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世危情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05 来源:剧情集 浏览:

乱世危情第3集剧情介绍

蔡谋成宴宾楼再遭暗算小八意外成救星 小乖乖退聘礼罗连生好事不成心生怨愤

罗连达在蔡谋成的强烈要求下,不得不陪同蔡谋成一行人前往警察局,让蔡谋成亲自审问所谓的共党刺客。而当他们抵达警局之后,下面的人汇报犯人承认了自己是共产党就不肯招供,畏罪自杀了。对这个结果蔡谋成有些意外,但他立刻把话题转到了新成立的江州经济调查科科长郭通明身上,让罗连达转告郭通明去工作队的驻地,他要单独找郭科长谈话。

一连串意料之外事情的发生让罗连达很是头痛,他回到家里,立刻让弟弟通知本地帮会清扬会的柴会长来家里密谈。

蔡谋成和侄女蔡少峰回到驻地,讨论起罗连达这个对手来。本是一场敲山震虎的假暗杀,只是想有个借口给罗连达一个下马威,没想到却冒出了一个死掉的真刺客。蔡谋成识破了罗连达对自己的杀心,更因为罗连达对后续收尾环环相扣的周密安排,让他对这个对手看重了几分。蔡谋成向蔡少峰透露了自己此次江州之行的两大核心,一个是帮助蔡少峰打开江州经济督察工作的局面,另一个就是解决一桩陈年旧案——调查共产党消失的三百万美金军费。蔡谋成告诉蔡少峰,在抗日战争胜利前夕,共产党筹集到了三百万美金的军费,本应由当时江州商会的会长姜卿云汇到指定的账户,谁知罗连达抢先一步以汉奸的名义枪毙了姜卿云,这笔巨款随之消失无踪。虽然党通局从未放弃过相关调查,但是阻力重重,这笔巨款始终不见踪影。蔡谋成判断,做为当事人的罗连达虽然没有那么大的胆量和胃口自己私吞这笔军费,但和这件事情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另一方面,蔡谋成安排人去调查偷了黑狐情报的扒手底细,终于得到了扒手的信息。原来这个扒手叫韩小刚,外号千佛手,本是江州人,因为偷窃手法高明不留马脚,江州警方也拿他没办法,只好私下和他达成协议,只要他不在本地作案,就对他网开一面不予抓捕。而这个韩小刚就大半个月活跃在南京上海行窃,偷够了就回江州吃喝玩乐做阔少爷。

罗连达会见了柴会长,他故意强调南京来的人是要彻底扳倒自己,还是要大肆勾连牵扯的查法,让柴会长自己小心,行事低调一些,不要惹祸上身。黑道出身的柴会长被罗连达的说法反激起了匪气,扬言清扬会行事不会牵连罗连达,但是如果南京来人欺负到了自己头上,他也不怕闹个鱼死网破。此时去工作队谈话的郭通明也赶来罗家报告,柴会长先行离去。郭通明把蔡谋成和自己的谈话内容汇报给罗连达,其中蔡谋成特别询问了党国储备粮仓的位置,而郭通明以自己权小职微为借口,称自己也不知道具体情况。蔡谋成还让郭通明通知江州的大小商户,后天九点在市府大院开会。这一系列动作让罗连达深深地意识到,蔡谋成果然如傅靖恭所说的那样老奸巨猾。罗连达暗下决心,不能让蔡谋成在江州城里翻江倒海。

罗连达再次回到警察局,询问之前在餐厅抓捕的共产党的情况。局长汇报说当时抓了两男一女,其中一个死不开口的直接打死顶了共党刺客的帽子,剩下一个女的死不承认自己是共产党,而另一个则经不住大刑,交代了共产党正在进行一个向南计划,而这个计划的核心就在江州,具体向南计划是什么,招认的共党不是负责人也不清楚,但他还交代了江州联络站负责人的身份,正是顾家米铺的老板顾同兴。这个消息让罗连达兴奋不已,他交代警察局长严密监控顾同兴。同时,罗连达也在暗暗追查蔡谋成的“刺杀案”,决不能让蔡谋成把这个刺杀的罪名最后扣在了罗连达自己头上。

