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15-1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15集剧情介绍

书澈项目找到风投投资 成然相助萧清摆脱春田

萧清忙完手里的活,料理店的职员们又欺生地给她安排更多的活。春田及时出面制止,萧清对春田不禁心生感激。晚上萧清一直忙到很晚,她忙完料理店打烊准备离开时春田却叫住她。春田不由分说地将萧清重新拉进店里,他说自己为萧清准备了夜宵。萧清急忙推脱,春田却直言告诉萧清,这家店本来是不收黑工的,是自己向老板说情后老板才留下她。萧清感念春田的好只得勉为其难地坐下来吃饭。

春田目光灼灼地看着萧清,他说自己之所以愿意帮她是因为自己对她有好感。萧清一时无言以对。春田让萧清先吃饭,他起身更衣。萧清不安地乘机匆匆走出料理店,这时春田给萧清打来视频电话。春田在视频里赤裸着上半身向萧清炫耀他的纹身,萧清吓得急忙挂断电话逃也似地离开料理店。

宁鸣上夜班十分辛苦,但一大早他却定了闹铃强撑着爬起身。宁鸣精心打扮一新后匆匆赶到缪盈的学校,他远远地看着缪盈优雅地喝咖啡吃早餐。宁鸣买了份跟缪盈一样的早餐,他幸福地学着缪盈的举止,仿佛如同和缪盈共进早餐一样。宁鸣感到无比幸福,缪盈却全然不知。不多时宁鸣突然看到缪盈如同小鸟一般朝书澈跑过去,宁鸣的幸福感骤然消失,他沮丧无比。

成然偷偷跟踪萧清才发现她在一家日式料理店打黑工。成然进店找萧清,萧清没有好气地提醒他不要打扰自己工作。成然却点了餐坐下来吃饭,萧清不能赶走进店消费的顾客,只得忍气吞声下来。成然一餐饭吃了两个多小时,萧清催促他离开,成然给了萧清可观的小费,萧清毫不领情地拒收并将成然推出料理店。

萧清很晚才下班,成然竟然一直在萧清家门外等她。成然得知她把校内工让了出去十分不理解,他仗义地说自己以后就在萧清打工的料理店解决一日三餐。萧清识破他的伎俩,她说自己感谢成然,但不需要他以这种给小费的方式帮助自己。萧清说得不卑不亢,成然无言以对,但他却不愿就此罢手和放弃。

书澈突然接到团队朋友彭一的电话,彭一兴奋地告诉书澈,有一家风投公司听说他们的项目非常有兴趣,对方提出马上见面面谈投资。书澈闻言有些难以置信,在彭一的约谈下,书澈很快见到风投公司的负责人。风投负责人听书澈介绍他们团队的项目后,表现得兴致高涨。负责人当即表态马上为书澈项目投资,书澈震惊地提醒负责人一些前期考察过程还没履行。负责人似乎对这些前期工作并不在意,他表现的十分急切。书澈感觉这家风投似乎拿着热钱在作定向投资。

萧清在料理店遭到春田揩油,萧清向老板告状。老板却不愿得罪春田,因为春田的手艺在行业数一数二。老板不仅没有为萧清主持正义,反倒劝萧清接受春田的示好。晚上,萧清关好店门打烊准备离开,春田突然冒出来拦住萧清向她示好。春田急切地求萧清做自己女友,他说自己会让老板给她涨薪水让她做轻活。萧清不为所动地想急于摆脱春田,春田却死缠烂打。

就在萧清与春田周旋时,一束雪亮的车灯光晃了春田的眼。成然潇洒地走下车来到春田面前,他说萧清是自己的女友。春田不信。成然拿出好几张银行卡晃给春田看,他说只要萧清愿意这些卡随便刷。萧清之所以为店里打工不是为了挣钱,而是为了生活的有趣。在成然的嘲讽下,春田灰溜溜地返回了店里。萧清向成然道谢,成然得意地表示不值一提。就在这时,他们听到一声怒吼从店里传出,两人震惊地同时往店门口望去。

