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第33-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温暖的弦第33集剧情介绍

管惕和占南弦兄弟决裂 占南弦欲澄清一心绯闻

管惕的师兄想挖管惕去他们公司,管惕刚开始比较抗拒,但他师兄向他许诺会大力支持他的研发项目,管惕不禁心动了。

管惕到台球室见占南弦和高访,高访着急地问他这几天的行踪,管惕却说他们既然不愿投资他的项目那他就没有必要来公司上班。占南弦向管惕解释,公司最近的现状确实不适合投资他的项目。管惕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辞职,听了占南弦的话他很失望,曾经一起奋斗了七年的兄弟因为意见不合而决裂。

代中这次虽然赢了官司,但他们内部的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这是朱临路最担心的,他和温柔进行视频会议,温柔告诉他最近公司有几笔总账去向不明,她需要时间去调查,这话正巧被从门外经过的朱令鸿听见了。讨论完公事,温柔拜托朱临路在英国照顾好温暖。

朱令鸿拦住准备要下班的温柔,他突然提出要请温柔吃饭,这让温柔有了戒心,她百般拒绝,朱令鸿却还厚着脸皮纠缠着温柔,留睿见到立马给温柔解围,温柔告诉留睿朱令鸿请她吃饭的目的,就是因为她最近查的几笔账目都和他有关。

周相苓约了一心和占南弦一起吃饭,她有意撮合一心和占南弦,占南弦明白母亲的用意,为了不让她们抱有不切实际的希望,占南弦明确表明了自己心里只有温暖。周相苓无法原谅温暖,她态度坚决地反对占南弦和温暖复合,占南弦不想为这件事和母亲闹翻,只能先行离开,这顿饭还没开始就闹得不欢而散。一心安慰周相苓,让她不要着急逼占南弦做决定,并体贴地表示自己会一直等着占南弦,周相苓为一心的懂事而感到欣慰,她表态自己只认一心这个儿媳妇。

潘维宁一直默默关注着一心的一举一动,见她对占南弦还是不死心,不禁大发醋意,他发出狠话一定要让占南弦跌到谷底,随后打电话让人盯住管惕,尽快安排中间人和管惕签约。

占南弦找一心商议,他想对外澄清他和一心之间的绯闻,因为他不想让温暖误会他们的关系。一心却说这个时候澄清绯闻,会让外界误会她是个嫌贫爱富的人,会毁了她的事业,占南弦却认为一心迟早得自己去面对这个事实。

二叔听说朱令鸿在外面借了不少外债,他到公司来质问朱令鸿,朱令鸿告诉他他拿公司的钱抵了外债,二叔听到这个消息非常生气,他拿自己不争气的儿子和潘维宁做对比,真是人比人气死人,朱令鸿请求父亲帮他解决这件事,他们父子之间的谈话正好被留睿听见了。

潘维宁带一心回到她曾经居住过的老房子,一心回到儿时的家,不禁放下了防线,仿佛又回到了童年时的美好时光。一心感谢潘维宁为了做的一切,这时潘维宁乘胜追击,他帮一心赎回了她母亲的玉镯,一心看到这只玉镯,脑海里都是对往事的回忆,当年她母亲身患重病,她想当了玉镯给母亲治病,但她母亲坚持不肯卖,可是后来为了给她买电脑,她母亲竟然把玉镯卖了。这只玉镯对一心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一心终于被潘维宁的真情打动,她忍不住抱住了潘维宁。

温暖在英国一直接受着心理治疗,可是她的失眠状况并没有得到改善。

温暖的弦第34集剧情介绍

朱临路回国清查账目 管惕下定决心辞职

朱临路等温暖离开心理咨询室后,才见到找李医生了解温暖的治疗情况,李医生告诉他温暖有意把自己封闭起来,不过和七年前相比,已经有了好转。朱临路得知这个消息暂时放心了,他向李医生告辞,在门外遇到了温暖。温暖见到朱临路很惊讶,朱临路告诉她他已经知道她恢复所有记忆的事情了,他希望她能放下过去的事,不要再折磨自己了。温暖却说自己需要一段时间来消化过去的记忆。朱临路想留下来陪温暖一起治疗,温暖却不愿他再为自己付出了。

温柔和留睿已经查出了代中几笔账目的蛛丝马迹,他们相信很快就会查出个水落石出。而这边朱令鸿正坐立不安,他担心不出两天温柔他们就会查到他头上,他向朱邑求救,但朱令鸿牵涉的金额巨大,朱邑也有心无力,朱令鸿提出把他们手上的股份卖掉,朱邑不愿轻易放弃股权,他安慰朱令鸿,他会想办法解决这件事。

朱临路把温暖恢复记忆的事告诉了温柔,温柔急着要到英国来看温暖,朱临路劝她遵循心理医生的话,不要给温暖过多的关注,反而给她造成心理压力。温柔只能作罢,接着她向朱临路汇报了公司的状况,有些事希望他回来处理一下。

管惕的师兄把管惕引荐给潘维宁,管惕感到不悦,潘维宁巧舌如簧,他夸赞管惕其实才是浅宇的核心,但这样的核心却在浅宇得不到重视,如果他来到益众,他会把他放在第一位,并给他话语权。潘维宁早就拟定好了合同,拿给管惕参考。

朱临路回国了,温柔告诉他朱令鸿挪用了大批的公款,这笔数目会对公司的年终报表有很大的影响,朱临路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堂弟只能摇头叹息。

管惕向占南弦递交了辞职信,他和占南弦之间的误会很深,他认为自己在浅宇受到了压制,得不到重视。高访想从中劝阻管惕,但管惕去意已决,管惕一直埋怨占南弦执意投资王教授的项目,但和代中打官司时又不尽心,临阵脱逃,导致官司败诉。高访向他解释官司败诉不是占南弦一个人的责任,如果他们两个有能力处理这件事的话,即使占南弦不在官司也不会输。管惕并没能理解高访的用意,反倒误会高访把责任推到他身边。占南弦希望管惕慎重考虑辞职的事,但管惕对他们的误会至深,他留下辞职信转身离开。看到管惕离去的背影,占南弦想起了当年他们三兄弟一起创业的情景,他们三人走到今天不容易,却因为一些误会而要分道扬镳。

管惕就这样离开了,浅宇的员工看见了都窃窃私语,丁小岱也指责他临阵脱逃、不讲义气。管惕向她解释自己离开后,如果发展顺利的话还能帮助浅宇。丁小岱相信管惕的为人,她依依不舍地拥抱了管惕,和他道别。

朱邑见朱临路和温柔正在清查账目,他知道朱令鸿的这个劫已经过不去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