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边疆第43-4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31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爱情的边疆第43集剧情介绍

丁晓春暗恋文文 宋绍山和文艺秋分居

家里,丁晓春将文文安置妥当后欲离开时,却听到她要陪自己去唱歌,闻言,丁晓春赶忙将此事告诉了母亲,却见她询问文文的来历,相信文文的丁晓春让母亲放心。东北,文艺秋和华敏喝酒,见她喝酒麻痹自己,华敏劝她不要和宋绍山计较,闻言,文艺秋很是无奈。

广场,丁晓春正高兴唱歌时,文文却在一旁唱着俄语歌曲,两人随即一人一首,惹得围观的群众阵阵喝彩,相互不服输的两人一唱一和的表演,见两人搭配默契,围观的群众都拍手叫好。路上,丁晓春夸赞文文声音好听,反被文文要求分钱,见她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丁晓春只好同意,岂料,文文却在拿钱试探他的反应,见他如此慷慨,文文很是欣慰。

家里,见文艺秋不在,宋绍山只好为儿子做饭,却意外发现文艺秋带着行李离开。这边,丁晓春为文文置办了新的洗漱用品,并询问她晚饭想吃什么,见她狮子大开口,丁晓春赶忙离开。晚上,丁晓春为文文倒酒庆祝,却见豪爽的文文连杯痛饮,她的这一举动反让丁母很是诧异。

宿舍,正当文艺秋铺床休息时,却见宋绍山前来,见他执意敲门,文艺秋让他赶紧回去。岂料,这一幕反被看门大爷看到,为了撮合两人和好,大爷忙劝宋绍山要大度,遇事不要太过计较,话不投机半句多的他赶忙离开,随后,无奈的他只好在雪地里坐等文艺秋开门。家里,见文文烂醉,丁晓春赶忙送她回屋,见他要扶自己,文文生气扇他耳光,见状,丁母很是不快,她生气指责文文不成体统,并询问儿子两人的关系,见儿子执意维护文文,丁母很是无奈。

次日,文文早起为丁家母子做了早饭,虽然知道她做的菜很不好吃,但为了不伤害她的自尊,丁晓春只好高兴吃着。这边,宋绍山为文艺秋送来早餐,见他要带自己回家,文艺秋直言她只是想静静,反被宋绍山纠缠,为了不让别人笑话,文艺秋只好离开。

广场,文文和丁晓春高兴的唱着歌,反被小偷眼馋将钱抢走,着急的文文跑来追赶,担心她的丁晓春也跟着赶来时,却被众人围住。另一边,小偷欲拿刀吓唬文文,反被她一顿痛打,自知理亏的小偷只好将钱交出。家里,文文拿钱回来,见钱上有血,丁晓春着急敲门反被置之不理。

这边,见文艺秋下班不愿回家,宋绍山生气劝说反被无视。晚上,宋绍山回家为儿子做了饺子,为了不让儿子担心,他只好谎称文艺秋到大连出差。次日,见文文和丁晓春出门唱歌,丁母一反常态的送她手套,并热情的询问她晚上想吃什么,体贴的文文却让丁母等自己回来做饭。待他们离开后,丁母收拾房间时,意外看到文文枕头下的匕首。

这边,宋绍山再次来劝文艺秋回家,并谎称自己兜里有耗子药,见他威胁自己,文艺秋让他离开,得知两人吵架的大爷,热心为宋绍山提建议,反被他一脸嫌弃。晚上,丁母询问儿子文文的来历,见他毫不知情,丁母生气斥责儿子迷糊,反被告知他喜欢文文,闻言,丁母表示绝不会同意,并劝儿子赶走文文时,意外被儿子威胁要跟着文文离开,见他被文文迷住,丁母很是生气。

随后,她欲找文文聊天反被婉拒。次日,丁晓春一如既往的叫文文唱歌时,反被告知她身体不舒服,担心文文身体的他,欲待在家里照顾又被斥责,见她生气丁晓春只好离开。这边,丁母将钱给了文文,欲让她带钱离开却被拒绝。

宿舍,为了劝文艺秋回家,宋绍山搬来一箱子啤酒,欲在此等候反被大爷劝阻,生气的宋绍山赶忙让他离开,不要多管闲事,闻言,大爷很是无语。这边,门外的宋绍山一瓶接一瓶的喝酒,房里的文艺秋静静的看书。晚上,喝酒的宋绍山大声朗读着,他曾经写给文艺秋的情诗,并斥责文艺秋不该抛弃家庭,见同事们都来围观,宋绍山欲讲出望远镜的故事时,却见文艺秋出来,见状,他赶忙唱戏转移话题。

