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35-3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05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35集剧情介绍

成然找人代考暴露 宁鸣遭遇劫匪中枪

成然觉得宁鸣对缪盈的做法匪夷所思,他好奇地问宁鸣,缪盈知不知道宁鸣的暗恋。宁鸣摇头称,自己从没跟缪盈表白过。成然越发觉得难以置信,但他突然想起如果宁鸣去纽约自己的学业怎么办。宁鸣劝成然凭自己能力完成学业,成然却套近乎地称呼宁鸣为姐夫,他哀求宁鸣继续帮自己。宁鸣为难地答应了。

成然转天去了学校,结果被教授识破身份。教授将成然叫到办公室,然后宁鸣得到通知也急匆匆赶到教授办公室,当他看到阴沉着脸的成然时知道身份穿帮了。教授非常严肃地批评了他们。很快缪盈和成伟都得到学校通知,缪盈暴跳如雷。缪盈告诉成然,学校估计会以欺诈罪报警,成然可能会因为找人代考诚信欺诈而坐牢。成然吓坏了。

缪盈要去找宁鸣理论,她要质问宁鸣为什么助纣为虐。她担心宁鸣和成然的学籍都保不住了。成然这时才告诉缪盈,宁鸣根本不是他们学校的学生,他来这里根本不是来留学,他是为了缪盈而来。缪盈震惊了。

成伟找鲁尼帮忙想找学校沟通处理成然的事。学校却不愿妥协,坚持要开除成然。成伟说尽好话,校方坚持不仅要做开除处理,而且还要追究成然找人代考的事,学校要起诉成然和宁鸣两人的欺诈过错。成伟吓坏了,他低声下气地请求学校网开一面,但学校坚持起诉。成伟失望至极。最终在鲁尼的帮助下,学校最终答应可以不报警但必须要开除成然的学籍。成伟此时已觉得这是不幸中的万幸。而没经历过事的成然则吓得离家出走直接逃亡了。

缪盈去找宁鸣,结果正看到美国移民局工作人员正在驱逐宁鸣出境,他们当场为宁鸣购买了明天上午回中国的机票,他们要求宁鸣明天必须准时到机场离境。移民局的工作人员离开后,宁鸣看到了门口的缪盈。缪盈问他到底受到什么处罚,宁鸣轻描淡写地拿着一张处决书告诉缪盈,移民局对自己作出限期出境的处罚。缪盈深知宁鸣为自己付出的一切,她痛心地劝宁鸣要对他自己负责,不要再浪费时间和精力。最后缪盈含泪主动拥抱了宁鸣,祝福他一路平安,宁鸣迟疑片刻回抱了缪盈。缪盈忍痛推开宁鸣疾步离开,宁鸣痴痴地望着缪盈离开的背影泪眼婆娑。

次日晨宁鸣突然听到不易察觉的开门声,宁鸣悄悄走到门口开了门,一把黑洞洞的手枪对准了他。一个黑人打劫了宁鸣,黑人抢走了宁鸣所有现金和值钱的东西,包括宁鸣过去拾到的缪盈的陶笛。宁鸣根本不敢反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黑人离开。

缪盈从睡梦中惊醒,她想到宁鸣今天要离开,她决定去送宁鸣。结果等她赶到宁鸣家里时,宁鸣家屋外停着好几辆警车。一种不好的预感笼罩了缪盈的心头。缪盈急忙向警察打听发生了什么事,警察同情地告诉缪盈,宁鸣遭遇到入室抢劫,但他不知为什么在劫匪离开时突然冲过去抢夺劫匪拿走的一个类似乐器的东西。劫匪朝宁鸣开了两枪,宁鸣被邻居发现时手里紧紧攥着一个乐器。缪盈猜到那个乐器可能就是自己的陶笛,她不顾一切地朝医院跑去。

抢救宁鸣的医生将陶笛还给缪盈,他们称宁鸣手术前手里一直握着这个陶笛。原来两小时前黑人劫匪离开宁鸣家后,宁鸣突然发疯一般冲出去与劫匪扭打在一起抢夺陶笛。劫匪打了宁鸣胳膊一枪后准备继续逃走时,宁鸣又不要命地抢夺劫匪手里的陶笛。穷凶极恶的劫匪再次朝宁鸣开枪,这一枪打在宁鸣腹部,而劫匪也因此嫌恶地扔了陶笛。中枪倒地血如泉涌的宁鸣挣扎着拾回心爱的陶笛。此时缪盈从医生手里拿着陶笛,想到宁鸣缪盈心如刀绞,她无力地瘫坐在地上失声痛哭。

