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第17-1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13 来源:剧情集 浏览:

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第17集剧情介绍

千花找到解咒方法 赵松千花孽缘开启

九百年前,夕颜爱上了人类男子贺兰进明,不顾姐姐朝颜公主的反对,毅然与其成亲生活。深爱夕颜的青木阻拦不得,只能祝她幸福。可是贺兰进明待夕颜虽好,但其家人并不一样,贺兰进明的母亲唆使夕颜去盗取邻居家的宝物金花镜,夕颜迫不得已委曲求全,不料在盗取过程中被邻居当场抓住,情急之下化为一缕青烟逃遁。邻居追到贺兰府邸,以贺兰府豢养妖物为名,要夕颜喝下雄黄烈酒自证清白。贺兰母亲搬出了贺兰府的清誉,夕颜无法,只能仰头喝下。雄黄烈酒克邪魔妖物,夕颜喝下去自然命不久矣,夕颜至死才懂得人狐殊途,她回到狐族,将她尚在襁褓中的孩子贺兰觿交给青木求他抚养,青木含泪应下。青木爱夕颜毫无底线,对她的孩子也是不遗余力地帮扶,他对外宣称贺兰觿是他与一名姓贺兰的人类女子所生,甚至为了治疗贺兰不惜一切代价,也倾尽一切辅佐贺兰上位。

夕颜当初为了嫁给人类,与朝颜公主断绝了关系,朝颜公主愈发憎恨人类,对于有着一半人类血统的贺兰,她也并不会因为是夕颜的孩子而有所宽容。只不过她当年终究在青木的求情下救了他,但救下贺兰,也是一切悲剧的开端。长大的贺兰为了慧颜造成了狐族南北分离,人类女子慧颜的肝脏,能让贺兰恢复夜晚的视力,但这种生命的能量的转移,让贺兰活着的每一世,慧颜都活不过花信之年,同时,贺兰恢复白天的视力,还需要与拥有狐族纯正血统的女子结合,这样才能彻底清楚体内肮脏的人类血液,而千花,就是青木为贺兰找的另一味药。大到整个狐族,小到儿女情长,朝颜公主不得不感慨,是她的一念之差,造成的诸多恶果。现在,只要千花答应她嫁给赵松,让赵松成为狐族统领,她就能让一切回到原点,比如,杀了贺兰,皮皮不会死,千花也不会再纠结。

原来,贺兰一直苦苦追寻的破除狐妖之花的诅咒,就是牺牲掉他的性命。千花可以选择要不要把这个结果告诉贺兰,千花知道结果,她舍不得,她陷入两难。青木无视赵松的苦苦哀求,收走了他的媚珠,断绝了他抢继承人的念头,也直言千花只能是贺兰的妻子。痛苦和压力让千花喘不过气,不甘与愤怒也让求千花而不得的赵松愈发阴暗。

皮皮自从知道贺兰与慧颜的过往之后,就一直在吃醋,她收拾了东西径直搬离了贺兰的别墅。回家后的皮皮得知关妈妈居然向陶家麟借了两千美金,迫不得已皮皮去酒吧端盘子。与此同时,皮皮单方面和贺兰冷战。

千花打电话给贺兰告诉他自己即将回南方。赵松突然阴沉着脸进入她的房间,千花确定了自己的心意,但今夜却让她再也说不出口。失去理智的赵松不愿自己得不到的东西被别人抢走,强暴了千花,亲手扼杀了唾手可得的幸福。

第二天千花启程回南方,在她心里赵松已经和恶魔没什么两样,就算贺兰不曾回应过她的爱,却也不曾伤害过她。赵松哀求她留下未果,只能眼睁睁看着心爱的女人离自己越来越远。这时,岳博忠来到他身边问道:未来的主祭司大人,您考虑得怎么样了?

