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29-3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3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29集剧情介绍

刘彩琪刺杀成伟 缪盈与家庭决裂

刘彩琪冷冷地看着成伟质问道,车祸导致自己流产到底是他干的还是书望指使他干的。成伟做出一副震惊无比的表情对刘彩琪的遭遇表示同情和悲痛,刘彩琪却怒骂成伟在演戏。刘彩琪一边指责成伟,一边突然从怀里掏出一把匕首朝成伟猛刺过去。成伟一把抓住匕首的利刃,成伟的保镖及时制服了刘彩琪。成伟让书澈把自己送到医院。

缪盈得到消息匆匆赶到医院,书澈面无表情地把照顾成伟的事交给缪盈转身离开。缪盈叫住书澈询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成伟为什么会受伤,她希望书澈能告诉自己实情。书澈一字一顿地告诉缪盈,他们做的事已经肮脏地超出他们的想像,接着书澈说了刘彩琪车祸遭遇流产的事。缪盈难以置信瞠目结舌。

缪盈回到家又开始收拾行李,成然不解地问她是不是跟书澈和好要搬去他那里。缪盈难过地说自己跟书澈再也不可能了,她只是在外面租了房子准备搬到外面去住。成然十分不解,缪盈却劝他不要多问,他就这样什么也不知道会过得更好。缪盈拉着行李刚走到门口就遇到成伟回来,成伟震惊地问她要去哪里。缪盈坚定地告诉成伟,自己要搬出去住,而且从今以后她不会再接受成伟的任何经济资助,也不想再被伟业继承人的身份捆缚和委屈自己。成伟真情流露地向缪盈道歉,他说是自己断送了她和书澈的幸福,他非常内疚。他紧盯着缪盈劝她再好好想一想,缪盈这次没再被成伟的煽情改变主意,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

缪盈搬到酒店式公寓,宁鸣接到成然的通知赶了过来。宁鸣看着缪盈不知该说什么,他提出让缪盈去自己家,自己请她吃火锅。宁鸣看着缪盈原以为她不会答应,却没想到缪盈一口便应承了。宁鸣骑着自行车带着心爱的女孩缪盈,宁鸣的心里欣喜万分。他不想让缪盈知道,她痛苦的失恋时光却是自己最快乐的陪伴时光。当晚宁鸣亲手做饭陪缪盈喝酒听她倾诉心事,醉酒的缪盈当晚睡在宁鸣家里。宁鸣看着熟睡的缪盈终于可以放纵地贪婪地近距离地看着她照顾她。

鲁尼晚上去刘彩琪家里看望她,刘彩琪愤怒地质问鲁尼是不是成伟派来监视自己的。鲁尼一头雾水,刘彩琪拉着他来到窗边看楼下的人,楼下有三三两两的人滞留。刘彩琪称那些人是成伟派来监视自己的,她说鲁尼什么也不知道,自己什么也不会跟他说。

书澈给公司职员开会宣布暂停公司业务,暂停域名解析服务器研发项目,职员们顿时议论纷纷,他们不解书澈要干什么。公司财务告诉大家,风投资金和华隆的那笔钱已全部退还,公司现在一无所有了。职员们都不能理解,他们需要书澈的一个解释。经过公投,大家一致坚持要将公司继续下去。书澈这时无奈地宣布,他愿意以原始价格转让手里的百分之五十股份。职员们都愤怒地指责书澈不该这样抛弃大家,书澈无言以对,他负罪一般匆匆走出公司。

萧清清楚书澈的事,她劝书澈能不能等到新投资开展新业务,因为公司的产品已经基本研发出来。书澈长叹一口气称,自己无法判断此后新的投资商是不是成伟他们安排的,所以他只能以截肢的方式断绝与公司的联系。

书澈回到家里遭到毓文的愤怒指责,毓文指责书澈与缪盈分手、独自去找刘彩琪以及关掉公司的这些大事都没有和他们商量而独断专行,他的所做所为就是向父母宣战,是想和他们彻底断绝关系。书澈却坚持自己的做法,毓文急了,她说书望只是收了两三千万而已,这算不了什么。书澈震惊了,他说无论钱多钱少性质是一样的。

