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25-2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25集剧情介绍

莫妮卡决定生下孩子 宁鸣扮成然求学上课

莫妮卡正准备去诊所做流产手术时突然接到母亲打来的电话,母亲在电话那头喜极而泣地告诉她,弟弟的肾配型手术成功。莫妮卡也激动万分。这时母亲在电话里深情地告诉莫妮卡,非常感谢她上次到纽约来,母亲说自己其实很爱她。莫妮卡挂了电话百感交集,也就在那时她重新做了决定。莫妮卡告诉萧清,从弟弟重新获得新生这件事上,她才觉得原来能活着就算是平淡的人生也是十分庆幸的事,所以她决定生下这个孩子。

宁鸣替成然代考取得了A的好成绩,成然非常有诚信地付了宁鸣五千美元的酬金。但宁鸣还是劝成然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事,因为他觉得代考就是一种欺诈行为,也是自己人生的污点。成然却振振有词地说,代考这事虽然不好,但自己父亲看中的却是结果,自己花钱能让父亲高兴也是一种孝顺的行为。宁鸣感觉成然说得似乎很有道理。接着成然乘热打铁了说了自己下一步要和宁鸣谈的生意。

成然告诉宁鸣,下学期有一门让人闻风丧胆的科目金融工程。成然让宁鸣从代课一直到代考一条龙的服务。宁鸣极力推辞,成然却将酬金一升再升。英雄气短的宁鸣最后屈服同意了。很快成然带宁鸣去改造了形像,又帮宁鸣租了房子,他还给宁鸣定下在学校学习时的规矩,让他尽量在不引人注目的情况下完成学业通过考试。成然离开为宁鸣租赁的房屋后,宁鸣躺在这间属于自己的出租屋里,想到再也不用为租房和生计烦恼,宁鸣眼里禁不住热泪长流。

就这样宁鸣开始了时而是宁鸣时而是成然的双面人生。半年过去了,宁鸣在成然的大学里平安地度过。这天教授上课时突然点了成然的名要他回答问题,宁鸣只好站起来替成然应答。教授十分欣赏宁鸣的才华,他诚挚地邀请宁鸣加入他的研究团队。宁鸣非常意外和犹豫,他百般推辞。

缪盈突然给宁鸣打电话请他吃饭,宁鸣喜出望外。宁鸣在餐馆和缪盈见面后,缪盈看到宁鸣怪异的打扮不禁瞠目。缪盈告诉宁鸣自己还约了弟弟成然过来,结果成然与宁鸣看到对方时都惊呆了。缪盈看到两人一模一样的装扮也非常意外,成然和宁鸣都默契地否认认识对方。但成然和宁鸣都心中戚戚,他们都意识到以后再也不能同时出现,尤其是同时出现在缪盈面前。

毓文来到美国看望书澈,书澈仍然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毓文苦恼地告诉缪盈,这半年来书澈很少跟家里联系,她知道书澈仍然心存芥蒂。

莫妮卡的母亲来美国看莫妮卡,她恼怒莫妮卡怀孕半年了才让自己知道。莫妮卡称如果自己早点告诉母亲她可能会逼自己去打掉孩子。谁知母亲这次却赞同莫妮卡生下孩子,她还希望把莫妮卡接回伦敦的家里照顾她生产。莫妮卡却毫不领情,她坚持要自己生下并养育孩子。母亲恼怒地只得飞回伦敦。

归去来第26集剧情介绍

毓文超市突遇小三 书澈弄清所有真相

书澈陪母亲毓文到超市购物,毓文突然看到挺着孕肚的刘彩琪。毓文激动地冲到刘彩琪面前,她愤怒地质问刘彩琪为什么会在美国,她肚子里的孩子到底是谁的。刘彩琪没有回答毓文的问题,反而满面笑容地和书澈打招呼。毓文难以置信地问书澈为什么会认识刘彩琪,书澈解释她是缪盈朋友的同事。毓文双目圆瞪地看着刘彩琪,她逼问刘彩琪孩子到底是谁的。刘彩琪以一副胜利者的笑容轻蔑地看着毓文不予回答,接着转身便潇洒地离开。

