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身第13-1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脱身第13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摆脱楚科长监视 乔智才帮助张晓光选墓

黄俪文安慰费俪娜不要太伤心,费俪娜幸福地说过几天巫云甫就会回来迎娶自己。黄俪文很吃惊,她不动声色地问费俪娜巫云甫跟她说过什么。费俪娜笑容如花地说巫云甫小年夜便会回来娶自己。黄俪文心中暗惊,因为巫云甫之前告诉过她,他起义的时间就定在小年夜。

六爷生日这天,姜科长等人在酒楼包间里订了酒席为六爷祝寿。六爷很不满寿宴过得太无乐子,姜科长讨好地说自己还有一份大礼送给六爷作为贺礼。姜科长让人把存在乔智才家里的箱子抬上来,他想把费俪娜作为寿礼送给六爷。哪知黄俪文却唱着生日歌推着一个大蛋糕进来给六爷祝寿,姜科长和六爷都瞠目结舌。黄俪文装出歉意的样子称,原本费俪娜要来给六爷祝寿,只是被人绑架受了惊吓来不了。六爷十分惊愕,姜科长以为自己绑架费俪娜的事要被揭穿他吓得心惊肉跳。

哪知黄俪文话锋一转,她感激地说是绑架费俪娜的人已经抓到,解救费俪娜的人正是姜科长,姜科长甚至还派专人保护自己。姜科长闻言暗暗松了口气,接着一个跟踪黄俪文的人被带了上来。六爷得知此人是楚科长的人十分恼怒,六爷狠狠斥责了楚科长,楚科长根本无法辩驳。六爷还告诉楚科长,黄俪文姐妹都没有问题,以后他不要再调查她们。但楚科长却有自己的主意,他并不放弃对黄俪文的怀疑,盯不了黄俪文就改盯乔智才。

黄俪文在回去的路上向乔智才表示感谢,感谢他天衣无缝的计划帮助了她们姐妹,她为过去的事向乔智才道歉。乔智才却非常开心,像个孩子般又唱又跳。他说黄俪文能重新信任自己和自己恢复邦交让他非常高兴。

费俪娜向家里的佣人阿娥请教厨艺,她幸福地笑着说自己要争取上得厅堂下得厨房。接着费俪娜又拉着林云裳去看婚纱,林云裳得知费俪娜要跟巫云甫结婚顿时大急。林云裳不满地强拉着费俪娜回家。

黄俪文悄悄翻看了张晓光的照片,张晓光惨死让黄俪文心如刀割。黄俪文找乔智才帮忙寻找墓地和墓碑,乔智才小心翼翼地问她究竟要给谁用。黄俪文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乔智才自作聪明地猜测她是不是要给牺牲的同志用,黄俪文默认了。楚科长的人躲在附近灌木丛中监视着和黄俪文见面的乔智才。很快乔智才找到十分中意的墓地,只是墓地商人喊出高价,乔智才囊中羞涩有些为难。

费俪娜开始写请柬准备和巫云甫的婚礼。林云裳极力劝阻,她一直不喜欢巫云甫从事的职业,她担心巫云甫出危险害了费俪娜。费俪娜却铁了心完全听不进母亲的劝阻。

脱身第14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通消息失败 乔智才助共党成功

林云裳极力反对费俪娜和巫云甫的婚事,费俪娜想出绝食抗议的招。林云裳吓坏了,可费俪娜却悄悄地点了餐让人从房间窗户外送进来。

地下党查到最近保密局正密切监视头号资本家邱灵雨。邱灵雨思想进步资产雄厚,如果能将其争取过来将对新政权的建立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他们决定与保密局抗衡争取到邱灵雨。

果然六爷在见姜科长和乔智才时就下令让他们监视邱公馆,他们想从邱灵雨手中得到他的十家面粉厂以及其它产业。乔智才有些不满自己的身份,由于不是保密局的正式人员,他的待遇是个大问题。姜科长却别有深意地告诉乔智才,保密局虽然给他的待遇不高,但邱公馆里有很多奇珍异宝,尤其邱家的镇宅之宝宋徵宗的写生珍禽图尤为珍贵。乔智才的眼神放出异彩,他欣然接受了特派员的身份监视邱公馆。

楚科长的人在邱公馆布置了监听设备,他们很快得知乔智才出任特派员监视邱公馆的事。楚科长下令密切乔智才和邱公馆。地下党也很快得到乔智才监视邱公馆的消息,他们忧心忡忡,因为他们已经与邱灵雨商定明天营救他的计划,乔智才的突然出现和参与让计划变得不确定,可以说乔智才就是个变数。

唐医生以帮林云裳看病为由暗通消息给黄俪文,他告诉黄俪文关于乔智才出任特派员监视邱公馆的事。唐医生称乔智才的突然出现一定会破坏他们明天转移邱灵雨的计划,所以党组织安排黄俪文想办法缠住乔智才,不让他去邱公馆。

