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投资人第35-3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金牌投资人第35集剧情介绍

袁瑞郎牵扯人命案被谴责 昊辰事败孟薇被逼自首

袁瑞郎拿出求婚戒指送给苏晋,希望苏晋和他在一起,五年前两人是互相喜欢的,但是当时袁瑞郎并没有向苏晋求婚,苏晋当时以为两人一定会结婚,结果空等一场,五年过去了,一切物是人非,错过了的感情再也不能挽回,苏晋将戒指丢进红酒杯里,拒绝了袁瑞郎。

袁瑞郎觉得两人合适最重要,但苏晋觉得喜欢最重要。袁瑞郎相信苏晋是个超理性的人,迟早会认清她和方玉斌之间的不可能,袁瑞郎将戒指送给苏晋,如果有一天苏晋想清楚了,可以随时带着戒指来找他。

苏晋回家后看到方玉斌发的微信,方玉斌一直催她将保安的下落说出来,言语中透露着莽撞和无礼,苏晋想起和袁瑞郎之间的默契,对方玉斌有些失望,但还是将保安小华的下落说了出来。

小华只是一个普通打工族,前阵子卡上突然多处三十万,又一笔全部转走,这个过程如果细查,很可能会被认定为违法洗钱。苏晋早就将小华的账目查的一清二楚,小华担心自己牵扯到违法犯罪的事情,只能将当天的事情告诉了方玉斌和苏晋,当天是孟薇让他帮忙,屏蔽了昊辰财务的监控信号。

苏晋当着方玉斌的面,将他电话删掉,表示这是最后一次帮方玉斌的忙,自此之后,两人就彻底分手,再不相见。

方玉斌想带着小华到公司跟孟薇对质,到了荣鼎公司楼下,发现围了许多记者要见袁瑞郎,方玉斌从记者口中得知,袁瑞郎牵扯到一桩人命案,方玉斌震惊不已,小华趁乱逃跑了。

当年袁瑞郎刚担任上海荣鼎的总经理,用强硬手段收购了政和国际,爆出段政和在老家另有妻子,犯了重婚罪,段政和被袁瑞郎威胁,答应签订和合同,但后来觉得有愧于公司老员工,所以跳楼自杀。

方玉斌联系不上袁瑞郎,于是跟苏晋打电话,苏晋去袁瑞郎常呆的那家餐厅找他,发现袁瑞郎并没有想象中的沮丧,反而有一种解脱感。

对于政和国际的事情,袁瑞郎一直很自责,丁总也是抓住了这个把柄,所以才能一直威胁袁瑞郎,袁瑞郎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肮脏的人,不配拥有最幸福平凡的生活,所以才一直游戏人间,整天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因为他觉得自己不配跟谁结婚。

苏晋说起自己对父亲的态度,她故意冷落父亲,就是为了让父亲对母亲内疚一辈子,但每次看到父亲内疚痛苦,其实她更加难过。原来表面光鲜亮丽的他们,内心是最自卑的。

燕飞让保安控制了方玉斌,抢走了方玉斌的手机,删除了当天方玉斌和袁瑞郎捉奸的视频和照片,方玉斌手里没了威胁燕飞的证据,但是他已经知道了孟薇转走昊辰五千万的事情, 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描述了出来,燕飞装作毫不在乎的样子,将方玉斌打发走了。

燕飞猜测到方玉斌是找到了保安小华,所以才这么有把握,如果事情曝光,他们都会坐牢的,燕飞想让孟薇抗下这件事,孟薇不肯,燕飞便用孟薇做的一些假账威胁孟薇,如果这些假账被发现了,只会使孟薇加刑。

孟薇打110报警自首,方玉斌带着小华来荣鼎,正好碰到警察将孟薇带走,孟薇将所有责任都揽到自己身上,她对戚羽的死很内疚,现如今这局面,她也算解脱了。

这次燕飞弃车保帅,牺牲了孟薇,保全了自己,虽是无计可施之举,却很高明,方玉斌又没能绊倒燕飞,又气又恨,说一定要亲手将燕飞送进监狱。

荣鼎董事会临时聚会,大家就袁瑞郎的新闻讨论起来,丁总没有反驳,说袁瑞郎的问题再大,终究只是道德问题,但孟薇牵扯的可是刑事问题,费总被将了一军,无话可说。丁总向股东们表明,这次金盛的事情,他决定亲自出马,股东们觉得丁总出马还是比较靠谱的,也就都不计较袁瑞郎那件事了。