归去来第36集剧情介绍

缪盈主动亲吻宁鸣 成然逃亡狼狈不堪

缪盈为宁鸣的遭遇哭得撕心裂肺,她默默地守在宁鸣病床边照顾他。宁鸣终于从死亡线上挣扎着回来,他渐渐转醒。缪盈感动地握住宁鸣的手,宁鸣幸福地流下眼泪。缪盈轻轻拭去宁鸣的泪水,面对这个用生命来爱她的男人缪盈终于忍不住吻了上去。那一刻宁鸣犹如到了天堂一般。

弗兰克联系了鲁尼后向成伟汇报,他说鲁尼希望再见成伟一次,但提出要确保绝对安全,确保无监控无录相。成伟答应同鲁尼在自己公寓见面,但他却交待弗兰克调整好监控设备,确保到时候画面和声音清晰。很快鲁尼在成伟公寓和他见面,鲁尼拿出一个硬盘一样的东西交给成伟,他说自己学会了中国人的变通,这里面有CE公司地铁核心技术资料。成伟却义正辞严地拒绝了鲁尼,并斥责他不该这么做还让他把硬盘拿回去。鲁尼非常意外和难以置信,他拿着硬盘离开。成伟的监控设备清楚地录下这一切。

鲁尼心灰意冷地回到家,鲁尼十分沮丧。刘彩琪忙问他发生了什么事,鲁尼把自己私下见成伟和拿核心技术资料的事告诉了刘彩琪。刘彩琪震惊无比,她痛心疾首地告诉鲁尼,鲁尼的做法就是犯罪。刘彩琪突然想到成伟的为人,她连忙问鲁尼他为什么会铤而走险,是不是成伟承诺给他什么条件。鲁尼承认成伟确实许诺他超过他一辈子收入的条件,他觉得这是自己最后一次机会。刘彩琪依偎在鲁尼怀里劝他不要冒险,她说现在她是鲁尼的太太,她希望鲁尼好好生活,他们未来的日子还很多。

成然逃亡到美国奥克兰躲了起来。缪盈和绿卡到警局报警找成然,但警察不接受这种离家出走的报案。缪盈想到查询成然信用卡消费情况,成然的信用卡是成伟信用卡的副卡,根据信用卡消费就可以找到成然。缪盈和绿卡回到成家,她们希望成伟通过信用卡找成然。成伟原本不想管成然,因为他马上要回国参加地铁招标,他走后成然自然就会回来。在绿卡的请求下,成伟终于答应取消对成然信用卡的限制。

成然入住在一家普通的旅馆,一个身材火辣的美国女郎晚上主动进到成然房间。成然觉得这是天降艳福,可最后他怕是成伟在考验自己,成然吓得也不敢享用这到嘴的肥肉,成然赶走了美国女郎并吓得赶紧逃离旅馆更换了住址。

缪盈精心照顾着宁鸣,宁鸣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宁鸣试探地问缪盈,在自己手术那天,自己依稀记得缪盈吻过自己。宁鸣不敢相信自己的记忆,缪盈再次主动亲吻了宁鸣,这一次是在宁鸣完全清醒状态下。宁鸣幸福地要眩晕。

成然逃离到美国另一个城市,成然感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和无助。成然忍不住用公用电话打绿卡手机,成然在电话里哭了起来。缪盈正在绿卡身边,她告诉成然成伟已经回国,他的事成伟也帮他摆平,他可以回来了。成然却不相信,他认为这是成伟故意想哄骗他回来。成然吓得挂断电话继续躲起来。直到成然在办理住宿手续时发现自己的信用卡竟然能正常使用了,他才喜出望外。弗兰克根据信用卡消费记录终于查到成然的落脚点,缪盈决定去找成然。

缪盈告诉宁鸣她和绿卡准备去找成然,宁鸣不放心她们两个女生外出。缪盈安慰宁鸣不要太担心,她会很安全。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