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第29-3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4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爱情的边疆第29集剧情介绍

维卡私听电台被带走 文艺秋扎木排过河被阻

城外,文艺秋跟踪范老三的女儿前来,得知她想学习扎木排的手艺,范老三劝她放弃,只因这是男人干的活,见他不愿教自己,文艺秋难过离开。家里,文艺秋在琢磨如何扎木排,毫无基础的她试验过后自觉太难,为了让范老三教自己手艺,她决定说出实话。

次日,文艺秋带着孩子前来,见孩子一脸外国长相,范老三猜测出她的用意,为了让范老三教自己手艺,文艺秋只好说出实情,并希望他能帮忙,反被认为她异想天开,范老三诚恳劝她不要涉险,一旦她过境将会有生命危险,为彻底打消她的念头,范老三以告密要挟让她回去。

河边,文艺秋抱着孩子前来,看着熟睡中的孩子,文艺秋心思复杂。随后,她带酒来到范老三的家里,见他正在吃饭,文艺秋自顾自的喝了起来,见状,范老三再次劝她不要执迷不悟,岂料,文艺秋坦言她只是想看维卡一眼,并承诺一定会回来,希望他能帮忙反被无视。

家里,醉酒的文艺秋回来,见孩子止不住的哭闹,心烦的她生气斥责后痛哭起来。次日,就在她打开门后,意外发现门下放着一张扎木排的图纸,高兴的她赶忙来到河边试验。苏联,维卡依旧在家里找着中国电台,找不到信号的他只好抱着收音机出门,反被人跟踪,待他回到家后,意外看到桌子上放着他和文艺秋的结婚证,心思复杂的他来找加莉娜,见她态度冷淡,维卡赶忙解释,加莉娜反让他去收拾桌子,随后,两人一起吃饭,就在维卡小心询问她的工作时,却见生气的加莉娜故意弄脏了结婚证,看到维卡一脸着急的样子,加莉娜直言她无法容忍,家里有文艺秋的影子,并欲将结婚证烧毁,岂料,维卡执意认为这一切都已过去,希望她不要再纠缠此事,为了安慰加莉娜,维卡决定把结婚证放到她看不到的地方,固执的加莉娜却坚持要求烧毁,闻言,维卡只好沉默不语,自知过分的她只好前去安慰。

河边,见文艺秋在扎木排,偷偷前来的宋绍山很是无奈。小卖铺,文艺秋前来蹭听天气预报,得知要下雨她失望而回。次日,她再次偷偷前来,假装买东西收听天气预报,听到下雨的她很是失落。第三天,见文艺秋来蹭听收音机,小卖铺老板让她付钱,着急听天气预报的文艺秋,随即和老板吵了起来,就在两人争吵时,宋绍山前来并斥责老板小气。路上,宋绍山劝文艺秋不要一条道走到黑,应该多为孩子考虑,猜到她经济拮据,宋绍山假装捡到钱欲分给她一半,反被文艺秋识破,他只好借钱给文艺秋,让她以后归还。

小卖铺,文艺秋前来并主动向老板道歉,见她一副诚恳的样子,老板大方的打开了收音机,待她听到晴天的预告后,赶忙高兴离开。晚上,文艺秋抱着孩子来找华敏,并谎称老家有人生病需要离开,希望她能帮忙带孩子,不知所以的华敏随即同意,却见文艺秋一脸不舍的样子,华敏很是纳闷。

家里,心里难受的文艺秋一人喝着闷酒沉沉睡去。次日,她偷偷来到河边欲坐木排过河时,却见宋绍山前来劝她回家,固执的文艺秋让他不要拦着自己,见她执意过河,宋绍山只好抱着她离开时,反被巡逻的士兵团团围住,随后,他们在检查文艺秋的行李时,意外看到一碗饺子,一旁的宋绍山只好谎称两人是夫妻,只是在闹别扭而已,见文艺秋不置可否,士兵只好离开。苏联,发现维卡在收听外国广播,检查的人欲将他带走,为了不让加莉娜担心自己,维卡承诺他定会平安回来,站在窗前的加莉娜却泪流满面。

1974年,文艺秋带着放学的文文回家,就在她做饭时,却听到文文询问二毛子的意思。原来,文文一人在门外玩耍时,反被其他的小朋友称呼为二毛子,不明其意的文文赶忙回家询问其意,听闻此事的文艺秋生气前来,得知是一名叫铁蛋的小朋友所为,文艺秋让他向文文道歉反遭拒绝,就在她要拉扯铁蛋时却见他借故摔倒,她只好作罢。家里,就在文艺秋辅导文文功课时,却见铁蛋带着母亲前来,见她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文艺秋斥责她家教不严,并表示绝不允许别人叫文文二毛子,否则她定不会客气。

