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39-4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05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39集剧情介绍

刘彩琪为夫怒写检举信 宁鸣家变故矛盾出国

鲁尼告诉刘彩琪,CE公司董事会责怪鲁尼对谈判没有预见性,没起到提醒的义务,鲁尼不服与公司老板吵起来,所以他估计要失业了。刘彩琪非常贴心地安慰鲁尼不要太放在心上,他们只要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鲁尼非常感动,夫妇俩动情地正欲亲吻时,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鲁尼开门,屋外一行自称为FBI的人拿出逮捕令要带走鲁尼。鲁尼知道自己犯的事,他顺从地跟着FBI的人离开,刘彩琪哭得肝肠寸断。很快MTA律所举行庆祝会,汤普逊兴奋地告诉大家,CE公司的案子他们圆满完成。萧清知道随着这件案例的结束,她和缪盈、成然间的尴尬矛盾也不复存在了。

萧清上课时有意无意地往后看了看坐在教室后面的书澈,书澈捂着被萧清打过的脸龇牙咧嘴,萧清哭笑不得。下了课,书澈揉着脸离开教室,萧清不远不近地跟在他身后。在校园角落,书澈停下来好笑地问萧清为什么跟着自己,他责怪萧清下手太重。萧清不知该说什么,她转身离开时告诉书澈,鲁尼的案子已经结束,成伟拿出了证据证明无过,他们没事了。

书澈追上前一把拉住萧清,他以调笑的口吻问萧清她到底是有多喜欢自己才违反原则告诉自己案子的进展情况。萧清大胆地再次表白书澈,自己就是喜欢他。书澈动情地将萧清拉进自己怀里,他深情地告诉萧清自己一直将她当成亲人,从认识她到她逼着自己去考试,诸多等等,她为自己做的一切让自己无法不喜欢她。萧清却推开书澈的怀抱,她痛苦地说自己不能跟书澈在一起,就算缪盈和他的分手有一点点原因是因为自己。萧清说完难过地离开。

刘彩琪向鲁尼的律师询问鲁尼的情况。律师无奈地告诉刘彩琪,鲁尼被指控两项罪名,而且对方成伟拿出了非常有力的视频证据,鲁尼这次根本在劫难逃。刘彩琪听到成伟的名字恨得咬牙切齿,她可以肯定,鲁尼一定是被成伟陷害。刘彩琪要求律师为鲁尼做无罪辩护,她不想让鲁尼坐牢。但律师却觉得刘彩琪的想法太不切实际,他说自己已经跟鲁尼沟通好,尽量做减轻罪责减刑的辩护,因为鲁尼并没有给CE公司造成实际的经济损失。但刘彩琪几乎疯狂地否决了律师的决定,她不愿让鲁尼坐牢,她愤怒地要开除律师。

律师觉得刘彩琪简直不可理喻,律师愤然离开。刘彩琪心中的愤怒如烈火般熊熊燃烧,最后她终于做了决定。刘彩琪写了一封检举信寄往国内。

宁鸣刚回国不久就收到美国弗兰西斯科大学的录取通知,宁鸣重新申请签证希望早日赴美与缪盈团聚,但他心里没底,不知道这次的签证会不会获批。忙完这一切,宁鸣终于回到长春的家里。父母看到他喜出望外,但短暂的团聚欢乐后父母愁眉不展地告诉宁鸣,爷爷患上老年痴呆,已经走失三天了。宁鸣心中倍感歉疚,他觉得自己在家里最需要他时他却为了自己的私心远赴美国。这一次他决定处理不好家里的事再也不走了。

宁鸣四处张贴寻人启事找寻爷爷,可爷爷却一直杳无音信。宁鸣忧心忡忡时缪盈给他打来电话。缪盈告诉他,自己被纽约哥伦比亚大学录取,她正在纠结要不要去纽约。缪盈又问宁鸣的情况,宁鸣告诉她自己的签证要等十天后才能得到消息,是否能通过签证还未可知。缪盈又问他家里的情况,宁鸣说了爷爷走失的事。缪盈焦急地提出让伟业在长春的办事处帮忙他寻找,宁鸣谢绝了。两人要结束通话,宁鸣表现的十分难舍,无情的现实让他感到与缪盈的距离仍然是天壤之间。

