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第27-2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爱情的边疆第27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被逼跳楼 维卡回到莫斯科

医院,宋绍山假扮医生进入病房,看到他前来文艺秋一脸惊讶,岂料,宋绍山却说他没想到文艺秋会如此大胆,见他有意嘲讽自己,文艺秋让他注意说话的语气,为了帮文艺秋度过难关,宋绍山让她听从自己的建议。

随后,文艺秋向公安人员说出实情。原来,宋绍山建议文艺秋,谎称被一个偷渡的外国人强奸。办公室,得知徐台长要停文艺秋的职,华敏忙为她求情,为了解决她的实际困难,徐台长让华敏按最高的标准,给文艺秋一定的生活补助。

苏联,维卡失落的看着河边,加莉娜却为他带来自己做的饺子,并决定无论发生何事,都会陪伴在他的身边。东北,文艺秋来到民政局,为孩子上户口反被拒绝,只因她的情况不符合上户口的条件,闻言,文艺秋只好要求见主任解决此事,反被告知正在开会,见她敷衍自己,文艺秋郁闷离开,却意外看到了在办公室的主任,她忙推门而入,并向赵主任陈述事实,希望她能帮忙反被拒绝,走投无路的文艺秋只好抱着孩子跟在主任的后面。

家里,文艺秋跟着赵主任回来,见她不断的恳求自己,被她缠烦了的赵主任只好让她去找派出所。派出所,文艺秋抱着孩子来找所长,见他执意不肯帮忙,文艺秋只好苦苦哀求,经不住她的一再念叨,马所长让她去找赵主任。自知是推词的文艺秋来到马所长的家里,主动帮他干活,得到她来意的马夫人让她尽快离开,却见文艺秋不为所动,就在两人吵架时,马所长回来他忙劝文艺秋去找赵主任,岂料,文艺秋却执意让他帮忙想办法,为了让她尽快离开,马所长只好答应向上级汇报此事。次日下班后,为了躲避文艺秋,马所长在单位待到很晚才偷偷溜回了家。

早上,文艺秋照例来到马所长家里,帮她洗衣做饭收拾家,为了劝她离开,马夫人只好推说要出门办事,岂料,文艺秋却坚持不肯离开,无奈的马夫人只好来找马所长诉苦,见他一脸无奈,马夫人欲回娘家躲避反被斥责,思虑再三的马夫人只好回家。家里,见文艺秋执意在等马所长下班,马夫人下跪恳求她放过马所长,见状,文艺秋只好离开。

次日,马所长回来见文艺秋离开,正高兴和马夫人闲聊时,却见文艺秋已经做好了饺子,她大方请马所长吃饭,然后抱着孩子离开。河边,文艺秋前来抱着孩子发呆。苏联,得知维卡过境,公安局也在对他进行调查,为了保护维卡,加莉娜主动承认是他的女朋友,并力证维卡过境只是看望他名义上的妻子而已,希望公安人员能谅解。这边,得知加莉娜为自己作证,维卡很是生气,他斥责加莉娜不该擅自做主,只因他不愿因此事连累加莉娜,而为了让维卡断了和文艺秋的联系,加莉娜借机劝他回莫斯科。

东北,华敏来找文艺秋,希望她不要强人所难,只因她的情况太过特殊,需要等公安局调查清楚后才能上户口,猜测到马所长去台里告状,文艺秋直言她也是被逼无奈,耐不住华敏的劝说,文艺秋只好答应不再纠缠。办公室,华敏前来向徐台长汇报此事,高兴的徐台长随即决定给文艺秋补发福利,就在两人商谈时,意外得知文艺秋要跳楼。

这边,见文艺秋要跳楼,大家赶忙前来劝阻,见她不肯听劝,华敏希望她为了女儿考虑,岂料,文艺秋却说孩子上不了户口,这辈子也就无法生活,被逼无奈的她只好选择跳下。医院,见文艺秋打着石膏吊着腿,宋绍山斥责她不该如此,随后,他将马所长救她的事情说出,为了表示感谢,拐腿的文艺秋决定前去看望,见她不能动弹,宋绍山只好背她前去。