结爱·千岁大人的初恋第18集剧情介绍

贺兰求婚皮皮成功 家麟回国挂念皮皮

皮皮与慧颜于梦中相遇,相顾泪眼无言,此刻却胜过万语。

今天是辛小菊生日,她买了蛋糕想和父亲一起过,但那个男人满脑子的算题,经过小菊的提醒也没有半点开悟,小菊看他走远,默默将蛋糕扔进垃圾桶。

辛小菊在咖啡店里独自喝着闷酒对自己说生日快乐,修鹇和赵宽永像个大惊喜一般带着蛋糕来给小菊庆祝生日,小菊发自内心的欢喜,三人对烛畅聊,默契地维持着铁三角的爱恋与友情。

皮皮对贺兰房间里放着前女友们的画像一事依旧耿耿于怀,她担心的是贺兰爱她是因为她是慧颜的替代品。贺兰照旧每天等着她,跟着她,但皮皮依旧没给他好脸色看。一连过了几日,这天皮皮在酒吧上夜班时,意外被一个流氓看上,流氓碰见了清纯俏丽的皮皮自然不会放过,要皮皮陪他喝一杯才肯放她走。皮皮拒绝不得,这时贺兰出现,抢过酒杯一饮而尽。流氓发起了脾气,要皮皮和贺兰跟他道歉,他这一闹引来了酒吧经理,为了皮皮,为了皮皮的工作,尊贵的贺兰大人诚恳地弯腰道歉。

皮皮知道贺兰一定受不了酒精,她不顾经理的呼唤放下工作去追已经出门的贺兰,果然,贺兰在附近角落里扶着墙艰难地呕吐,皮皮连忙上前照顾。连日的冷战其实皮皮心理防线濒临崩塌,皮皮大声说出了她的顾虑,以及对贺兰的爱,贺兰得知皮皮的心意,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堵住了皮皮喋喋不休的嘴,解开了皮皮心里的结——贺兰把皮皮拥入怀中,附在耳边坚定地说:嫁给我吧。

天亮之前,皮皮送贺兰回家,却看到千花早已等在门口,皮皮识趣地离开了。千花是来告诉贺兰最终答案的,她将朝颜公主的办法一五一十地告诉贺兰,说完已是满心纠结,反观贺兰却是眼含欣喜,在他心里,没有比皮皮解开诅咒更重要的事,用他的死换皮皮平安,真是简单又值得。千花不忍贺兰自此终结生命,她劝贺兰慧颜还有生生世世可以从头来过,但贺兰却说,他要这一世的关皮皮平安活着。

小菊生日后第二天,修鹇和赵宽永带小菊出去玩,临走时小菊接到医院打来的电话,说小菊父亲跟人打架挂了彩,现在在医院里躺着,小菊气愤地挂断电话,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父亲为了他的草稿本而和别人大打出手。再三斟酌,小菊不情不愿地去医院看望,赵宽永发现两人都同样隐藏起内心对亲人炽烈的情感来伪装自己。赵宽永劝说小菊,小菊试探着关心父亲,父亲也拿出早就准备好的礼物,小菊开心地看向身后的修鹇和赵宽永,他们也正微笑着看着小菊。

皮皮经过学校,意外看见田欣,还没准备好面对对方的皮皮扭头就走,打电话给小菊,得知陶家麟回国时还碰见过小菊,陶家麟坦言与田欣已经分手,还问起了皮皮,小菊立刻毫不留情地不吐脏字将陶家麟骂得一无是处,并直言皮皮已经有新男朋友了,不需要陶家麟原因不明的道歉,也不会接受陶家麟错过皮皮的悔意。

方近雪到医院,她看着保温箱里自己可爱的孩子,听着医生对孩子下的死亡通知书,方近雪泣不成声。岳博忠突然现身医院,他告诉方近雪,能救人狐混血的贺兰大人的人类肝脏,也能救人狐混血的方近雪的孩子.方近雪大惊失色,她没胆量伤害戴着贺兰媚珠的女人。可岳博忠又说,被狐妖之花标记的皮皮本就活不过25岁,皮皮还有来时,她的孩子却不能。听到这里,方近雪开始动摇。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