小乖乖拉着小八进了自己家的院子,看到满院堆着的大箱小箱的聘礼却没见到母亲的人。小乖乖立即发了飙,她以为是杨大趁着自己不在家的功夫向母亲石桂仙提亲来了,完全没想到这些东西是罗连生送给她的聘礼。小乖乖当即拉着小八要去找杨大算账。

石桂仙本来约了杨大在宴宾楼见面,正好又遇到了罗连生提亲的事情,她忧心忡忡的找到杨大讨个主意。谁知杨大听说此事之后非常高兴,他给石桂仙分析,一方面小乖乖嫁给罗连生就是飞上了枝头有了好日子过,另一方面,小乖乖一直反对杨大和母亲的婚事,也存了自己的私心,她不想和小八成了两辈人,管自己一起长大的好朋友叫叔叔。如果她嫁到了罗家,也就没有了担心的理由。石桂仙拿不定主意,她深深知道自己女儿的性格,觉得她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

此时,蔡谋成带着蔡少峰也来到了宴宾楼,准备品尝这里出名的蟹黄灌汤包。蔡少峰以安全为重,建议蔡谋成买了回去吃,蔡谋成却觉得吃饭就是讲究气氛,兴致高昂地带着蔡少峰一行人进了宴宾楼。

杨大正在劝说石桂仙同意罗连生的提亲,看到蔡谋成他们这些气度非凡的生面孔,立刻判断这些可能就是南京城派来的钦差大臣,讨好的陪着笑脸向蔡少峰等人举杯示意。

罗连达根据上峰的命令,要局长从警察局里抽调十个精干的警员交给郭通明,组成特别行动队,专门负责保护蔡谋成在江州期间的人身安全。而接到这个任务的郭通明大惊失色,他赶紧向罗连达汇报,他的弟弟罗连生已经得到蔡谋成去宴宾楼吃饭的消息,声称要让他有去无回。罗连达赶忙让司机抄近路赶往宴宾楼。

小乖乖此时和小八也找到了宴宾楼,对着杨大大发脾气。石桂仙终于告诉了小乖乖,院子里那些东西是罗连生要娶小乖乖做三姨太下的聘礼。小乖乖听了更加生气,小八也坚决反对这门亲事,小乖乖对小八来说就像自己的亲妹妹,小八觉得罗连生不但年纪大,而且人品不好,主张让小乖乖借这个机会把聘礼退回去,态度明确的向罗连生表示此路不通。杨大则还是以罗家财雄势大为理由想劝说小乖乖嫁进罗家。几人的议论都传到了正等着包子上桌的蔡谋成等人耳朵里。

蟹黄包终于送到了,蔡谋成夹起一个正要品尝。宴宾楼对面的罗连生举着望远镜也在关注着他的一举一动。正当包子要放进蔡谋成嘴里的时候,小乖乖和杨大吵得不欢而散,小八转身追着小乖乖往外走,没留意碰到了蔡谋成拿筷子的胳膊,包子掉在了地上。负责警戒的随行护卫立刻拿枪顶住了小八的头,而落在地上的包子则被徘徊在酒楼里的小狗吃了。此时罗连达也乘车赶到了宴宾楼,一进门正看到小狗吃了蔡谋成掉落的包子之后倒地不起的一幕。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酒楼的气氛紧张起来,罗连达立刻让郭通明叫警察,并扣留酒楼里所有的人。蔡少峰则冷着脸宣布此事由工作队负责调查,请警察局刘局长去工作队要人。一天之内出了两次针对性的刺杀,罗连达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同意了蔡少峰的要求。而小八意外的成了蔡谋成的救命恩人,和小乖乖一起被顺利放行了。杨大带着石桂仙也想趁机离开,却被拦了下来。杨大看出蔡谋成是领头的大官,连忙对蔡谋成讲起了自己和小八的兄弟关系和自己的保长身份,顺便表起了对党国的忠心。

