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27-2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2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27集剧情介绍

书澈缪盈彻底分手 成伟赴美解决麻烦

缪盈哭着求书澈再给自己最后一次机会,书澈难过地告诉缪盈,自己只要跟她在一起就无法忘记她的父亲,他觉得这就像身体上的毒瘤。书澈痛心地艰难地通知缪盈,他们至此为止彻底结束。他说自己虽然不能改变他们,改变这个世界,但至少能做到不被他们改变。缪盈流着泪问书澈自己不再认成伟这个父亲可不可以,书澈闻言顿时泪崩。书澈最后告诉缪盈自己现在出去一趟,希望再回来时她所有的东西都从这个家里搬空。书澈走出家门给成然打了电话,他说自己和缪盈刚刚正式分手,他希望成然这段时间里好好照顾缪盈。成然震惊不已,书澈却不由分说地挂了电话。

缪盈流着泪收拾了自己的东西,与书澈热恋中的一幕幕甜蜜的场景如电影回放般在她脑海里重现。缪盈最终拖着行李离开了书澈的家。成然已经有两个小时没有联系上缪盈,他急的给宁鸣打电话求助。宁鸣带着成然去了海边礁石处,他推测缪盈可能躲到了这里。果然,他们在这里找到缪盈并把她劝回了家。成然看缪盈伤心欲绝的样子问她书澈为什么和她分手,缪盈却什么也说不出。缪盈长叹着说自己背负着伟业继承人的身份,她所有的一切都身不由己。成然听出她话里的意思,他猜出缪盈和书澈分手可能就和父亲有关。

次日萧清拨打缪盈电话,成然替姐姐接了电话。萧清告诉成然公司一整天都联系不上书澈,没办法才联系缪盈。成然叹惜着告诉萧清,缪盈和书澈分手,这一次看来是真的。萧清很吃惊,下了班她直接去了书澈家。但书澈却并不开门,萧清隔着房门告诉书澈,缪盈已经回家,身旁也有人照顾不用太担心。书澈没有说话,萧清又自言自语一般地说,自己希望能跟他好好谈谈。书澈在迟疑片刻后终于打开了房门。萧清走进屋关切地问书澈到底和缪盈发生了什么,书澈不知该从何说起。

就在这时宁鸣突然闯进来,书澈看到没有回国的宁鸣非常吃惊。宁鸣怒斥书澈不该伤害缪盈,不该拿缪盈撒气,因为他明明知道缪盈是被她父亲坑的。宁鸣说完狠狠地朝书澈打了过去,书澈被打倒,宁鸣仍然不解气。书澈没有还手而是痛苦地说,自己之所以跟缪盈分手是不想她再受委屈,再做一些她根本不愿做的事。宁鸣愣住了,听完书澈的话他再也没有理由动手,宁鸣离开了书澈的家。萧清看着书澈的样子知道这一次缪盈和书澈是真的结束了。

毓文慌慌张张地找到书澈家里,看到书澈脸上的伤和杂乱的沙发,毓文吃惊地问书澈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和缪盈分手。书澈冷静地告诉毓文,自己见过刘彩琪了,刘彩琪肚子里的孩子就是父亲书望的,而她是成伟送到书望身边的。毓文震惊了。书澈说成伟和书望的关系就是典型的官商权、钱、色的勾结。毓文激动地斥责书澈不该这样说他的父亲,她说书望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书澈却说自己不需要他们为自己做这些,他完全可以自立,他们不能强迫自己接受他们的价值观。

毓文回去后马上给书望打电话汇报了书澈跟自己说的一切。书望十分震惊。毓文激动地说刘彩琪现在才是最大的麻烦,是随时可能爆炸的炸弹。书望安慰毓文不要慌,他已经安排成伟赶过去处理。很快成伟便赶到美国见到毓文,他歉意地说自己也没料到刘彩琪原来是这么麻烦的女人,他也知道这颗炸弹的危险。毓文不想再听成伟解释,她明确授意成伟,无论如何不能让刘彩琪把孩子生下来。

归去来第28集剧情介绍

成伟劝刘彩琪失败 刘彩琪意外流产

成伟懊恼不已,他也没有想到刘彩琪是这样一个处心积虑的女人。毓文也不想听成伟多解释,她明确告诉成伟千万不能让刘彩琪把孩子生下来。成伟当即保证。毓文又问书澈和缪盈的事怎么办,成伟冷静地说书澈和缪盈分手其实让他们更安全,未尝不是件好事。毓文难以置信地看了看成伟不禁感慨,成伟真是能成大事的人。

