雪地,文艺秋再次前来,正当她通过望远镜瞭望对岸时,意外看到维卡也在用望远镜看着自己,激动的她赶忙挥手,对望到彼此的两人,都在心有灵犀的向对方打着招呼,并在心里默默互诉衷肠,此时的文艺秋却难掩激动的泪水,她边哭边对维卡诉说着思念,虽然隔着很远但两颗等候的心却离的很近,这一刻的时间仿佛静止般的,在两人无声无息的交谈中,见证着她们的爱情。

一五五电台,万声打来电话寻找文艺秋,得知她不在这里万声只得联系宋绍山,电话里的两人随即开起了玩笑,见他依然惦念文艺秋,宋绍山直言文艺秋已经名花有主,希望他不要再来找她。家里,见万声回来,母亲忙劝他去相亲反被婉拒,郁闷的他只好来找父亲诉苦。

电台,就在华敏要离开时,意外接到万声的电话,得知他着急在找文艺秋,华敏直言她不认识此人,不待万声说完她已挂断了电话。这边,被挂了电话的万声很是无奈。河边,就在文艺秋和维卡互相对望时,意外看到加莉娜前来,担心文艺秋误会的维卡,随即和加莉娜吵了起来,这一幕却被对岸的文艺秋看到,她心绪难平。

苏联,维卡斥责加莉娜不该如此,只因她此举会让文艺秋伤心,见他毫不顾及自己的感受,加莉娜很是生气。电台,万声前来找华敏,就在他高兴要和华敏叙旧时,反被她冷漠以对,不解她为何会忘记自己,万声只好提起往事,为文艺秋感到不值的华敏,决定和他聊聊。

饭店,华敏点了一桌子菜招待万声,为了排遣心里的怨愤,她借故讥讽万声,见她情绪不高万声只好陪着笑脸,得知她已是孩子的妈妈,万声忙高兴敬酒反被嘲讽,为了缓和尴尬的气氛,万声再次询问文艺秋的下落,反被华敏生气嘲讽,见她怒怼自己,万声沉默无语,随后,他欲送醉酒的华敏回家时又被斥责,见他执意询问文艺秋的下落,华敏斥责询问他,既然走了为何又要回来?而文艺秋因在重要岗位,故不方便将她的下落说出,希望他不要再找文艺秋,闻言,万声很是无奈。离开后的华敏却泪流满面。

晚上,万声拿出文艺秋曾为他画的肖像画,沉浸在回忆里的他,回想着两人的过往不禁伤心落泪。次日,当文艺秋在河边眺望对岸时,万声悄悄来到她的身后,反被对岸的维卡用望远镜看到,见两人深情对望,难过的万声只好留信一封后黯然离开,信里的他祝福文艺秋和维卡早日幸福。

苏联,维卡告诉祖母,他要出差几天,得知维卡心事的祖母,向他讲起了她和祖父的爱情,并婉转劝他遵从自己的内心,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