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第7-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脱身第7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疏远乔智才 乔智才被邀保密局

乔智才死里逃生回到镇宁邨,他由已及人地跑到黄俪文家里提醒她一定要注意安全。黄俪文想到弄堂里的人都在议论她和乔智才的关系,再加上唐医生的提醒,黄俪文硬着心肠让乔智才以后和自己保持距离,尽量不要来找自己。乔智才十分沮丧。

次日在乔家打牌的太太们突然听到外面的吵闹声,她们好奇地走出房间看热闹。只见一个飞行员打扮的男子骑着拉风的摩托车送一个洋气的女孩回来。林云裳也听到动静出来看,当她看到女孩时欣喜地朝女孩跑过去拥抱女孩。原来女孩是林云裳的二女儿费俪娜,百乐门的头牌。林云裳一家人团聚非常十分难得,但费俪娜对姐姐黄俪文前些年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仍耿耿于怀,她对黄俪文十分的不友善。

乔智才丢了魂似地百思不解黄俪文为什么要疏远自己,姜科长却突然找上门要见他。乔智才只得硬着头皮,姜科长有些恼怒地责怪乔智才说,他去银行兑换债券,结果银行要求债券所有人乔智才签名。如此一来自己身后的大老板六爷就知道了乔智才这个人,现在六爷点名要见他。姜科长将乔智才带到百乐门,六爷正在此处包间里喝酒欣赏节目。费俪娜正风情万种地表演节目,喝彩声尖叫声此起彼伏。六爷问了乔智才一些问题后似乎很欣赏他的才能,六爷将自己的名片递给乔智才,然后让他去自己那里上班。乔智才感恩戴德,连连举起双手向六爷作揖。

哪知这时一道耀眼的灯光打在乔智才身上,原来楼下舞台上费俪娜正在拍卖自己结束演艺生涯的最后一吻。拍卖师将乔智才作揖的动作误认为是在喊价,最后乔智才阴差阳错地被请上台。当乔智才得知要以六十万拍下费俪娜的吻,他吓得连连推让。费俪娜觉得很没面子,她要乔智才喝下一瓶威士忌赔罪。乔智才毫不犹豫地接过酒瓶。

乔智才在镇宁邨的一个小凉亭里拎着酒瓶喃喃自语,他不停地问自己,黄俪文为什么不愿见自己,她喜不喜欢自己。就在这时黄俪文走过来发现了乔智才。

乔智才见黄俪文关心自己非常激动,他醉意朦胧地咕叨着问黄俪文明明不讨厌自己,可为什么突然不理会自己。他难过地说自己就只有她一个朋友,他不希望她不理自己。黄俪文很感动,她的手轻抚着乔智才的背安抚他,可就在这时她又想到唐医生的叮嘱。黄俪文硬着心肠告诉乔智才,他们以后还是保持距离为好。

乔智才见黄俪文要离开,他痛心地问她是不是已经找到组织不需要自己帮忙了,黄俪文没有回答。乔智才这时掏出老郭的手套并告诉黄俪文关于老郭的事,黄俪文接过手套心情非常复杂。乔智才觉得跟黄俪文之间的交集再也不存在了,他难过地离开。

很快老郭的皮手套转交到上海地下组织手中。地下组织负责人接过手套摸索一番后找出手套里的一张小纸条。原来老郭正是跟巫云甫单线联系的人,巫云甫是国军的优秀飞行员,正是共党积极拉拢争取的人才,是归省计划争取人员中重要的目标。根据老郭留下的情报,巫云甫的态度很积极,现在他们的工作就是想办法联系巫云甫。

乔智才整日萎靡不整,他第一次体会到痛心的感觉。乔礼杰开完会回来发现了乔智才半死不活的现状,他关切地询问乔智才后才知道乔智才因为结束了一段暗恋而难过。乔礼杰理智地帮他分析了他这种单相思的情感,并鼓励他重新打起精神。乔智才似乎醍醐灌顶般醒悟,他重新振作起来。

