誓言第45-46集剧情介绍(贾乃亮李晟版)

时间:2018-05-31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誓言第45集剧情介绍(贾乃亮李晟版)

韩依璇指认言少白是江华 言少白患上间歇性失忆症

萧斯宇向韩依璇承认自己就是七年前突然消失的江华,他恳求韩依璇回去告诉加藤自己才是真正的江华。韩依璇让萧斯宇告诉自己实情,否则她不做这件事,萧斯宇告诉她,加藤固执多疑,所有人都相信的事他往往不信,所以韩依璇主动举报自己,加藤反而不会相信她,以为她是在保护言少白。他本来以为婚礼就足够让加藤相信言少白了,但没想到元宝在婚礼上一闹,他怕加藤起疑心,所以只能反其道而行之,只有明明白白告诉他自己才是巨鲸,才能让他打消对言少白的疑虑。韩依璇同意帮他,但让萧斯宇答应自己立即离开达华,并离开上海,因为她不愿看到萧斯宇再受任何伤害。萧斯宇向韩依璇保证不久后他将会永远地离开这里。

元宝从婚礼上被雷虎救走后失魂落魄,雷虎劝她要冷静下来,要时刻记得她的行为牵涉到元府兄弟们的安危,她把言少白留给元宝的信交给了她,元宝打开一看原来是一幅画,上面画着小时候的言少白和自己,当时他们说好了接头暗号,并且承诺无论什么时候都要记住这个暗号。

韩依璇来到医院,加藤让她立即去照顾江华,韩依璇告诉他,言少白不是江华,真正的江华是萧斯宇,而且他整过容,加藤果然半信半疑。这时手下汇报雷虎和元宝闯到了医院,闹着要见言少白,加藤下令把他们带过来。

加藤带着元宝和雷虎到病房探望言少白,元宝看到言少白虚弱地躺在床上心痛不已,她既庆幸言少白没有死,又心疼自己对他下此狠手,元宝绝望地告诉言少白,在自己的心里,过去的那个少爷已经死了,看着她决绝地离开,言少白泪流满面。

为了证明自己的结论,加藤用药物加催眠的方法审讯言少白,并特意把韩依璇也带了过去。加藤问起言少白的身份,言少白在药物的作用下意识模糊地回答自己来自上海,名字叫江华,那个来自南洋的阔少爷言少白已经死了,他顶替了言少白的身份。加藤问起言少白最爱的女人是谁,言少白回答是韩依璇,并承认自己去过德国学习兵棋,但后来在法兰克福的一间酒吧有人想杀他,在那次事故中老师被炸死,自己的脸也被毁容了,后经犹太医生雷蒙把自己的脸换成了言少白的脸。说完这些,言少白就昏厥过去。加藤对审讯结果非常满意,东川祝贺他判断准确,并希望言少白能尽早为加藤所用。

东川走后,加藤质问韩依璇为何在骗自己,通过今天的审讯他已经明白了谁是真正的江华,而韩依璇对自己的不忠将会危及她父母的生命。加藤要求韩依璇从今天开始要留在言少白身边工作,只要她好好表现,自己仍然信任她。

东川找来川濑,告诉了他审讯言少白的结果,川赖却认为这一切都是假象,东川告诉他,加藤在上海是要完成帝国一项重要的任务,不能有闪失,现在武汉会战已经开始,他立即动身去武汉把冷一丁秘密接到上海,让他来帮助自己辨认巨鲸。

医生告诉加藤,言少白这几日不思饮食,终日说着外语,口中念念不忘的只有元宝,加藤立即来到病房,他看到言少白魔怔般地在墙壁上胡乱涂画,连自己是谁也不知道了。医生告诉他,言少白因大脑受过严重刺激,目前患有间歇性的失忆症,他建议加藤最好能找来元宝帮助言少白恢复记忆。

加藤随后把包括洪芸在内的达华旅社人全部押来做为交换条件,让元宝帮自己让言少白恢复记忆。元宝来到病房看到言少白癫狂的样子,向加藤提出条件要让言少白回到达华旅社自己才肯帮他,加藤答应了她的要求。

加藤和元宝交换条件后,很快放了洪芸等人。洪芸在达华得到情报,沈丽华在街上被人跟踪,洪芸指示他们情况危急就把跟踪的人杀了。她告诉萧斯宇,沈丽华已经知道了他们的身份,而日本人也已经知道了沈丽华的身份,所以如果沈丽华落到日本人手里,对萧斯宇将是极大的威胁。

沈丽华很警觉,她将跟踪的特务引到一处废弃的仓库后,和及时赶到的萧斯宇一起干掉了他们。沈丽华在路上看到萧斯宇已经病发,愿意冒险和他一起再回到达华,萧斯宇请沈丽华再帮自己最后一次忙。沈丽华欣然应允,她感叹在在这个战争时代能和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出生入死是种幸福。

元宝推着坐在轮椅上痴狂的言少白回到达华,在大厅里萧斯宇和沈丽华见状大吃一惊。

晚上,加藤安排韩依琦在舞厅唱歌,并让元宝带言少白来观看,言少白听着熟悉的歌声,突然回忆起了与韩依璇婚礼上支离破碎的片断,他头痛欲裂,紧紧地抱着元宝恐惧地说自己不想见加藤。

萧斯宇忍着身体上的巨痛秘密会见老潘,他告诉老潘,特高课和加藤的意见仍然不一致,老潘不解萧斯宇为何一定要让言少白和韩依璇结婚,又为什么要暴露自己,萧斯宇称这是铁血计划起步的关键。

