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弦第35-3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温暖的弦第35集剧情介绍

潘维宁暗中购买代中股份 温暖得知浅宇危机急回国

朱临路带着一身的疲惫回到家,他父母想给朱令鸿求情,朱临路告诉父母,朱令鸿这次的窟窿太大了,他不能损害其他股东的利益来帮朱令鸿补窟窿。朱临路父亲还是希望朱临路给他们一些时间去解决这件事,毕竟家丑不能外扬。

朱邑为了补朱令鸿的窟窿,让代中的同事帮他把他们父子在代中的股份转让了出去。

朱临路已经查清了朱令鸿的账目,他让朱令鸿离职,朱邑却说他们会拿钱把帐补平,没必要小题大做非得开除朱令鸿。朱临路告诉他们挪用公款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必须严厉处理。

朱邑表示他们会补上亏空,朱临路担心他们的钱来路不明,于是就让温柔去查这笔资金的来源。

一心心里对比着占南弦的绝情和潘维宁的痴情,她的感情一时有些摇摆不定,助理劝一心不要痴恋占南弦,而忽略了对她痴心一片的潘维宁。一心明知占南弦并补爱他,但她却不甘心,她坚持了七年,不想就这样放弃,明明知道没有结果她也要坚守着。

潘维宁向管惕许以重任,在浅宇那边感觉受到冷遇的管惕恨不得对潘维宁掏心掏肺,他爽快地答应了潘维宁和他签订合同。

管惕的突然辞职,让占南弦和高访猝不及防,高访连夜赶做出了浅宇海外的销售数据,而占南弦连家都没回,两人为了公司没日没夜地加班加点。

高访让占南弦去英国找温暖,占南弦却说他就是去了也没用,其实这七年他一直有温暖的消息,他经常半夜会接到温暖的电话,温暖总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他也曾经去英国找过她一次,可是却亲眼看到她和朱临路在一起,当时占南弦误会了他们的关系,所以连温暖的面也没见就回国了。现在占南弦虽然知道了温暖和朱临路之间并没有男女之情,但温暖的执意离开,说明她自己有过不去的坎,现在追到英国去逼她反而会适得其反,不如让她冷静一下。

高访提议找人来顶替管惕的位置,占南弦为了给管惕留一条回头的路,暂时不招新人,而由自己亲自管理研发部。

温柔告诉朱临路,朱邑和朱令鸿父子把他们手上的股权卖了,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他立马打电话问朱邑把股权卖给了谁,朱邑却说这一切都是中间人操作的,他并不知情。朱临路大怒,他担心买他们股权的人手上还持有代中的股份,从此代中就不在是他们朱家的了。

温柔和留睿吃饭时,温柔一直牵挂着公司的事,留睿见她心不在焉的样子,便关心地问她,温柔告诉他代中的部分股份被二叔卖了,当时留睿的表情很古怪,温柔开玩笑地问是不是他买了。这时他们突然看到潘维宁,温柔担心潘维宁背后搞鬼。

温暖一直思念着占南弦,伦敦的街头上到处充满着回忆,她在伦敦街头闲逛时突然从报纸上看到浅宇爆发了危机,她立马打电话向温柔证实。温柔不想让她担心,便故意隐瞒她,只说是报纸夸大其实。

潘维宁突然出现在代中的股东会议上,告诉朱临路他现在是代中的第二股东,原来朱邑父子的股份卖给了潘维宁。朱临路虽然和潘维宁是发小,但是遇到了生意,朱临路还是很慎重的,他担心潘维宁会用对待他大哥的手段来对付他。潘维宁告诉朱临路他想和他强强联手,共同把代中带向辉煌,但如果朱临路不配合的话,他也就不顾朋友情谊了,在这种形势下,朱临路只能选择和潘维宁合作。

温暖回国了,她告诉温柔过去的事情她都想起来了,温柔劝她放下过去,温暖知道有些事情根本不可能放下,不过她这次回来就是要勇敢地去面对。温柔告诉温暖她会陪她一起去面对所有的事。姐妹俩难得放松心情,坐在秋千架上诉衷肠,可是以前痛苦的回忆总是挥之不去,她们聊到父亲的去世不禁抱头痛哭。

潘维宁赶尽杀绝,他拿出之前浅宇和益众签订的合同来找占南弦解约,占南弦质疑他挖走管惕根本不是支持他创业,而是为了升级他们益众的产业链,潘维宁大方地承认了事实。

高访在公司突然晕倒了,一下子失去了两员大将,占南弦更加手忙脚乱。

朱临路非常后悔一直没有提防潘维宁,他和占南弦斗得死去活来,却不想让潘维宁钻了空子,温柔表示她会支持他,陪他并肩作战。

温暖的弦第36集剧情介绍

温暖极尽全力助南弦 潘维心赢得一心芳心

温柔告诉朱临路温暖已经回国了,她希望他找机会向温暖解释一下合同的事,朱临路却说温暖已经明确拒绝了他,他现在有点害怕面对她。

高访胃出血的情况非常严重,需要住院治疗,医生告诉占南弦高访身体透支严重,占南弦不禁深感歉意,因为自己连累了高访。

温暖悄悄来到浅宇公司外,她默默地看着占南弦的身影,就是不愿现身。温暖准备离开时正巧遇到了丁小岱,两人约着去吃饭。其实占南弦从窗户里看到了温暖,温暖的归来给他带来了一丝安慰。

