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外楼第9-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楼外楼第9集剧情介绍

家柱为报效国家决定继续留在军校 杜小笙和家宝化干戈为玉帛

洪家柱在黄埔军校作厨子,他为孙先生做了一桌杭帮菜,尤其是一道东坡肉,孙先生赞不绝口。为了对他表示嘉奖,教官孙振提前录取他为黄埔军官生,并破格提拔他为少尉级炊事员,以后炊事班由他统领,但家柱的愿望是投身革命,不是做一个厨师。广州闹罢市,军校好几天没吃到荤腥了,孙教官弄了一些肉,让家柱做一顿东坡肉给大家解馋,没想到家柱提拔遭人嫉妒,有人偷偷地往煮东坡肉的锅里下了药,同学们吃后上吐下泻,家柱被惩罚削一夜土豆皮,并被罚做第二天全校学生的饭菜。

家宝带着阿文赶到广州,按照家柱给秋水信上的信息一路找到黄埔军校,孙振听家宝说要带家柱回去,告诉他军校有制度,不能来去随便,一口拒绝了他的要求,但答应让他们兄弟见一面。家柱见到弟弟来看他十分高兴,听到父亲被害的噩耗悲痛万分,家宝告诉哥哥现在洪家需要一个掌舵的人,所以姆妈叮嘱自己一定要把他带回家。家柱知道孙教官不会让自己走,他拉着家宝跳窗逃跑了。孙振发现家柱逃跑派人去追,兄弟二人分开去码头。家柱先赶到码头去候车室买票回,发现孙振派兵来找他,这时家宝和阿文也来到码头,家宝给家柱一身便装让他换上,三个人躲在乘客里。来找家柱的士兵到处搜查,没发现家柱,他们看船马上要开了,已经没人上船,认为家宝不在这里,去别的地方找人了。家宝和家柱、阿文在船开的最后的几分钟匆忙登船。家宝担心孙振的兵追上来,和阿文去甲板看情况,让家柱去客舱躲藏,家柱在船开的最后一刻改变了主意,他留下一封信下船了。

家宝去广州找大哥,楼外楼由李春贤暂时掌管,她让父亲帮她想办法解决杜小笙三天两头来闹事的问题,李百盛想起杜小笙有个姐姐,他曾经帮过杜小笙的姐夫。

家宝回家,洪老夫人看到家柱的信很生气, 但家柱却对大哥在信里说国难当头,他要先报效国家的想法很赞同。洪老夫人担心家柱不回来苦了儿媳春贤了,春贤倒是表现得深明大义,表示支持丈夫选择报国尽忠。

杜小笙又到楼外楼捣乱,李百盛请杜小笙的姐姐来到楼外楼,杜小笙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对姐姐很尊重,他被姐姐一番教育很羞愧,再加上洪家宝也给他台阶,他表示以后不会为难楼外楼,并和家宝一起喝酒。喝得烂醉的杜小笙被家宝安排在阿文的床铺上休息,这时青帮在杭州火拼,大当家派人来找杜小笙,家宝说杜小笙喝醉了,没让他去。

李春贤见父亲帮忙摆平杜小笙的事,把父亲请到自己房间,要父亲以后不要再管洪家的事了,她担心楼外楼在家宝手里生意兴隆,家业会落在家宝手里,李百盛惊讶女儿的心机,告诉女儿“合与真”才是为人之根本。

赵田雨听孙警官说青帮的老大过江龙和老二云中虎在上海为了争夺地盘窝里斗,最后弄得同归于尽的下场,如今青帮只剩三当家杜小笙,这杜小笙又是杜月笙的干儿子,孙无忌认为杜小笙会被提拔当青帮杭州堂口的老大,他来找赵田雨商量提前做好对策。

家宝去看秋水,知道她病了,他带着范大夫去看她。范大夫给她开了中药,家宝把大哥给她的礼物给她,还把大哥的情况告诉她,让她不要担心,秋水伤感家柱一时半会回不来了。

楼外楼第10集剧情介绍

洪老夫人用典故教育家宝和春贤要和睦 余督军三姨太被赵田雨唆使欲买楼外楼地皮

杜小笙不来楼外楼捣乱,楼外楼生意兴隆,家宝很高兴,让阿文把之前杜小笙来楼外楼蹭吃蹭喝时留下的“墨宝”拿去烧了。这时刘胖子来了,要花大价钱来买杜小笙的“墨宝”,家宝这才知道杜小笙成了杭州青帮的老大,连忙冲去后厨抢救下“墨宝”,并且对杜小笙的字一番鼓吹。家秀兴冲冲地跑来告诉母亲和嫂子,青帮的刘胖子用八十块大洋买走了杜小笙的四副字,洪老夫人把家宝找来问怎么回事,告诫他少招惹青帮的人,不能敛这种不义之财,再说这字是当初春贤要留下的,不然早被家宝一把火烧了,他没资格卖。

