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23-2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8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23集剧情介绍

缪盈意外重逢宁鸣 书澈无法面对缪盈

萧清将书澈送回家,萧清忍不住向书澈表示被信任的感激,她还说自己感觉书澈挺特别,因为所有的人可能都会把书望成伟的做法看作理所当然,而书澈却不这么认为。书澈听了萧清的话不禁苦笑。书澈进了家门才发现缪盈已经搬离。

此时缪盈独自拉着行李箱踯躅在夜晚的街头,她情绪十分低落,心里早已是阴云密布细雨绵绵。宁鸣坐在广场正中,他吹奏着在清华校园里拾到的缪盈的陶笛深情而陶醉。宁鸣之前只为借陶笛倾诉对缪盈的思念,却无意间发现路人们扔了些钱给他。宁鸣发现这个生财之道,所以连续几晚他都在这里卖艺。这晚宁鸣又在此吹奏,陶笛凄婉的声音如歌如泣,缪盈正好走到此处听到笛声,她看到了宁鸣。

宁鸣看到缪盈又惊又喜手足无措,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突然瞥见缪盈的行李箱,宁鸣关切地问缪盈这么晚要去哪里。缪盈强忍的悲痛顿时如决堤的洪水,她忍不住哭泣起来。宁鸣手忙脚乱不知该怎么办,他把自己的围巾围在了缪盈脖子上。一晚上宁鸣都非常贴心又善解人意地陪伴在缪盈身边,他什么也不问。缪盈最终还是忍不住向宁鸣倾诉了自己情感的困扰,宁鸣默默地聆听着。

宁鸣送缪盈回家,缪盈问宁鸣现在有没有女朋友。宁鸣不敢正视缪盈的眼睛,他说自己有喜欢的女孩,只是她是别人的女朋友,自己的爱是一种无望的爱。缪盈似乎明白宁鸣话里的意思,想到自己和书澈的爱情缪盈忍不住落泪。宁鸣手足无措地想安慰缪盈,缪盈却说自己不需要安慰,有他陪伴就好,只是这种陪伴却不能经常有。宁鸣当即表示可以经常有,他谎称自己也在此留学,只要她需要自己可以随叫随到。

次日晨萧清担心地去看望书澈,她已经知道缪盈不辞而别的事。萧清问书澈有没有联系缪盈,书澈沮丧地称,缪盈不辞而别就证明她已经猜到自己回燕州的原因,缪盈不说自己更无法主动和她说。萧清离开书澈家时,成然正好过来找书澈,他看到了萧清。

晚上成然问缪盈,她和书澈分开的事是不是跟萧清有关,他说自己看到萧清从书澈家里出来。缪盈否认了,但她还是说自己感到萧清最近怪怪的。萧清放学后主动去了缪盈家里找她,萧清开门见山地问缪盈为什么会搬回来住。缪盈却感谢萧清去机场给书澈接机。萧清听出缪盈误会自己和书澈的关系,萧清于是把书澈回燕州以及无法面对缪盈的事和盘托出。缪盈叹息估计书澈现在一定会觉得他们的爱情没有那么纯粹了。

成然拉着缪盈帮忙参考买东西,而萧清也故意拉书澈去买东西,然后他们装成偶遇的样子。就这样书澈和缪盈意外地重逢,两人有些意外也有些尴尬。萧清赶紧拉着成然闪人,他们留下缪盈和书澈独处。

归去来第24集剧情介绍

缪盈书澈重归于好 成然聘用宁鸣代考

缪盈和书澈在成然萧清的撮合下猝不及防地见面。缪盈呆呆地看着书澈,书澈也目不转睛地盯着缪盈,书澈缓缓地朝缪盈走过去。就在两人面对面时,他们都想着对方先开口,可两人都迟迟未说话。缪盈伤心地谎称自己还有课而匆匆离开,书澈一动不动没有叫住缪盈。

宁鸣在网上寻找兼职,他看到一个本科高等数学考试诚聘枪手的广告,宁鸣犹豫再三后联系了对方。很快对方把宁鸣约到一家餐馆面谈,对方是一个中国小伙子,因为宁鸣没有携带毕业证,为验证实力对方扔给宁鸣一份试卷要他当场完成。宁鸣信心十足地快速准确地完成了试卷,对方对宁鸣的表现十分满意。

很快真正的雇主出现与宁鸣面谈。雇主原来是成然,为掩饰身份成然谎称自己名叫鲁迪,他打量宁鸣后觉得宁鸣不仅能力出色而且还和自己长相外形非常相似。成然与宁鸣谈了报酬,宁鸣被优厚的报酬震惊地喜出望外,很快两人达成愉快的合作协议。

缪盈回到家里时保姆正好出去买菜不在家,她在燃气炉上烧了水便坐下来看书。不一会睡意袭来,缪盈睡了过去。结果炉子上的水溢出来浇灭了燃气。幸亏保姆买菜回来及时发现缪盈煤气中毒赶紧将她送到医院。缪盈在医院有惊无险地抢救过来,成然沮丧地给萧清打电话告诉她缪盈煤气中毒的事。萧清却觉得这是个促成书澈和缪盈和好的好时机,成然十分认可萧清的计策。

萧清装出慌张的样子告诉书澈缪盈煤气中毒正在医院抢救。书澈顿时慌了神,他开车带着萧清飞驰地往医院赶去。成然见书澈赶来,他故意指责绿卡没有照顾好缪盈,两人演戏企图唤起书澈对缪盈的内疚和歉意。结果缪盈听到病房外的吵闹探身出来,书澈见缪盈安然无恙便返身准备离开。缪盈叫住书澈,她诚肯地说自己为父亲做的事向书澈道歉,同时自己也向他道歉。书澈背对着缪盈一言不发,但他的眼泪却止不住地淌了下来。书澈不置一词地离开了医院。

早上萧清做好早餐去叫莫妮卡,莫妮卡拿着验孕棒呆呆地坐在马桶上。莫妮卡云淡风轻地告诉萧清自己怀孕了,但到底是谁的孩子她也不清楚。萧清替莫妮卡担忧一时没了主意,莫妮卡却毫不犹豫地决定马上联系医生做手术拿掉孩子。萧清非常震惊,但她还是尊重莫妮卡的决定。

成然拖着缪盈的行李出院,书澈却早早地等在医院门口。书澈见缪盈出来不由分说地上前夺过成然手里的行李箱,然后一把拉住缪盈让她跟自己回家。缪盈乖巧地上了书澈的车。在书澈家里,缪盈依偎在书澈怀里委屈地把自己这些天来的纠结痛苦向书澈倾诉,书澈心疼地安抚心爱的女孩。书澈问缪盈还有没有事情瞒着自己,缪盈脑海里闪现出刘彩琪的样子,但最后她还是摇摇头称自己再没有别的事瞒他。书澈感慨地说希望他们今后坦诚相待,不要再对对方有所隐瞒。

莫妮卡这些天心神不定,眼看马上做手术的日子就要到了,莫妮卡越发地失魂落魄。晚上莫妮卡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激动地告诉她弟弟的肾源已经找到。莫妮卡激动万分,她表示会和母亲一道替弟弟祈福。

成然替宁鸣准备了全套行头让他代考。宁鸣穿戴与成然一模一样的行头后,果然与成然一般无二。成然将宁鸣送到学校考场,宁鸣信心十足地往考场走去。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