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去来第47-4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1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归去来第47集剧情介绍

书澈接受调查说谎 萧清出庭作证痛心

萧云到武警中队看望被保护在这里的萧清,她给女儿带去一些亲手做的饭菜外还带来书澈的消息。萧清闻言不禁急切地问母亲书澈说了些什么,萧云如实转告了和书澈的通话内容。萧云转告萧清,书澈说无论发生什么情况他都会一直等她。萧清禁不住难过地泪如雨下,萧云看女儿的样子心疼地安抚女儿。

萧清、书澈和缪云的留学都被迫停止。就这样半年过去了。一天何晏来到萧清暂住的武警中队探望萧清。何晏表情严肃地告诉萧清,自己有事要和她谈一谈。何晏恼怒地称,据汪若南供诉成伟以帮书澈公司投资和拉业务的方式变相向书望行贿,如此重要的信息萧清为什么没有主动告诉自己。何晏痛心疾首地责怪萧清明明是学法律的深知这里面的违法行径,她为什么没有主动举报。萧清被父亲批评得抬不起头,但她还是实事求是地说,书澈将成伟投资的钱和华隆公司业务赚取的钱全部退还给成伟,甚至他为了防止成伟继续借自己公司行贿而主动关闭公司。

萧清的话让何晏和萧云都非常震惊,萧云忍不住感慨书澈是个多么干净的男孩。萧清还告诉父亲,书澈当时的行为不被公司的职员理解,他除了自己连倾诉的人都没有。萧清说书澈说过既然他改变不了一切,但也不能让别人改变自己。何晏对萧清的话深信不疑,他对书澈的为人也有了新的认识。

反贪局对书澈进行了调查,书澈的回答和他公司的帐目都证实了书澈没有参与成伟的行贿。何晏通过审讯录相看到了调查书澈的整个过程,他确定萧清之前所言非虚。但最后调查人员询问书澈,关于成伟向他公司行贿一事书望是否知晓时,书澈紧张犹豫,最后他回答称父亲对此事一无所知。书澈结束调查回到家里,刚到家门口就看到母亲被警车送了回来。母子俩千言万语无从说起百感交集,唯有紧紧地拥抱。

何晏将调查书澈的经过告诉了萧清,他说萧清作为公诉证人要出庭作证两次。一次是证明刘彩琪提供证据的真实性,另一次是证明书澈说书望不知成伟向他公司行贿一事说谎。萧清顿时激动地质问父亲,难道他要利用自己的爱情让自己当庭指认自己的爱人说谎。萧清看父亲何晏铁面无私不通情理的样子伤心欲绝,让她当庭指认书澈她实在做不到。

不久法庭公开审理了书望受贿一案,书澈、缪盈和成然等人都到庭旁听。书望被带到法庭上时仍不改他目空一切的样子。法官当庭宣读了书望受贿案的调查情况,并出示了刘彩琪死前交给萧清的证据。法官按程序叫人带出证人萧清,当萧清走进法庭时,书澈的目光里有久别的震惊还有更多的疑惑。缪盈和成然也难以置信地看着萧清。萧清镇定地详细描述了自己那天见刘彩琪的情形,在萧清讲述过程中,书澈回想到那两天萧清的异常表现,他终于明白当时萧清异常的原因了。困扰他这么久的谜团终于揭开,书澈眼里满是痛苦。

书望的代理律师提出质疑,检察官为什么会让萧清去找刘彩琪拿证据,为什么将如此重大的任务交给她去办。萧清艰难地说出自己和何晏的父女关系。书澈痛心地红了眼眶,他想到了自己在美国见到何晏萧清父女时的情形,原来他一直被像傻子一样蒙在鼓里。萧清不敢看台下的书澈。结束庭审书澈去医院看望母亲,毓文此时虚弱地躺在医院病床上,书澈看着母亲的样子越发地自责和痛心。

归去来第48集剧情介绍

书望成伟宣判入狱 成然刺杀萧清被抓

在书澈家里,缪盈、成然和书澈商量最近发生的事。成然愤怒地以看透一切的口气说,萧清一直隐瞒她父亲是反贪局的现实,从她在飞机上与缪盈偶遇好心相助,一直到后来成为书澈女友等等一切行径都是别有用心,她根本就是她父亲安插在他们身边的卧底。缪盈理智地说,萧清是什么样的人她有自己的判断,她不是那么有心计的女孩。书澈叹息地说,从萧清出现在庭审现场时,他心里的一切疑问就迎刃而解了。萧清也是在美国见过她父亲后变得异常,可见她并不是一开始就别有用心地接触他们这些人。

