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21-2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21集剧情介绍

宁鸣被劫流落街头 书澈回国与父交谈

缪盈在逛一家服装店时无意间与一个女孩擦肩而过,缪盈突然想起三年前自己曾见过这个女孩。当时父亲成伟向自己介绍这个女孩名叫刘彩琪,是成伟的助理。两年前她又亲眼目睹了刘彩琪向书望介绍某公司总经理,这个刘彩琪和成伟书望似乎都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缪盈思忖片刻后想拉着书澈赶紧离开服装店。这时却迎面遇到CE公司大中华区的负责人鲁尼,鲁尼熟稔地与缪盈打招呼,他还称自己很快会回国,他问缪盈有没有东西让自己带回国给成伟。缪盈连连推辞,她表现的很不自然,似乎不愿多说只想急于离开。

就在这时刘彩琪走过来,鲁尼向书澈和缪盈介绍刘彩琪是自己的助理。刘彩琪热情地与缪盈寒暄,缪盈却慌慌张张地仿佛怕言多必失的样子,她推说要赶电影赶紧拉书澈离开。书澈出了服装店疑惑地问缪盈是不是认识鲁尼和刘彩琪,缪盈谎称并不熟悉。但书澈却没有完全相信缪盈的话,他心存疑惑。晚上书澈上网查询了鲁尼的资料,书澈震惊地发现,鲁尼原来是CE公司大中华区的代表,目前正在负责燕州地铁车厢项目。书澈心中有一个巨大的疑问和困惑,一个让他不愿相信的猜测顿时萌生。

书澈公司里的职员们在为华隆这个项目丰厚的盈利欢呼庆祝,书澈却置身事外一般。萧清走进书澈办公室,书澈告诉萧清自己想回燕州一趟,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萧清当即明白并表态一定替书澈保密。接着书澈在缪盈不在家时匆匆留了纸条给缪盈,他只说自己有事要离开几天,并没有说自己要去哪里。

萧清送书澈去机场,她疑惑书澈为什么没有让缪盈来送。书澈告诉萧清,自己此去燕州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缪盈,他说自己办完事会向缪盈解释。萧清疑惑地看着书澈,书澈解释自己是要回去搞清一些事情。

宁鸣这天送外卖时被两人黑人青年盯上,他们打劫了宁鸣抢走了他身上的钱还有送外卖的车。宁鸣口鼻流血狼狈不堪。宁鸣回到中餐馆里,他把身上所有的钱赔给餐馆老板并向老板辞职,他说自己不想再连累老板。老板善意地劝他留下来,但宁鸣却坚持离开。

宁鸣带着仅剩的十美金踯躅在美国街头,吃住已经成了他目前最大的问题。就在宁鸣走投无路时,他用仅有的十美元买了一张彩票,绝处逢生的是他中了两百美元的奖金。宁鸣喜出望外,他先用这些钱好好地吃了顿饱饭。这笔小小的意外之财让宁鸣困顿的境地稍稍有了些许的缓解。

书澈回到国内,他情绪低落眉头紧锁。书澈突然回家让毓文又惊又喜。缪盈一直打不通书澈电话又不知他的去向,缪盈忧心忡忡。晚上缪盈拨通了书澈在燕州家里的电话,毓文接到电话还以为缪盈也随书澈回到国内。缪盈从毓文电话里方知书澈回了国,她掩饰内心的震惊叮嘱毓文不要把自己打电话的事告诉书澈。

晚上书望回家,书澈随父亲书望一起进了书房。书澈问父亲是不是负责地铁车厢项目,书望点头。书澈又问缪盈父亲的伟业集团和美国的CE公司是不是联合竞标此项目,书望称这一点自己并不清楚,但他知道伟业集团正积极准备参与竞标。