毓文匆匆回了住处,书澈看着阴沉着脸的母亲敏感地猜到刘彩琪的身份,他问母亲刘彩琪是不是就是她以前说过的小三,毓文点头承认了。毓文再也克制不了心中的疑惑,她拨通了书望的电话,她要问清刘彩琪的孩子到底是不是书望的。书望接到电话面对毓文的质问他急忙否认自己跟刘彩琪的联系,他说自己并没有安排刘彩琪去美国,他也不清楚刘彩琪的孩子到底是谁的。但毓文却不相信,她激动地咆哮着在电话里要求书望不能让刘彩琪的孩子生下来,因为一旦孩子生下来那无异于一颗定时炸弹,随时会炸得书望身败名裂。书望这时紧张地问毓文,书澈在不在她的身边,他是不是能听到他们通话。书望命令毓文到房间去打电话避开书澈,他不希望书澈知道他们之间的事。

毓文强压心中的愤然和悲痛回到房间,她愤怒地指责书望,如果不是为了他的名望和声誉,自己何至于满腹的委屈无人倾诉不敢倾诉。毓文说到这些早已泣不成声。书望内疚地向毓文道歉,他说自己确实和刘彩琪分开了。他紧张地说自己会马上安排人过去处理此事,在此之前她不要有任何举动,也不要对书澈说什么。毓文结束通话走回到书澈身边时,她谎称是自己过于敏感误会了书望,她说刘彩琪早就和书望断了。但书澈却想到了那天在商场遇到鲁尼和刘彩琪的情形。

书澈心里五味杂陈,他强压心中的愤怒回了自己的家。次日书澈佯装平静地问缪盈,她到底还有没有事隐瞒自己,缪盈心存侥幸地回答称没有了。书澈直接问出刘彩琪到底是谁,缪盈知道再也隐瞒不了,她告诉书澈刘彩琪三年前是父亲的助理,除此之外再没有其它事情隐瞒。书澈愤怒地告诉缪盈,刘彩琪是自己父亲的情人,缪盈震惊地瞠目结舌,她急切地辩称自己确实不知此事。但书澈却眼含热泪地质问缪盈,他们之前说好不要再对对方隐瞒,可缪盈还是没做到。缪盈称自己是不希望这些事影响他们的感情,可书澈说自己不想自欺欺人地做鸵鸟。书澈不顾缪盈的劝阻坚持要去找刘彩琪。

书澈来到鲁尼的CE公司要求见鲁尼,在秘书去通报鲁尼时,书澈无意间瞥见秘书办公桌上的通讯录,上面正好有刘彩琪的地址。书澈用手机拍下地址离开了CE公司。书澈敲开刘彩琪的家门时刘彩琪十分意外,她知道书澈能找到这里就证明他知道了一些情况,她爽快地答应会回答书澈的一切问题。书澈问她关于她腹中胎儿的事,刘彩琪直接回答孩子是书望的,是书澈同父异母的弟弟。自己来美国也是书望安排的,这个孩子书望是不知道的,自己之所以坚持要生下这个孩子,是想用来证明自己和书望之间的感情是真实存在的。

书澈心中的猜测被刘彩琪一一证实后他沉默地在一旁沙发坐了下来。书澈问出最后的疑问,他问刘彩琪,她接近自己父亲、到鲁尼公司上班以及种种是不是成伟一手安排和策划的,刘彩琪承认了。她说最初成伟和书望联系很不方便,成伟把自己介绍给书望后自己就成了他们之间的联络员,只是感情这种事却不是安排就能产生的。刘彩琪为此向书澈和他母亲道歉,但书澈已经无话可说,他准备离开。刘彩琪不解他为什么不替他母亲愤然,书澈以一种绝望的眼神看着她说,愤怒根本没用。

书澈拖着疲惫的步子回到家里,缪盈紧张地看着他。书澈告诉她,刘彩琪承认了一切,所有的事情都是成伟一手策划和安排的。缪盈表示无可奈何,她说自己也无法改变。书澈平静地说,缪盈的隐瞒和顺从等于默许了成伟的做法,她无异于助纣为虐。书澈痛心地说自己跟她不一样,他做不到是非不分。她的父亲成伟利用钱色拉自己父亲书望下水,自己和她的感情也做不到纯洁无瑕了。缪盈祈求地看着书澈,恳求他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