脱身第8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与地下党接头 乔礼杰破坏费俪娜婚事

黄俪文来到唐医生的诊所。唐医生向她传达党组织有新工作安排,黄俪文面出为难之色。唐医生歉意地说,党组织这么做确实不妥,毕竟黄俪文只是张晓光的妻子不是他们组织的人。黄俪文在短暂沉默后坚定地直视唐医生说,自己愿意帮忙,她说当初看张晓光为党组织工作她就有心参与。唐医生见黄俪文答应十分欣慰。

两人还想再谈下去,钱太太突然走进来,她八卦地对黄俪文来诊所十分质疑。黄俪文气定神闲地应付了钱太太。钱太太不甘心地离开唐医生诊所后,唐医生接着告诉黄俪文,对她工作的安排将由另一个同志传达,唐医生和黄俪文谈妥见面时间和暗号。

黄俪文佩戴好见面暗号珍珠胸针,她借口要出去做头发准备出门,林云裳突然叫住她。林云裳一心想帮助黄俪文和费俪娜两姐妹恢复关系,她叫住黄俪文硬拉着费俪娜跟着一起去做头发。费俪娜老大不愿意,她不屑地看了眼黄俪文胸前的珍珠胸针嗤之以鼻,因为跟自己的珍珠胸针比黄俪文的那个太不上档次。黄俪文没有计较费俪娜的态度,她更多的是担心怎么跟地下党同志顺利接头。

黄俪文硬着头皮跟母亲和妹妹一起出门,在家门口乔智才正好看到她们母女三人。原来乔父让乔智才帮自己送信给林云裳,乔智才见林云裳一行外出只好尾随了她们一起去了理发店。凑巧乔母也正在这家店里做头发,乔智才突然出现在店里显得非常突兀。费俪娜很不喜欢店里的氛围愤愤地走出理发店站到店门口。这时前来接头的地下党看到费俪娜胸前的珍珠胸针,他误以为费俪娜是黄俪文,于是走上前和她接头。结果费俪娜一头雾水。

就在这时店老板与手下的伙计发生争执动起手来,林云裳受了惊吓晕倒过去。黄俪文手忙脚乱地照顾母亲。而此时巡逻的警察得知理发店的变故赶了过来,正和费俪娜接头的地下党以为被发现,他慌乱地拉着费俪娜逃到街头拐角处。费俪娜以为被骚扰她惊恐地大叫,巡警闻讯而来抓住地下党。黄俪文急忙从理发店冲出来想帮助地下党,可巡警们见她说不清与地下党的关系越发生疑。乔智才挤到黄俪文面前,他得意地拿出六爷的名片,谎称他们是六爷的人。巡警马上讨好地放了黄俪文和地下党接头人。

黄俪文随着地下党接头人来到僻静外,接头人转达了党组织交给黄俪文的任务。党组织希望黄俪文以家人的身份接近费俪娜的未婚夫巫云甫。黄俪文有些为难,她说妹妹跟自己关系一直不好,从自己前几年离家出走后妹妹就耿耿于怀。接头人劝黄俪文克服困难,尽量修复和费俪娜的关系好开展工作。

楚科长突然神采奕奕地回到保密局,姜科长看到楚科长一脸的诧异。楚科长得意地拿出上级的命令,他说自己接命令来此有特殊任务。原来楚科长接上级命令来此关注巫云甫的动向。姜科长只得忍气吞声。

巫云甫去百乐门找费俪娜跳舞,两人男才女貌十分相配。巫云甫告诉费俪娜自己已经把他们的事告诉了父母,父母很满意,他们想见见费俪娜的家人谈结婚事宜。费俪娜很高兴,但她又担心自己女学生的假身份被揭穿,费俪娜喜忧参半。

乔智才进购了一些小物件准备贩卖,大晚上他拎着大包小包回来,正好撞见大嫂和一个姓蔡的警官打情骂俏。乔智才似乎没有发现大嫂和蔡警官的异样,他急匆匆回了自己房屋。大嫂吓坏了,她让蔡警官找乔智才探探口风。乔智才似乎没有发现大嫂和蔡警官的奸情,他还送给蔡警官几双丝袜。蔡警官出了门就把丝袜转送给了大嫂。

费俪娜很晚才从百乐门回来,她无意间瞥见桌子上的风筝,那是她和姐姐幼年时一起玩的风筝,费俪娜想到童年和姐姐快乐相处时光,费俪娜百感交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