绿卡带成然参观自己的店,店里的品牌都是绿卡根据以往的购买经历精心挑选的。成然叹为观止,大赞绿卡有决心有毅力从一个职业买手成为经营者。绿卡却感激萧清为自己指明了道路。接下来绿卡为难地告诉成然,自己筹办这个店花了很多钱,她希望成然能支持自己和自己联手经营。成然手上没有多的资金,他只有上次在赌场嬴的五十万美金,他诚肯地一字一顿地告诉绿卡自己的态度:我愿意。绿卡仿佛听到一直企盼的婚礼上最想听到的这三个字,绿卡动情地潸然泪下。成然连忙安慰她,成然说自己从没看到绿卡能如此努力地为自己事业奋斗,他除了钦佩还有些自惭形秽。绿卡连忙安慰他,她愿意和成然一起努力。成然感动地紧紧拥抱了绿卡。

萧清的父亲何晏一大早刚走进反贪局的办公楼就被李局长叫了过去。何晏好奇地问李局长是不是有大案要案要交给自己,不然不会一大早将自己叫过来。

归去来第40集剧情介绍

何晏接手调查举报信 宁鸣签证通过再赴美

李局长郑重地告诉何晏,局里收到一封从美国旧金山寄来的实名举报信,信中涉及的人物关系到市里重要人物。李局长说完将一个印有绝密二字的文件袋递何晏,他严肃地说这封信只有局里几位主要领导看过,其他人一概不知。他希望何晏做好保密工作,因为这封举报信一旦核实无异于地震。

何晏拿着举报信回到办公室,他反锁了门后才打开文件袋。这封信正是刘彩琪写的,她在信中揭露成伟和书望官商勾结一事。她说书望将地铁项目中地铁车厢这一项交给伟业公司,而作为回报,成伟变相地以投资书望儿子书澈公司或其他名目向书望行贿,行贿金额高达几千万。何晏震惊了。

刘彩琪被医生诊断为抑郁症并为她开了药,刘彩琪回到家吃了药早早入睡。次日晨刘彩琪醒来后发现家里被翻得一片狼藉,刘彩琪吓坏了赶紧报警。警察检查后发现没有入室行窃痕迹,他们疑惑地反问刘彩琪是不是确定房间里的狼藉不是她自己所为,刘彩琪愤怒地质问警察把自己当成精神病。警察无奈地离开,刘彩琪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精神状态,她越发恐惧起来。

弗兰西斯科大学里的教授艾瑞克给缪盈打电话,他疑惑宁鸣为什么没有及时来报道。缪盈解释了宁鸣家里的变故,教授深感遗憾。在海边礁石处,缪盈和书澈坐在一起看海。只是爱的见证礁石依旧未变,他们两人却物是人非地不再是情侣。缪盈问出了一直不敢问的话,她问书澈喜不喜欢萧清,书澈毫不犹豫地回答喜欢。缪盈的心还是被狠狠地刺痛。书澈又问宁鸣的情况,缪盈不知宁鸣还会不会回来。书澈劝缪盈不要离开,只要她在宁鸣就会回来。

警察将宁鸣的爷爷送了回来,全家人喜极而泣。宁鸣给爷爷洗澡,看着爷爷身上的瘀青,宁鸣心如刀割。宁鸣想到自己不顾一切去美国,丢下家里应尽责任不负责任的做法十分自责。次日宁鸣收到美国大使馆寄来的快递,他的留学签证顺利办了下来。宁鸣拿出弗朗西斯科大学的录取通知,他再次看了看然后连同护照一起放进了抽屉里。

宁鸣决定去面试,他必须找到工作安定下来为家庭负责。面试结束宁鸣回到家里,他发现父母正在他的房间里帮他收拾行李。宁鸣一脸愕然,接着他看到放在桌子上的录取通知和护照。父母笑着告诉他,虽然他们没有能力为他创造更好的条件,但至少他们不能成为他前进的阻力,他们希望宁鸣飞得越远越好。宁鸣终于在父母的挥手中含泪远离家乡飞往美国。缪盈在美国机场笑颜如花地迎接宁鸣,宁鸣问她还去不去纽约。缪盈笑着说自己出现在这里就是答案,宁鸣激动地吻上缪盈。

晚上莫妮卡母亲惊慌失措地猛拍萧清房门,她说莫妮卡羊水破了临产在际。萧清冷静地安排好一切,莫妮卡母亲没想到萧清如此沉着,她慌乱的心里才有稍稍的慰藉。不久莫妮卡顺利产下一个女儿,莫妮卡母亲表现得比谁都要高兴。

萧清在校园里突然看到缪盈和宁鸣手拉手,两人甜蜜恩爱的样子简直让人难以置信。萧清悄悄跟上去,结果看到两人一起上了车,然后看到他们忘情拥吻。萧清震惊地慌不择路躲开。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