金牌投资人第36集剧情介绍

袁瑞郎三番两次求婚苏晋 方玉斌被冷处理孤立无援

袁瑞郎的离职手续都办完了,他来公司收拾自己的私人物品,燕飞故意对他一阵奚落,让袁瑞郎感受到被扫地出门的感觉。

袁瑞郎临走时候,建议燕飞找个风水师来看看,因为这个办公室风水不好,否则他也不会被小人暗害,被逼辞职。

方玉斌送袁瑞郎离开公司,袁瑞郎想让方玉斌跟他一起走,方玉斌不肯,他决定留在荣鼎,跟燕飞死磕到底,无论如何也要将燕飞送进监狱,为戚羽的死付出代价。

荣鼎公司有个系统,能够记录公司所有电脑近半年的聊天记录,袁瑞郎将这个系统的密码给了方玉斌,相信电脑聊天记录里面,一定会有燕飞的黑料。

燕飞做了太多亏心事,被袁瑞郎的话吓唬到了,又不好意思去找什么风水师,就自己在手机上搜索风水位置,将办公室的摆设都换了方位。

苏晋爸爸来邀请她晚上一起去看舞台剧,苏晋说自己晚上有会要开没时间,这时袁瑞郎也来找苏晋,拿了一样的舞台剧门票邀请苏晋,袁瑞郎终于从荣鼎解脱了,心情很好,一进苏晋家门就开始跳舞,却没料到苏晋爸爸也在房里,袁瑞郎尴尬极了,聊了几句便逃离了苏晋家。

虽然初次见面很尴尬,但苏晋父亲还是感谢袁瑞郎的,最起码袁瑞郎让苏晋开心笑了。

苏浩一力投资金盛科技的电子车,但是电子车的电池研究迟迟没有进展,在股东看来就是一味的烧钱,股东纷纷撤资,苏浩急的焦头烂额,华守正却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袁瑞郎逼死人命,加上网民的恶意宣传,荣鼎的名声一落千丈,燕飞说北京总部搞了一个自查行动,所以人自己反省自查错误,批评与自我批评。

自查会议开始后,没有一个人主动站出来接受大家的批评和自我批评,燕飞点名让方玉斌起个带头作用,方玉斌认为自己在办公室,大家可能不好意思说出他的缺点和毛病,主动提出被批评自查的人离开会议,等到大家都批评完了再进来。

批评方玉斌的批判会开了一整天,投研部的人一个个滔滔不绝说了方玉斌很多毛病,天黑之后燕飞才将方玉斌叫回会议室,燕飞当着方玉斌的面,挑了几个人的批评语如实说出来。大家原本还以为这是不记名的,方玉斌又不在会议室,所以白条都肆无忌惮说着方玉斌的坏话,此刻燕飞又将这些坏话讲给方玉斌,大家都有种衣服被扒光的感觉,尴尬极了,不敢直面面对方玉斌,会议结束后,全部匆匆逃离了会议室。

金盛集团已经几乎无药可救了,华子贤本来想通过操纵股市,融资救金盛,没想到自己却先进了监狱,没了华子贤,靠华守正是根本救不回来金盛的,所以华守正就开始破罐子破摔,整天呆在澳门赌场豪赌。

金融保险界有个叫董劲松的人,小有名气,最擅长暗地里将资产转移到境外,丁总查到华守正伪装成在澳门豪赌的样子,将金盛最后的家底全部转移到了境外,原来华守正根本就没打算救回金盛。丁总将华守正转移财产的证据扔到他面前,这些证据足以让华守正坐牢,华守正忙跟丁总求饶,答应配合丁总,挽救金盛。

自查会之后,方玉斌在办公室里便被孤立了,大家面对方玉斌的时候,都有些心虚,所以只能躲着。

方玉斌询问燕飞下一场自查会什么时候开始,下一个被自查的人是谁,燕飞却说最近大家工作太忙,自查会先告一段落,什么时候继续自查会,等通知。方玉斌这才看出来,这是场针对他的自查会,挑拨他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之后,让他在公司孤立无援,最终不得不主动离职,但方玉斌偏偏是个执拗的人,没有扳倒燕飞,他不可能辞职。

袁瑞郎说自己姐姐来上海看他,拉着苏晋去他家里见他姐姐,理由是他都见过苏晋父亲了,所以苏晋也要见他姐姐,之后间接又带有试探性地说,既然两人都见过家长,不如就凑合在一起得了,苏晋没有应承袁瑞郎。

苏晋查到丁总已经到江州,且见过华守正了,苏晋让陈然发消息告诉方玉斌这个消息。

方玉斌跑到江州华家找丁总,华守正不让他呆在家里,方玉斌自称是丁总让他来的,楚蔓让他在书房等待丁总。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