特高课在江面上发现了一具浮尸,尸体上装有言少白的护照,东川下令立即将尸体送到实验室化验。

誓言第46集剧情介绍(贾乃亮李晟版)

冷一丁到上海辨认巨鲸 萧斯宇苦心布局铁血计划

老潘知道萧斯宇做所有这些事的目的都是为了让加藤相信自己才是巨鲸,为此他还从医院太平间弄了具尸体。他赞叹言少白真是个智慧过人而又喜欢冒险的人,言少白笑称指引他走上革命道路的人也说过同样的话。那个人就是黎农,当年萧斯宇还在读大学时,黎农告诉他蒋介石正在酝酿中原大战,萧斯宇想利用这个机会刺杀汪精卫,黎农教导他,可以利用这样的机会但不能创造这样的机会,因为军阀是以利益为目的,而共产党不能以牺牲老百姓的利益为代价换取胜利,他称赞萧斯宇不按常理出牌,喜欢冒险,这都是情报人员的优秀特质,所以决定选他去德国学习兵棋,而且此行他还有一个重要的身份,就是国民党特训部派到德国的人才。

出发那天,萧斯宇坐在车里看着校门口焦急等待自己的恋人韩依璇,心里万分不舍,黎农告诉他,越是爱一个人,就越是要设法忘掉她,即使日后见了面,她也只能是个陌生人,这是情报工作的铁律,也是做这个工作必须要面对的牺牲。他教导萧斯宇,以后无论是他或是他的同伴遇到相同的问题,他们的选择只有一个,就是忘记。

冷一丁突然在街上看到了黎农,他一直以为黎农已经在南京的战役中牺牲了,而黎农是唯一一个知道他底细的人,冷一丁不由地心里惴惴不安。他向处长打听黎农的事,处长告诉他,黎农已经退出了情报系统,现在是邵先生的助手,如果冷一丁和黎农有什么过节,最好还是算了,因为他现在是蒋委员长面前的红人。

黎农指示下属要尽快查处情报系统内的奸细,下属汇报前段时间在行动中他们在现场发现了一把佩枪,那把枪是他们部队里三个月前下发的,但现在很多部队已经散了,当时共有16人领过这些枪,所以非常不好查,黎农要来那16人人的照片后,一眼就认出了冷一丁,他下令立即抓捕冷一丁。

军医向东川汇报,江面浮尸的年龄在25-28岁之间,死亡时间有1到2个月了,东川由此想到有人希望言少白是个冒名顶替者,所以就出现了这具尸体。加藤这时也赶来告诉东川说医院里的言少白是假的。他打算让言少白在熟悉的环境中恢复记忆后一切就会真相大白。

达华旅社里,意识模糊的言少白爬上窗户就要往楼下跳,幸亏元宝及时赶到死死地抱住了他才幸免于难。

川濑在武汉街头顺利与冷一丁接上了头,他让冷一丁随自己到上海。冷一丁想到自己的身份即将暴露,临走前想带走国民党江浙游击区负责人的名单,但回到办公室却发现那份文件已被处长拿走,他于是偷偷来到处长办公室偷拍文件,但没想到处长突然回来,冷一丁躲闪不及,藏在门后将处长打晕偷走了文件。等门口警卫接到抓捕他的命令,冷一丁已经和川濑逃之夭夭。

加藤带言少白到兵棋场,将当年导师米歇尔送给江华的军徽拿给言少白看,试图帮他恢复记忆,并邀请言少白再次推演徐州会战以及将要发生的武汉战役。推演完毕后,言少白说表面上看日本是胜利了,但他们只占领了城市和交通线,中国还有大片的农村,如果这场战役再这样打下去,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加藤承认言少白的布局非常完美,并确定言少白的脑子已经清醒了,他急于知道言少白兵棋推算的新规则,并由此认定言少白就是江华。

萧斯宇在老潘住处通宵达旦地整理出了加藤大和计划的内容以及自己对铁血计划的布署,遗憾的是,他只能完成计划的第一阶段,以后的部分要全部依靠言少白来完成。老潘心疼地说萧斯宇是王牌特工,做出这样巨大的牺牲却连名字都不会留下来。萧斯宇笑称真正的王牌是不需要留下名字的。

冷一丁顺利来到了上海,他反复听了言少白的审讯录音后,从言少白承认自己是江华的语速中推断出言少白是假冒的江华。他随后到太平间看了江面上的浮尸后,从尸体上的编号认出他来自于上海医院的太平间,他下令立即调查哪家医院少了尸体,另外言少白护照上的照片拍摄于哪里,如果拍摄于南洋这具尸体就是言少白,如果拍摄于上海这具尸体一定不是言少白。

东川告诉冷一丁,有人故意制造了尸体,就是为了证明加藤的判断,而这一切都是为了掩护真正的巨鲸,他就是言少白身后的萧斯宇。但冷一丁感到疑惑的是,这种借尸还魂的办法过于拙劣,等于主动向他们提供线索,证明自己就是巨鲸。

老潘告诉洪芸,萧斯宇将不久于人世,他最痛心的是在萧斯宇生死的最后关头,他们却不能明着帮助他,因为萧斯宇的死也将是铁血计划的一部分。

言少白次日到大厅和萧斯宇见面,因为特务跟踪,他们用德文在便签纸上书写沟通,随后萧斯宇焚毁了那张纸。

东川次日得知这件事后告诉了冷一丁,但加藤仍然认为萧斯宇这样做是在掩护言少白。川濑这时向东川汇报,已经调查清楚,那具尸体是上海的一所医院丢失的,而护照也是在美国制造的,冷一丁的判断完全正确,这一切都说明,是有人让言少白假扮江华,而真正的江华就躲在他身后。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