接到任务的黄俪文特意等在镇宁邨路旁,果然不多时便等到乔智才。黄俪文主动叫住他,然后提出想约他看电影。乔智才佳人有约难抑兴奋之情,可瞬即他又为难起来。乔智才欲言又止地告诉黄俪文,自己刚刚接到六爷委派的任务,他可能不能跟黄俪文去看电影。正说话间两人突然看到一辆黑色的汽车驶到林家门口,接着他们便听到林云裳和费俪娜的吵架声。

原来费俪娜一心要嫁巫云甫,但林云裳极力阻拦,费俪娜一气之下约了一辆车来接自己,她此刻提着行李往外逃去。林云裳死死地拉住了费俪娜。黄俪文赶紧跑回家劝说林云裳和费俪娜,乔智才不愿误了六爷安排的工作,他乘黄俪文回家的空档赶紧上了费俪娜找来的车。司机见林家的情形费俪娜可能走不了了,于是便答应送乔智才去邱公馆。

汽车缓缓起步离开,乔智才的身影一闪而过。黄俪文此时已经劝妥了林云裳接受费俪娜和巫云甫的婚事,可一转头便看到乔智才坐车离开的身影。黄俪文心中暗叫不好,她飞快地跑出门拦了辆黄包车追赶乔智才。黄包车一路飞奔追到邱公馆门口,黄俪文看到乔智才下了车走进邱公馆里,她刚想追上前叫住乔智才,可她紧接着发现从另一辆汽车里走下来的楚科长手下的特务。黄俪文赶紧闭口并离开了邱公馆。

此时乔智才走进邱公馆,他在公馆一楼亲自见了邱灵雨夫人。邱太太心烦地告诉乔智才,连他在内已经有十数拔人来劝邱灵雨交出面粉厂等产业,邱灵雨不可能将毕生基业拱手让人,他不胜其烦所以一直躲在书房不见任何人。乔智才一时不知从何劝说,正尴尬时他们突然听到二楼邱灵雨书房里传来巨响。两人面面相觑后意识到出了问题。

原来地下党见乔智才突然出现导致计划生变,于是他们发暗号给邱灵雨通知他行动提前。于是邱灵雨服下了提前准备好的让自己假死的药,然后他又故意把烟膏摆在身边。当邱太太和乔智才往二楼书房冲去时,屋外监视邱灵雨的保密局的其他特务也闻声第一时间冲了过来,他们目瞪口呆地看着躺在书房地上的邱灵雨。众人皆以为邱灵雨不堪重压吞了烟膏自杀而死,邱太太拉着年幼的儿子在一旁更是泣不成声。

邱太太在短暂的慌乱后安排佣人打电话通知中央殡仪馆,让他们来收敛邱灵雨的遗体并拉去火化。围观的保密局的特务们纷纷质疑邱太太的做法,他们想将遗体拉回保密局仔细调查后再处理。邱太太的心顿时提到嗓子眼,乔智才力排众议以特派员的身份下令就按邱太太的意见处理邱灵雨的后事。很快佣人的电话打到殡仪馆,地下党的同志们早就伪装成殡仪馆的工人人员整装待发,他们接到电话后火速赶到邱公馆。

地下党的同志将邱灵雨抬进早就准备好的棺木里,邱灵雨的幼子不愿父亲就这么从此阴阳两隔,他分开众人扑到邱灵雨的棺木前放声大哭。邱太太唯恐生变,她急忙拉开儿子。谁知邱灵雨的幼子突然指着棺木中的邱灵雨大喊,父亲也难舍他也落泪了。众人一起将目光投向棺木中的邱灵雨,当即有特务质疑邱灵雨是否死透。地下党的同志随机应变地称,流泪是尸体的正常反应,邱灵雨应该已死。乔智才似乎意识到这帮收敛工的异常,他主动提出上前查验邱灵雨尸体。

地下党的同志闻言纷纷变了脸色,他们紧张地准备掏出匕首和枪支开战。哪知乔智才凑进邱灵雨后非常肯定地断言,邱灵雨确实死透了。有特务还想提出质疑,乔智才以特派员身份将那些人压制下去。就在地下党的同志下令盖棺时,邱太太突然拿出一幅画轴放进邱灵雨的棺木里。乔智才心中狂跳,他知道这副画就是六爷之前提到过的邱家镇宅之宝宋徵宗写生珍禽图。乔智才不动声色。很快地下党的同志拉着邱灵雨的遗体离开邱公馆,乔智才随行了殡葬车。地下党的同志和乔智才目光偶然对视,双方眼神里都满是深意。

六爷在保密局办公室眼色阴沉地看着手下的一干人,邱灵雨的事弄成目前的结果让他感到鸡飞蛋打一无所获。六爷甚是不满。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