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43-4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1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43集剧情介绍

成然绿卡协力经营店 何晏交给萧清重要任务

绿卡的店开张后基本没有什么顾客,当家的绿卡终于知道柴米贵了,她忧心忡忡。成然也没有好的办法,两人一愁莫展。这天绿卡的父母来店里看望绿卡,绿卡将屠刀伸向父母,她让父母买了许多衣服。绿卡心里还是很内疚,父母一直支持她开店,现在她杀熟还杀到父母面前。成然和绿卡一起分析店里的经营策略,两人商定先杀熟,先从各自的狐朋好友那里下手,拉他们来店里消费。

成然还想到另一个办法,他说服弗兰克到绿卡店里买购物卡,然后将购物卡发放给伟业的员工做为福利。弗兰克有些拿不定主意想请示成伟,成然极力劝说弗兰克。弗兰克不得不答应成然。当成然将五十万的支票交给绿卡时,绿卡喜出望外。两人通过开店找到了一种同甘共苦的感觉,他们现在无心其它琐事,他们所有的精力都用在共同发展店里的事业上。无形中两人感情加深。

晚上书澈给萧清打电话,此时的萧清正神游太虚一般走神。书澈抱怨自从何晏走后,他们两人很久没见过面了。萧清借口自己有很多事情,她甚至借口要帮莫妮卡带孩子。书澈有些无奈,他说成然他们在买手店举行一个亲友会,成然邀请他们参加,晚上还一起吃火锅。萧清以不肯定的口气称,自己还不确定到时候有没有时间。书澈还想跟萧清再说说话,萧清却慌慌张张地挂了电话。书澈总觉得萧清的表现有些奇怪。

缪盈和宁鸣一起去了成然绿卡的买手店里,书澈赶到时看到缪盈正贴心地帮宁鸣挑选衣服心中五味陈杂。众人从买手店回来后一起去了成然家里吃火锅,宁鸣把自己研发照顾老人和病人的特殊传感器的设想讲述给大家听,书澈非常佩服宁鸣的灵感。书澈心里记挂着萧清,他发信息给萧清催她过来。此时萧清已经走到成然家门外,透过玻璃门萧清看到屋里正围在一起吃火锅的人,那些都是她爱和在意的人,而现在自己却守着一个秘密不敢亲近他们。萧清心如刀割,她转身离开了那里回了家。

萧清回到家里在卧室里失声痛哭,莫妮卡关切地询问她发生了什么事。萧清哭着说,自己看着最爱的人和最好的朋友即将面临灾难而她无能为力而且还不能告诉他们,萧清感到无助和痛心。

缪盈开车和宁鸣离开成然家。路上缪盈问宁鸣,自己怎么从没听他说过关于传感器的设想。宁鸣有些伤感地说,虽然自己研发这个传感器源于亲情,自己是从爷爷走失这件事上找到灵感。但自己做这些不仅是为了亲情还为了爱情,他说自己拼命追赶书澈和缪盈他们,但拼命追上一百米后发现又落下一千米。他说自己就是想努力改变现状,让自己缩小与缪盈的差距,终有一天可以配得上缪盈,可以理直气壮在娶她。缪盈闻言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

书澈结束聚会后来到萧清家门外找她,萧清不得不出门见书澈。书澈抑制不住思念之情,他拥抱了萧清。萧清满腹的心事和委屈,她忍不住流泪。书澈关心地问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总觉得萧清心事重重。书澈附在萧清耳边问她爱不爱自己,萧清紧紧抱住书澈说自己从没像现在这样爱他。书澈动情地深深拥吻了萧清。

刘彩琪将收集整理好的材料全部整理好,然后刘彩琪给何晏打电话,她说自己把所有证据整理后装在硬盘里,她必须亲手交给何晏。但何晏说自己可能过段时间才能去美国。刘彩琪担心这些证据放在手里不安全,她希望何晏能找个稳妥的人保管,她不能交给大使馆的人,因为她担心官场上的人会和书望勾结走漏消息。何晏想到了萧清,他告诉刘彩琪自己会让留学的女儿来找她,刘彩琪表示认可。

何晏马上给萧清打电话,让她代自己去找刘彩琪拿硬盘和文件袋的事。何晏强调一定不能让书澈他们知道,萧清很为难,她犹豫地问父亲能不能换其他人去做这事。何晏表明事情的严重和保密性,除了萧清外没有人比她更合适更值得依赖。萧清为难地同意了父亲的要求,萧清心里纠结矛盾,因为此事事关书澈和缪盈等人,可以说关系到他们的命运。