罗连达回到家里,找到罗连生就是几个耳光,让罗连生委屈不已。罗连达这才告诉他,刚接到南京行政院的通知,蔡谋成在江州如果出了意外,罗连达的小命也保不住,可是不除掉蔡谋成,如果被他查到了什么,一样没有活路,兄弟二人陷入了两难境地。罗连达让弟弟沉住气,对付蔡谋成要用计谋不能使蛮力,并让弟弟想办法通知重金买通下毒的那个厨子,咬紧牙关不说上天堂,开了口,只有下地狱。

小八应小乖乖的要求,用板车拉了罗连生的聘礼连夜退回给罗家。见到了罗连生,话里话外的让罗连生死了追求小乖乖的心。罗连生愤恨不已,碍于哥哥少生事端的嘱咐,强压下心里的怒火,把主意打到了小八的哥哥杨大身上。

罗连达对蔡谋成要从储备粮库查起的消息头痛不已。他深知不管是数量还是质量,这粮库都经不起一查。罗连生却称自己早有妙计,能够让蔡谋成无功而返。

乱世危情第4集剧情介绍

罗连生施计欲借粮过桥应付追查 顾同兴浴堂巧逢千佛手再遇情报

罗连生召集江州所有的米店老板在自己家里开会,他故意夸大南京派来的经济工作队对囤积居奇的老板严厉的惩处态度,并用南京已经枪毙了十几个老板做例子,吓住了一众仓库里都堆满了粮食却号称没米可卖,伺机涨价牟利的米商老板,然后抛出了一条绝妙好计,建议所有老板都把原本存放在自己库房里的米粮运到位于五号码头的党国储备粮仓里去。这样,工作队去米商老板们的仓库自然查无所获,老板们都安全了,而罗连生也暗中解决了哥哥粮仓的亏空问题。罗连生号称仓库是自己向哥哥借用的,只按照市场最低的仓储标准收取存放的钱,等工作队走了,风声过去了,老板们随时可以把米粮再运回去。在罗连生和他的心腹何致中的一唱一和下,众老板都觉得这是个避免被工作队查到的好办法,纷纷表示连夜就将米粮运到五号码头的仓库。

作为顾家米行的老板,顾同兴也参加了罗家的粮商聚会。但是顾同兴本能的觉得罗连生的提议大有问题。他回到家里,发现仙姑石桂仙正应了自己妻子的邀请来给夜晚睡不好的孩子做法事驱鬼。顾太太知道顾同兴一贯不相信这些鬼神之说,看他面色不好,追问他到底出了什么事情。顾同兴将罗连生的提议告诉了妻子,顾太太也觉得捉摸不透罗连生的意图,两人商议反正自家囤积的米粮不多,索性明早一开门就平价抛售,彻底腾空了仓库,免遭无妄之灾。门口的石桂仙偷听到了这个消息暗暗欣喜,准备一早就到顾家米行排队抢购。

忙完了米商移粮的大事,罗连生安排晏管家去请小八的哥哥杨大到罗府,用镇长的职位和一根金条收买了杨大,让他在小乖乖面前多说自己的好话,并且要他管束自己的弟弟小八,不要成为自己和小乖乖婚事之间的阻碍。杨大本就偏向让小乖乖嫁进罗家,如今又有了罗连生的特别交代,自然是满口答应。

蔡少峰找了机会自己开车出来,想伺机联系顾同兴,一同揪出江州联络站的内鬼,却敏锐地注意到顾家周围都被人监视了,她只有先行离开,临走的时候,蔡少峰注意到顾同兴在自家大门上贴了黄色的符咒。

