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脱身第11集剧情介绍

费俪娜惊现乔智才房间 黄俪文巫云甫顺利接头

黄俪文拉着费俪娜也走出包间。黄俪文急切地劝费俪娜去百乐门门口向巫云甫解释和解,费俪娜任性地不想解释,她乘黄俪文去找巫云甫时急匆匆离开。黄俪文劝巫云甫等在门口暂时不要离开,她则追到后台化妆间去找费俪娜,工作人员告诉她费俪娜已经离开。黄俪文决定回家找费俪娜,她走到门口刚准备离开时,一个熟悉的男人叫住她。

黄俪文认出这个人正是上次和自己接头的地下党同志。同志拉着黄俪文走到僻静处,他急切地告诉黄俪文,巫云甫已经答应策反,他需要黄俪文向巫云甫问清起义的时间和飞机型号等信息。地下党同志告诉黄俪文她与巫云甫见面时的暗号:何必愁烦,倦鸟知还。黄俪文匆匆与地下党同志分开后向百乐门外走去。巫云甫正站在门口,黄俪文走上前称费俪娜可能已经回家。两人于是一起上了巫云甫的车准备回镇宁邨。不远处保密局的特务坐在车里监视着巫云甫和黄俪文。

乔智才回到家里不久,姜科长突然带人闯进来。乔智才吃惊地看着姜科长的人抬着一个硕大的箱子进来。姜科长告诉乔智才,这个箱子是明天送给六爷的礼物,他让乔智才明天将箱子送到六爷所在宾馆房间。乔智才不敢违背。送走姜科长等人后乔智才郁闷地躺在床上想着今晚在百乐门发生的事,突然间他听到异响。乔智才惊讶地发现异响正是从箱子里传出来。乔智才打开箱子,他震惊地看到费俪娜被绑缚了手脚,嘴里也被塞了布团塞在箱子里。费俪娜看到乔智才激动地挣扎撞击着木箱。乔智才吓坏了,他急忙关上木箱。

巫云甫和黄俪文回到镇宁邨,两人刚下车乔智才就匆匆迎上来。乔智才看到黄俪文和巫云甫在一起心中十分不悦,他不满地告诉黄俪文称自己有重要的事情跟她说。黄俪文惦记着和巫云甫接头的事,她不耐烦地打断乔智才然后带着巫云甫回了家。乔智才愤然回了家。

在黄俪文家里,巫云甫难过地对黄俪文说,自己从没看到费俪娜那么生自己的气,她这次可能真的要和自己分手。巫云甫说自己离开前必须要和费俪娜说清楚。黄俪文安慰巫云甫后便进房间找费俪娜,结果她震惊地发现费俪娜竟然没有回来。巫云甫非常担心,黄俪文劝说他不要太担心,接着黄俪文像发感慨一般念出一句诗:何必愁烦,倦鸟知还!巫云甫闻言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

为了防止保密局安装了监听设备,黄俪文聪慧地拿出了纸笔。黄俪文通过文字与巫云甫聊天,巫云甫才知道原来黄俪文就是共党接头人。他把起义时间和驾驶飞机型号告诉黄俪文,他还告诉黄俪文自己被监视,有可能黄俪文连带着也被监视,他叮嘱黄俪文要小心一些。黄俪文和巫云甫结束交谈她谨慎地烧了他们的谈话记录。

黄俪文送走巫云甫后突然想起不久前乔智才说过的话,联系到费俪娜至今未归的事,她突然意识到之前乔智才找自己极有可能要说与费俪娜有关的事。黄俪文急忙赶到乔智才的家,她不顾此时已三更半夜而不管不顾地敲开了乔智才的家门。乔智才刚想起身去开门,结果闻声而起的乔智才大嫂和母亲不满地赶走了黄俪文。

黄俪文不死心地坚持等在乔智才的家门口。乔智才不敢得罪姜科长更不敢得罪六爷,他不敢放了费俪娜。可看到黄俪文忧心忡忡的样子,他还是走出家门准备把费俪娜的消息告诉她。乔智才刚出门便发现保密局两个特务正监视着黄俪文,他一把把黄俪文拉到僻静处。

黄俪文急切地问乔智才是不是知道费俪娜的下落,她愤怒地斥责乔智才不该和保密局的那些人混在一起。乔智才也激愤地责问黄俪文,她为什么一直就不相信自己觉得自己就是那种跟保密局为虎作伥的人。乔智才痛心地说自己一直把她当朋友,可她从没有相信过自己。黄俪文被乔智才的话震惊,她一时无言以对。

乔智才终究不忍看黄俪文心急如焚的样子,他把黄俪文带回自己房间见到了费俪娜。黄俪文见妹妹被绑着顿时恼羞成怒地斥责乔智才,乔智才急忙解释了费俪娜被绑的原由。黄俪文才知道误会了乔智才。黄俪文想拉着费俪娜离开,乔智才却拦着不让她们离开,他胆怯地称如果她们走了自己跟姜科长和六爷无法交待。黄俪文十分痛恨乔智才的胆怯,她焦急地解释称巫云甫是费俪娜的未婚夫,他明天就要去广州,她希望费俪娜去送行。费俪娜闻言却耍性子地不愿离开了,而乔智才得知巫云甫原来是费俪娜未婚夫心中不禁暗喜。