刘胖子开丝绸铺,邀请杜小笙赏光开业典礼。杜小笙进入店铺,墙上赫然挂着他写的歪歪扭扭的字,杜小笙知道刘胖子的心思,一高兴就把二当家的交椅赏给了他。青帮兄弟听说楼外楼有大哥“墨宝”,争先恐后地来到楼外楼买,家宝因为那些字大部分已经被烧掉,只得慷慨地表示自己更看重兄弟情谊,不能拿它换银子。这时杜小笙带着刘胖子来楼外楼,家宝的这番话说让杜小笙很感动,他更感谢那晚他醉倒在楼外楼,过江龙派人找他去增援,家宝没让他去,他要是去了,也许就回不来了,家宝也算是他的救命恩人。他警告手下的兄弟,以后谁敢在楼外楼闹事,就砍了他的胳膊,要结交家宝这个兄弟。

余督军的大舅爷曾肥来找赵田雨,赵田雨带他来到老燕京喝酒。这曾肥的妹妹是余督军的三姨太,她现在住在城里的老宅,想在西湖一带找地皮建一栋别墅,曾肥想到了人脉广的赵田雨,让他帮忙物色个好地方。赵田雨一听有了主意,示意要酒席上作陪的李半仙给看风水,李半仙假装为难,问如果风水好的地方有人盖了房子怎么办,曾肥表示可以用钱买下来,再说杭州城有谁敢不给余督军的面子。

春贤经常去后厨帮忙,让三槐师傅教她做菜,她做了菜让水根师傅和三槐师傅品尝,但水根对春贤的这一做法并不赞同。家宝让阿文把卖字的八十个大洋送去给春贤送去,春贤觉得二弟这是在讥讽自己,到洪老夫人那里告状,洪老夫人把家宝叫来让他给嫂子道歉,家宝认为卖杜小笙的字画就是开玩笑,字是嫂子让留下来的,钱给她也应该,没想到嫂子会这么想。洪老夫人看二人心中有了芥蒂,给他们讲了“西湖醋鱼”的典故,告诉他们一家人无论何时都不该猜忌,应该相互帮衬,春贤听了抱歉不该猜忌二弟,家宝也诚恳地向嫂子道歉。

李半仙有了主意,他和赵田雨商量,让曾肥买楼外楼的地皮盖别墅,到时后院给三姨太造别墅,前院还可以让赵家做生意,这叫借势取势。他们正在商量,阿干来赵向赵老宋,原来阿干就是楼外楼的奸细,他是赵老宋的表外甥,赵老宋让阿干到楼外楼当伙计,就是让他去学楼外楼的厨艺,但楼外楼有些菜的配料和秘方都是保密的,连三槐都不知道,他只能经常带点楼外楼的消息回来。赵田雨问他家宝是如何结交杜小笙的,但阿干不知道, 但他听说二少爷前一阵子去广州找大少爷,但大少爷没回来,投奔孙中上闹革命去了。赵田雨一听觉得有文章可作。

家宝为了继续推进“以文兴楼”.的理念,再请范德池和廖永志出主意。三人商量将戏文引进外楼,并革新菜名菜式,将杭州千百年来的传说典故引入菜品中。家宝又请两位帮自己想想办法如何把赵田雨写的牌匾拿下来,阿干来上菜在门外听到,急忙去向赵老宋汇报。

洪老夫人的大姐病重,她要回去看大姐,家宝找了汽车送母亲去。洪老夫人临走前叮嘱家宝要管理好楼外楼,要对嫂子多加关心照顾。

李半仙带着曾肥和余督军的三姨太去楼外楼用餐,在路上他大赞楼外楼是风水宝地,称要在那盖别墅,余督军就会文治武功,百代永昌。孙警官陪三人来到楼外楼包间,家宝不知道他们的心思,好生招待。李半仙从包间出来和家宝提出余督军要买楼外楼的地,家宝一口回绝,骂李半仙没安好心。春贤知道了这事赶来,知道李半仙受人挑唆,要家宝千万小心,她去给父亲李百盛打电话商量。

李半仙回到包间添油加醋一番挑唆,三姨太一听气得饭也不吃了,怒气冲冲地就走,家宝因为菜已经上了,客人没结账追到门口,听三姨太骂楼外楼的菜不好吃解释了几句。孙警官在一旁说家宝的兄弟是青帮的杜小笙,他把谁都不放在眼里。这话激怒了曾肥,曾肥狗仗人势让带来的几个士兵按住家宝,他连甩家宝几个耳光,打得家宝口鼻流血。赵田雨和赵老宋在对面的楼上看热闹,赵琳涵闻声也来到窗前看,看到家宝受欺负,冲下楼问他们为什么光天化日之下欺负百姓。曾肥打完人还不解恨,下令孙无忌将家宝带回警局,李春贤也赶到门口, 问他们凭什么打了人还要把人带走,有没有通缉令。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