归去来第30集剧情介绍

成伟放弃与鲁尼合作 萧清照顾生病书澈

毓文觉得书澈的思想太固执,因为她觉得书望的做法并不过分。她愤然地说,他们这么做都是为了书澈好,如果书澈坚持他的态度那就和他们划清界限。书澈问毓文,书望出轨她能原谅,刘彩琪流产她也能接受,他无法接受毓文的做法。毓文痛心疾首地说,自己如今这个岁数不可能像书澈一样爱憎分明,自己的处境就算有残缺,那也是一种完整。

鲁尼愤怒而激动地告诉成伟,CE董事会竟然拒绝了与伟业的合作计划,他觉得董事会的做法简直是放弃了一个大单,放弃了一个有利的发展机会。成伟虽然意外但不动声色。鲁尼以一种企求的口气求成伟再给自己一些时间,他会用变通之法再争取CE董事会改变主意,最不济他会想办法弄到CE的核心技术。成伟安慰鲁尼不要太急躁,他说不管生意成与否,他们两人的友谊不会改变。成伟送走鲁尼后不屑地对下属弗兰克说,鲁尼不过是商业利益和个人利益都没有实现而出现偏执的想法,他说鲁尼现在可以成为弃子了。

此时失落的鲁尼在刘彩琪那里喝酒,鲁尼谦逊地问刘彩琪,成伟还会不会和自己继续合作。刘彩琪冷笑着说,鲁尼已经出局。鲁尼十分震惊。刘彩琪又说,现在他们不再是利益共同体,她可以告诉鲁尼一些真相,自己的流产是成伟蓄意为之,而自己孩子的父亲是成伟背后的靠山,一个位高权重的人。鲁尼瞠目结舌。

书澈学校的教授要为书澈扮发法学院硕士录取通知和奖学金,但他许久未见到书澈。教授叫住萧清询问书澈的情况。萧清便去书澈家里找他,但无论她怎么喊书澈就是不开门。无奈之下萧清用石头砸碎书澈家的门玻璃强行进入书澈家里。萧清看到书澈十分的颓废,房间也是一片狼藉。书澈根本不想跟萧清交谈,他驱赶萧清离开。萧清提醒他明天还有一门毕业考试,可书澈却根本不放在心上的样子。萧清急了,急忙拉书澈不要再躺床上好好复习,萧清接触书澈胳膊后才发现他发了高烧。

萧清联系了医生,医生替书澈诊治后告诉萧清,书澈免疫力低下,现在需要做物理降温。医生叮嘱萧清好好照顾书澈,也许明天他就会退烧。医生走后,萧清拨通了缪盈电话请她来照顾书澈。缪盈终究放不下书澈,她急忙赶到书澈家里照顾他。书澈醒过来看到缪盈质问她为什么会在这里,他怒斥缪盈离开并打翻她喂自己喝水的水杯。缪盈起身朝屋外走去,萧清非常尴尬地追上去。缪盈让萧清好好照顾书澈,说完她难过地离开。

萧清悉心照顾书澈替他物理降温,喂他多喝水,她还帮书澈收拾了屋子。夜幕降临时书澈烧退醒了过来,他看到萧清忙碌的样子。书澈由衷地向萧清表示了感谢。清晨手机闹铃声将趴在书澈床边熟睡的萧清吵醒,萧清手忙脚乱地催促书澈赶紧起来去考试。书澈却裹着被子不愿起床,萧清愤怒地斥责他太颓废太不负责任,太不应该因为失恋而丧失斗志磨灭意志。在萧清的坚持和斥责下,书澈终于爬起床。

萧清像陪着不懂事的孩子般开车送书澈去考场,又守在考场外等书澈考完接他回家。而书澈在萧清面前也表现的像个耍赖的孩子般享受着萧清的照顾。缪盈在学校里看着书澈和萧清两人轻松互动的一幕。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