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第37-3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爱情的边疆第37集剧情介绍

宋绍山因文文排斥难过 文文参加运动会受阻

这边,宋绍山前来接文文回家,却见杨老师一脸狼狈的样子,得知文文因贪玩烧了家里的草垛,宋绍山主动提出赔偿,岂料,伤心的杨老师直言他教不了文文这样的学生,无视宋绍山的诚恳请求,杨老师执意不肯再收留,见状,宋绍山无奈带着文文离开。

路上,宋绍山询问文文放火的原因,得知她在报复杨老师打小报告的事情,宋绍山赶忙解释此事,希望她不要因此介意。家里,宋绍山嘱咐文文不要说出实话,并将文文回来的事情告诉了文艺秋,为了不让她难过,宋绍山只好谎称杨老师因病不能教书,岂料,躲在房间里的文文,却将实话说了出来,得知她把杨老师家的草垛点着,文艺秋很是生气,见状,一旁的宋绍山赶忙劝她不要放在心上,失望的文艺秋却让他离开。

随后,宋绍山告诉文文,因母亲怀孕希望她不要让文艺秋生气,岂料,文文却直言她就是想气死母亲肚子里的孩子,见她语出惊人,宋绍山很是无语。次日,文艺秋和宋绍山主动前来,并恳求杨老师救救文文,反被杨老师直言,文文身上背着一个大包袱,而他在经过和文文的相处后,发现她的体育很好,希望他们能将文文送到学校学习,见他执意不肯再收文文,文艺秋无奈离开。路上,文艺秋劝宋绍山,不要太惯着文文,只因物极必反的道理,太过溺爱也会害了孩子,她的这番言辞却让宋绍山疑惑不解。

苏联,维卡照例前来上班,并熟练的打开了话筒播音。这边,文艺秋打开收音机后,意外发现收音机没有声音,着急的她只好抱着收音机前来修理。修理铺,待师傅检查过后,确认是因电子管损坏导致,欲让她次日来取,反被文艺秋催促,并表示会加钱希望师傅能尽快修好,见她一脸着急的样子,修理师傅只好答应。家里,文艺秋抱着修好的收音机回来,待她打开电台听到苏联的歌曲后,心里一阵激动。晚上,文艺秋体贴的为宋绍山端来了洗脚水,见她挺着大肚子照顾自己,宋绍山很是意外,无视他一脸惊奇的表情,文艺秋反让他早点睡觉。

学校,见文文跑步很快,体育老师直言她是快跑步的好料,并欲栽培她的体育天分。路上,得知文文只喜欢上体育课,宋绍山嘱咐她不要偏科,文文却说她不上文化课,皆因不愿被人议论,为了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宋绍山欲买糖葫芦给她反被拒绝,见她执意不称呼自己爸爸,宋绍山很是难过,此时的文文坚定的认为她根本就没有爸爸。

晚上,宋绍山伤心的告诉文艺秋,他不解为何文文不愿接受自己,而他如此掏心掏肺的对待文文,却换来的是她讨厌,见他一脸伤心,文艺秋很是难过,如果没有肚子里的孩子,他们可以分开,这样的话也许对宋绍山来说,心里会好受点,岂料,宋绍山坚持认为是他对文文不够好所致,他相信终有一日,文文会接纳自己。

次日,宋绍山陪着文文练习跑步,并让她注意调整呼吸,见两人高兴回来,文艺秋很是开心,同样高兴的宋绍山决定买酒庆祝。随后,文文告诉母亲,她因跑得快被选上参加区运动会,闻言,高兴的文艺秋随即提议喝酒庆祝,并祝文文取得好成绩。操场,文文为了参加区运动会在努力的练习跑步,见她如此拼命,宋绍山劝她注意不要太累。晚上,躺在床上的文文,想着自己在运动会上夺冠的情景,不禁笑出了声。

次日,文艺秋再次发现收音机坏了,她只好抱着前来修理。学校,得知文文不能参加比赛,宋绍山诚恳希望老师帮忙,而为了文文的自信心,他建议老师重新考虑此事,更不希望文文因此受到打击,岂料,老师直言他也无能为力,只因此事都是学校的决定,希望宋绍山能帮忙劝说文文。家里,知晓此事的文艺秋很是生气,她不解学校为何如此安排,为了文文能顺利参加比赛,她决定去找校长理论。

爱情的边疆第38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重返播音岗位 文文欺负弟弟被阻拦

家里,见文文在写作业,思虑再三的文艺秋推门而入,为了不让她参加运动会,文艺秋欲以跑步不是女孩子做的事情为由,希望她能知难而退,而如果没有赢得比赛,她将会被同学笑话,岂料,固执的文文坚定认为自己会得第一,见女儿执意参加比赛,文艺秋沉默无语。