归去来第22集剧情介绍

书澈质问父亲真相 缪盈误会书萧关系

书澈问父亲书望知不知道伟业和CE合作竞标的事,书望平静地回答称伟业与哪家公司合作自己并不清楚。书澈问父亲,伟业有没有利用自己和缪盈的关系参与竞标。书望非常公正地回答称,他和成伟虽然是儿女亲家,但两家都比较低调,也不会利用这个关系。

书澈决定不再拐弯抹角,他把风投公司的事以及华隆集团的事告诉父亲,他直接告诉父亲自己觉得成伟是通过自己变相行贿父亲。书澈原以为父亲对这些事一无所知,原本以为父亲闻言会非常震惊,哪知父亲却表现得风轻云淡。书望还叮嘱书澈将这些事从记忆里删除,他理直气壮地说这些事都是有合法的手续,书澈应该平静地接受而不要想太多。

书澈终于忍不住哭泣,他哭着问父亲能不能放手让自己独自奋斗去争取,他不希望父亲因为自己而违反原则做一些违法违纪的事。从六年前父亲的司机替自己顶包开始,他就一直担心自己会把无限制地从父亲那里索取变成习以为常甚至主动索取。书望却不赞同书澈自以为是的想法,他坚定地告诉书澈,自己早就看淡名利,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书澈。书澈无法说服父亲,他哭着回到自己卧室。书澈擦干眼泪马上从网上订购了飞回美国的机票。

次日晨的早餐桌上,毓文见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用餐十分欣慰,书望也表示晚上会争取早点回来一家人共进晚餐。书澈却面无表情地告诉父母,他已经订了下午飞回美国的机票。毓文有些愤怒,书望却平静地说自己下午会亲自送书澈去机场。下午书望在送书澈去机场的路上仿佛自言自语说,作父母的尝过艰苦的日子,他们都竭尽所能倾尽所有的为儿女付出一切。他说这就叫有一种冷叫爹妈觉得你冷,有一种给予叫爹妈觉得你要!书望无言以对。

书望亲自将书澈送到登机口,书望最后叮嘱书澈,自己觉得成伟是一个有理想和抱负的企业家,即便没有缪盈的关系,他也希望能把地铁项目这项工程交给伟业集团来做。书澈直视着父亲的目光问他,他们阻止缪盈和自己结婚是不是与此有关。书望没有否认。书澈最后拥抱父亲后走进候机厅,书望久久凝视着儿子离开的背影。而在书望收回目光走出大厅时,书澈又回头凝视着父亲的背影。

书澈直到登上飞回美国的飞机时也没有与缪盈联系,他依旧只是通知萧清到机场接机。但书澈不知缪盈一直联系不上他担忧不已,缪盈甚至订了回国的机票正赶往机场准备回国。萧清匆匆赶到机场,她看到书澈孤单地坐在他们第一次在机场见面的地方。萧清突然感觉书澈的身影显得非常落寞无助,她知道那是连对缪盈都无法敞开胸怀的真实的书澈,萧清心里骤然生起怜惜。

萧清和书澈在停车场取车离开时,正赶到机场停车场的缪盈吃惊地看到了他们。书澈请萧清跟自己去一个地方,书澈把萧清带到海边大礁石处。书澈告诉萧清自己此次回国的原因,他把父亲分管市政项目的事、伟业集团竞标的事、华隆集团合作的事等等一系列事情告诉萧清,他说自己这次回去就是为了向父亲求证。

书澈忍着心里的悲痛告诉萧清,从自己被诉四项罪那时开始,所有的事件所有人都知道,而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而缪盈从逃婚那时就应该知道这些事,她直到现在对自己什么也不说,证明她愿意被她父亲操纵,让她也让自己变成她父亲操纵的棋子,自己现在才明白他只是成伟全盘计划中的一部分。书澈面带微笑却泪光闪闪地说着这些,萧清知道书澈心如刀割般地难受。书澈痛心的是自己被操纵被欺骗,他更痛心地是自己被欺骗被利用的感情。

此时缪盈在书澈家里收拾着自己的行李,她将自己的东西装进行李箱后难舍地离开了书澈的家。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