家里,回来的文文得知两人分居,她反劝两人早点离婚,见宋绍山执意不肯,文文决定帮他劝回母亲。宿舍,宋绍山和文文前来,为了让文艺秋开门,宋绍山只好说出文文回来的事实,并希望她能跟自己回家,自知母亲有气的文文,赶忙建议宋绍山下跪磕头比表诚意。

爱情的边疆第44集剧情介绍

文艺秋和维卡见面被抓 两人的爱情公诸于众

宿舍,宋绍山为了劝文艺秋回家,毫无办法的他只好下跪恳求,并保证不会再计较此事,就在他苦苦哀求时,文文为他断来了一盆洗菜水,为了让母亲回心转意,她只好将水倒在了宋绍山的头上,见他一脸的狼狈相,文艺秋破涕为笑。

1989年的某天,文艺秋通过望远镜,看到维卡被抬上了救护车,担心他安危的文艺秋,决定去苏联看望维卡,随后,她来找华敏商量此事,希望她能帮忙办理护照,见她执意如此,华敏只得同意。家里,文艺秋为宋绍山端来了洗脚水,见她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宋绍山赶忙询问原因,闻言,文艺秋只好将心里的想法说出,只因维卡生病住院,希望他能同意自己去对岸看望,自知文艺秋脾气的宋绍山,虽然心有不甘却也无可奈何。

次日,文艺秋将此事告知了文文,并希望她能陪自己一起去看看维卡,岂料,文文直言这事和她毫无关系,失望的文艺秋只好离开。办公室,华敏告诉文艺秋,以目前的国情来看,像她这样的公职人员不能到对岸探视,见她一副着急的样子,华敏劝她耐心等待。家里,文艺秋恳求文文帮忙想办法,见她执意要去,文文只好同意帮忙。

晚上,文艺秋来到维卡家里,奈何她怎样敲门都不见动静,着急的她只好询问邻居情况。医院,文艺秋前来看望维卡,见他躺在病床上几度昏迷,文艺秋很是难过,一旁的柳芭见她前来,心知肚明的她只好离开。这边,文艺秋看着病重的维卡泪流满面,当她握住维卡的手时,心有灵犀的两人沉默无言,一旁的柳芭看着这一幕,心思复杂的她却沉默的抽烟。另一边的中国,宋绍山也在用望远镜看着对岸。

次日,文艺秋代表宋绍山向维卡道歉,岂料,维卡却感谢宋绍山打自己,只因被打之后的他因头疼来到医院检查,意外发现脑里有弹片未取出,见他一副乐观的样子,文艺秋让他好好休息,随后,维卡说出他见到文文的事情,并对文文的遭遇深表后悔,而作为父亲的他,却没能拥抱自己的女儿更尤感遗憾,对于文文的成长,他未能参与也很是自责,就在两人叙旧时,却见柳芭一脸不快的进来,见状,文艺秋只好向维卡道别离开。

待她出了医院后,反被柳芭邀请喝酒。饭店,柳芭告诉文艺秋,她不解维卡为何会牵挂一个,又老又平庸的女人,如果维卡能看到现在的文艺秋,他一定会后悔自己的选择,而这些年在她的梦中,曾无数次的幻想过文艺秋的模样,难过的她也曾有过杀了她的念头,只因维卡毫不顾及自己的感受,而现在的她却决定放下仇恨,闻言,文艺秋将对维卡的感情说出,希望她不要因此误会,为了清楚维卡的病情,文艺秋恳求柳芭在阳台上给自己暗号,闻言,思虑再三后的柳芭答应帮忙。

晚上,就在文艺秋要回到中国时,反被苏联的警察抓住。家里,华敏和宋绍山着急商量此事,见他毫无办法,华敏无奈离开,就在宋绍山伤心难过时,文文出来劝他救救母亲,并催他快点行动。晚上,百感交集的宋绍山望着对岸发呆。次日,在河边睡着的宋绍山被环卫工人叫醒,得知他焦急找人,环卫工人建议他到报社刊登寻人启事,被点醒的宋绍山赶忙前来。

报社,宋绍山告诉记者,文艺秋因未办护照到苏联被抓,希望他们能帮忙想办法,得知她无故偷渡到对岸,记者直言这是犯法,为了让记者帮忙,被逼无奈的宋绍山,只好将文艺秋和维卡的故事说出,待他讲完后,在场的记者都纷纷落泪。

监狱,宋绍山拿着报纸前来,并恳求文艺秋不要埋怨自己,善解人意的文艺秋却感谢他的帮忙,如果没有他将此事说出,自己也不可能出狱,闻言,宋绍山宽慰离开。路上,文艺秋询问文文,宋绍山的下落,反被告知为了救她,宋绍山彻夜未归的事情,心里感动的文艺秋沉默无语。

家里,宋绍山建议文艺秋看看对岸的情况,见他一反常态的劝自己,文艺秋很是无语,为了让他不再胡思乱想,文艺秋让他帮忙看对岸的情况。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