丁小岱把浅宇最近的情况一一告诉了温暖,她满心期待地希望温暖能够回来帮忙,但温暖有自己的顾虑,她现在还不方便回来,并叮嘱丁小岱,不要把她回来的消息告诉占南弦。

温暖告诉温柔她今天在浅宇看见了占南弦,看到了占南弦憔悴的身影她很难受。温柔却告诉温暖因为潘维宁的介入,代中也遇到了危机。温暖表示她现在帮不上朱临路,不过占南弦那边她倒可以助一臂之力,原来她父亲曾经有个叫利奥的学生现在是浅宇正在洽谈的投资人。

占南弦来医院探望高访,告诉他如果利奥能够投资浅宇,他们就会有资金继续投王教授的项目,高访终于放宽了心。他们提到了管惕,占南弦告诉他潘维宁给管惕投资了一家公司,不过以潘维宁的心机,应该不是诚心支持管惕的项目,而管惕又没有经历过商场的险恶,担心他会吃亏,不过两人又觉得让管惕受点挫折有利于他成长。

占南弦和来医院探望高访的温暖擦肩而过,高访见到温暖回来踏实了好多,他希望温暖能够站在占南弦身边支持他,温暖明白高访的意思,她这次回来就是为了帮占南弦度过危机的。

利奥的公司愿意给浅宇投资的机会,现在需要他们出一份公司未来发展的计划书,占南弦让丁小岱去准备计划书,这可把丁小岱给难住了,正一筹莫展时,温暖打来了电话,温暖让丁小岱去学校附近给占南弦买午饭,计划书就交给她来完成。

管惕告诉潘维宁他的研发项目还不太成熟,但益众现在的发展计划迫在眉睫,他担心现在签署合约会跟不上进度。潘维宁为了说服管惕签约,故意拿他的项目和浅宇王教授的项目做对比,并表态自己绝对相信管惕的能力。

潘维宁兴师动众地来探一心的班,面对潘维宁的体贴,一心心里一阵暖意。一心想给她父亲买套房子,潘维宁立马就给她看了几个不错的户型,潘维宁总是想到她前面去了,一心很感动。潘维宁让一心澄清她和占南弦的绯闻,一心却说她在浅宇遇到危机时澄清绯闻,会让外界认为她是个嫌贫爱富的人,并向潘维宁保证,她现在已经决定和他在一起了,一定会对他一心一意的。

占南弦见到丁小岱给他买的午餐正是他最喜欢吃的,他问丁小岱从哪里买的,丁小岱因为答应过温暖要保密,于是就说是自己随便买的。丁小岱劝占南弦让温暖回公司,占南弦告诉她温暖回不回来由她自己决定。

温暖去见了周相苓,为当年的事向她道歉。周相苓虽然接受了温暖的道歉,但丧夫之痛她永远忘不了,她还是希望温暖不要再来打扰占南弦。

丁小岱把温暖帮她做的计划书拿给占南弦过目,占南弦一眼看穿了这不是丁小岱的手笔,故意根据计划书的内容问了丁小岱不少问题,丁小岱却答不出来。占南弦觉得这份计划书出自温暖之手,也就没有责难丁小岱,

管惕偷偷来看丁小岱,他想从丁小岱口中打听占南弦和高访的情况,丁小岱告诉他高访生病住院了,管惕很担心。

管惕在病房门口徘徊,他想进来又不敢进来,高访在病房里看到了他便叫他进来。两人简单地聊了一些工作的事,高访告诉管惕,占南弦一直等着他回来。

潘维宁想把管惕的项目投入生产,管惕却觉得自己的项目还不成熟,还不到时机。潘维宁拿出他们签的合约,合约上规定管惕开发的所有项目全部归益众所有,这时管惕才明白潘维宁当初说的根本和合约内容不一样,只怪他太大意,根本没有仔细看合约。

投资人竟然亲自上门来找占南弦谈合作,这让占南弦感到很意外,投资人告诉他温暖出面找过利奥,但真正让利奥下定决心投资的是浅宇的项目和发展前景,并告诉他以后浅宇和利奥公司负责对接的人是温暖。

温暖告诉温柔她要回到浅宇工作,她这次回来就是要弥补占南弦,帮他一起度过这次的难关。

温暖和占南弦再次在公司相遇,时间仿佛停留在这一刻,两人话虽不多却满怀深情。这次温暖是代表着利奥公司来协助占南弦的,占南弦还是把温暖安排在六十六楼工作。

对于这次温暖主动回来帮他,占南弦心里充满了幸福感。

周相苓得知温暖回到浅宇,她怒气冲冲地来质问占南弦,并逼着占南弦让温暖离开,占南弦告诉温暖这次是代表着投资公司,他无权决定她的去留。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