小乖乖准备请小八吃饭,谢谢他替自己送回了罗家的聘礼,却发现李芙蓉正在浴堂门口和小八聊天。小乖乖立刻点着了自己的暴脾气,对李芙蓉一通数落,李芙蓉忍不住用石桂仙收了罗家的聘礼卖了小乖乖还击。小乖乖转而对小八大发脾气,认为是他在背后乱转自己的是非。小八解释说自己是为了告诉李芙蓉,除了钱,人还有很多需要坚持的东西,是拿小乖乖见钱也不动心当榜样,小乖乖这才转怒为喜,并且偷偷告诉小八母亲从顾家听来的米商连夜转移仓库和明早顾家平价卖粮的事情。小八对奸商和贪官相互勾结坑害百姓很是不满,希望有人能来管管他们,小乖乖则劝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人在乱世,自保要紧。

蔡谋成准备出门理发,却发现一离开工作队的驻地,自己的车后就跟上了尾巴。他停车质问后面车上的郭通明是否在监视自己,却被郭通明报告是应了南京方面的直接要求,贴身保护蔡谋成的安全。这等于是罗连达放在自己身边的眼线,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他们的掌握之中,蔡谋成非常生气却没有合适的理由拒绝他们这样的“保护”,只好依靠自己高超的开车技术,在几个路口之后甩掉了郭通明的车。蔡谋成让随行的司机把车开回驻地,自己则上了一辆黄包车到了理发店。郭通明见跟丢了蔡谋成只好重新回到工作队的驻地,眼见着蔡谋成的座驾回来了,认为蔡谋成也回到了驻地,于是继续执行罗连达交给自己的任务,继续在工作队门口蹲守,等着蔡谋成的再次外出,却意外地发现蔡谋成从外面坐着黄包车回来了,这才意识到自己上了蔡谋成的金蝉脱壳之计。

蔡谋成前脚离开了驻地,蔡少峰也开车到了江州联络站的秘密据点富春茶社,试图通过这个渠道和顾同兴建立联系,却发现跑堂的伙计根本听不懂自己的暗语,而她一出门,就被党通局行动队的人围住要逮捕她,这个据点早就成了国民党围捕可疑人员的基地。蔡少峰理直气壮地亮明身份顺利脱身,但是她依然无法和顾同兴建立联系。

顾同兴从得到小刘牺牲的消息那一刻起,就知道江州联络站内部出了问题,而富春茶社里被堵截更说明了内鬼的存在。内鬼,丢失的情报,都让顾同兴焦急万分,他正等待着上级的指示,却苦于被人监视无法脱身。烦闷中,他来到了四海大浴堂,准备按个脚换换情绪,却发现已经按摩完准备走的客人手上,正带着那块小刘原准备带到南京交给接头人的瑞士表!顾同兴激动万分抓住客人不放,追问他手表的来历,两人争执起来。杨小八刚从外面进来,连忙拦住两人,给顾同兴介绍说这位刚按摩完的客人,就是江湖上有名的千佛手韩公子,同时也告诉韩小刚,这位顾老板是江州城里有名的米商老板。听说了韩小刚的外号,顾同兴意识到这个扒手并不知道这块表的秘密,于是号称自己有收藏瑞士表的爱好,希望韩公子可以把这块表卖给他。而韩小刚狮子大开口要价60大洋,等于普通人家近一年的伙食费了。没想到顾同兴一口价50大洋居然应承了下来。顾同兴掏空了身上的口袋,并没有带那么多现银,于是嘱咐韩小刚在浴堂等他,自己马上回家取钱。看到顾同兴这么爽快得掏钱,韩小刚心里又打起了小算盘,他溜出浴堂找到当铺相熟的掌柜,想知道这块坏了的瑞士表到底值多少钱。而当铺掌柜一眼认出这是私人订制的表,10块,或者50,或者500,全在于它在定制人心目中的价值。

顾同兴去浴堂的同时,让自己的妻子发出了一封给经济工作队的匿名信,举报了米商贪官勾结,连夜运粮到储备仓库的事情,而这封信,正落在蔡少峰手里。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