归去来第16集剧情介绍

春田报复萧清被解雇 萧清细心莫妮卡被救

春田拿着棒球杆要和成然拼命,成然吓坏了。萧清却沉着冷静地出手迅速打落春田的棒球杆,春田手腕受伤疼得龇牙咧嘴。成然开车送萧清回出租屋,路上成然不解地问萧清的父母为什么没有帮她。萧清非常坚强地说这是自己要感谢父母的地方,他们这么做让自己学会成长和自立。

成然被萧清感动,在将萧清送到家后成然情难自禁地想吻萧清。萧清及时拿包挡住了成然凑过来的脸庞。成然失落地开车回家,在家门口他悄悄地关了车灯防止惊动绿卡,因为绿卡已经让父母买下成然邻居家的房子,她现在正是成然的邻居。然而成然刚到家就发现被绿卡监视,成然十分沮丧。

萧清次日再到料理店打工时,老板愤怒地责骂萧清。老板称萧清伤了春田的手腕,他为此要休息一个月,自己店里的生意因此受到影响。萧清歉意地称自己愿意接受处罚,老板却不由分说地解雇了萧清。萧清沮丧地骑车回出租屋,结果看到莫妮卡呆呆地站在屋外。

萧清走过去关切地询问莫妮卡发生了什么事,莫妮卡一直被压抑的情绪终于找到人倾诉。莫妮卡激动地告诉萧清,自己母亲一年来从没联系过自己,这次她突然从纽约来找自己,她的目的就是为了自己的肾。萧清十分震惊,她不解地看着莫妮卡。莫妮卡愤怒地告诉萧清,自己从没在母亲那里得到亲情的温暖,这次母亲为了救同父异母的弟弟特意来找自己,因为弟弟患了尿毒症需要换肾,她就是让自己去纽约做肾配型。萧清难以置信,她呆呆地看着一向乐观洒脱的莫妮卡痛苦悲伤,萧清劝莫妮卡进屋好好跟她母亲沟通一下。

萧清和莫妮卡刚进屋就看到一只已收拾停当的行李箱。莫妮卡的母亲冷冷地催促莫妮卡跟自己去纽约,不然她就要收回莫妮卡现在住的房子。莫妮卡见母亲冷漠绝情的样子感到彻骨的寒意,她愤怒地摔门而出。萧清担心莫妮卡急忙追出去四处寻找,莫妮卡母亲却一副不担心不在意的冷漠样。

萧清一直找到晚上才在一家旅馆外看到莫妮卡的车。萧清向前台说明情况,她请求前台帮忙联系莫妮卡。前台打到莫妮卡房间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为防不测前台和萧清一起匆匆赶到莫妮卡房间。萧清推开莫妮卡房间卫生间,浴缸里一缸殷红刺眼的血让萧清惊得大呼。很快莫妮卡被送进医院急救。

凯瑟琳和莫妮卡母亲匆匆赶到医院,莫妮卡母亲脸上满是担忧和难过。萧清安慰她称莫妮卡抢救及时已无大碍,莫妮卡母亲庆幸地连声向萧清道谢。萧清陪着莫妮卡母亲等在病房外,莫妮卡母亲向萧清讲述了她当初带着莫妮卡来美国走投无路的境遇。萧清听出莫妮卡母亲被生活所迫的无奈。这时护士通知她们莫妮卡已经苏醒可以探望,莫妮卡母亲激动地想进病房,护士却告诉她称莫妮卡特意交待不见她。莫妮卡母亲失落地离开,萧清看着她的背影心里很酸。

萧清走进莫妮卡病房,莫妮卡虚弱地躺在病床上,完全没有了平时里的乐观活泼和放浪不羁。莫妮卡把自己幼年的经历告诉了萧清,她告诉萧清母亲带着自己刚来美国时的困境,她还说母亲后来找了继父并生了混血的弟弟,她们的经济条件得到很大改善而且她还非常喜欢弟弟。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