归去来第44集剧情介绍

萧清拿到硬盘文件 刘彩琪遭遇保镖杀害

次日萧清心事忡忡地驱车去了刘彩琪家里,萧清观察了周围环境,注意到了刘彩琪家门外安装的监控探头。萧清谨慎地观察周围环境后敲开了刘彩琪的家门。刘彩琪看过萧清护照验证她的身份后将她迎进家门,萧清进屋后也观察到刘彩琪家里也安装有监控探头。刘彩琪将硬盘和文件袋交给萧清后叮嘱她一定要保管好这些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原件。萧清让刘彩琪放心,她说自己也是学法的人,她懂这些东西的重要性。

萧清收好文件袋准备离开时,无意间看到刘彩琪桌子上摆的药瓶。萧清关切地问刘彩琪是不是精神压力太大,刘彩琪告诉她自己以前有抑郁症,但经过治疗后有所缓解,而且她还雇佣了一个私人保镖。只是今天因为要见萧清,所以她支开了保镖。萧清按照父亲之前的交待没有久留,她拿好东西后就匆匆离开。路上何晏给萧清打电话问她事情办好没有,萧清回答已经顺利办好。

刘彩琪在萧清走后就进了浴室,她泡在浴缸里随手打开了监控器,她看到保镖吴安迪从外面回来。刘彩琪没有生疑,她隔着浴室门与吴安迪说了几句话。不多时吴安迪突然脱了鞋子蹑手蹑脚走进浴室,刘彩琪看到吴安迪进来大惊。吴安迪却突然扑过去将刘彩琪死死地按在浴缸里,刘彩琪拼命挣扎,最后慢慢地不动沉入浴缸底。吴安迪清理了浴室里的痕迹后,又用一款一模一样的电脑偷偷换走了刘彩琪家的电脑。

书澈给萧清打电话约她晚上见面,萧清又借口忙拒绝了。但晚上萧清回家时,书澈却拿着一个生日蛋糕等在萧清家门口为她祝福生日。萧清心里满满的都是感动,看着书澈灿烂的笑容,萧清多么希望书澈能永远像现在一样快乐。萧清跟书澈去了他家里,书澈无意间将萧清放在沙发上的包转移了一个位置,萧清便激动地斥责书澈不要动自己的东西。书澈愣住了,萧清也没有想到自己反应会如此剧烈。

萧清歉意地拥抱书澈表示歉意,书澈搂着萧清痛心地在她耳边问她,她心里到底有什么心事,他总觉得现在的她像蒙着一层雾让人看不清。萧清什么也说不出,只是止不住地流泪。书澈心痛地拥吻萧清,当晚萧清留宿书澈家里。两人激情四射时,萧清突然深情地告白书澈,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他一定要相信自己是爱他的。书澈有些不明就里却还是非常感动。

萧清一早为书澈准备早餐,两人刚坐定却突然从电视上看到刘彩琪溺死家中浴缸的新闻。萧清顿时惊惶失措地拿起自己的包躲进卫生间里,她感到彻骨的寒冷和恐惧。萧清冷静了片刻打开自己的包。萧清拿出包里的硬盘,她打开水笼头将洗脸池里放满水,她拿着硬盘心里纠结万分。刘彩琪已死,如果她毁掉硬盘,书澈和缪盈可能就安全了。萧清内心作着激烈的斗争,最终她将硬盘丢进洗脸池里。

就在这时何晏突然打电话过来,萧清本能地一把抓起洗脸池里的硬盘。萧清接通电话后,何晏焦急地问她是不是安全。在确保萧清安全后,何晏急忙告诉她,刘彩琪死了,萧清现在的处境也非常危险。他已经通知领事馆,很快就有人来接她。这几天她就由领事馆保护,她不能再去学校和律所,也尽量和书澈保持距离。何晏听萧清电话里的抽泣声,他突然意识到萧清现在会不会就在书澈那里。何晏大怒地斥责萧清不该与嫌疑人的儿子走得如此近。在听到萧清伤心的抽泣后,何晏又安慰萧清要识大体顾大局,他现在就往美国赶。

萧清挂了电话将硬盘上的水渍用毛巾擦拭干,然后重新装回包里。萧清装出平静的样子走出卫生间,她面带笑容地告诉书澈,自己国内有个同学要去洛杉矶,她这几天要去洛杉矶陪同学。书澈不疑有它。不多时大使馆的车到了书澈家门口,萧清难舍地与书澈道别后出了门。前来接萧清的是大使馆的自称罗秘书和杨随员的人,萧清坐上车看着越来越远离的书澈的身影,萧清心如刀绞。

这时书澈打电话给萧清,他觉得来接萧清的车有些奇怪,所以他想确保萧清是否安全。萧清告诉他自己很安全,书澈不放心地叮嘱萧清,她到机场、上飞机前都给自己发信息过来。萧清答应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