病房,见马所长为救自己受伤,文艺秋很是抱歉,马所长却语重心长的劝她不要再折腾,只因户口一事需要耐心等待,闻言,文艺秋一脸无奈。

爱情的边疆第28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难忘维卡 宋绍山追求文艺秋

修理铺,袁师傅认真的为文艺秋修理收音机,并直言收音机太过破旧不好修理,见他一副为难的样子,文艺秋让他大胆去修,得知需要一个礼拜,文艺秋着急让他三天之内完成。苏联,维卡认真的在听收音机,却见加莉娜回来,他赶忙将收音机收起,并表示欲为加莉娜补办婚礼,闻言,加莉娜很是开心。

家里,文艺秋抱着收音机回来,却见华敏前来诉苦,得知她和姐夫吵架,文艺秋好言相劝,就在两人闲聊时,宋绍山主动前来送袍子肉,并借口喝水时意外看到华敏也在,为了不让她误会,宋绍山只好谎称顺路而已,见华敏奚落自己,他赶忙借口离开。晚上,华敏止不住的夸赞宋绍山,并劝文艺秋考虑此事反被转移话题,见她放不下维卡,华敏让她断了念头。随后,趁孩子睡着,文艺秋悄悄起床听起了播音,她不断寻找着维卡的声音却一无所获。

苏联,难以入眠的维卡也在寻找文艺秋的声音,反被加莉娜发现,她忙劝维卡不要以身试法,只因收听外国电台属于违法行为,次日,就在加莉娜下班回来时,却看见维卡抱着收音机,努力在找信号,见她生气维卡直言他只是想念中国而已,希望她不要介意,而他既然回到了莫斯科选择重新开始,就不会再念及过去。这边,为了听到维卡的声音,文艺秋抱着收音机在院里来回移动,虽然她试过很多的办法,却一直找不到信号。

次日,文艺秋拿着收音机再次前来修理,见她嫌收听的台太少,袁师傅直言信号不好是因被干扰而已,并猜测出她是想听外国电台,见她不置可否,袁师傅忙劝她离开,就在两人争论时,意外听到屋里的母亲生病,得知他缺钱的文艺秋赶忙回家拿钱,并劝他去给母亲看病,见她抱着收音机要离开,袁师傅只好答应帮忙,并希望她能为自己保密。

苏联,维卡高兴听着中国的电台,见他滔滔不绝的讲着北京烤鸭,加莉娜很是生气,她认为维卡宁可一个人听广播都不愿和自己聊天。东北,文艺秋抱着修好的收音机回来,待她打开电台意外得知维卡因生病离开了播音岗位,心里很是难过,就在此时却见宋绍山前来送细粮,见他要看孩子文艺秋以孩子生病婉拒,闻言,宋绍山郁闷离开。

家里,见孩子生病发烧,文艺秋只好抱着文文去医院,却被路过的流氓调戏,就在她不知所措时,宋绍山适时赶来将流氓打跑。医院,得知宋绍山恰巧路过,文艺秋猜测他在监视自己反被转移话题,见他为救自己受伤,过意不去的文艺秋忙劝他去包扎,被赶出来的宋绍山却执意不肯离开。

次日,华敏前来看望孩子,并劝文艺秋忘了维卡,见她不愿提及此事,华敏郁闷离开。河边,文艺秋前来眺望却一无所获,就在她失望时却见河里有木排在划,随后,她忙向人询问扎木排的事情,反被告知去找西三胡同的范老三了解此事。

这边,文艺秋前来寻找范老三,得知他已经搬走,她只好来找范老三的女儿询问,见她不肯说出父亲的下落,文艺秋只好跟踪前来,待她见了范老三后,忙说明缘由希望向他,学习扎木排的手艺反被拒绝。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