爱情的边疆第30集剧情介绍

文文被喊二毛子 文艺秋艰难生活

家里,嚣张的铁蛋母亲见文艺秋据理力争,她生气嘲讽文艺秋找了个老毛子,闻言,生气的文艺秋欲拿杯子打她时,却听到文文的哭声,自讨没趣的铁蛋母赶忙借故离开。晚上,文文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她询问母亲,为何她长的会和别人不同,岂料,文艺秋却夸赞女儿长得漂亮。次日,宋绍山为文艺秋带来松子,着急出门的她反让宋绍山帮忙照看文文,就在宋绍山和文文聊天时,意外听到铁蛋叫文文二毛子,生气的宋绍山前来找他算账。

这边,文艺秋偷偷看到二道贩,赵小顺在倒卖粮票。家里,见铁蛋回来,母亲忙叫他吃饭时,却见宋绍山生气前来,得知他来质问二毛子的事情,铁蛋母亲直言大人不该和孩子较劲,却见他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生气的铁蛋父母欲动手反被制止,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宋绍山,在吓唬了他们后赶忙离开。路上,他向文文讲起了二毛流浪记的故事。

家里,就在文艺秋着急等文文时,却见宋绍山抱着文文回来,见文文执意要他讲故事,宋绍山只好借口有事离开,得知宋绍山去为文文出头,文艺秋很是感动。河边,宋绍山一人发呆到很晚。晚上,文文吵着让文艺秋给她讲,二毛流浪记的故事。这边,见铁蛋一家熟睡,宋绍山偷偷前来向院里扔砖头,被吓醒的铁蛋父亲随即大叫,并猜测此事定是文艺秋所为,为了报复他拿砖头,砸坏了文艺秋家里的窗户。

次日,文艺秋前来找铁蛋父母质问此事,见她们一副拒不承认的样子,文艺秋直言她今日必须讨个说法,并决定和他们打持久战,闻言,铁蛋母亲欲找警察反被阻拦,心虚的铁蛋父亲让她不要声张。晚上,见文艺秋坐在家里不走,铁蛋父母很是无奈。次日,着急上班的铁蛋父亲欲离开时,反被文艺秋阻拦,见状,蛮横的铁蛋母亲欲上前和她拉扯,反被铁蛋父亲阻拦,他只好恳求文艺秋不要计较此事,大方的文艺秋却执意让铁蛋向文文道歉,为了平息此事,铁蛋父母只好同意。

随后,铁蛋在父母的陪同下,前来向文文道歉,岂料,文文却说她喜欢二毛子这个称呼。这边,见宋绍山前来,文艺秋询问他是否砸过铁蛋家里的窗户,得知他们蓄意报复宋绍山欲去理论反被阻拦,心累的文艺秋让他以后不要再管自己的事情。另一边,文艺秋来找薛科长买粮票,只因她曾看见薛科长将粮票卖给了赵小顺,反被薛科长断然拒绝,见他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文艺秋只好说出他倒卖粮票的事情,并一再保证对此事绝对保密,闻言,薛科长只好答应。次日,得知此事的赵小顺来找文艺秋算账,他指责文艺秋不该撬了自己的行,并劝她退回粮票,就在两人拉扯时,为了保护母亲,一旁的文文生气大骂赵小顺,见他要打文文,文艺秋拿命要挟,被吓到的赵小顺只好离开。

次日,赵小顺带着派出所的人来抓文艺秋,着急的她赶忙带着文文逃跑反被堵截,毫无退路的她只好来到了派出所。派出所,马所长询问文艺秋粮票的来历,得知她也是被逼无奈出此下策,马所长劝她不要再干违法的事情,并从口袋里拿钱给她反被婉拒,见她执意不收,马所长让她有困难尽管提。次日,文艺秋和文文吃饭时,却见她手里攥着马所长给的钱,她生气斥责文文不该私自拿别人的东西,并让她罚站。

这边,华敏欲撮合文艺秋和宋绍山,反被她转移话题,得知单位的小王要结婚,文艺秋大方表示会随礼。随后,文艺秋前来给小王上礼,自知她情况的小王直言他不会收,闲聊之中的文艺秋意外听到小王办酒席缺油,计上心来的她表示会帮忙想办法,高兴的小王忙提出愿加钱购买。出门后的文艺秋来找赵小顺想办法,并答应帮他出主意偷油,一番讨价还价后,两人终以一斤便宜七分成交。

家里,赵小顺趁父亲睡着,他偷偷拿管偷走了家里的油,并高兴的给文艺秋送来,见她只付定金,赵小顺佯装离开时,却见派出所的人前来,着急的两人赶忙逃跑,情急之下的文艺秋把油桶藏到了一处鸡窝,自己则躲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