这时缪盈提到刘彩琪的事情,她说美国媒体报道刘彩琪死于意外,那天没有人去过刘彩琪家,而当天庭审中萧清说她去过刘彩琪家,这就说明警察拿到的监控录相是假的,真的录相被谁拿走,而刘彩琪也不是死于意外。成然突然想到一个可怕的真相,他难以置信地问缪盈,到底谁拿走录相并杀了刘彩琪,会不会就是父亲成伟。成然被自己的这个猜测吓到了。

明天将再次开庭,萧清呆呆地坐房间里内心纠结万分。何晏没有逼她,而是告诉她明天早上检察院的车会来接她,至于她愿不愿意再次出庭作证她自己决定。次日萧清看着检察院的车开进武警中队,她最终还是理智地上了检察院的车。

此时法庭庭审现场,缪盈、成然和书澈早早地等着正式开庭。成然突然离开庭审现场向外走去,他坐进自己车里似乎在挣扎纠结着在做什么艰难决定。不多时萧清在检察院两名工作人员的陪同下往法庭走过来,成然朝萧清走过去,在所有人猝不及防时成然突然掏出匕首并大喊了萧清的名字冲上前去,成然的匕首刺入萧清腹部时几名法警也冲过来制服了成然。萧清倒在血泊中,她的脸上却露出难以察觉放下一切的释然。

萧清被紧急送到医院急救,萧清在住院期间感到睡了长长的一觉。她庆幸成然刺了自己一刀,既缓解了成然对自己的怨恨,又将自己从痛苦的纠结中解救出来,她反倒感谢成然。就在萧清这长长的一觉中,法庭审判了书望贪污案,鉴于书望主动上缴了全部赃款,而且其家属还补缴了部分赃款,予以从轻处罚。最后书望被判处无期徒刑。对成伟的审判是处于八年有期徒刑。但就在成伟宣判时,美国警方找到吴安迪,成伟买凶杀人一案得到证实,他的后半生也将在监狱度过。

尘埃落定后的一个早上,书澈带上行李离开了家,从所有人的视线里消失了。毓文在书澈房间看到他留下的字条,书澈告诉母亲自己无法对面现实需要时间调整而躲到外面。毓文潸然泪下。

萧清终于出院,何晏萧云亲自将她从医院接出来。重新回归自由的生活环境,萧清感到从未有过的幸福。她贪婪地呼吸着屋外自由的空气,沐浴着灿烂的阳光,一切都显得无比珍惜。萧清回归了正常生活,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但每每萧清独处,看着窗外她还是感到失去爱人后锥心疼痛......

缪盈全票当选就任伟业集团董事长,她勇敢承担起自己应负的责任。她在董事会上宣布自己将回美国继续未完成的学业,集团业务暂时交由副董事处理。安排好这一切缪盈去监狱看望了父亲成伟,成伟已经得知缪盈继任董事长一事,他倍感欣慰。缪盈苦笑着问成伟,后不后悔曾做过的一切。成伟没有明确回答,而是告诉缪盈,以后她处事时凡是自己反对的她坚持去做,凡是自己坚持的她一定要反对,他说她们这些人才是改变游戏规则的人。

绿卡去监狱探望成然,成然关切地向她打听萧清的伤情。得知萧清已安然无恙成然露出宽慰的笑。绿卡深情地告诉成然,自己等他出来,等他出来一起经营他们的店。成然看着这个傻傻的不顾一切爱自己的女孩不禁含笑流下悔恨的泪水。

萧清回到美国斯坦德大学继续未完成的学业,当她提着沉重的行李箱重新回到莫妮卡家时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萧清仿佛从沉睡中苏醒,她才发现痛苦的感觉并没从身体里消失,而是浸入骨髓。她回望教室后书澈的座位,空无一人,她回到书澈的家,同样空无一人。往事一幕幕在萧清心里重复循环播放,一切都物是人非痛彻心扉。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