乔智才悄悄拉着黄俪文潜伏在房间二楼平台,黄俪文在乔智才的示意下果然看到屋外保密局的人。乔智才于是把楚科长准备在百乐门抓黄俪文的计划告诉了她,黄俪文这才恍然大悟乔智才拼命拉自己进六爷包厢的原因。黄俪文歉疚不已,她真诚地向乔智才道歉。乔智才见黄俪文相信了自己,他这才告诉她自己的打算。他说自己一定会想办法妥善处理费俪娜的事,不仅不得罪姜科长和六爷,还会帮助黄俪文摆脱楚科长的监视并顺利完成她的工作。黄俪文非常感动,对乔智才几乎是言听计从。乔智才告诉她初步打算,他决定利用上次楚科长关押他们的仓库,也利用楚科长和姜科长的矛盾。

脱身第12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利用姜科长自保 乔智才促成费和巫见面

保密局里姜科长不满地报怨楚科长,他说楚科长以大计划为借口动用了保密局里的各个科室,甚至连他后勤科的人也被调配一空。楚科长愤怒地拍案叫嚣,称自己是受南京直接管理,保密局一切工作都必须以剿共为大任。姜科长毫不买账,他自认为自己的级别轮不上楚科长对自己指手画脚。两人正争执时,姜科长的下属突然悄声来报,乔智才来保密局报道了。姜科长于是走出楚科长办公室。

姜科长在自己办公室里不仅见到乔智才还见到黄俪文,姜科长十分诧异。黄俪文装出焦急担忧的样子向姜科长报案,她说自己妹妹不见了。姜科长一时摸不着头脑,他赶紧把乔智才拉到一旁。乔智才装出满腹委屈的样子称黄俪文不是自己带过来的,她昨天找妹妹在自己家闹了一宿。姜科长打消对乔智才的怀疑,他装模作样地问黄俪文到底怎么回事。黄俪文带着哭腔说自己前几天就发现不对劲,她说总有人跟踪自己,她怀疑妹妹被绑架。姜科长闻言顿时傻眼。

乔智才装出维护姜科长的样子劝说黄俪文不要胡思乱想,可黄俪文撒泼一般缠着姜科长,还扬言为保平安自己要留在他办公室。姜科长吓坏了,乔智才赶紧规劝,最终姜科长采纳乔智才的建议派了手下一个弟兄保护黄俪文。黄俪文走出保密局,身后跟着姜科长派的人,楚科长跟踪黄俪文的车仍不远不近地跟着她。

费俪娜在乔智才房间百无聊赖,她悄悄溜出去信步走到乔礼杰房间。费俪娜记恨乔礼杰在巫云甫父母面前破坏自己婚事,她撕碎乔礼杰正在演算的草稿纸。乔礼杰非常生气,正要发火时乔智才赶回来。乔智才连忙把费俪娜拉走,费俪娜却顽皮地又溜进乔父的书房,乔智才被这个小姑奶奶折腾地手忙脚乱。

黄俪文故意在街上逛店,楚科长的人尾随着她。姜科长派来保护黄俪文的人很快发现楚科长的人,他手脚利索地帮黄俪文摆脱尾巴,黄俪文顺利和地下党接头并在不经意间交换了情报。地下党接到情报很快通知组织,巫云甫起义时间定在小年夜。

费俪娜嚷着饿了,乔智才不得不让丫鬟给费俪娜做东西吃。哪知费俪娜却存心惹祸地从乔智才房间跑出来,乔家大嫂和乔母发现费俪娜勃然大怒。乔智才借口自己是为了乔母竞选的事绑架了费俪娜,因为林云裳的选票比乔母多出了十五票。乔母信以为真,她赶紧让乔智才处理好费俪娜的事。想到绑架罪过太大,乔母心里忐忑不安。

乔智才告诉费俪娜,自己刚从黄俪文那里听说巫云甫被人算计受了伤,额头缝了十一针现在正在住院。费俪娜大急,她再不顾与巫云甫的矛盾坚持要去医院看望巫云甫。乔智才马上给费俪娜安排了车,但车却将费俪娜一直拉到火车站。费俪娜疑惑地下了车,巫云甫惊喜地呼喊费俪娜。

费俪娜见巫云甫没有受伤便知自己上当,她还要继续生气,巫云甫却难舍地告诉费俪娜,她就是自己活下去的唯一牵挂和希望。费俪娜的心顿时被感动地融化,她扑进巫云甫怀里。巫云甫安慰她,自己会为了她与家庭和阶层决裂,他要费俪娜一定要等着自己。巫云甫上了火车,费俪娜隔着车窗哭得泣不成声。巫云甫在车窗上用手指写下“小年夜”三个字。费俪娜不知其意,她把这当成巫云甫迎娶自己的时间。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