成伟回到美国的家里到缪盈房间,缪盈冷冷地没给成伟一个好脸色。成伟劝缪盈既然事已至此,不如他们暂时把这段感情放下,等以后时机合适他们再恢复关系。缪盈终于忍无可忍地爆发了,她反问成伟他所说的合适时机是不是要等地铁工程完工,她的感情在集团利益面前是不是一直都是微不足道。成伟无言以对地走出缪盈房间,刚打开门便与门口偷听的成然差点撞个满怀。成然掩饰自己什么也没听到。就在这时他们听到缪盈屋里摔酒杯的巨响,接着是缪盈压抑的哭声。

成伟恼怒地质问鲁尼为什么不把刘彩琪怀孕的事向自己汇报,鲁尼辩称这只是她个人的私事,没必要汇报。成伟急躁地说,这个孩子事关他们地铁工程的顺利进行。鲁尼没想到这事这么严重,他脱口而出地问成伟这个孩子是不是他的。成伟没有回答。接着成伟转移话题继续和鲁尼谈合作的事,成伟告诉鲁尼,这个地铁项目能给他们CE公司带来巨额利润,但他们久拖和犹豫让自己非常不满。成伟称如果不是两人的友谊,他不可能和CE合作,因为有条件更好的其他公司等着和伟业合作。鲁尼慌了,他答应尽快敦促公司拿出合作决定。

成伟将刘彩琪约到室外密谈,成伟苦口婆心地劝说刘彩琪,她怀孩子和告诉书澈这一切的时机太不是时候了。刘彩琪解释自己只是不经意地撞上了书澈母子,她得意地说有了这个孩子成伟和书望不可能再无视自己的存在。成伟干脆撕破脸皮,他问刘彩琪拿孩子这个筹码想干什么。刘彩琪称自己没想拿孩子做筹码,她只想留住一份感情。成伟苦口婆心地劝刘彩琪将孩子引产,他会补偿给她一些钱并好好照顾她。刘彩琪却根本不接受,她坚定地称这个孩子她要定了,她和书望的感情也不会就这么结束。刘彩琪说完冷笑着离开,成伟看着刘彩琪离开的背影眼神里闪过一丝决绝。

转天刘彩琪从超市采购完东西开车回家,当她离开超市时一辆白色的车悄然跟了上去。当她在一处路口等红绿灯时,白色的车突然加速追尾了刘彩琪的车,刘彩琪猝不及防肚子狠狠地撞在方向盘上。这时从白色车上下来一个老外,他看了看刘彩琪的情形后主动报警。刘彩琪发现身下汩汩流出鲜血,她急忙拨通了鲁尼的电话。鲁尼急忙将刘彩琪送到医院,刘彩琪被紧急抢救。成伟接听完一个电话后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微笑,接着他向毓文报告,毓文又联系了国内的书望。他们都终于松了口气。

刘彩琪从病房醒来时发现孩子已经没有了。鲁尼安慰她引产手术很成功,孩子虽然不在了但她未来的生育没有影响,而且造成交通意外的肇事司机愿意赔偿。刘彩琪哭着说这不是意外,是有人杀死了自己的孩子。鲁尼觉得刘彩琪是太伤心说此没根据的话,他动情地握住刘彩琪的手让她不要担心,他不会离开她。

书澈放学时看到成伟等在学校,成伟提出想和书澈好好谈一谈。书澈问成伟除了他帮自己的事以外还有没有给过书望其它好处,成伟当即否认没有其它的,他说自己不会触犯两国的法律让书望和自己处于危险的境地。成伟不解地问书澈,在这个大家都接受潜规则的年代,书澈为什么与众不同,他说自己做这一切只是想让书澈和缪盈的生活更好一些。书澈却不认同成伟的做法,他说自己是学法律的,他不接受任何有可能违背法律的潜规则。

成伟对书澈的固执有些无奈,他说书澈能在这个成人世界里保持的如此纯净实在难能可贵。书澈拜托成伟帮自己处理风投公司和华隆集团两件事,他要把他们的钱都还回去。成伟非常失落,因为书澈的做法就是拒绝了他的一切帮助。书澈转身准备离开,成伟叫住他问,如果自己替他处理好这些事,他能不能考虑重新和缪盈在一起,因为自已不想做一个有负于女儿的父亲。书澈未置可否,转身离开。

刘彩琪一袭黑衣形容憔悴地突然从一旁的树林里走出来,成伟惊讶地叫了刘彩琪一声。书澈听到声音回过头去,他看到刘彩琪朝成伟走过去,只听刘彩琪说自己是专门来找成伟的。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