办公室,宋绍山来找校长谈论此事,反被告知因文文是混血儿,为了公平起见,校方决定取消她的比赛资格,听到此话的宋绍山计上心来。学校,文艺秋和宋绍山前来观看文文比赛,并在人群中为她加油,为了鼓励文文,宋绍山借着喇叭为她呐喊。这边,文文看着和她一起比赛的小朋友,心里充满了自信,随着号声的响起,她拼尽全力冲向终点,并不负众望的赢得了第一,岂料,就在她高兴时,满头大汗的她,下意识的擦汗反将头发的颜料擦掉,见她露出了黄色的头发,观众席中顿时炸开了锅,她们集体大喊作弊,见状,自尊心受挫的文文生气跑了出去,一旁的宋绍山和文艺秋赶忙前来追赶。

家里,跑回家的文文看着衣柜上的镜子,她生气将镜子砸毁,待文艺秋回到家里看着满地狼藉,心里很是难过。晚上,鉴于文文将玻璃砸碎,宋绍山只好用纸将窗户糊好,并询问文艺秋冷不冷,难以入睡的两人都在为文文的将来发愁,见他对文文尽心尽力,文艺秋决定顺其自然,不再强迫让文文上学,随后,宋绍山说出了他心里的三个愿望,得知其中的一个愿望,是让自己重新开始播音,文艺秋直言此事应暂缓,岂料,宋绍山坚定认为文艺秋应该恢复播音,见他对自己很有信心,文艺秋直言能和他一起生活,是自己的福分,宋绍山却认为是他捡到了宝。

次日,文艺秋抱着坏了的收音机前来,询问收音机屡修屡坏的原因时,反被告知收音机被人做过手脚,听到此话的文艺秋猛然想起,宋绍山曾对着收音机发呆,似有所悟的她只好抱着收音机离开。

1985年,文文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姑娘,不学无术的她整日瞎混,俨然成了混混的老大。这天,她带着手下的小弟前来,和同样是混混的汪四见面,随后,双方叫嚣着互掐,此时的文文全然一副小太妹的样子,她抽着烟和汪四叫板,为了一较高下,他们相约三天后,在冰河上比试。

家里,宋绍山高兴回来,只因文艺秋可以重返播音岗位,闻言,高兴的两人深情相拥后,宋绍山忙提议下馆子庆祝。这边,就在文文抽着烟和兄弟们,商量三天后的比赛时,却见弟弟宋小波前来,见她们扎堆聊天,宋小波赶忙离开,待他回到家里后,得知父母在等姐姐放学吃饭,心事重重的他欲离开反被宋绍山叫住,见儿子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宋绍山追问文文的下落,不忍父亲着急的小波只好说出实情。

这边,正当文文和兄弟们商量时,却见文艺秋前来。苏联,见维卡在摆弄收音机,柳芭劝他早点休息,而他们的儿子也在等他讲故事睡觉,闻言,维卡只好关掉了收音机,前来哄儿子睡觉,见他认真讲着故事,柳芭很是欣慰,岂料,待儿子睡着后,固执的维卡依旧摆弄着收音机,见他日复一日的守着收音机,柳芭追问原因反被转移话题,生气的她随即向维卡抱怨,并断定他得了病需要去医院,闻言,维卡只好同意不再听收音机。

电台,文艺秋前来播音,重返岗位的她小心翼翼的擦拭着办公桌,平复心情后的她随即开始播音。这边,宋绍山高兴的在家听文艺秋的播音。苏联,回到家的维卡看着收音机,想着柳芭的告诫,犹豫再三的他最终没有打开收音机。

路上,文文质问弟弟,为何要向父母打小报告,见她要打自己,机灵的弟弟赶忙跑回了家,见状,宋绍山忙上前劝说,得知文文因弟弟告状而要打他,宋绍山苦口婆心劝她不要学坏,反被文文无视,生气的她决定和宋绍山单挑,闻言,大度的宋绍山只好离开。

家里,得知文文和宋绍山动手,文艺秋生气斥责她不该如此,岂料,文文却让她不要管自己的事,除非她将自己的身世说出,如果她不如实相告,自己将会任意妄为,见女儿和自己对着干,文艺秋无奈离开。随后,她欲安慰宋绍山,反被他转移话题。

次日,如约而至的文文和汪四,来到了河边比赛,剑拨弩张的他们一见面便开始相互挑衅,随后,文文首当其冲的和汪四比了起来,一番较量过后,文文赢得了比赛,汪四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为文文系鞋带,见他佩服自己,文文直言从今往后,她和汪四便成了朋友。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